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老天我恨你! 作者:帝君

      “你不是想跑吗?我就看你怀了孕还怎麽跑!”

    姚衣凛说的狠绝的话清晰地回响耳边。

    杨军有些慌乱起来,那天姚衣凛的确放话说要他再怀上,但是就那一天後他就再没碰过他了,就只有一次……会那麽轻易就怀上吗?

    要是再怀上……

    杨军白了脸,想起那段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不敢在人前露面的日子。

    还有明明不是女人,却要承受分娩时被人剥光衣服躺在手术台上任人观赏的屈辱。

    那一切,都要再重来一遍吗?

    杨军闭上眼,此时宝宝正好应景地哭了起来。

    一般来说,宝宝哭的原因都很简单,一般来说是小肚肚饿了;另一个就是要换尿布之类的。

    也就是没有必须解决的事情,宝宝通常都很安静,吸引人注意的手段也不过是叫一些大人听不懂的声音。

    往常的杨军在此时会过去抱起他,看看到底是怎回事,但是今天他实在没有心情过去。

    看到他那张肖似姚衣凛的脸,他就无法抱他。

    宝宝哭了一阵,没有如往常及时得到关心,声音小了一会儿後哭得更大声了,小手攥成拳头,嘶声力竭地奋力哭吼。

    小小圆圆的脸已涨成红色,泪水在脸上流成了小河,长时间的哭泣连声音都变得沙哑,鼻子一抽一抽的醒鼻涕。模样可怜之极。

    姚衣凛下楼後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三步跨作两步地上去抱起孩子,一边心疼地哄著他,一边疑惑地看著杨军。

    “宝宝在哭,你是聋了没听到啊!”

    姚衣凛怒气勃发,宝宝现在哭的力气都没了,在他怀里打著嗝,抽泣地哭,攥紧的小拳头里全是汗水。

    杨军只是看他们一眼,又转了过去。

    姚衣凛气极,冷著一张脸:“你的血是冷的吗?”

    杨军状若未闻,撇过了脸。

    “他还是不是你生的?”

    姚衣凛现在的口气就像指责老婆不负责任的老公一样,他却一点也没觉得有什麽不对。

    “他不是我的孩子,我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麽。”

    姚衣凛握紧了拳头,忍住了冲动转身带著宝宝走进厨房。

    温好了牛奶,姚衣凛一手抱著宝宝,一手拿奶瓶喂他。

    大概是饿坏了,宝宝吃得很快,小嘴几乎是不停顿地吞咽著香甜的奶汁。

    姚衣凛不得不稍微控制他的速度,免得他被呛到。

    喝完了牛奶,宝宝打了饱嗝,满足地眯著眼睛。

    姚衣凛摇摇他,看他咧开小嘴笑,把他带到浴室用湿帕子擦干净脸。

    擦干净了的宝宝又恢复了平时的粉嫩可爱。

    看著与他相似的脸蛋,姚衣凛叹口气。点点小东西的鼻尖:“你怎麽就这麽不争气呢,明明长得和我一样啊,就这麽不受人欢迎?”

    讨人欢心嘛,原本以为是轻而易举的事。有和他一样脸孔的宝宝怎麽会连那老男人都搞不定?

    “真是个小笨蛋,到底是不是我的种?”

    再戳戳宝宝胖胖的脸颊,看著弹性良好的皮肤陷下去又弹起来,浅浅的粉红印在上面。端的是可爱无比。

    宝宝无辜地睁大水水的眼睛,看著他烦恼的爸爸。

    哼,不能怪他们,是那老男人自己没眼光,不懂得欣赏!

    最後……他得出了这个结论。

    接连著,杨军对宝宝的态度越来越冷漠,姚衣凛无法,再度恢复了携带宝宝工作的生活。

    而杨军在楼下翻著在书房找来的书,看看书名,都是与医药和健康一类有关的。

    姚衣凛的藏书很多,种类也很驳杂,几乎所有领域的都可以在他这里找到。

    杨军看得很专心,看到关键处还拿笔记下来。

    他虽然读书不多,但不代表他笨。

    看了一个下午,听到楼上传来了下楼的声音,他就把书收了起来,摘抄的笔记本也放在了隐蔽的地方。

    姚衣凛抱著宝宝下楼,杨军一脸的若无其事。

    吃饭时,是一如既往的静默无声。

    姚衣凛姿势优雅地享用面前丰盛的菜肴。一旁的宝宝刚喝饱了牛奶,一幅想睡的样子。杨军低著头,一声不吭。

    看他这样样子,姚衣凛心里又不满了。举起杯子,里面是红宝石色泽的葡萄酒。

    “你不尝一下吗,这酒的味道很好。”

    杨军愣了一下,然後拒绝道:“不了,我不会喝酒。”

    “哦?你以前都没喝过?”

    姚衣凛眯了眯眼睛,摇晃著手里的杯子,漾出了极好看的波纹。

    “只喝过啤酒,是工地上的人聚餐时喝的。”杨军想了想说:“不好喝。”

    姚衣凛笑了,“不是啤酒不好喝,而是你们喝的不好。”

    杨军点点头。

    当然,因为他们没钱。

    现实的残酷,他很早就了解了。

    看到杨军很快解决了盘子里的食物,姚衣凛觉得无趣地挑挑眉:“这麽快就吃好了?”

    杨军快速地点头。

    姚衣凛微侧著脸,看看他的盘子。

    “吃得这麽少?”

    杨军身体一僵,缓缓地点下头,接著补上了一句:“我以前也是吃这麽多的。”

    这个以前,当然是指身体没有异样的时候。

    姚衣凛看了他一会儿,笑著放下手中的杯子,神色有些微妙。

    杨军定了定神,瞟了他一眼後上了楼。

    姚衣凛吃好了抱著宝宝上去时,看到他裹著被子已经睡了。

    杨军放下书,揉了揉酸涩的眼睛。

    这几天他翻了很多医书,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怀孕了。但他不是女人,难道女人有的那些症状他也会有吗?

    男人不像女人有天然的器官容纳胎儿,没有良好的环境适宜於胎儿的生长。按理说胎儿是很难长大的。

    在医学的书上看到有女人宫外孕的案例,跟男人怀孕的样子有些相似,但宫外孕的小孩是很难健康发育的,通常在母体中活不过两个月。

    但是他怀的孩子却很顺利地长大了,这不知道是他的体质异常,还是宝宝不是人类有关。

    关於姚衣凛和他的族人到底是什麽的问题他一直没有问过,自己也很少去想,也许在潜意识里他在逃避这个问题,自己怀了非人的小孩这种事相信是普通人都不会

    能接受。

    他到底有没有怀孕,可能只有做详细的检验才可以知道了,但是他又哪来的条件去做检查呢?

    去医院?

    先不说他自己没办法在姚衣凛不知道的情况下去市区,就算他到了医院又怎麽办呢?这种事情被别人知道了恐怕会把自己当怪物拿去解剖吧。

    要不就只能等上几个月,要是肚子大了,那就是真的有了。

    但是到那时……一切也都来不及了。

    姚衣凛到那时就更不可能放过他了。

    所有的屈辱和痛苦,都将再重现一次。

    想去想来,思考了好几天,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