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自闭儿童系统[快穿]_分节阅读_67

拯救自闭儿童系统[快穿] 作者:国宝干掉熊猫

      “平身。”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今日众爱卿齐聚宫廷,一则为百里将军接风洗尘,二则庆祝我嘉元国再一次大捷,添酒开宴,不必拘礼,只管尽性而归。”语罢,歌舞声起,宴席上又恢复了开始那喧闹欢乐的场面,只不过……

    看一一眼对面丞相旁边的那张空椅子,在场的各位都神色不一,这皇上都到了,太子竟然还未至,这可不像是他的作风啊,莫非今日这宴席还有什么好戏看?

    坐在百里尤安身侧的恰好是军中副将,他并未像众人一样把注意力放在缺席的太子位上,而是频频向百里尤安的身侧望,眼神在苏御宇的身上打转。

    “将军这是在看谁呢?”百里尤安摩挲着酒盏,身形有意无意的挡住副将的目光,神色冷冽异常,语气低哑,那副将自然听出百里尤安话里的不悦,但这探究之心怎么也压不下去,便不顾百里尤安的不喜,沉声问道:“这人公子是从何处得来的?”

    凭他多年战场养成的直觉,大公子身边这位竟然给他带了浓重的威胁感,直觉告诉他这毫不起眼的侍卫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用的好就好,用的不好还怕自损其身。

    “不过是个普通的侍卫罢了,将军又何必挂心。”百里尤安低垂着眸,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这是不高兴了,可那副将还不自知,依旧不死心的窥伺着这猛虎的占有物。

    “那不如……”

    “副将,虎口夺食还是要有相应的本事才好,你说是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国宝准备这个月更要这个世界,看来要加快速度了,_(:з∠)_可是懒癌晚期患者表示这可真心累

    第121章 二十一个百里尤佑

    酒过半旬,宴会的气氛更加高涨,那副将的脸色却依旧不太好看,如果这不是宫中宴席,而且上头那位兴致正高,不能随意离席,他早就回家躲躲了,想起开始旁座之人的那个眼神,那种心悸感就迟迟挥散不去,该死的,怎么忘了这位可是个实打实的阎王,想起军营中传闻百里公子用的那些闻所未闻的手段,副将就有些想哭的冲动。

    让你嘴贱,让你不会看脸色,惹怒了这个阎王,就连将军都拦不住。

    “父皇,抱歉,请父皇赎罪,儿臣来迟了。”一道有些青涩的明朗之音突然响起,原本有些喧闹的宴厅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霎时安静了下来,那门口这才迟了片刻响起了传唱声“太子到。”太监尖锐的嗓音在这空间里突兀的回响着,底下的群臣们偷偷交换了着眼神,有些直接看着太子的位置皱起了眉头。

    你要说迟到吧,迟到一小会他们还能帮着说好话,这迟了半个时辰之久,这宫宴都要结束了你才来,如若太子不能拿出个正当理由来,莫说皇上,这朝堂的那些“大人”们都要给你摆脸色。

    “来迟?我看你大可不必来了。”十二鎏之下的容颜在烛光的映照下忽明忽暗,看起来颇有些不威自怒之势。

    原本还有些气定神闲的苏昊然在这目光下有些片刻的心虚,却又马上调整过来,歉然的模样看向那高位上的人,目光里还有着一星点委屈和倔强“儿臣前日听说南方的顶山红茶已出,想着父皇下棋时定要饮此茶,就亲自去了一趟南方,昨日得到父皇的召令,便快马加鞭的赶回来,这路上耽误了一会,宴会还是迟了。恳请父皇责罚。”

    正在暗自打量这传说中主角攻的苏御宇听到他这话,挑了挑眉,南方?看来已经开始了吗。

    盐之一物,自古都是掌握在朝廷手里,但是私盐贩售的利润极高,就如同重金之下必有勇士一般,重利之下自然也会有铤而走险之人。虽说贩卖私盐是牵连九族的重罪,但是只要和朝堂之上的大人们打点清楚,自然就不会有被发现的危险。

    背景里主角受就是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发现了这个贩卖私盐的连锁线,然后和“太子”一起一举破获,在朝堂之上牵连数广,也让主角受和“太子”一起受到了皇帝重重的赏识。

    可惜愚蠢的主角受不知道,这条私盐的贩售线一开始就是太子手里的东西,要知道这种牵连数广的事情怎么能不找个最高的领头人呢?这次动荡中太子正好把几个不听话的棋子舍弃了出去。

    然而在这场朝堂大换血之中,被拉下马的大部分都是丞相一方的人,都是些忠良的清白之士,而那些真正污渍斑斑的人却享受着更进一步的职位,倒是对太子更加忠诚和心怀感恩了。

    至于为什么太子会把锋芒对准丞相一方呢?还不是因为丞相一直认为在选取继位者之前,必须要让所有皇嗣都上一次祭天台,谁适合当真正的继位者上天自然会做出明示。

    这太子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冒牌货,他又怎么敢上祭天台呢,在一个以神明为信仰并受神明庇佑的国家来说,上天的指示比任何丰功伟绩都重要,一旦这个假太子在祭台上出现什么变故,那他十几年的谋划就会全部毁于一旦,这假太子又怎么敢冒这个陷呢?

    所以他要把丞相包括丞相那一方的人都拉下来,换成自己的人,那么到时候对民众怎么交代解释都是敌轻而易举的事,那么他的皇位也就坐的更加“顺理成章”了。

    但是现在苏御宇怎么可能会再让这个假太子得逞呢?既然你想把丞相拉下马,那么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是朋友了,苏御宇勾了勾唇,看了一眼对面那个留着胡子眯着眼笑的老头,听说一向清白正直的丞相可是有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儿子,既然如此,那让一个纨绔破获私盐贩售案就更有意思了吧。

    秦裴安正在春风楼里搂着小百合,喝着小酒,突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吸了吸鼻子,这六月天的,难道又是哪个小人在算计大爷我,完全不知道他马上就要成为京城的红人了,还是好好珍惜现在这份安宁吧。

    “既然赶不及了,让人告罪一声便是,现在闯进来,你的礼教都去哪了。”如若是以前,听到太子这么说,他早就消了一半的气了,毕竟这是他最宠爱的孩子,可是想起前几天听到的那个传闻,随意出入都城,竟然没有人禀告,放在椅背上的手握成拳,虽然他确实想早点传位,但是这主动下来的,和被别人逼下来的性质还是不同的。

    “因为父皇突然急召儿臣,而儿臣又来迟了,所以……。”苏昊然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攻,那相貌自然不必说,必是剑眉星目,俊美无凡,身姿修长,虽然现在年龄尚小,眉眼间还存着一丝青涩,但是当他垂眸沉默的站在那里的时候,却像个被家长责骂的稚童一般,总能触动人们心底那根柔软的弦。

    “皇上,太子这也是一片孝心啊!”

    “是啊,是啊,太子毕竟还小,有些不妥当的地方是难免的,在历练一下就好了。”

    就连一直在旁边笑眯眯的看戏的丞相也适时的说了一句“皇上,酒该冷了。”

    上座上的人脸色终于缓了缓,轻轻一颔首,算是揭过此事,丝竹弦乐在授意之下又重新响起,原本寂静下来的宴席又热闹了起来,太子也被有眼色的人拉到了位置上。

    苏昊然坐到位置上之后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冲着旁边的丞相行了个礼“秦叔。”一声低低的轻唤,然后一饮而尽,算是答谢他刚才替自己解围。

    “太子还是唤我丞相比较好。”老狐狸样的人眯了眯本来就没多大的眼睛,这顶山红茶在怎么珍贵,可也不值得千金之躯的太子亲自去一趟南方啊,所以说这南方到底有什么呢。

    _

    作者有话要说:

    有大纲都卡文,我果然没救了,_(:з∠)

    第122章 二十二个百里尤佑

    秦裴安虽然看起来是个纨绔的模样,但毕竟是丞相独子,耳濡目染的,人也不会蠢到哪里去,这纨绔之名也不过是他常流连在风月场所一掷千金,张口闭口的头牌包场,才传出这么个混名来。

    其实伤天害理的事一件都没敢做,那些后院里的小妾也都是通过正当途径花钱买来的,他也知道这个家都是他丞相父亲一手撑着,他作为丞相府里的独子,代表着丞相的脸面,如果有人抓住他这个把柄参他父亲一本,那一家人都跟着玩完。

    为他父亲争口气长点脸这种事他以前也想过,但是他生性懒惰,又贪图美色,喜爱玩乐,实在不是个读书做官的料,索性他父亲也没对他指望太多,任由他胡来,这日子也就一天天混下去了。

    可是最近这秦裴安老是听他那群狐朋狗友说起什么“占天阁”说是每人都能在里面占卜一次天机,实现一个愿望,而代价就是欠占天阁一个人情,如若以后有需要他们偿还这份人情债的时候,不得推辞,否则这依靠天机所得到的一切,占天阁都要收回去。

    起初这些纨绔们都拿来当笑话说,说着这村口老王,镇北老李去了占天阁一趟,后来都发财的发财,娶媳妇的娶媳妇,然后每天就一大群单身老汉在这占天阁外面排着队,这占天阁每日只接待十个人,那些百姓早早的都去排队,就为了能选上名额。

    可是后来,随着有一个纨绔耐不住好奇心去了一趟,出来后就不再与他们为伍,没过几天那个纨绔的父亲就因为上头的人犯了事而升了官,那个纨绔自己也分到了一官半职,而他们升官的理由看起来偶然却又十分合理,在加上这民间把这占天阁传的越来越玄乎,这些纨绔们都有些蠢蠢欲动了。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