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自闭儿童系统[快穿]_分节阅读_19

拯救自闭儿童系统[快穿] 作者:国宝干掉熊猫

      又调准了一下瞄准镜,看着男人惨白的脸色,鲜血浸湿了他的衣服,他却浑然不觉,只是对着他的方向嘴唇吃力的开开和和,这是发现了他的位置了?不过他想对他说什么?

    舌尖抵着下颚,仿照着口型,那些无声的话语一个一个的蹦了出来“小 、心、天、上,快、走”一个猜想随着这些话语在脑海里成型,漆黑如墨的瞳孔里思绪浮浮沉沉,却突然勾唇笑了,调出系统界面,输入,确认。

    杜衡的手紧紧的捂着肺部,每一下呼吸伴随的都是炙烈的疼痛,血液顺着指缝不断的涌出,将他脚下的土地染成了腥臭的红色。耳边似乎有谁在声嘶力竭的哭喊着,眼前却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我还不能倒下,还有…还有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做,重要的事…在等着我……等着我。

    杜羽用手捂住膝盖处一直源源不断涌出来的血液,哭的涕泪泗流的看着前面那个硬撑着的男人,他没想过杜衡会来救他,更没有想过他会用身体来帮他挡子弹。原来他是真的把自己当弟弟么,可自己却……该死的,那些警察怎么还不来,如果杜衡真的出事的话,他要让这个警察局都为他陪葬!

    杜羽艰难的在地上挪动,他想要去触碰一下杜衡,看他是否还活着,可就在指尖要触碰到那沾满鲜血的身体时,“咻。”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他的脸颊上擦了过去,留下一道血痕。接着一个轻盈的身影一个腾跃就从树上飞了下来,手臂一捞,脚尖轻点几下,转眼就抱着杜衡消失在密林之中,只留下杜羽一个人傻愣愣的看着密林深处。

    平时看的古医书终于发挥了一点作用,苏御宇在杜衡肺部伤口处的穴位上点了几下,一直不停的涌出来的血就止住,也让杜衡恢复了一点意识。

    眼前依旧模糊不清,却恍惚间看到了那双熟悉的桃花眼,努力的扯了扯嘴角,想要露出一个微笑“你…来了。”每一个字都伴随着炽热呼吸,牵动着他此刻已经虚弱无比的神经,他却只是痴痴的盯着那双眼睛,咧开嘴笑得傻乎乎的。

    肺部的伤口因为他的动作又有撕裂的危险,尖锐的疼痛提醒着他中弹的事实,因为缺氧而混沌混乱的脑子终于理清了一点思维,我这是要死了吧?可是真的好不甘心,他的宝贝还没有答应他的追求,如果他死了,他该怎么办,如果受人欺负怎么办,那样他到了阴间也会不得安心的。

    应该慢点死的,这样他就还可以布置一下,可以把自己所有的资产转交给他,还可以命令凌慕好好护着他,看在他要死的份上,凌慕不会不答应的……

    对不起,宝贝,我要食言了,这一世你要好好活着,好好照顾自己。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早点来找你,护你一世周全,平安喜乐。

    宝贝,我先去黄泉路上探探路,为你扫清一切崎岖,愿你走时,我能牵起你的手,一起共赴轮回。

    “宇儿,御宇,苏御宇……咳咳咳。”鲜血顺着嘴角滴落在苏御宇的手臂上,让他不由自主的收紧手臂,脚下的步伐再次加快。

    “我…爱…你,我爱你,苏…御…宇。”每一个字都带着浓烈的血腥味,他却依旧固执的重复着,重复着这些他还来不及告诉他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这个世界就在这里完结了,你们会不会揍死我?滚来滚去……~(~o ̄▽ ̄)~o 。。。滚来滚去……o~(_△_o~) ~。。。

    大家帮我想一些西方和古代的名字好不好,你们还可以设置一下人物性格,我可以帮你们加进文里。还有我需要一个小孩子的名字,古代的,皇子之类的角色,如果写古代世界,皇帝攻将军受,和将军攻皇帝受你们喜欢哪一个?

    打滚求留言,么么哒~(^з^)☆

    第35章 十四个杜若

    用在火上消过毒的匕首动作熟练的挑出子弹,将系统出品的完整版的圣灵伤药洒在伤口处,看到男人身上的弹孔快速蠕动着修复,苏御宇微挑了挑眉,起死回生的圣药,还真是配的起这个名字啊。用带麻痹性的绷带缠绕住伤口,掩饰一下太过诡异的痊愈速度,看着□□上身绑着绷带昏睡的男人,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虽然是第一次处理枪伤,而且伤口还位于很危险的肺部,稍有不慎就会终结男人的命。可苏御宇的动作却没有一丝生疏犹豫,挑子弹的时候眼都不眨一下,锋利的匕首在火光下泛着寒光,一刺、一挖、一挑,一颗子弹就飞了出来,快准狠的动作简直要让人以为他是在杀人而不是救人。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那颗残破的心脏到底快了几秒。

    “噼里啪啦”的柴火爆裂的声音在空旷寂寥的地下洞穴里回响,一双与夜幕同色的眸子随着火光明明灭灭,无意识的摩挲手臂,手臂上似乎还残留着那液体炽热,湿润的触感,他尝过,是咸的。

    那一瞬间,那颗空洞洞的漏着风的心脏似乎也被那种咸涩的液体填满了,竟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如果此时苏光还没有关机的话,它一定会告诉它家宿主,这种感觉叫暖心,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名为感动。

    草垛上昏睡的男人突然发出不适的闷哼声,苏御宇一瞬息就出现在男人身边,看着男人无意识皱紧的眉和脸上不正常潮红,修长有力的手轻轻搭在男人的额头上,过高的温度让他微蹙了一下眉,“发烧了,所以所谓的疗伤圣药只治外伤吗?”笼罩在面具里的声音沉闷而压抑,却又透着不宜察觉的关心。

    可惜此时苏光不在身边,不然它一定会告诉苏御宇,这个药本来就是通过发烧来排毒的,宿主你这是迁怒!

    修剪的整齐圆润的指甲在男人紧蹙的眉眼间轻轻滑动,抚平那里的褶皱,恶趣味的顺着高挺的鼻梁滑下,极具观赏性的手指停留在男人单薄干裂的嘴唇上,鲜红的唇瓣与洁白如玉的指尖相映衬,白与红的交融,冰冷与炽热的碰撞,旖旎暧昧的气息在空气里蔓延。

    人们说唇薄的人生性凉薄,这只是充斥着嫉妒的言论,因为他们只是对世人凉薄而已。舔湿自己的手指,挑逗性的涂抹在男人干裂的嘴唇上。他们的热情从来只献给自己所爱之人。

    顺着男人的下颌线上下滑动,在男人的喉结上轻轻抓挠,听着男人发出不适的闷哼声,那双一直都清清冷冷的桃花眼霎时变得妖媚惑人,眼角的弧度透着危险的吸引力,只可惜在这空旷的洞穴里没有他人,唯有一个还因为高烧昏迷,只能任由这妖精挑逗□□。

    苏御宇并不知道他所加载的所有技能书都会随着他的成长而进化,而他在上个世界所加载的《受性大发》技能书,更是有一个不算副作用的副作用,就是每当苏御宇勾起□□的时候,就会将他的魅力值加到最大,同时还会增加隐藏属性――魅惑,所以他就变成了床下高冷帅男神,床上放荡小妖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我得到了两个教训:

    ①千万不要躺在床上写文,因为写着写着你就会睡着了,耳机会缠在你的脖子上,还会因为没盖好被子而感冒。(?д?; )

    ②没有存稿箱真是要不得,o(╥﹏╥)o所有没有存稿箱的作者都是折翼的小天使。?·°(﹏)°·?所以我今天决定花一整天的时间来充实我的存稿箱。

    打滚求留言求收藏,泪目。

    第36章 十五个杜若

    大滴大滴的汗珠从男人滚烫的额头上渗出,顺着脸庞的弧度滑落到草垛里,苏御宇却浑然不觉,仍然恶趣味的用手指玩弄着男人的身体,用指尖轻轻拨弄着那两颗暴露在空气中的小葡萄,听着男人逐渐加粗的呼吸声,嘴角勾起一个惑人的笑,墨黑色的瞳孔里突然闪了一下,似乎想起什么好主意,狡黠的眨了眨眼睛,终于放开了那两颗被□□的通红挺立的汝尖。

    用手指在男人的额头上抹了一下,在用粘着男人汗液的指尖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划写着什么,状似漫不经心的态度,眼神却极为认真,似乎他正所做的这件事并不是什么恶趣味的玩闹,而是一项庄重严肃的仪式,最后一笔停留在男人心脏的位置,半干的痕迹在男人的胸膛映出两个不甚清晰的字——“杜衡。”

    是杜衡不是景柏森,他一直都知道的。虽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却都有着能令他欢喜的味道。

    “既然你阻止了我,那这条命就是你的了。”低下头,在那片炽热的薄唇上印下一个吻,如同蜻蜓拂过水面,转瞬即逝却带来阳光的温暖。

    “快点好起来吧,你还欠我一顿饭,要记得还。”

    ———————————————————————————

    “嗖嗖嗖”一个人影快速的在密林间腾跃,明明那些层层叠叠的枝干间没有一点空隙,可他却总能极速的通过,甚至身上没有粘上一片树叶,细碎的阳光透过层层笼罩的树叶洒下来,你能看到地上在迅速移动的影子。

    苏御宇不费吹灰之力的跃上一棵树的树顶,大致估计了一下洞穴的位置,又轻轻松松的跃下,朝着那个方向狂奔而去。

    40分钟,苏御宇轻轻落在一条粗壮的枝干上,微微喘着气,技能书的融入越来越加快了,现在已经可以连续奔袭40分钟了,也不枉费我花了所有积分抽的奖。不过还真没想到……

    看了看手边已经被甩晕过去的鱼,苏御宇的眼神罕见的柔和了下来,想着还在等着他的人,薄唇勾起一个细小的弧度,调整好呼吸,又极速的朝着开始看到的方向狂奔过去。

    在看到那三棵标志性的松树后,苏御宇放慢脚步,不轻不重的力度踩在荒草上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像是在接收到什么信号一般,松树后突然响起“柯哒”的一声,一个□□着上身的男人从松树后走了出来。

    男人的眼神亮晶晶的,就像是大型犬看到主人回家时的那种眼神,明明很想扑上去,可怕主人生气只能强自忍耐,只能用隐忍、渴望的眼神期盼的看着主人,如果男人身后有一条尾巴,此刻一定会摇的非常欢快。

    “你回来了。”杜衡用眼神上下检查着苏御宇身上有没有伤口,确定外边上没有一丝伤痕后,悄悄松了一口气。

    看着男人的表情,被面具遮盖着的唇微微上扬“怎么又不穿衣服?”

    “不小心弄破了。”男人脸上正经的没有一丝表情,发丝遮挡下的耳根却悄悄的红了。

    自从你醒了之后,就没见你穿过衣服,每一次都是不小心?

    “什么时候离开?”沉闷的声音却透着一股无比性感的磁性,再也不同于往日的清冷,简直能让人听得怀孕。

    “你饿了吧,把鱼给我吧,调料都弄好了,马上就可以吃了。”男人绷着脸,接过苏御宇手中的鱼,就快速的消失在松树后面。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