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看你玩出什么“花”来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作者:蜀椒

      大概是分筋错骨用来移形换貌对身体肌肉骨骼改变太大,恢复后有些地方还有些酸涩不适。

    芩谷又运转了一圈灵力,这些不适才渐渐消失。

    她轻步走到门边,从门缝吹了一点药粉……

    片刻,小丫头传来动静,醒了。

    小丫头噌地坐了起来。

    她大概没想到自己怎么会靠在这里就睡着了,大概是天气太热的缘故吧。

    她想了一下,之前好像她进去看了一下少夫人,对方靠在榻上看书…

    抬头看了看屋檐外依旧明晃晃的天空,根据树影偏斜位置,现在大概快午时了吧,距离她之前进屋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多时辰。

    她想到就如林交代的事情,连忙伸手敲了敲门:“少夫人,少夫人……”

    芩谷没有理会,直接躺榻上,将那张薄巾随便搭在身上,睡了。

    果真,小丫头没有得到屋里的回应,心中一紧,连忙进屋查看,然后就看到少夫人竟然已经睡着了,皓腕搭在地榻边上,那书册掉在旁边。

    近了,还听到轻微的鼾声传来。

    小丫头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下意识拍了拍小胸口,还好,少夫人没有离开,只是睡着了啊。

    就在她轻手轻脚地准备把凌乱的东西收拾一下,顺便帮少夫人盖一下薄巾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却见如林和娟儿两个大丫鬟朝屋子里走来,一路上如林还充满好奇地笑着问娟儿这次又买了什么好东西之类。

    两人到走到屋门口,才意识到自己打扰到主子的休息了,连忙一副愧疚做错事的样子。

    芩谷此时当然不可能再装睡了,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迷迷瞪瞪地坐起身。

    一副“我刚才怎么睡着了”的样子,看到如林和娟儿两人,脸上立马浮现欣喜的笑容:“你们都回来了啊,真是太好了,娟儿,你不知道,我一上午都在等你的话本呢。”

    娟儿叽叽喳喳地说自己买了什么什么东西,献宝似得抱到芩谷面前,如林也跟芩谷汇报了一下情况,还买了一些零嘴小玩意儿什么的。

    两个丫头开始跟芩谷汇报情况,那小姑娘则告辞出去了。

    芩谷毫不吝啬夸赞之词,让如林把碎银子一部分用来给院子里的下人发放月俸,剩下的存到她的小库房里。

    如林笑着应下,退出房间,顺手把门合上。

    她刚出来,视线四下扫了一圈,看到远处廊下拐角地方的小巧身影正朝这边张望。

    如林走到另一边,在一处偏僻的假山后,很快,那小丫头来了。

    不等如林询问,小丫头就事无巨细地把上午的情况说了出来:“……您离开后我在门外守了一会,没听到动静就进门去看,她正躺在榻上看话本。然后我出来靠在门框上,不知怎的就就……睡着了。大概在你们回来之前一刻钟的样子,我醒来,连忙敲门,没动静,就推门进去…然后看到她已经睡着了……事情就是这样的,小芹不敢隐瞒。”

    如林点点头,这一点她倒是比较信任的。

    这院子里也有一部分人是她这一边的,但是真正细致认真并且不会任何欺瞒的,也就只有小芹。

    听小芹这么说,如林也就放心了。

    接下来如林请了两天的假,说要回老家祭奠家人。以前基本上每年这个时间她都要离开几天,芩谷毫不犹豫地应了,照例多给了几十两银子。

    芩谷知道,她这是要去准备夺舍原主的这幅肉身了。

    想来以前每年离开,说是祭奠先人,其实也是在进行某种仪式吧。

    芩谷对灵魂温养夺舍之法并不了解,现在她还不知道对方究竟有些什么手段,以及手段的厉害程度。

    未免提前打草惊蛇,她不动声色地每天该吃吃该喝喝,暗中修炼,积攒实力。

    芩谷现在很想回“娘家”,或者是差人回娘家,问问父母,这如林的来历究竟如何,以及以前区家到底有没有得罪过两姐妹之类……

    不过她只想了一下就按下这个念头,当务之急是把这次夺舍危机应付过去。

    绝对不能在这之前让对方觉察出什么,一旦对方有所警觉防范,不暴露出来了,她又怎么能解开谜团?

    再说,原主生活无忧无虑,没有什么竞争,在这个院子里就是个不掌事的。

    芩谷现在稍微有什么动作,分分钟就能传到如林耳中。

    两天时间眨眼而过,如林还没有回来,就在第三天晚上,子时,芩谷包裹在叶形玉佩上的灵力……碎了。

    芩谷感觉到窗户外面有人,根据对方的气息判定,就是如林。

    芩谷依旧静静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动作。

    接着,从玉佩上传来丝丝冰寒的气息,如同有意识的薄纱一般,轻轻地覆盖在芩谷的身体上。

    阴属的能量逐渐充斥薄纱与身体之间的空间,并逐渐将人的阳元气息掩盖了过去。

    芩谷尽量把自己的灵力收摄在体内,这种程度的阴属能量还不能对她的灵魂和意识构成威胁。她倒要看看对方究竟在玩什么。

    窗户外的人在地上摆了香炉,指间夹着一张黄符,另一只手食指放进嘴里咬了一下,指腹上冒出乌红的血,她熟练地在上面画了一个复杂的符文,然后双手合掌放在身前,嘴里细碎地念着。

    不过一会,香炉旁边的一个白玉小瓶轻轻晃动起来。

    如林大喜,小声道:“姐姐,快回来,快回来……”

    黄符呼地自燃,升起的烟雾与原本线香上的青烟汇成一缕,朝着窗户内飘去,一直延伸到了芩谷的眉心上。

    随着那烟雾弗一接触到眉心,芩谷顿时感觉原主的识海就像是被人猛地打开大门一样。

    她终于明白对方的手段,原来是这样的啊。

    不过现在身体是在我的掌控之下,以原主那么弱的身体,想来灵魂也强大不到哪里去,这种方法原主肯定没任何反抗之力……实际上经过几次冰寒之气如体,以及今天晚上最后阴气裹身,即便原主的灵魂还在,现在也早死翘翘。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