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老天我恨你! 作者:帝君

      不见了踪影。

    但他走的方向是……

    杨军加快了步伐!

    来到了主屋附近,以他的距离可以清楚地看到房子的外部。

    他跟的那人,翻进了二楼的一间屋子。

    杨军犹豫了一下,隐隐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寻常,本来想掉头回去,但又一想如果那人是小偷,岂不是坏了?

    听说有的小偷入室盗窃被人撞破时常常会持刀伤人……

    踌躇了半天,他决定跟上去看一下,要是不对马上就下来。

    房子的周围种了很多树,就在二楼的那扇窗户外就有一棵,想来那人就是攀著那树上去的。

    杨军目测了一下高度,对他来说很轻松就可以上去。

    就是这样一个决定,杨军不知道这将会给他後面的人生带来怎样的改变……

    在翻进去後,屋里没开灯显得有些昏暗,但仍可以看见屋里并无一人。

    房间的陈设很简单,但是布置得很有品位,中间一张宽大的床上铺著黑色的丝质床单,木制的地板显然经过良好的保养。

    房间里的东西很少,但每一件都是他不可能买的起的。

    杨军站在房间里考虑著是开门去寻找那人还是直接退回去,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门开了──

    “就这麽迫不及待等著我来吗?”

    一个略微沙哑的男声含著一丝嘲讽地说道。

    杨军吓了一跳,直觉地向男人看去。

    男人有著他此生从未见过的美丽的脸,现在这个美得不似人类的男人不悦地皱起了眉,嘟囔著说道:“怎麽是这麽难看的货色?”

    眼前的男人长了一张说不上好看的脸,不大的眼,不挺的鼻梁,微厚的嘴唇,看起来就很粗糙的皮肤,以男性的角度看只有一米八的身高和浓黑的剑眉稍有些可取

    之处,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可以让他误认是女人,更是与姚衣凛美人的标准差了十万八千里!

    “靠!这让老子怎麽硬起来!”

    他用与自己外表完全不配的粗鲁话语骂道,而被他的外表迷住的杨军正张著嘴呆呆地看著他,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看著他那副呆楞的样子,姚衣凛更是厌恶。

    “贱货!看够了没有?”

    杨军被这一声骂醒了,茫然地看著他。

    他在说什麽?

    “还看!想拿到钱的话就快点来服侍老子,我的钱可不是好赚的!”

    不要以为他不知道,他不就是为了钱吗?为他们族人生子的都是自愿的,不管成不成功都会给一大笔可以让一般人十辈子都挥霍不完的钱。

    这种为了钱出卖身体给男人怀孕的男人是他最不齿的!

    他厌恶地看著还一头雾水的男人,烦躁地拉了拉衣领,他忽然发现一阵燥热从下身传来。

    姚衣凛一愣,对著这样的男人他竟然还有反应?

    对这不正常的燥热,他忽然想起先前喝的酒──

    该死!一定是他在酒里下了药!

    眼前浮起裴月辰狐狸般的笑容,他在心里狠狠地咒骂!

    不过转念一想不这样估计今晚很难过得了,姚衣凛心中怒意正盛,没有其他宣泄的出口,一股怒火竟全部倾注到了杨军身上。

    “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想要我操你就自己趴到床上去!”

    这个人好粗鲁……

    杨军微皱了眉,他以为长得这麽漂亮的人性格也应该很好的。而且他说的话好怪,他要他做什麽?

    他隐约觉得事情有些古怪,那人好像误会了什麽。

    他的口气好像是把他当作了女人……

    他是喝醉了吗?姚衣凛身上传来的淡淡酒味让他这样认为。

    “我不是……”

    杨军想解释他在这里的原因,却被他干脆地打断。

    “不是什麽?不就是为了让我上吗!”

    药效渐渐上来了,姚衣凛觉得全身都像在火烧。

    他妈的!这药也太厉害了点吧!

    眼前的男人嘴唇一动一动地还在说著什麽,他完全没耐性听他说什麽话。

    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发泄!

    5

    “怎麽还是不动?难道还想要我来帮你吗?”他扯出一抹残酷的微笑,“要我亲自来也可以,待会儿你可不要哭出来!”

    说完他一把将他推倒在了床上,跟著上了床,要去扯男人的裤子。

    杨军被他突然的动作惊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就倒在了床上,接著那个美丽的男人压了上来要脱他的裤子。

    他涨红了脸,在这种情况下他再怎麽迟钝也知道了男人要对他做什麽。

    “不要……我不是女人……”

    姚衣凛一边压制著他的反抗扯下他的裤子,一边嗤笑著说:“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女人,哪个女人长你这样的还不早就跳楼了!”

    杨军一个劲地挣扎扭动,但没想到这个外表斯文的男人力气这麽大,常年从事体力劳动的他在他面前就像小孩子。本来就受了药性刺激的姚衣凛被他扭得欲火中烧

    ,下腹一阵痉挛。

    不耐烦地给了那个男人两巴掌,看他被打得懵了,姚衣凛趁机会那他翻了过来,解下腰间的皮带把他两手捆了起来按到头顶。

    “不要!放开我……求你……”

    男人的叫声已经带哭音,从来没想到身为男人的自己会遭到来自同性的侵犯!

    “叫什麽叫,待会儿有的是时间让你叫个够!老子能上你不知是你哪辈子烧高香得来的福气!”

    杨军的裤子已经被全部扒了下来,圆润挺俏的臀部暴露在他的面前,他啧了啧舌,看不出来这臭男人的屁股长得倒是挺好,体毛也不多,两条腿滑溜溜的,要不看

    前面的话还是做的下去的。

    姚衣凛的下身早已硬得不行了,他扳开他的两腿,逼迫他摆成跪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的姿势。

    拉开了裤子的拉练,腰迫不及待地向前一挺,他就把自己的宝贝送了进去。

    “啊──!”

    杨军立刻惨叫了出来,下身传来撕裂的剧痛,同时姚衣凛也又痛又爽的叫了出来。

    完全没有经过润滑的小穴马上随著男人的进入流出了大量的鲜血,随著男根的抽送流了出来,淌满了股间。

    杨军觉得自己被撕成两半了,两腿痛得发抖,浑身冒著虚汗,连话都说不出来。

    姚衣凛也觉得很痛,但男人的紧窒洞穴带给他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在鲜血的润滑下他克制不住地抽插起来!

    感觉真他妈的爽!

    他尽情蹂躏著身下的躯体,不顾男人几乎要昏厥的状态猛烈地攻击!

    男人痛得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有在痛得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哼哼两声。听到与女人完全不同的呻吟让他更是兴奋,其结果就是让杨军更加的难过。

    在最後一记重重的插入後,杨军感到身上的人身子一阵紧绷,接著一股暖流射入了他的体内。

    他的射精时间极长,滚烫的热液让杨军难受地扭动著身体。

    姚衣凛舒服地爬在他身上,感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