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老天我恨你! 作者:帝君

      给他的,姚衣凛模糊地听了一阵,做完了手上的活就走向客厅。

    “恩……好的……我知道了……”

    杨军聊完几句挂了电话,姚衣凛走过去看了看来电显示。

    “裴月辰找你说什麽?”

    杨军看了他一眼说:“不是他,是肖学兵。”

    本想继续问他打电话来干什麽,忽然闻到厨房里传来一股焦味。

    “唉呀,香肠烤焦了!”

    吃过了午饭,姚衣凛切好了一盘水果。

    “爱莲娜做了几件新衣服,叫我下午去拿,你好久没出门了,趁机会和一起出去逛逛吧。”

    这个提议对杨军来说无疑很有诱惑力,不否认既代表同意。

    带好了必要的东西,抱著宝宝,他们下午就到了店里。

    林诗然一如往常的美豔,满意地看过了衣服,三人加个小家夥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喝著下午茶。

    杨军吃了很多甜点,这段时期他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食欲,也没什麽精力。

    三人中唯一的女性好奇地逗著宝宝玩,宝宝显然是没有见过这类女性生物,靠在对方高耸软棉的胸部上眯著眼。

    中途姚衣凛接了个电话,然後脸色难看得要命地挂了电话。

    说有什麽紧急的事情要处理一下,便匆忙走了出去。

    他没有看到杨军若有所思的样子。

    杨军垂眸喝著杯子里的茶,今天中午的电话,肖学兵跟他说了一件事。

    有关於前些天姚衣凛族里发生的事情,姚衣凛之所以被紧急召唤回族里,是为了一个女人。正确地说,是族里的女人。

    族里女性异常稀少,非常的珍贵,通常通过和雌性交合这种方式产下的雄性让雌性怀孕的几率要比其他高一些,而且能力更强。

    姚衣凛正是其中之一,而这个女人,是近期发现的族人。

    出现了新的女性族人,老头儿们欣喜若狂,说什麽她和姚衣凛简直是天生一对,又求又哄又威胁地把他骗了去相亲。

    也就是说,那五天,他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心脏不知为什麽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杨军借口气闷出去走走,沿著街道走了一段,看著路人或繁忙或悠闲的走过。

    在经过一个街口的时候,他蓦地停下脚步,看向对面的一个人。

    似乎是刚步出身後的大厦,姚衣凛快步地走著,眉头不悦地微微隆起。

    然後後面出来一个穿粉红色碎花短裙的女孩子,拉住了他大声说著什麽。

    即使隔得这麽远,还是可以看见那女孩长得非常的清纯漂亮,像极杨军闲时在网上看到的说是sd娃娃的照片。

    长长的卷发直垂腰际,肌肤白嫩地没有一丝瑕疵,小巧丰满的粉唇可爱地撅起。

    从她异常精致细腻的五官可以看出属於他们非人族类的血统。

    他们二人站在一起的画面,真是该死的赏心悦目,“天生一对”这个词的代言人。

    杨军忽然觉得想叫住他的声音突然变得难以出口,身边的声音一下变的遥远而陌生。

    他後退了几步,觉得自己身处在一个不属於他的世界。

    他看见姚衣凛抬起头,他挣开了那女人的手,然後走过来。

    忽然,他略带焦急的表情变成了惊恐。

    杨军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只在一声“不要──”的叫声後,天地似乎掉转了个儿,身体被什麽撞了出去,一阵晕眩後睁眼看见的是灰色的水泥地。

    手肘和膝盖被摔破了,但他并不关心这一点。

    他记得在他摔出去的那一刻,那大叫的声音是女的……

    没有想像中鲜血四溅的景象,但姚衣凛的样子看起来也很不好过。

    在杨军被车撞上的前一秒把他撞开,车子的撞击力直接转到了他身上,被撞出去落下的姚衣凛吐了口血,趴在了地上。

    如果是普通人可能现在早已两眼泛白,不是当场断气,也应该是气息奄奄了,但这说的是普通人。

    普通人可能在离目标物几十米的时候在高速行驶的车下把人撞开吗?普通人可能在被撞後只吐了口血後若无其事地爬起来吗?

    姚衣凛不是普通人,所以他可以随意抹抹嘴边的血渍後潇洒地向杨军走过去。

    姚衣凛那个心疼啊,看到亲亲差点被那不长眼的车子撞上的时候,他的心脏都差点罢工。

    还好他把他撞开了,但自己那时怎麽不轻一点,看看他胳膊上的伤,都见红了,待会儿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个司机!

    姚衣凛心疼地把杨军上上下下看了个遍,然後把吓得惊魂未定的可怜司机拉出来,中气十足地骂了整整半个小时。

    等交通警察收到消息後赶来,才了解到这个司机不但是酒後开车而且还是无照假使,警察大叔开了单拉车请他去局里喝喝茶。

    姚衣凛放心不过,拉著杨军去检查,结果下来杨军是轻度的扭伤和擦伤,肚子里的宝宝也活蹦乱跳地一点儿事也没有,他也被杨军瞪去做了一遍检查,结果显示他比鲸鱼还强壮

    就在姚衣淋肉麻地抓著杨军绑著绷带的手的时候,穿著白色中国式长袍,不管是衣著还是气质都不像医生的医生走过来。

    挥挥手里拍片的单子,“令夫人的身体没什麽大碍,但为了胎儿的健康,我们做了一次全身检查。令人惊喜的是,我们发现令夫人怀的是双胞胎,族里很久以来没有发生这样令

    人激动的事了。”

    杨军还没来得及为他话里对他称呼脸红,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昏了头。

    杨军坐在桌前,一脸哭笑不得地看著面前一桌的饭菜。

    他真把他当猪养了不是?

    自从查出他怀的是双胞胎的那天开始,姚衣凛就对他小心翼翼地过了头,不但每天的饭菜不管是数量还是次数都是成倍的翻,甚至夸张到连地都不让他下。

    一两天这样还好说,但久了谁受得了?

    看见杨军不高兴的样子,姚衣凛赔笑著舀了一勺汤到他碗里。

    “喝口鸡汤,先润润口。”

    杨军看著碗里叹了口气,“我两个小时前才吃了午饭,先在你又叫我吃?”

    “嘿嘿,医生说少量多餐嘛。”

    杨军看著桌上的六菜一汤还有一份甜品……

    说是把他当猪养,猪吃的都比他少!

    杨军头痛地抚著额角。

    这样的情况直到那个给他检查的医生打来电话说:“你想让你的宝贝因为胎儿过大难产,你就继续这样养吧。”姚衣凛才消停了下来,严格按照医生定制的菜谱来安排三餐。

    裴月辰私下里摇著头笑道:“果然是爱情使人盲目啊,他就这样也不能养出个杨贵妃啊。”

    因为怀的是双倍的份,所以肚子也比以前要大得快。

    孩子三个月的时候,杨军的肚子就清楚的鼓出来了。

    每天姚衣凛睡觉之前干的是事就是乐呵呵地爬在杨军肚子上听声音,杨军越来越嗜睡,常常在姚衣凛与肚子里的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