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我舔!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作者:叶公子

      第215章我舔!

    谁都知道,男卫生间的小便池固然骚气,但舔了也不至于会要命。

    但五斤香水要是下了肚,大罗金仙也罩不住。

    魏长明和萧薇薇虽然高傲的很,但谁也不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只要能活下来,舔一舔小便池又算得了什么。

    大不了多漱几次口、多刷几次牙也就是了!

    于伯见他们俩选了舔小便池,便开口吩咐道:“来人,把这一对狗男女,拖到男卫生间,让他们把小便池舔干净,要是敢留一点污渍,就把他们的屎都打出来!”

    保安们把魏长明和萧薇薇拖死狗一样拖到了二层的男士卫生间,于伯这边恭敬的对叶辰说:“叶大师,您要不要过去监督一下?”

    叶辰点了点头:“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当然不能错过。”

    说罢,在于伯恭敬的侍奉下,迈步来到卫生间。

    整个二层的卫生间非常大,光是小便池就有两排一共十六个。

    几个保安把魏长明和萧薇薇推到其中一个小便池边,冷声道:“还他妈愣着干什么?赶紧舔!”

    魏长明哆哆嗦嗦的伸出舌头,可是始终不敢往前凑。

    虽然辉煌会所的卫生间挺干净,但是这毕竟是小便池,平时卫生间有香薰作用,闻不到什么太骚气的问道,可是一凑近这小便池,还是能闻到很强烈的尿骚味,让魏长明几欲作呕。

    萧薇薇也是一样被恶心的头发昏,这味道太冲了,冲的她差点晕过去。

    于伯眼见两人还在磨蹭,冷声道:“再磨磨唧唧的,我就让你们舔马桶了!”

    两人吓的一哆嗦,还是魏长明先鼓起勇气,凑到白色瓷面的小便池前,伸出舌头,舌尖在上面点到即止的舔了一下,随后便立刻恶心的干呕起来。

    一旁的萧薇薇也只能有样学样,闭着眼在小便池上轻轻舔了一下。

    魏长明表情很是难看,又黑又绿,看着于伯,哀求道:“于伯,我们已经舔过了,能放了我们了吧?”

    于伯扭头看向叶辰:“叶大师,您的意思呢?”

    叶辰抱着胳膊,冷笑道:“这也太糊弄了吧?舌头沾上就行了?开什么玩笑!”

    于伯急忙问:“叶大师,那您的意思是?”

    叶辰指着两排一共十六个小便池,开口道:“这样,让他俩一人舔八个,公平分配,谁也不吃亏,每一个都必须从里到外舔一遍,少一点没舔到都不行!”

    在场的人都惊的目瞪口呆......

    叶大师也太狠了!

    一人舔八个小便池?!

    这小便池是进口的科勒小便池,很大、很气派,差不多有一米二高,别说舔八个了,就算舔一个都得把人骚死,舔八个......

    魏长明一听这话简直崩溃,萧薇薇直接大哭起来,跪地哀求叶辰:“叶辰,好歹你也是我姐夫,看在我年少无知的份上,放了我这一次好不好?”

    魏长明也双手合十、不断哀求:“叶大师,您大人有大量,给个活路吧......”

    叶辰点点头,说:“活路给你了啊,舔完八个立刻放你们走。”

    魏长明表情比死了爹还难看,哭丧着脸说:“叶大师,八个也太多了,而且一个还那么大,谁也受不了啊这玩意......”

    “哦,受不了啊?”叶辰呵呵一笑,对于伯说:“给洪五打个电话,把这两个人带到他的斗狗场,跟那个香港赖大师一样,剁碎了喂狗吧!”

    于伯立刻点点头,说:“好的叶大师!”

    当初,香港来的那个姓赖的骗子风水大师,因为骗了大小姐被戳穿,直接被洪五喂了狗。

    这种事情,洪五做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早就驾轻就熟。

    魏长明和萧薇薇一听到这话,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这种时候,俩人哪还敢讨价还价?

    求生欲最强的魏长明脱口道:“我舔!我舔!我这就舔!”

    说完,立刻就扑到面前的小便池上,伸出舌头强忍着恶心舔了起来。

    刺鼻的味道让他一边舔一边呕,但是又不敢有半点耽搁,生怕被拉去喂狗,于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舔个不停。

    萧薇薇哭的无比伤心,一边哭一边抱着小便池舔了起来。

    叶辰这时候开口道:“萧薇薇,这一排已经被魏长明认领了,你现在舔,是帮他舔,你要舔的那一排在后面。”

    萧薇薇哇哇大哭,原来刚才那都白舔了,于是只能一边哭,一边爬到后面那一排,抱着小便池舔了起来。

    这真是她这辈子遭受的最大的屈辱,也是这辈子遭受的最惨的折磨......

    叶辰不想继续留在这里欣赏他们的行为艺术,嘱咐于伯道:“记住,一定要让他们舔干净才能放他们走!”

    于伯赶紧说道:“叶大师您放心,我亲自看着他俩。”

    叶辰点了点头,直接转身上了私人电梯,去了十八楼。

    于伯亲自在身后恭送,不敢有半点不敬。

    叶辰要上电梯的时候,于伯紧张的开口道:“叶大师,刚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于某做事不周,惹您动了怒,还希望您能原谅。”

    叶辰淡淡道:“给我盯好那两个人,只要他们舔的认真、舔的干净,这件事就算了。”

    于伯慌忙点头:“叶大师请放心,他们俩敢漏舔哪怕一处,我也会弄死他们!”

    说着,他又忍不住哀求道:“叶大师,于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叶辰淡淡道:“你说。”

    于伯急忙恭敬的鞠躬道:“叶大师,刚才的事情,还请您不要告诉我们大小姐,您的大恩大德,于某铭记终生!”

    于伯说到底无非就是宋家的下人、臣子,而叶辰是整个宋家都在拼命巴结的座上宾,如果宋婉婷知道刚才的事情,肯定会惩罚自己,甚至把自己大管家的职务拿掉。

    叶辰也知道,于伯本身并没有什么大错,无非就是被人利用,看他态度很端正,便点点头道:“行,这次就暂且帮你这一次,以后要是再跟这种人有任何瓜葛,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于伯立刻感恩戴德的说:“叶大师请放心,于某以后一定与这种人划清界限,若再有下次,于某自断双腿!”

    “嗯。”叶辰淡淡点了点头,摆摆手道:“行了,你去吧。”

    于伯这才顶礼膜拜的说:“于某谢过叶大师!”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