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明天上午就出发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作者:叶公子

      第757章明天上午就出发
    对叶辰来说,无论是以叶大师的身份,还是以叶少爷的身份,他都完全不把孔德龙那种跳梁小丑看在眼里。
    虽说孔家也是燕京的大家族,但他们的综合实力其实也就不过如此。
    别说是一个孔德龙,就算是整个孔家,也未必能入得了叶辰的法眼。
    陈泽楷自然知道叶辰的实力。
    这可是一个人、一招击杀吴家八大天王的主儿啊!
    这样的实力,孔家肯定不是对手。
    但陈泽楷也深知,燕京是什么地方?那里水深的很,看似平静的水面里,其实什么巨物都藏得下,你都不知道,水底下下一秒会蹦出来一条鲤鱼,还是一条真龙。
    而且,叶辰此次是独自前往燕京,陈泽楷也生怕他在燕京遇到事情寡不敌众,所以便提醒他:“少爷,孔家虽然实力并不算顶尖,在燕京也是有一定人脉和基础的,您这次不准备让家里知道,所以还是尽量多小心。”
    叶辰知道陈泽楷说这些话完全是出于好心,于是便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老陈,你放心吧。”
    陈泽楷在等红灯的时候,用手机帮叶成买好了,明天上午前往燕京的机票。
    随后对叶辰说道:“少爷,飞机是明天上午10点,我给您买的是头等舱。”
    “好。”叶辰轻轻点了点头,侧脸看向窗外,想到明天会是自己时隔十几年之后,第一次重返燕京,他的心里竟然有了几分紧张。
    这一次,他并不准备回叶家,也不准备跟叶家的人见面。
    但是他打算去父母的墓前祭拜一下,为人子女,时隔这么多年也不曾去坟前祭拜,本身已实属不孝,若是到了燕京还不去祭拜,便更是不可原谅了。
    回到家中。
    萧常坤和马岚已经各自回了各自的卧室。
    萧初然也没在客厅,叶辰来到二楼卧室,才见萧初然正站在露台上,于是便走到跟前,温柔的说:“老婆,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站着?现在天气很冷了,还是赶紧回屋吧。”
    萧初然刚才就已经看到他进院子,所以对他的出现也不觉得惊讶,笑着说道:“天气预报说今晚会下雪诶,金陵地处长江以南,降雪很少,有的时候一年都看不到一场雪,我想看看能不能等到下雪呢。”
    叶辰点了点头,笑着问:“你喜欢下雪的话,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去北方看雪。”
    萧初然一脸向往的说:“我特别喜欢放眼望去全是皑皑白雪的地方,比如咱们中国的长白山下,比如日本的北海道,有机会咱们去看看吧?”
    叶辰笑问:“去哪?长白山还是北海道?”
    萧初然说:“先去长白山!”
    叶辰一想到长白山,除了想到自己在山脚下诛杀八大天王的场景之外,也不禁想起魏家那一对色胚父子,于是便摇头说道:“长白山还是别去了,有机会去去北海道,或者去去昆仑山吧。”
    萧初然嗯了一声,感叹道:“就快过年了,过了正月就是你的生日,到时候你有没有什么生日愿望啊?”
    叶辰摇摇头:“没什么生日愿望,唯愿爱人身体健康、平安顺遂。”
    萧初然听到叶辰这淡淡一席话,心里感动不已。
    忍不住走到叶辰身边,轻轻依偎在他的臂弯之中,抬头看着天上点点星光,满脸幸福的说:“过了年,就是咱们结婚的第四个年头了。”
    “是啊。”叶辰也不禁感慨:“四年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
    “快吗?”萧初然认真道:“我觉得时间过得一点都不快,这四年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在你的身上,发生了太多的变化。”
    叶辰摸了摸鼻子:“怎么?我变了吗?”
    萧初然点头说:“当然变了!无论是给人的感觉,还是你整个人的气场、气度,好像都跟刚结婚的时候有了极大的变化。”
    说着,她喃喃的轻声说道:“不过这就很奇怪,然后想想这变化确实特别大,但有时候想想,又觉得好像一切都挺自然的,好像你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叶辰轻轻叹了口气,对她说:“哦对了老婆,去燕京看风水的事情已经定了,我明天上午就出发。”
    “明天就走?”萧初然惊讶的问:“怎么这么着急?”
    叶辰笑道:“这都进了腊月了,眼看还二十来天就过年了,那边的客户也很着急啊,都想在年前该办的事情都办好,咱也不能拖人家后腿。”
    萧初然轻轻点了点头,认真说:“老公,看风水虽然赚钱,但我也不希望你以后经常东奔西跑的,在你说完这个事儿之后,我就一直在想,咱们俩结婚也快四年了,好像还从来没有整日整夜的分开过,一想到你要去燕京好几天,我心里还挺不习惯的......”
    说到这里,她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爸妈的感情其实一直都不太好,自打我妈赌博输了两百多万、又因为传销被抓紧看守所之后,我爸对她好像已经没什么感情了,尤其是那个韩阿姨忽然回来,他们俩的感情就变得更差了......”
    “我每天下班回来,看见他们两个互相嫌弃、争吵打骂,心里就觉得特别不舒服,也就你能给我一点家的温暖,你要是好几天都不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叶辰将她抱紧了一点,认真道:“爸妈之间的事情,我们就顺其自然吧,别去想那么多,肯定也就不会那么烦心了,另外,我办完事就会立刻赶回来的,你放心。”
    “嗯。”萧初然点点头,笑着说:“哎对了,你还没去过燕京呢吧?这次去可以趁机会好好玩一玩,燕京可是历史文化非常浓郁的古都啊!”
    叶辰苦笑一声。
    老婆还以为,自己从小就是在金陵福利院长大的。
    她不知道,其实自己从小就生长在燕京,一直到八岁才离开。
    不过,他也乐得萧初然对自己的身份一无所知,于是便微笑着说:“好,我这次去一定找机会多看看。”
    萧初然笑着说:“以前爷爷还在世的时候,带我去过好几次燕京,他对燕京的感情特别深刻,据他说,我们家祖上,世代都是给燕京一个大户人家为奴的,那家人对我们家恩重如山,只是后来因为战乱,就遣散了部分家奴。”
    说着,她又道:“不过我们家之所以能有后来的规模,也都是因为那个大户人家遣散的时候,给了许多安家费。”
    叶辰笑着问:“那爷爷有没有说过,那个大户人家姓啥名啥、什么背景?”
    “没说过。”萧初然摇摇头,认真道:“不过爷爷之前一直感慨遗憾,说是没机会报答这家人天大的恩情,从我记事起,差不多一直说了将近二十年吧!不过后来几年可能看开了,也就没再说过这话。”
    说到这,萧初然想到什么,忽然说:“咦,现在想想,好像就是在咱俩结婚之后,他就再也没说过了!”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