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老天我恨你! 作者:帝君

      眼前和乐融融的一幕,姚衣凛忽然觉得心里酸酸的。

    没见过美女啊,笑得这麽开心,眼睛都笑没了!

    量好後,林诗然笑著说:“恩,和我开始估计的尺寸小了点,不过差别不是很大。你现在穿的衣服很不合适,先拿我预先做的应付一下,两天後我就把衣服做好了

    送来。”

    她拿了一套衣服出来要他去试,休闲的长裤和上衣都是很简洁轻松的风格,颜色明快。裤子的设计很独特,腰的尺寸和杨军现在差不多还稍宽一些。穿起来没有被

    紧缚住的感觉,很舒服。上衣的设计也很巧妙地遮挡住了腹部,几乎让人看不出他隆起的肚子。

    换好了出来的杨军,姚衣凛看了很满意,对林诗然轻点著头。

    “很好,照这样的先做六套送来。”

    戴上款式简练的精工表,换上穿起来很舒适的皮鞋。林诗然还想在他手上带个戒指,但被杨军拒绝了。

    从里到外焕然一新的杨军好像很不习惯自己的新形象,手脚都像没地方摆了。

    姚衣凛仔细审视他的外表,说:“好像还差了点什麽,啊……对了,是头发。这个土掉渣的发型你要顶多久啊?”

    杨军看看镜子,“我觉得……还好啊。”

    姚衣凛翻了个白眼,“能好才有鬼!”

    林诗然一笑:“这我可帮不上忙了。”

    姚衣凛甩甩手,“没事,我找别人。”

    拉了杨军,连个再见也没说,开车就呼啸而去。

    把杨军载到了一家外形很诡异的理发店,里面一个理发师的爆炸头看了让他汗毛直竖。

    姚衣凛二话不说把他按在椅子上,自己到一边跟一个男人讨论起来。

    过了一小时,杨军的新造型就出炉了。

    将略长的头发剪掉,理发师并没有把他的头发剪得他想像中的那麽夸张,而是设计了一个清爽的发型,将他脸部的轮廓衬托得更明显。看起来多了几分成熟的男人

    味。

    走出了店门,杨军与出门前简直就是两个人了,脸和其他的都没变,但与先前看来一身土气的形象已完全不同。

    姚衣凛得意洋洋,编贝样的牙齿向众人展示它的洁白光芒。在车窗玻璃上看到自己的杨军却并不觉得高兴。

    他现在身上穿的都是别人给的,是他付出了肉体的代价从另一个男人手上得到的。

    这一切,都不是他的。

    26

    过了两天,衣服果然准时送来了。

    赶跑了送衣服来的人,姚衣凛迫不及待要他换上,看著他那样子,好像比杨军还要期待。

    换上了新衣,姚衣凛转到他身後忽然抱住了他。杨军立刻僵硬。

    一双手抚上了他的肚子,身後人炽热的呼吸喷在他脖子上。

    “还有四个月……”

    杨军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他的肚子。

    他已经怀孕六个月了,按人类的生产来看,的确还有四个月就要生了。

    是吗?还有四个月……

    也就是说,再过四个月他就自由了。不用再像别人圈养的动物待在房子里。也不用担心被人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注视。

    肚子上的手轻轻抚摸著,动作轻柔得不像平时。

    他抱了杨军许久,直到杨军脚站得酸痛动了一下,他才急忙放了开,动作那个迅速!

    他表情有些不可置信,声音有些急促地说道:“你不要误会了什麽,我刚才只是想摸摸我的儿子而已!”

    不是这样,还会是怎样?

    杨军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姚衣凛先是脸上一红,紧接著一白,然後抿直了唇瞪他一眼走了。

    剩下杨军在原地站著,莫名所以。

    当晚深夜,姚衣凛没有外出。十一点时,两人准时上床。

    杨军因为怀孕的原因最近总是精神不好,无论吃多少东西仍然觉得全身无力,懒洋洋地直想睡觉。好容易撑到了十一点,直接就倒在了床上。而意外的,一向不到

    深夜不睡的姚衣凛也早早地躺在了床上。

    杨军虽然对他有防备,但实在太累,姚衣凛也很清醒,没有喝过酒。想来自己还是安全的,於是沈沈睡去了。

    但梦里睡得并不安稳,脸上和脖子上好像总有虫子在咬他。但眼皮又实在睁不开,只好把头埋在棉被里,躲开烦人的侵袭。

    第二天起来,脖子上尽是红点,一直到衣领里面。

    害得杨军一早找防虫剂来擦,姚衣凛青了一张脸看著他。

    一连几天,杨军起床时都出现被虫咬的痕迹,更诡异的是竟然在衣服盖住的胸口和腹部也有。

    偶尔提起了这件事,姚衣凛神色不变地说:“买杀虫剂喷喷不就好了。”

    但事实证明,用尽了各种手段,也没有见到明显效果,像草莓一样的红色斑点还是准时出现在杨军身上。

    时间过得很快,杨军的肚子也大了很多,看起来像抱了一个大西瓜一样。

    同时他也越来越恐惧,像肿瘤一样寄生在他肚子里生出来的会是什麽怪物?

    当初姚衣凛跟他说的话不断在脑子里回放──

    “因为男人没有女性的生殖系统,所以生产的时候会在这里开一道口子,baby就是从这里拿出来的,也有的族人的小baby等不及而自己挖开爬出来的哦。”

    杨军做梦时时常梦到自己的肚子被人刨开,姚衣凛从里面拉出一团血淋淋的肉块。

    每次醒来都惊得浑身冷汗,转头就会看见带给他恶梦的男人就睡在他身边。

    也许是临近生产,姚衣凛最近对他的态度要好了很多,当然也是因为他顺从的关系。

    在这段时间里他还养成了摸他肚子的习惯,带著笑容温和无比地轻揉他的腹部。

    这样的行为要被裴月辰看到了肯定是要大跌眼镜的。

    杨军曾经问过,得到的答案是姚衣凛一族的人都很爱惜自己的後代。但後面杨军才从裴月辰口中知道,这分明就是他自恋的表现。

    “这是我们的宝宝,他出生後我会给他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姚衣凛柔声地说,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像个温柔慈爱的父亲。

    但杨军却很清楚,他不可能是母亲。姚衣凛以前就对他说过,除了在他的体内长大外,这个孩子跟他毫无关系。

    他知道也庆幸这一点。

    他对这个孩子没有感情,对他而言,这个孩子是长在他体内,吸食他血肉的怪物。

    离生产之日越近,他的心情也越加矛盾,一方面害怕男人怪异的生产过程;一方面又想到这样的日子就快要结束了,而抑制不了的解脱感。

    不了解男人复杂心思的姚衣凛像个普通父亲一样,忙碌著准备孩子降世所需要的东西。

    27

    阵痛是在深夜开始的,在梦中被肚子阵阵抽搐的疼痛唤醒的。

    肚子里像有什麽东西在狠狠搅动,拉开被子,在昏黄的灯光下可以清晰地看见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