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老天我恨你! 作者:帝君

      起啊,好久没收拾了!”

    杨军也笑笑说没关系,男人手忙脚乱地找杯子盛水给他喝,但屋里乱得实在不象样,最後男人苦笑著找出一个喝完的可乐瓶来。

    男人把可乐瓶拿到厨房里去用水涮了涮,“不好意思,先将就一点吧。”

    把盛了纯净水的瓶子递给了他,男人坐在了屋里勉强还可以坐人的沙发上。

    杨军虽然不渴,但还是喝了两口,趁他喝水的时候,男人拿出手机走到厨房。

    他依稀听到男人在电话里跟另一个人说话的声音──

    “……恩……我生病了……请两天……他是我表弟……好的……”

    没有多久男人便出来了,笑嘻嘻地对他说:“都交代好了,我已经向老张请假了。哦,老张是管家,我私下都这样叫他。”

    “明天他会来告诉你该做些什麽,不用担心我会很快回来的。”男人又拿出一个信封,“这是这几天给你的补偿,房间里的东西你可以顺便用没关系,你能答应我

    的请求真是太感谢你了!”

    杨军忙用双手接了过来,连声说:“不,不用……说来我还应该感谢你的,这些钱我一个月都赚不到。”

    男人眼神闪烁一下,许久没跳的良心忽然动了动,觉得有点可怜这个老实的男人。

    但要没有他先顶著自己的下场将会很凄凉,抱著要死死道友,不要死贫道的想法,男人很快将冒出来的一点点良心压了回去。

    男人用温良无害的笑容对他说:“那我就先走了,有什麽事你问老张就行了,他会照顾你的。”

    男人进屋拿了点东西也不让他送就匆忙地走了,杨军看了看凌乱地坐不下人的房间,卷起袖子开始了大扫除。

    虽然自己在这儿待不了几天,但至少也要收拾得能住人不是。

    再说那人给自己这麽多远远超过了他劳动价值的钱,给他做点事也是应该的。

    对了,那人叫啥来著?

    就在杨军苦想男人名字的时候,男人在豪宅的大门外看著里面笑了──

    那是一个带著得意的笑容。

    他就不信这样那个怪物还找得到他,只是可惜了这份工作,毕竟薪资高又清闲,像这样的好工作到哪里去找啊?要不是自己不小心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也不至於

    到今天要逃跑的地步啊……

    男人遗憾地叹了口气,一手摸出了手机取出里面的si卡,再一手把它掰成了两半。

    吹了个口哨,扬手将手上的东西扔掉。

    男人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脸轻松写意地离开了这里。

    3

    杨军花了番功夫把房间收拾好,一般来说男人对做家务都不是很擅长,但杨军却是个例外,小时候被父母送到乡下与祖父母住,祖父母虽说对他不错,但毕竟年纪大

    了,手脚不太利索,像整理房间和洗衣服之类的事情都是杨军自己做。

    晚上在浴室好好洗了个澡,躺在干净的床上,盖著下午才拿出去晒过的香软的被子。

    杨军突然发现像这样躺在自己的床上,没有吵人的鼾声,没有空气中男人们身上散发的恶臭,没有随时可能压在身上的男人的手或脚──

    这样的生活他离开了多久?

    杨军睁眼看著天花板,他被父母接回城过了一年,父母就因为车祸双双去世了,这下家境还算富裕的杨家马上破落了,他父母身前做生意似乎就赔了不少钱,死後

    的遗产都拿来抵了债,为了还在供马上就要中考的弟弟读书还有负担他们的生活,杨军把学退了,毅然外出打工,但他学历不高,好在身高体壮的还能赚些体力钱,每当发了钱留

    足了自己吃饭的钱,剩下的都给这个弟弟寄了去。

    他知道弟弟跟他不同,他在农村长大,来到城里来也不过一年的时间,对物质的要求不高。而弟弟从小就跟著爸妈,那时侯家里做生意也有几个钱了,弟弟生得好

    看,爸妈把他当个宝似的宠著,他要什麽从来不会被拒绝。

    而父母突然的离世,家境的改变对他肯定是个巨大的打击。这个世上只有他们两个亲人了……所以弟弟的要求他总是尽量满足,在外面连个烧饼他也舍不得买,有

    时连一起工作的民工也笑他。

    杨军从来不觉得自己委屈,他觉得自己是大哥,是弟弟唯一能依赖的对象。自己脑子笨,就算给自己上大学的机会自己未必也考得上,但弟弟天生脑子就聪明,模

    样长得也好,走出去没人相信他们是兄弟。

    杨明如愿上了重点大学,杨军也打了四年的工,原本就高大的身材被锻炼地更结实了,皮肤被晒成蜜色,手上起了厚厚的一层的老茧,但是性格还是没有变,一样

    的好欺负,老实憨厚得绝了种!

    全身清爽地躺在干净的床上对他来说几乎就成了奢望,他现在非常的感谢那个连名字都来不及问的男人,虽然只能在这里待几天,他也很满足了……

    杨军把被子拉到脖子上,闻著上面的香香的洗衣粉的味道陷入了梦乡……

    ======================================

    第二天一大早,杨军就醒了,一看墙上挂著的锺,早上六点。

    习惯早起的他很快换了衣服,想著要去工作的他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怎麽联系男人说的“老张”,把床铺整理好了的他只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著。

    大约七点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他急忙跑去开了门,门外站著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由於逆著光,他没有看清他的样子。

    “是王小兵的表弟吗?”男人问道。

    “恩……”杨军下意识地点点头,但随即听清了他的问话,刚想要否认,但男人後面的话让他没有说出口。

    “那好,跟我来吧。”说完转身就走,杨军连件外套也来不及穿地跟著他。

    杨军走在他身後,前面男人的背影修长,走路的姿势很漂亮,杨军也说不出哪里好看,但就是觉得走的姿势和一般人不一样,看起来教养很好。听声音年纪不老,

    虽然没看清脸,但应该也不会差,这样的人叫他“老张”?

    杨军觉得他实在叫不出来。

    埋著头走了一段,他才看清了周围的景象。

    与这房子的外表一样,就连他们现在走的小路周边的景色也很迷人,高大的树木环绕四周,修剪得宜的灌木,盛开的美丽花朵是杨军不认识的种类。

    “到了,就是这里。”

    男人突然停了下来,前面是一片美丽的玫瑰花丛。

    在他看呆了的时候,男人严肃地对他说:“你负责照顾这片玫瑰,以前做过类似的事吗?”

    杨军点点头,因为祖父喜欢花草,在自家的小院里种了很多,杨军耳濡目染下也学会了很多。

    男人满意地点点头,“那就好,这里工作时间不是很固定,但是一定要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好。”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