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老天我恨你! 作者:帝君

      可能就是潜意识里想杀了这小孩。

    杨军一声不吭,看似温驯实则无声的反抗。

    看著这样的他,姚衣凛更是火冒三丈!跳起来,想也不想地把他按倒在地上,骑在他身上压住。然後拿起一盘菜死命地就往他嘴里塞!

    杨军被抓著下巴,被迫打开嘴吃进强行喂下的食物。姚衣凛的动作很粗鲁,杨军被噎地眼泪直流,眼泪鼻涕直下,但姚衣凛完全无视他悲惨的样子,在塞了几盘菜

    後才停手。然後舒了口气,从他身上下来了。

    理好了衣服,他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像什麽也没发生过一样。

    他看了地上的杨军一眼,随意说道:“下午我有事,不回来了。”

    说完步出了餐厅。

    杨军躺在地上,抬起手臂盖在脸上,无声地哭泣。

    =========================

    姚衣凛出去了一天,知道不到深夜他是不会回来的杨军早早地上了床。让棉被包裹著的感觉让他想起奶奶的怀抱,那带著泥土腥气的怀抱是那麽的温暖,他就是靠

    在奶奶怀里时的感觉来想像妈妈。

    母亲抱他的时候很少,记忆中几乎没有。

    他小时候很乖,很听大人的话,因为爷爷告诉他不听话的小孩妈妈会不要他,他很怕爸妈不要他,所以会被大人称作“坏”的事他都不做。虽然因为这样而使得自

    己不合群,别的小孩都不跟他玩,他还是坚持这一点。

    但是即使他听话,他很乖,父母还是很少见他,更不用说抱他了。

    开始他对自己说因为他们太忙了,後来和父母住在一起了。他常常看到的是父母微笑著抱著弟弟说话,那时的他站在一边,羡慕地看著,而自己就像多余的人……

    和谐美好的画面里,没有他的位置。

    睡到半夜,杨军被一阵巨响惊醒,听声音好像是楼下传来的。正在犹豫要不要下楼看看的他又听到了有人上楼的声音,那人的脚步声很重很乱,一路上跌跌撞撞,

    很久才来到门口。

    杨军屏住呼吸,把被子盖过头,他现在不想看到那人的脸。

    门把被拧了很久才被打开,随著光进来的还有男人粗重的呼吸声。

    杨军突然感到身上一沈,有人压在了他身上,男人的气息中夹著浓重的酒味。杨军一惊,慌忙推开了他。

    出乎意料地,男人被推倒在了地上,而且半晌没有动静。

    杨军过了一会儿觉得担心,於是撑起身体看向床下──

    男人脸朝下趴在地上,动也不动,像是睡了过去。

    这样睡在地上会感冒的……

    想了好半天还是忍不住下床把他扶起来。没想到姚衣凛看起来外表纤细,抱起来这麽重。

    杨军费力地把他拖上床,喘匀了气看著床上醉的一塌糊涂的酒鬼。

    平日高傲冷凌的脸在醉意下显出别样的美丽风情,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不论做什麽都会吸引别人的眼球,闪闪发光的天之骄子就说的是他吧。

    但是这样美丽的人,做出的事却恶毒而冷酷。

    大概因为得到的太多,所以对其他的一切都不懂得珍惜。

    姚衣凛可能是喝醉後感到闷热,双手一直扯著衣领。杨军伸出手帮他,姚衣凛的衣服都是後面带了好几个让人眼晕的零的名牌,要就这样睡一夜,衣服肯定会皱。

    想到这点,生性勤俭的杨军就无法坐视不管了。

    抬起男人的手脱下衬衣,外套已不知被他扔哪儿去了。

    白皙光滑的肌肤暴露在眼前,皮肤被汗微地浸湿了,更显得温润如玉。

    杨军到浴室拿来一条打湿的毛巾,擦拭他身上。

    擦完了上半身,他看向他的长裤──

    这里……应该不用了吧?

    但是裤子这样睡也很容易皱,睡起来也很不舒服,既然之前的都做了,那做一件两件都是做。

    杨军咬著牙,脱下男人的裤子。

    褪到一半,姚衣凛忽然呻吟了一声,惊得他马上停手。

    姚衣凛美眸半睁,眼里水汽朦胧,有著惊人的媚态。

    被这样的他看著……会死人的吧。

    不敢再看他的杨军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但越急就越做得不好,脱到膝盖的裤子怎麽也不肯下去。

    杨军急得头顶冒汗,忽然听见上方一声轻笑。

    “宝贝……还是我来帮你吧。”

    姚衣凛双腿一弯,手一拉,裤子轻松地褪了下来。

    杨军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忽然被人一拉,天旋地转。自己已经躺在他的身下了。

    姚衣凛美丽绝俗的脸就在他上方,双手撑在两边。

    ……这是什麽状况?

    姚衣凛唇边绽放一朵微笑,低下头,啃咬他的脖子。手也摸进了他的衣服里。

    惊觉到他想干什麽的杨军挣扎起来,就像以前一样,他的挣扎在这个男人面前都如同小孩子的打闹。

    手被按住,双腿被强迫打开,衣服被粗暴地撕开。

    “不要!”

    杨军大叫著,但姚衣凛依然无视地抬起他的双脚,在腰下塞进一个枕头。

    在外面照进来的昏暗的光线下,他的头发像透明的丝,眼睛黑暗中亮得像在发光。

    杨军股间大敞,羞辱地感到他的视线在那处游移。

    “不要──!你喝醉了,我是杨军!你看清楚啊!”

    姚衣凛的眼中光芒一闪,以喝醉了的人特有的含糊不清的声音说:“宝贝……你刚才不是叫我和你玩吗?怎麽现在又不要不要的叫?哦……我知道了,你是因为太

    想要了,所以故意这样说的是不是?真是坏心眼的小妖精!”

    姚衣凛笑著脱下了下身唯一的遮蔽,火热的男性已兴奋地高高昂起。那种凶恶恐怖的样子让杨军惊骇地睁大了双眼。上次的时候姚衣凛没有脱下衣服,所以没有看

    见。现在清楚的看见了它的形状,杨军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不可能的……怎麽会那麽大……

    “宝贝,看你看得目不转睛的样子,是不是很喜欢它?”

    姚衣凛炫耀著抚弄身下的灼热,拿著不知什麽时候拿出来的润滑剂,摸了一点在身下,急不可耐地冲了进来。

    杨军咬著嘴唇忍住要冲出口的惨叫,眼前的一切像被血染的通红。

    没有半刻的停顿,姚衣凛激烈地上下抽动,享受著宝贝被紧紧缠绕的快感。

    “宝贝……你里面好紧……好热……真爽!”

    他陶醉地说著,下身用力地拔出再插入,杨军痛得全身痉挛,下唇咬得鲜血淋漓。

    姚衣凛做得兴起,中途改变姿势把他抱起来坐在自己身上。下身连根没入的感觉让杨军以为自己要死了,嘴里呜咽地说著不要,但只是引来男人更加剧烈的反应。

    长时间猛烈的抽插和频繁改变的体位耗尽了杨军的体力,只能软软地靠在他身上,任他玩弄自己的身体。

    全身的私密地都被亲了个遍,其实与其说是吻不如说咬比较贴切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