第64章 戏说的历史

旧日神冕 作者:王小吾

      坐在图书室里,王青拿了两本书出来,一本名为《誓约详解》,一本名为《缄默人历史·原初的无畏者》。
    前者好说,其实就是王青想详细的知道关于誓约的问题。
    虽说誓约这种力量代价太大,可一旦面对真正生死的时候,哪还顾得上代价大不大,能够活下来战胜敌人,别说誓约了,就算吃屎也要干。
    况且你可以不用誓约,但你绝对不能不知道如何使用它,这也是为什么华夏缄默人非常不推荐使用誓约,却根本不阻止华夏缄默人的无畏者们学习和了解誓约的原因。
    如果说两本书的前者,王青是带着明显目的来进行了解和学习的,那么后者就单纯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了。
    之前和刘潇谈话的时候,听到过一段关于缄默人起源的话题,只是那个话题只说了一个大概会戛然而止,所以王青在调查誓约这个能力的同时,也准备满足一下自己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好好调查一下关于缄默人的起源。
    本来王青以为,自己这书要看个一两个星期,但是当他翻开的时候,却把《缄默人历史·原初的无畏者》这本书当成了故事来看,这倒不是王青的问题,实在是这本书写的就和故事一样充满了不真实感。
    简单的来说,这本书里讲述的那个原初的无畏者,拥有多个人种的特点,分不出到底是什么种族的人,他一出现就引起了轰动,因为那个时候没有他这样的人,有的人以他为美,有的人以他为恶,有的人欲杀他而后快。
    总而言之,那个时候的人们,并未把原初的无畏者当成自己的一份子,直至一场洪涝灾害席卷整个人类城镇,无数人在叩拜祈祷他们信仰的神的慈悲,而那个时候,原初的无畏者走了出来,他看到了洪水之中隐藏的恐惧,他脚踏一叶扁舟进入洪水之中,携带正义,与洪水搏斗了三日三夜,最终折服了洪水中的恐惧。
    洪水退去,原初的无畏者建立了一个守护人类的组织,其名为缄默人,他告诉了人们什么是恐惧之灵,他告诉了人们什么是无畏者,他告诉了人们那些不可名状的存在无需跪拜,后来原初的无畏者化身为封禁,彻底封印了神,但缄默人却留存了下来。
    故事的内容当然不可能只有这么点,这里面还有很多细节和小故事,比如原初的无畏者解决了很多恐惧之灵的故事,对于那些王青都是一眼带过,专心研究故事里蕴含的主线,也大概明白了这个所谓的原初的无畏者的故事。
    对于这种近乎于戏说的故事,王青并不把它当成真正的历史资料来看,恐怕这个世界也就欧美那些家伙,会拿着传说故事当成自己的历史称道,然后否定人家有文物证明的历史存在,论双标和无耻,无色人种往往一骑绝尘。
    合上《缄默人历史·原初的无畏者》这本故事书,王青正准备继续查看《誓约详解》一份文件突然被放在了他的身边。
    “长官,这份文件是部里提炼的关于誓约的精华,要比那本书里的更加直观。”
    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人,王青笑了笑,对其说道:“姜潮,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来见我了。”
    听到王青这话,姜潮略显惭愧的说道:“抱歉长官,我之前……”
    摆摆手,没有让姜潮说下去,王青对其说道:“之前的事情就不提了,我现在也熟悉了缄默人的工作和流程,今后可能就需要一个人去处理一些工作了,那个时候你和庞杰就需要跟着我了,很多时候你们都能够给我不少帮助,可不能再划水了。”
    重重的点了点头,姜潮说道:“我明白的,最近庞杰也在疯狂的训练,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长官你需要,我们两个立刻就能够投入工作之中。”
    “行,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了,咱们就可以正式开始工作了。”
    话说到这里,王青就不多废话了,接过姜潮拿来的资料翻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相对于那本书,这份资料真的是无比精炼,里面把关于誓约这个能力的细节一一列举,深入浅出的把誓约这个能力展现在了王青的面前。
    当看完这份资料后,王青立刻就意识到,这份资料恐怕不是部里的东西,而是出自于某个人之手,至于那个人是谁,却是不言而喻了。
    “资料不错,多谢你了。”
    既然姜潮不说这份资料是谁搞出来的,那王青也乐得装作不知道。
    把资料放在了一边,王青重新低下头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写写画画,思考着关于誓约的问题。
    誓约是有危险性的,很多人都把誓约当成死约来使用,以对自己极为苛刻的方式进行誓约,获得恐惧之灵的强大力量,进而和自己无法对抗的敌人同归于尽。
    只是,这种用法并非誓约的真正面目,誓约真正的用法应该就是给自己一个约束,并严格遵守,进而获得力量的提升。
    这种力量的提升并不需要太强大,但绝对要契合自己和自己的恐惧之灵。
    实际上郭仲误打误撞的给自己施加的誓约就算是不错,相当契合他的恐惧之灵,只是他对于誓约的了解太少,恐怕誓约中有一些漏洞或者不完美的地方,这才导致誓约之后,郭仲的精神方面有了损伤,本来中二的性格就变得更加极端,他算是一个负面的教材。
    换言之,如果能够合理的给自己施加一个约束,借以誓约获得进一步的力量是相当划算的买卖。
    只不过想要缔结一个合适的誓约,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因为誓约的效果是不确定的,相同的誓约对于每个人也是不一样的,比如对数十年的老烟民来说,不抽烟算是一个不弱的誓约,可对于一个从来不抽烟的人来说,不抽烟就是一个非常弱的誓约。
    所以誓约这种东西,外人的没有多少参考性,需要无畏者自己探索,这也是为什么誓约一直很难使用的原因之一。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