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7章 又被操一回

高门玩物(高干H) 作者:呀呀是攻

      高门玩物(高干H) 作者:呀呀是攻

    因为背对着霍天成,双手也被擒住,周漫漫怎么反抗都挣脱不掉霍天成的桎梏,她趴在床上,黑眸里透着无奈,恨自己力气为什么那么小,在霍天成面前没有反抗能力。

    其实周漫漫想多了,霍天成可以说是练家子,他本身就不是一般人,从小就有学习各种一招致命杀人的招数,被扔进特种兵里锻炼过,三五大粗的男人都不一定能反抗得了他,更何况是瘦弱的她。

    霍天成舔了舔她优美光滑的后背,擒着她的手,把她的双手放到前面,他趴在她身上,鸡巴在下面蹭来蹭去,丰满的屁股更是紧贴着他肚子的位置,因为他两只手都抓着她的手,没有办法扶着硬硬的鸡巴插进去,只能凭着直觉插,一插进去后,他感觉到周漫漫动了一下,鸡巴又跑出来。

    “别闹,你下面都湿了。”

    周漫漫觉得屈辱,她歇了一会后积攒力气又开始挣扎。

    霍天成喜欢她无谓的挣扎,他把她放倒在床上,整个人压着她,把她的双手高举过头,微微拉开一点距离看着她,见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他舔了舔干涸的薄唇,“被我操有那么难过吗?”

    “你走开!”周漫漫哑着声音骂道,看到霍天成就想到霍瀚宇,她情绪一直不对劲,恨不得跟霍天成拼个你死我活,在霍天成吻她,舌头伸进来的时候,她忍不住咬他的舌头,有血味她才放开,死死盯着霍天成。

    “怎么不咬了,我更喜欢你这样。”

    周漫漫不说话,她没有变态到那种程度,要是再咬下去,怕是把他舌头咬断,她不像他们这些人一样不忌讳鲜血。

    霍天成舌头扫荡自己唇腔一圈,把鲜血吞进去,低头看着身下的人,又忍不住吻她粉嫩色的乳蒂,又是舔又是咬,把周漫漫潜在的欲望挑拨出来。

    “我放开你,你不许再反抗,不然我会一直把你关在这里。”

    周漫漫眼睛瞪圆。

    “别质疑我的话,你二哥那么对霍瀚宇,我总得给他一点教训。”

    “我哥是我哥,我是我。”周漫漫不想跟周海辉扯上关系,因为霍瀚宇的事情,她连周海辉都记恨上了。

    “好好好,反正你不许挣扎,不然你就一直留在这里,哪也不许去。”

    许是霍天成的话起了一点作用,周漫漫挣扎的幅度变小,霍天成这才放开她。

    “这才乖,好好享受才是。”

    霍天成的鸡巴已经硬到不行,急需发泄,见她不挣扎后,忙将鸡巴插进去,他的动作充满急切性。

    周漫漫能清楚感觉到身体被撑开,慢慢被填满,霍天成的鸡巴也是庞然大物,被撑满的她发出一声呻吟,跟霍天成对视的时候,连忙闭上眼睛,她狠自己这种无意识的生理反应,好像随便一条鸡巴插进去她都能爽到。

    两个人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龟头已经进入体内,埋伏几秒后,霍天成又把鸡巴扒出来,带出一些黏液,然后又插入,不断循环反复抽插。

    第97章撸射一回

    第97章

    周漫漫到最后干脆放弃挣扎,被压在身下,抵不住身体的反应,只能拼命咬住自己的唇不发出声音。

    她倔强隐忍的样子让霍天成更是性欲倍增,抽插的速度不由加快,他拉着她的手往后扯,让鸡巴插得更深一些,体内交合得更密切,差不多持续了二十几分钟,霍天成终于射精。

    他的鸡巴还埋在她体内,感受高潮过后的余韵。

    周漫漫眼泪忍不住掉下来,一动不动躺在床上。

    霍天成摸着她柔软的屁股入睡,周漫漫精神跟身体抖疲惫到极点,在他入睡不久跟着睡过去,只不过没到一个小时又惊醒了,霍天成还没醒,她穿上衣服走出房间,发现这里就是霍瀚宇的家。

    因为她从没来过霍天成的房间,还以为她是在另外的公寓,没想到是霍瀚宇的家,霍天成的房间在三楼,而霍瀚宇的房间在二楼,她往下眺望一眼,忍不住顺着楼梯走下去到霍瀚宇的房门前,拧了拧门把,发现打不开,不知道是不是被锁住。

    周漫漫从来没有此刻那般心痛,只觉得空气都变得稀薄,她蹲在门口前掩面哭起来,她想离开这里的时候,发现别墅大门口守了几个人,不肯放她离开。

    僵持不下,她又折回去,回到霍天成房间,气愤地把他叫醒。

    从来没有这样没有防备,熟睡过的霍天成在她喊第二声慢慢睁开眼睛,眼里有一丝茫然,随后才清醒过来。

    “我要回去了。”

    已经晚上十点多,她再不回去可能就要在这里过夜,她不想在这里过夜,她总觉得瀚宇还在她身边,没有离开过。

    霍天成转过身面对着她,床上一片狼藉,他看着周漫漫红肿的眼睛,伸手温柔地摸了摸,“想走了?”

    “我明天还有课。”

    霍天成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放她离开,他太喜欢她此时眼里透出的绝望与倔强,他两条大长腿敞开,示意她过来。

    站在床边的周漫漫皱眉,不愿意过去,明明前两个小时前他才要过一次,她下面还有点酸疼,他怎么能又要,她不肯挪动。

    “含射一次,我就让你离开。”

    “我不要。”周漫漫想也没想地拒绝。

    “那你今晚要留在这,你自己掂量。”

    周漫漫瞪着躺在床上,浑身赤裸的霍天成,这人太无耻了,她在原地僵了三分钟,最后还是走到床边,上床,一只手握住霍天成软趴趴的鸡巴,没过一会儿,鸡巴在她手里变硬变粗。

    霍天成闭上眼睛享受她小手带来的感觉。

    周漫漫泄愤似的加大力气,使劲揉捏。

    “周漫漫……”

    被弄疼的霍天成出声,伸腿轻轻踢一下她,示意她别过分。

    到最后,周漫漫没有含射,而是直接撸射,手上动作有所进步,先是撸肉棒,再到两坨肉球,霍天成一天射了三回精,神清气爽,让人开车送她回家。

    晚上的街道依旧灯火通明,可周漫漫心里一片荒凉,孤单单坐在车后座看着窗外的风景。

    ΗàíㄒànɡSんひωU.てOм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