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老天我恨你! 作者:帝君

      。男人毫不留情,像虐待狂一样在他全身各处留下自己的痕迹,有的地方甚至渗出了血丝。

    这种完全丧失男人尊严的暴行让杨军绝望,自己被当作女人被人侵犯,还为他怀了一个孩子。

    没有人会同情他,说出去也只会招来嘲笑和讥讽。

    身体被反复地玩弄,姚衣凛的体力仿佛没有尽头,在数次的昏迷和醒来後,杨军有种恨不得死去的冲动。

    姚衣凛不断搓揉著他的全身,啃咬著他的锁骨,将他的双脚扛在肩上拼命地抽动。

    脸上满满是迷醉的表情。

    杨军的泪水已经流了满面,到最後已经哭不出来了,只能张著嘴,麻木地随著上面的男人律动。

    整整一夜,房间里都充斥著男人在快感时的叫声和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22

    姚衣凛自宿醉中醒来後,宽阔的大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依稀记得昨晚地上四散被蛮力撕烂的衣物不见了踪影。印象中被体液弄得脏污的白色床单也被抽掉了。

    他坐直了身体,右手支著头。

    想那个老男人在做什麽。

    昨天做得那麽激烈今天一早他就可以起来了?而且还把所有的“证据”全都销毁了。

    他是不愿意和他做吗?

    想到这里,心里忽然很不爽。

    快快穿好了裤子,下去找他。

    走够楼梯时,他突然想到下来问他什麽?

    问你为什麽不高兴和我上床?靠!

    其实昨晚他也没想要那麽做的,白天对他发了一顿脾气,跑出去喝酒,结果越喝心里越不是个味,不知不觉就喝过了,幸好还剩了丝清醒开车回家。

    模糊中看见了杨军,看见那张实在称不上好看的脸上担忧的表情,他心里突然感觉怪怪的。

    那张看惯了的脸居然有几分可爱起来。看著他费力地把自己搬上床,再犹豫地脱下他身上的衣服时,他实在受不了了,借著酒意把他压在了身下。

    整整一个晚上反复玩弄著这个男人的身体。

    而对美人最为挑剔的他竟然豪不生厌。

    在楼梯上踌躇了很久,握了握拳,他下了楼。但满屋子里都没找到那人。

    姚衣凛心有些慌了。

    那个老男人不会想不开做了什麽傻事吧?

    依照杨军以前的表现,他以为他属於打不死的蟑螂那一型的呢!

    差点开门冲出去找的姚衣凛最後是在客厅的沙发上找到杨军的。

    高高大大的男人像小孩一样缩在沙发里,眼角处有著湿润透明的液体。

    沾了点在手上,他舔了舔。

    ──是咸的。

    老男人的眉毛即使在睡时也是皱著的,这样他的表情总是充满著苦涩的味道。

    杨军睡得极浅,在姚衣凛的手摸上他脸的时候他就醒了。在看见他的同时反射性地就往後倒,似乎他看到的是食人的猛兽。

    姚衣凛不高兴地缩回了手,“你睡在这里干嘛?故意来吓人啊!”

    杨军的嘴唇有些干,脸也有些白。没有与他争辩,拉开盖在身上的衣服坐了起来。

    姚衣凛眨眨眼,问他:“喂,昨天……我是怎麽上床的?”

    杨军看看他,半晌说道:“你醉了,我扶你到床上去的。怕你睡不安稳,我就到客厅来睡了。”

    姚衣凛诧异地看著他,杨军移开视线,样子平静,要不是他有昨晚的记忆,还真以为是这样的。

    转念想到这样也不错,他本来就不打算要认账的。第一次碰他还可以说是误会,而第二次他拿什麽理由?

    要让别人知道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上一个丑男人,他也不要出去见人了!

    杨军能这麽识相,他应该高兴不是?

    但是心里为什麽就有股气往上冲呢!

    而一边的杨军可没有想身边的男人的心情是多麽跌宕起伏,径直走到了厨房。

    姚衣凛俩眼珠就跟著他转,看见他走路的姿势有点怪。

    心里居然有点得意,有点窃喜。

    拿了杯牛奶又走回来,杨军抱著牛奶慢慢喝著。沾在唇角的乳汁让姚衣凛很有种扑上去恶狠狠地舔的冲动。

    他最近是不是太久没找女人有些欲求不满啊?

    奇怪於自己这种反应的姚衣凛很认真地考虑这一问题。

    不过经过昨天一晚的折腾,杨军居然还能坐在这里,也确实了不起。

    一直观察著他反应的姚衣凛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杨军喝牛奶时不时地按著腹部,表情虽没什麽变化,但脸色和精神明显的都不好。

    该不是昨天伤到了他什麽吧?

    虽说以自体繁衍这种形式孕育的孩子自身生命力都很强悍,只要顺利在寄主的身体里成功存活,一般都不会再有流产的危险。但是没有危险,不是指的提供“他”

    养分的人。

    姚衣凛开始有些担心了。

    23

    姚衣凛忍受不住地问:“早餐就吃牛奶?”

    杨军拿著杯子的手晃了一下,“我待会儿会再吃点东西的……”

    他真的很怕又会发生昨天那样的事情,不是害怕被人打的疼痛,而是在那种完全丧失尊严和抵抗的暴力下,就有种从骨子里发寒的恐惧感。

    看著他略微瑟缩的反应,姚衣凛忽然升起想摸摸他头的冲动。但手刚刚碰到他头发,杨军却抖得更厉害了。

    姚衣凛一下清醒过来,但伸出的手却已不好收回。

    半途手一扬,改变方向一个巴掌扇向了他的脸。

    杨军捂著脸吃惊地看著他,这种样子居然让他联想起“楚楚可怜”这个词。

    在心里唾弃著自己,面上却还要嘴硬,“看什麽看!没被我打过是不是?”

    杨军垂下头,半晌不说话。

    姚衣凛心里发怵,刚才那巴掌打得不重啊,这老男人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杨军喝下剩余的牛奶,拿著空杯子走向厨房。

    一会儿过来手里拿了一盘火腿煎蛋,坐下来慢慢吃著。

    他吃得很慢,在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捂住了嘴,放下盘子冲到了卫生间里。不一会儿便传来呕吐的声音。

    姚衣凛连忙跳起来跑到里面去,杨军半跪在马桶前吐的撕心裂肺。刚才吃的东西已经全部吐了出来,直到胃里已经不剩什麽,还持续干呕著。

    他心慌意乱,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麽。

    等杨军的呕吐声停下来後,人也虚脱无力地坐在地板上了。

    姚衣凛打横地抱起他,走到客厅里放在沙发上。然後打了个电话给裴月辰,对著里面讲了几句话後挂了。

    不多时,裴月辰就赶来了,身後还带著一群人,都是专业的医疗人士。

    不用吩咐,他们先给杨军做了简单的身体检查,然後转到地下室去进行进一步的检查。

    裴月辰双手交叉在胸前,调侃道:“怎麽把人弄成这样,看起来比以前还要瘦了,你也别太欺负人家了。”

    姚衣凛怒视他一眼,再没理他地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在接受检查的杨军身上。

    杨军的意识很清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