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自闭儿童系统[快穿]_分节阅读_71

拯救自闭儿童系统[快穿] 作者:国宝干掉熊猫

      “确实…确实太过分了,你本来就是真正的太子啊,是陛下亲自设立的储君,他们无凭无据的居然说你是假的,真是太过分了。”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而且任何人听到别人说自己不是亲生的都会生气,更别提在皇宫这种地方了,窦昀看着有些癫狂的太子,还是上前了一步,犹豫的开口安慰到。

    苏昊然听到这话转头深深的看了窦昀一眼,确实,这件事明明只有自己,以及母后和皇后知道,其他人眼里自己都是正统的太子,现在可不能乱了阵脚,失了分寸,对方无凭无据的,我倒想看看这些人想怎么把自己拉下马。

    苏昊然看着窦昀眼中还未消去的恐惧,轻轻一笑,柔声安慰到“抱歉,我开始情绪失控,吓到你了吧,你也知道谁遇到这种事都会…”说到后面低下头,情绪低落的模样,一下子就勾起了窦昀的心是疼,他有急忙上前一步说“没事的,我不介意的……”

    这时前殿的总管公公却突然冲进来,本来准备说什么的看到窦昀又闭了嘴,面有难色的看着苏昊然,又瞥了瞥窦昀。

    苏昊然正在为开始在窦昀面前情绪失控而懊恼,此刻也不便让窦昀退下,这窦昀也是个没有眼力见的,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一脸好奇的看着总管公公,无奈之下,苏昊然只好说:“无碍,公公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别耽误了事才好。”

    总管公公狐疑的又看了一眼窦昀,但事态紧急也不好在说什么,只好压低声音对着太子道:“不好了太子,今早丞相带着一个面貌熟悉的人去了养心殿,皇上还把我赶出来了,你说会不会是……”

    “什么!这不可能!”

    ——————————————————

    “丞相,你这是何意。”主位上的人阴沉着脸,手中正握着的毛笔都快被折成两半了,一看就处在盛怒的边缘。

    可已经胡须一大把的秦相全然不惧这天子之怒,他可没有错过这人一开始眼中的震惊。“皇上,难道不觉得这人的面貌似曾相识吗?”岂止是像简直和皇后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除了那一双纯黑色的深邃如墨的眼睛,可是当今的天子的瞳色可不就是和他一模一样。

    “可是…他可是个哥儿。”虽说被世人称为平庸无用,那也是和嘉元国前几任比起来,能在这个位置坐这么久也没有出过大差错,还是有点本事的,此刻一双锐利的眼神盯着眼角下的那颗鲜红欲滴的朱砂痣,好似这样盯着就能把那朱砂痣看没了似的。

    “皇上,血统不纯可比一个哥儿带来的后果严重多了。”后者会引起朝廷的动乱,前者可是会让嘉元国失去神明的庇佑。

    “可是丞相如何去判断血统纯不纯,单凭相貌?这可不是件能随机决定的小事。”

    “那就让他们上祭天台吧,谁才是真正的储君,神明自会替我们判断,这样也能让大家心服口服。”

    秦相笑眯眯的摸了摸胡子,一脸老谋深算的狐狸样。

    那人却依旧蹙着眉头不开口,好像对这个决定并不怎么满意。

    “陛下,您的灯在您登基的时刻可是亮过的,而且那个时候你也并没有这个心思吧。”皇子上祭天台本就是嘉元国的传统,可是那个时候大皇子二皇子都显现过祥瑞之兆,这老七却无任何变化,他当时也无雄心大志,衷心希望大哥和二哥其中一个能登顶帝位。

    外人可能不知道,嘉元国皇室一直有一条祖训,皇室血统不可互相残杀,否则就会失去庇佑,所以兄弟残杀这种情况在嘉元国皇室里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当时他想的就是无论哪一个坐上了那个位置,他都能舒舒服服的做一个闲散王爷,这样也就足够了。

    可谁又知道,到最后,他所有的兄弟都不见了,以前那么热闹的一个大家庭,最后只剩下他一个,孤零零的坐在这根本不属于他的高位上,掌管着这最富饶的国家,还要忍受着世人对他谋害兄弟,残害同胞的揣测,孤苦伶仃,孑然一身就是他这大半辈子的写照。

    所以他从不相信那祭天台,之前群臣再三劝谏让太子登上祭天台他都没有同意,他想着他就只有这么一个独子,无论怎么样皇位都是要传给他的,又何必上那祭天台呢,得到神明的认同又如何,能护他一生平安吗,他认为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必要,可现在……

    “也罢,吩咐下去让钦天监选个好日子,去祭天台上选出真正的‘太子’。”

    “是,陛下。”

    事情既然已经决定了,他才把目光放回苏御宇身上,看着这张艳丽的面容,眼神里惊艳,怀恋,疑惑甚至还有一丝悲痛和恐惧,头一次看到一个人会有这么多情绪,他愣了半晌才问出了一句话“这些年…过的还好吗…”虽然不愿承认,但对于这个哥儿是自己亲子这事还是信了八分,这种打从心底的来自血缘深处的亲切感是怎么也骗不了人。

    “你中毒了。”苏御宇蹙了蹙眉,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甚至没有用敬称,直接你我相称,但这种小细节在他说的这句话面前都直接让人忽略了。

    “你在说什么!”

    “陛下!”

    “快传太医!”

    殿上的人直接被他的这番话吓得惊慌失措,连一直在旁边笑眯眯一脸沉稳的丞相也变了脸色。

    “安静,把你的手给我。”一声低斥声不大不小,正好回响在每个人的耳边,原本有些慌乱的人奇迹般的都稳定了下来,可冷静下来后才发现,开始那道威严十足的声音不是从主位上那人嘴中传来的,而是那个还未及冠来历不明的太子口中传来的。

    秦相看着眼前这个明明有着最艳丽的长相却威严十足,能让皇上都乖乖的伸手的人,捋了捋胡须,笑眯眯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虽说是为了还占天阁的人情,但如果不是这长相他也不敢把人带进宫中,倒是现在看来,他有可能真的找回了遗失的人龙啊。

    “福寿草…夹竹桃…最近是否有人给你喝了类似花茶之类的食物。”

    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一愣,正准备开口说话,却又突然想到什么,面色一变,眼神里甚是惊怒,却是凝重的未曾开口。

    “还好剂量如今还能控制,服个方子调理一阵便可,小剂量的福寿草和夹竹桃毒素小且具有强心的作用,但是剂量持续加大,毒素累积过多就会致命,脉象显示你已经服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每次都是小剂量,所以不会被发现,…到现在如果不尽快排毒,那就……。”

    “朕知道了。”并未计较敬称的事情,侧头看了一眼丞相,果然见他也一脸凝重,这个时候林太医匆忙赶到,一看皇上的面色就大呼恕罪,就如同开始苏御宇一眼就看出他中毒一般,林太医一看皇上眉眼间的暗色也知晓这是中毒以深的表现,林太医年迈的身体跪在殿前瑟瑟发抖,心头万千念头闪过。

    之前给陛下会诊的都是陈太医,他每次都说龙体安康并不大碍,现如今陛下竟已中毒至深,之前却毫无一点征兆,该死的,这是想拉着整个太医院陪葬吗。

    作者有话要说:

    国宝晚上在献上一更,国宝之前从来没写过古代文,有什么写的不对的地方你们要记得提出来,我之前把名字都写错了,竟然一个发现的都没有,还是我自己看到的,_(:з∠)_

    还有车震什么的你们放心我不会忘记的,我只是想等着苏摘掉面具之后用那种艳丽妖媚的长相然后嘿嘿嘿,那样写起来也激情一点不是吗

    第127章 [安宇番外]书房。。

    [苏御宇登基不久以后,公务繁忙,时常在书房批阅奏折到午夜,他的书房从不让外人进入,除了某一个特例,今日宇帝(苏御宇)又批阅奏折到很晚……]

    “扣扣”似是怕惊扰到屋里的人,敲门的人敲的很小心,但是屋里太过寂静空旷,清脆的敲门声在屋里回响了一下,案台后面的人抬起头,淡淡的询问了一声“何事。”

    “启禀陛下,大将军深夜来访,称有事相商。”

    大将军?苏御宇挑了挑眉,嘴角却是不由自主的上扬,这蠢货这么晚来干嘛,该不会…想到前几天某个欲求不满的男人对他的怨念,就不由的觉得身体燥热了起来。

    “让他进来,你可以退下了。”低沉的声音富有磁性且实具威严,完全听不出来是个娇弱的哥儿。

    “是,陛下,陛下早些休息才好。”

    “嗯,退下吧。”

    “咯吱”一声,门被推开那一刻有夜间的风刮进来,带着丝寒意妄图入侵温暖的室内,却被进来之人挡住,然后立马就被关至门外。

    “你这么晚来做什么。”案台后的人头也不抬,仍在不停的下着笔,一副公务繁忙的样子,见那人迟迟未曾回话,还穿着朝服的某人才装作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抬起头来,却正好和一张俊颜正对上。

    “你不在,被窝是冷的,睡不着。”男人炽热的鼻息缠绕在唇齿间,一双星目里倒映出苏御宇羞红的耳尖,薄唇一启正准备怒斥这调戏天子的佞臣,却被突然压下来的俊颜封住了嘴,舌尖也钻了空子挤了进来,蛮横的在口腔里搅拌掠夺着。

    “大胆……呜呜…竟然…嗯…哈叫…叫一国之君…给你…暖床呜……!!”

    苏御宇有一个坏习惯,就是喜欢脱了鞋子,盘腿坐在椅子上修改公文,或许这也是他不允许外人进入他书房的原因之一,此刻,他穿着白裹袜的脚丫子正不偏不倚的踩在男人的粗。壮上,随着呼吸被掠夺正一脚一脚的轻轻踩着,男人的呼吸不由得又急促了几分。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