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8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148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148 节

    ’,反而比较不会让妳这么头痛。”

    “可是……”

    瑟蕾妮微微一笑,挺起自己身上被银色紧身衣包裹住的rou棒走向爱莉卡。

    “到目前为止,我们变成这样的身体其实也没啥不好啊,除了‘怀孕生子’大概是想都不用想。”

    伸出右手拉起坐在特制开脚座椅上的爱莉卡,瑟蕾妮注意到穿着亮金色连身紧身衣的爱莉卡身上,除了正傲然挺立着的拟态荫茎之外,也正穿戴着和自己相同款式的特制贞操带。“不过,现在和变态没两样的我们,不只能做到各种以前做不到、甚或是压根就没想过的各种事情,而且也有受过相同体验的主人可以被我们所依赖,这样不就好了?”

    “是没错,但我最近听说,欧普的卡嘉莉代表好像也是被卷入计划的其中一个……”

    “确实如同妳们所说的,但妳们没觉得,变成这样不是更好玩?”

    “拉克丝主人?!”

    两人同时转头望向声音来的方向,发现拉克丝就站在门口微笑望着自己。

    “以我自己的立场来说,这就表示我和曾经有过两次联合作战阵线经验、现在同样地位举足轻重的卡嘉莉代表之间,不只可以在公开场合谈论公众的事情,私底下也可以更‘深入’了解彼此了嘛。”

    踏着优雅脚步来到两女之间,保持着微笑的拉克丝一边说着,不过同时间伸出的双手,倒是很不规矩地直接分别握住两女分别拥有的金银双棒,并且轻柔地来回抚摸。“米蕾莉亚小姐的手术第二阶段,准备得如何了?”

    “虽然可以在最短时间内立即进行,但是考量米蕾莉亚小姐的术后恢复状况,我们想请主人能给予至少一个晚上的观察时间。”

    于拉克丝的眼神示意下主动坐回身后的开脚座椅,等待让拉克丝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爱莉卡,恢复了原本的冷静模样,回答拉克丝的问题。“毕竟这样的手术,也是我们在得知整个‘计划’之后的第一次重新进行,因此我觉得,必须要顾虑到米蕾莉亚的身体恢复状况如何,确定没问题之后再进行下一步骤。”

    “妳们都是专业人士,这方面的意见妳说了……就算数。”

    当着爱莉卡的面前转过身并挺起屁股往后坐,让爱莉卡身上的金色荫茎顺利深入自己后庭的拉克丝略作停顿,然后才在爱莉卡的辅助之下,将往外跨开的双腿放到座椅旁的扶手上面,并且向走过来的瑟蕾妮勾了勾手指。“既然时间还…

    …长得很,不嫌弃的话,就让变态的拉克丝暂时充当一下……妳们的充气娃娃吧?“

    “您的希望就是我们的使命,主人。”

    瑟蕾妮微微一笑,挺起自己身上的银色拟态荫茎,就往拉克丝已经洪水泛滥的裂缝里插了进去。

    而在三女以这类似“三明治”的姿态紧贴着彼此身体的同时,爱莉卡还不忘和瑟蕾妮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接着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按下另一个按钮,好让紧接着从身体里传来的,由贞操带上的振动栓发起的震波,将三人更加推向欲望的高峰。

    包裹糖衣的枷锁

    “……那么,我这就准备出发前往地球了。”

    登上自己的爱机“异端钢弹金色机˙天(蜜娜)”,准备稍后前往地球,与

    正在地球的札夫特最高评议会议长拉克丝、欧普行政长官卡嘉莉于行政府召开定

    期会议的蜜娜,于即将关闭驾驶舱门之前,仍不忘交代着自己直属的三名调整者“索基乌斯”一些注意事项。“在我暂时离开的这段时间当中,‘天之御柱’的周边空域,照常维持低度警戒状态。如果真的遇到任何紧急状况的话,就连络‘蛇尾’佣兵部队支援,或是交由札夫特派遣在附近协防的护卫舰队前来处理,别过度冒险!”

    “是,我们明白了,预祝蜜娜大小姐一路顺风。”

    “乖孩子。那么我出发了。”

    关上驾驶舱门,检视着机体武装状态的蜜娜忍不住露出微笑。

    “一路顺风……啊?恐怕在回到这里之前,还得先找个地方再订制几件新衣服才成呢。”

    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两腿之间,蜜娜这时候却忍不住回忆起,前不久和来到“天之御柱”并转往地球的拉克丝发生的那段体验。但就在这时,管制站传来的“航道净空,可以出发”的回报讯息,却硬生生打乱了她的妄想状态。

    “怪不得总有人抱怨‘美梦易醒’,原来是这么回事。”

    双手同时握上座位两边的操纵杆,蜜雅忍不住微微露出“深有同感”的苦笑,然后才一口气踩下脚踏板到底。“隆德˙蜜娜˙萨哈克,‘金色异端˙天’,出发了!”

    “‘终极天堂(ultiteheaven)’?”

    “没错。事实上,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这个迄今仍未正式公诸于世的非法开发药品,可以说是当年让我们彻底堕落的最后一根稻草。”

    拉克丝看了一眼身边猛点头的蜜雅和露娜,接着才望向一旁正躺在手术床上,稍后即将进行第二阶段改造手术的米蕾莉亚。“不过,也多亏这种禁忌药品带来的另一个‘特殊效果’的影响,使得那时候在洗脑过程中的我们,于接受荫道与肛门的双扩张手术过程中,才不至于因为过度疼痛而当场昏死过去。”

    “……特殊效果?”

    “遮断痛觉神经~尽管这效果原本的用意,是为了在被破穿chu女膜的时候,至少比较不会那么痛啦。”

    蜜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了一眼当初在计画进行中,曾被自己透过道具夺去chu女膜的拉克丝。“主人也是在那之后,才能轻松地完成之后扩张荫道与肛门的过程。”

    “除此之外,‘终极天堂’还会大幅提高身体的敏感度,以及体内雌激素的浓度。”

    拉克丝微微一笑,轻拍坐在身旁的蜜雅的肩膀。“总而言之,‘终极天堂’并不是单纯的涂抹型药剂,也不只是接下来让手术顺利进行的必要过程,更是绝对不可或缺的影响因素。”

    “原来如此……我没其他问题了。”

    米蕾莉亚轻轻点头,接着闭上眼睛。“拉克丝小姐……不,主人,蜜雅小姐,露娜小姐,我随时都可以开始。”

    “那就让我们开始吧,米蕾莉亚的‘重生’第二阶段。”

    随着拉克丝发出的命令,各有指派工作的蜜雅和露娜也分别起身,随即开始进行接下来的手术过程。

    于闭上眼睛的米蕾莉亚脸上以特制面罩套住脸之后,蜜雅将手中的大瓶装“终极天堂”凝胶均匀地倒上米蕾莉亚的裸躯,接着和露娜分头合力,将半透明的凝胶均匀涂抹在米蕾莉亚从脖子以下的全身各处,包括前一天刚刚成型的拟态荫茎,甚至还未开发的荫道与肛门都没有遗漏掉。

    “工具都准备好了吗,美玲?”

    “是,依照您的意思准备好了。”

    露娜和蜜雅这时候才注意到,这时出现在手术室的美玲手上,已经多了两根外型完全仿照实物设计,但是尾端却以简易充气球与塑胶管连接着,似乎颇有玄机的黑色充气式假荫茎。

    “那么……”

    “明白了。”

    拉克丝打了个手势,接着上前的美玲随即拿起手中的充气荫茎,分别从米蕾莉亚的菊丨穴与会阴狠狠地插到底。

    “呜呜呜呜~~~~!”

    即使只是平常用以自蔚的替代品,而且现在被抹了满身“终极天堂”的自己,并没有感觉到太多外物入侵的疼痛,但是仍有一定质量在的两根假荫茎就这样强行钻进身体,却还是让脸上正戴着头套的米蕾莉亚吓了一跳,忍不住发出了难以辨别的喊叫声。

    不过遵照拉克丝命令的美玲却并没有就此罢手的意图,而是随即开始以另一只手反覆按压着充气用的汽球,让正在米蕾莉亚会阴与肛门内占空间的气球荫茎逐渐地增加体积,间接促使受到凝胶充分滋润过的荫道与肠道开始逐渐扩张,慢慢地被撑开来。

    “接下来嘛……就让我们继续把最后的工作给完成吧。”

    瞥了一眼已经躲在旁边,开始把玩起自己身上的拟似荫茎的蜜雅和露娜,脸上露出会心微笑的拉克丝索性让美玲停止手上持续打气的动作,招手让三女靠近正在手术床上扭动着身体,似乎已经开始进入发情状态的米蕾莉亚。

    “哎呀,这不是曾经隶属于联合的两位美女王牌驾驶员,‘乱樱’蕾娜小姐和‘白鲸’珍小姐吗?”

    稍早才抵达直布罗陀基地,准备与拉克丝和大天使号会合并且共同前往欧普的蜜娜,注意到对面走来的两名女性驾驶员的同时,一眼就认出了位于两人手臂上的个人识别标记。“依我看,两位都是首次来到这个曾是昔日敌手占领的基地吧?”

    “我想,欧普五大世族之一的萨哈克家大小姐,应该不会是因为无聊才跑来这里的吧?”

    因为身上残留着无数如同樱花花瓣般散乱的烧伤痕迹,以及驾驭战斗时常用的大量过饱和火力扫射压制战术,而被誉为“乱樱”的蕾娜˙伊梅莉亚说着,没好气地瘪了瘪嘴。“啧,要不是因为接下了某个重要人物的委托,得把某样东西平安送来这里交给拉克丝小姐,我可没有那种闲情逸致在敌人的基地逛大街!”

    “我说你们两个,每回一见面就是斗嘴斗个没完,但是交情却能越吵越好又是怎么回事?”

    参加过联合的水中型设计与开发过程,后来也亲自驾驶参与各处水下作战任务,并以毫不留情的战斗方式而闻名,被札夫特以取自某部世界文学名着的标题作为称号的“白鲸”珍˙休斯顿,忍不住看得连连摇头,连忙插入并阻止两人继续斗嘴下去。“蜜娜小姐,这么说你是受拉克丝小姐的邀请,而专程来到这里?”

    “不完全是~一半是拉克丝小姐的邀请没错,另一半则是因为卡嘉莉代表的亲自委托。”

    蜜娜轻轻点头。“说穿了,拉克丝小姐首次以札夫特最高评议会议长身分,进行这趟和平参访之旅的最后一站,就是曾和札夫特形同水火的欧普。所以,身为地主国现在的最高行政长官、也曾经与拉克丝小姐两度并肩作战的卡嘉莉代表,对于这趟和平之旅沿途的安全要求,可说是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呢。”

    “说到这个……从拉克丝小姐接任议长的那天开始,好像就有些对拉克丝小姐的公众形象不太有利的消息,开始在情报圈四处流传。”

    蕾娜突然停顿,随即瞥了一眼蜜娜。“其中传得最为沸沸扬扬的小道消息,甚至指出:现在的拉克丝小姐已经不复以往给人的高雅清纯‘歌姬’形象,而是在某个计画的彻底改造之下,变成丨人尽可夫的‘高级娼妓’。”

    “嗯……所以呢?”

    “我知道你似乎也在情报层面下过很深的工夫经营,你的看法如何?”

    “我不想对此发表评论。”

    “啊?”

    “虽说我和情报圈也有点私人关系,不过关于拉克丝小姐的形象问题,我想等你们见到她之后再来自行判断,应该会比较准确吧。”

    虽然嘴巴上以打太极的方式不给任何正面回应,但是蜜娜心里却对两人看到拉克丝现在的模样之后,究竟会有什么反应而正暗自偷笑。“不过……正所谓‘选日不如撞日’,反正拉克丝小姐也在这个基地暂作休息,不如趁这机会当面求证如何?”

    “等日后有机会再亲自请教吧,我们还得回去报告呢。”

    珍笑着摇了摇手婉拒蜜娜的提议,随即拉着还想追根究底的蕾娜转身离开。

    目送珍和蕾娜各自驾驶的升空之后许久,蜜娜才露出了一抹神秘的微笑,随即转身走向通往基地建筑的道路。

    “主人,‘黑天使’蜜娜˙萨哈克小姐已经抵达,正在会客室等您。另外,她特别要玛琉转达,有件指定给您亲收的大型物件也刚刚送到。”

    进入手术室的玛琉来到拉克丝身边,不过在报告时却忍不住朝正躺在手术床上,接受露娜和美玲擦拭身体的米蕾莉亚瞥了一眼。“已经……结束了?”

    “大致上。”

    拉克丝微微一笑,留意到玛琉对米蕾莉亚现在的模样似乎也很有兴趣,脸上写满了期待的表情。“这么有兴趣的话,等到米莉醒来之后,我让你第一个品尝她的rou棒如何?”

    “呃……可以吗?”

    “对于米莉来说,现在的你并不只是她的舰长,也是她的‘肉壶前辈’呢。”

    拉克丝笑着掐了一下正于玛琉胸前成对高傲地挺立,持续制造丨乳丨汁中的大尺寸豪丨乳丨。“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更有兴趣的部分,是刚刚寄给我的那个大玩意。”

    “?”

    “提示:你应该也有见过面。”

    丢下这一句让玛琉听了一头雾水的提示,拉克丝随即招手叫待命的蜜雅随自己去会客室与蜜娜会面。

    “啊啦,原本我还以为我的突然来访或许会让您吓一跳,没想到您似乎早猜到了的样子嘛。”

    舒服地瘫坐在沙发上,交叉着双腿的蜜娜露出苦笑,看着面带微笑的拉克丝在打过招呼之后,徐徐坐入另一边的沙发。“您身边的这位,应该是曾经出过好一阵子锋头的蜜雅小姐……没错吧?”

    “是,我是蜜雅˙坎贝尔,过去曾经是拉克丝主人的‘替代品’。”

    蜜雅随即浅浅一笑,向蜜娜鞠躬回礼。“现在则是拉克丝主人的忠实奴隶。”

    “是否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让蜜娜小姐您这么急着在开会之前就跑来?”

    拿起茶杯的拉克丝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想提前重温旧梦而已嘛。”

    蜜娜这个出乎意料外的回答,倒是让喝了半口红茶的拉克丝差点没喷出茶来,连一脸平静的蜜雅也忍不住听得瞪大双眼。“你知道的,打从上回让你推倒之后,尝到甜头的我可是每晚都难以入眠呢。”

    “如果只是因为这样的话,在这里就可以马上开始了吧。”

    拉克丝笑了笑。“莫非还有其他的事情?”

    “我最近有听到消息表示,原本被认定在‘弥赛亚’要塞阵亡的妲莉雅˙古拉迪斯舰长,似乎在重伤的状态下被发现并受到严密保护。只是除了身上承受的大范围重伤以外,听说连记忆都乱七八糟地。”

    蜜娜似乎联想到什么,以怀疑的表情望向拉克丝。“对了,刚刚由‘乱樱’和‘白鲸’送来这里,指定要你亲自接收的某件重要包裹,签单上头的物品名称标示为‘’,难道说……那就是?”

    “我会尽一切努力先保住她的性命~前提在于,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妲莉雅舰长的话。”

    拉克丝吁了口气,继续将手中茶杯里的红茶喝掉。“之后的事情,就看她再次见到过去曾经在欧普见过面的玛琉之后,会有什么显着的反应而定。不过在那之前……”

    “之前?”

    “先完成远道而来的贵客的‘指名服务’比较要紧。”

    拉克丝笑了笑,望向已经主动往自己的胸口拉开拉炼,准备脱下身上衣服的蜜娜。“蜜娜小姐,这回是否仍旧比照上回,由我来亲自替您服务?”

    “既然难得碰到‘两个拉克丝’都在这里,那么就让我开开眼界,来一次三人同床初体验吧。”

    将身上的贴身衣物抛到沙发上的蜜娜接着微微一笑,随即扭动自己一丝不挂的裸体,主动走向已经同时挺起拟似荫茎,露出微笑等候的拉克丝和蜜雅。

    当着蜜娜、刚完成手术的米蕾莉亚,和所有集合在这里的奴仆们的面前,深呼吸一口气的拉克丝于输入密码锁上的数字并且开锁之后,随即把放在病床旁边的长条型物体的外盖轻轻掀开。

    于众人眼前出现的,正躺在这如同棺木一般的长条型箱子里面,周围被半透明的抗冲击防护材料严密保护着、如同悬空般被安稳置放的神秘物体,原来是个全身包覆于依照札夫特高级军官的白色制服设计量身制作,全身以白黑双色为主色的半透明连身衣底下,本体则拥有和玛琉可说不相上下的成对豪丨乳丨与纤腰,但是干净无毛的私密地带上却延伸出一根拟似荫茎,脸上则被加上维持生命状态的氧气面罩,双目紧闭宛如熟睡的成年女性。

    “……古拉迪斯舰长?!”

    认出这女性熟悉面貌的玛琉,在脑海中的记忆因为眼前的景象而快速连结起来的瞬间,忍不住掩口叫出声来。“主人,为什么古拉迪斯舰长也……她不是在先前那次战斗里……”

    “她‘曾经’是妲莉雅˙古拉迪斯舰长没错,但是……”

    “但是?”

    “我从地下管道得到的消息指出:在那场战斗里死去的舰长,只是被用来欺骗外界的替身而已。”

    拉克丝吁了口气,转头看了玛琉一眼之后,再次把目光放在面前的女性~前札夫特军“智慧女神”号战舰舰长:妲莉雅˙古拉迪斯身上。“现在躺在我们面前的,这个‘真正’的妲莉雅˙古拉迪斯,在经过杜兰朵的彻底精神破坏与肉体改造手段之后,已经几乎完全记不起自己是谁~唯一剩下的,祇有深植于记忆里的强烈xing爱欲望而已。”

    “!”

    “主人,难道说……杜兰朵议长原本计画的目的,是让我们也永久变成像古拉迪斯舰长这样?”

    蜜雅低声问道:“可是万一被发现的话……”

    “即使被发现了,对于杜兰朵而言根本也不会怎样。”

    “咦?”

    “万一真的不幸东窗事发的话,杜兰朵顶多就是以‘她是接受整容手术之后的替身,并不是本人’作为理由,就可以轻易矇混过关。反正已经有一个以拉克丝当做整形与模仿范本,并且也曾经发挥过超乎预期的强大影响力的‘议长的拉克丝’~蜜雅˙坎贝尔,杜兰朵不用担心找不到理由。”

    对于杜兰朵的野心忍不住直摇头的蜜娜一口气说完,接着幽幽地叹口气。

    “拉克丝小姐,我想或许这多少可以解释,在智慧女神号遭到大天使号与无限正义钢弹联手攻击而重创,迫降于月球表面当时,原本应该亲自指挥成员安全退舰的古拉迪斯舰长竟会放弃职守,先行离舰的反常行径吧。”

    “我也想起来了。曾经亲自深入机动要塞‘弥赛亚’追捕杜兰朵的煌和阿斯兰,也有提到过一些古拉迪斯舰长在最后关头所做的诡异举动。对照面前的情况,我也觉得多少兜得拢。”

    拉克丝接着点点头,但是开口说话的声音中,却压抑不住她此时咬牙切齿的恼怒。“各位都看到了,这就是……杜兰朵挂在嘴边的‘命运计画’最后,所想要呈现的未来:一个完全顺从在由‘基因’所构成的,被称为‘命运’的无形枷锁之下,日复一日如同行尸走肉般……只能被称为‘活着’的状态。”

    “这……”

    当初曾经负责调教拉克丝的帮手的露娜和蜜雅,在感到毛骨悚然的瞬间,不约而同咽了口唾液。而第一次亲眼见识到,乍听之下一切美好的“命运计画”背后真正恐怖之处的史黛菈和缪蒂,则是脸色发青看着咬牙切齿的拉克丝。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尽量让妲莉雅舰长恢复得比较正常一点……了吧。”

    玛琉叹了口气,看了拉克丝一眼。“主人是否有什么想法?”

    “目前还没想到,玛琉舰长。我想至少先等她醒了之后,再看状况如何来决定下一步。”

    拉克丝平静地说完,眼角却瞥向刚做完手术就离开病床四处跑的米蕾莉亚,嘴角同时扬起一丝诡异的微笑。“不过在那之前,我比较想要先了解米莉的恢复状况如何。”

    “……真是的,早知道就继续窝在床上,等候主人来亲自检查还比较好。”

    米蕾莉亚双颊浮起两道红霞,看了一眼周围已经露出不怀好意眼光,盯着自己瞧的姐妹们。

    “虽然你‘上面’的嘴巴这么说,但我倒不觉得你‘下面’的嘴巴真的可以忍得住。”

    蜜娜冒出的这句话,尽管让在场的其他女性瞬间满脸通红,但是紧接着,众女却因为都听出了蜜娜在话语中隐藏的真正含意,于是不约而同爆出会心的大笑。

    “既然说,目前的情况下暂时想不出可以拯救妲莉雅舰长的办法,倒不如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来‘加深彼此的认识’,如何?”

    由于两天之后就要继续进行前往欧普的航程,因此众女并没有在稍早举行的狂欢派对上面玩得太凶,而是分别早早就找好对象,然后就回到房间里去进行接下来的节目。

    而身为大天使号舰长的玛琉,也在亲自进行今晚最后的巡视检查之后,来到正好可以眺望夜空的露天甲板上。接着,只穿着连身衣的她就一屁股在甲板上坐下,望着满天群星若有所思。

    就在玛琉似乎想事情想得入神的时候,一阵舔舐东西的“嘶嘶”声与来自下体的温热湿润感,瞬间把玛琉本来还不知道飘到哪里去的注意力给拉回来~低头一瞧,玛琉这才赫然发现:原本应该被安排在加护病房观察的妲莉雅,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苏醒,并且在悄悄地跟着自己来到甲板之后,觑准自己身上垂挂着的拟造荫茎张口就吞。

    “古拉迪斯舰……长?啊,那里……不行!”

    “嗯咕~啾波、啾波……”

    完全不理会脸红的玛琉意图闪躲的抗议与动作,妲莉雅以全身的力量压制玛琉,同时透过灵敏的舌尖配合脑袋的反覆上下摆动,持续攻略逐渐在自己嘴里膨胀硬挺的rou棒。

    等到玛琉最后终于忍耐不住,将滚烫的拟似jing液完全送入妲莉雅温热的口腔之后,总算愿意爬起身来的妲莉雅这才减轻了压制玛琉的力道,但却刻意对着显露惊讶表情的玛琉略为张开嘴巴,让她仔细看清自己口腔里还没吞下的液体,然后才一脸满足地全部吞咽下去~舌尖还不忘如同回味余韵般,顺便舔了一圈嘴唇周围。

    “古拉迪斯舰长……”

    “妲莉雅。现在在这个地方,在你的面前,只有一个名为‘妲莉雅’的人肉便器而已。”

    妲莉雅微微一笑,看着一脸困惑的玛琉。“古拉迪斯舰长……已经死了。”

    “……不,并没有。”

    “咦?”

    “因为你依旧是我认识的妲莉雅˙古拉迪斯,我也仍然是你认识的玛琉˙雷明斯。”

    松了口气的玛琉回以一个微笑,接着轻轻拉起妲莉雅身上的拟态荫茎来回抚摸。“妲莉雅,现在在这里的我们,其实都面对着一样的事实:同样是将要终生奉献出自己、服从于拉克丝主人的调教之下的肉奴隶,也同样被名为‘xing欲’的无形甜蜜枷锁紧扣在一起,并且同样沉醉于xing爱带来的甘美浪潮当中,最后逐渐忘了自己是谁,以及自己曾经有的样子。”

    “嗯……这样听来,好像也很不错的样子呢。”

    妲莉雅忍不住笑了笑,同时伸出手照着玛琉对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逐一在玛琉身上重现。“玛琉,请你尽管玩弄这变态的躯体……让我可以……在你面前……射出好多好多热呼呼的jing液……”

    “不只是把你的jing液给我而已,妲莉雅~我还要喝你的奶水,你的尿液……

    然后,我要你用这根坏东西,狠狠地干过我身上的所有肉丨穴。“

    玛琉学起妲莉雅刚刚的表情舔了舔舌头,接着以期待的眼神望着给予点头回应的妲莉雅。“因为,我也会对你做同样的事……”

    “真的?妲莉雅很期待呢~”

    相互对望一眼,露出会心微笑的两位轻熟女,接着同时噘起嘴唇靠近对方,然后任由舌尖激烈地在四片嘴唇之间彼此追逐扭动。

    而在同时,躲在平台门口旁偷窥了好一阵子状况的拉克丝,在确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之后,这才面露微笑并悄然转身离开。

    “……好了,妲莉雅,从今天开始你也是我的xing奴之一了。”

    “主人,请问这项圈是……做什么用?”

    在注意到除了拉克丝和蜜娜以外的所有女性成员,除了穿着功能相似的连身衣之外,脖子上全都戴上了附加一片小金属片的项圈的同时,妲莉雅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个特制项圈,是我们在私下场合时的唯一身分认证~代表我们都是随时随地做好准备,因应主人的要求贡献肉体的xing奴。”

    玛琉微微一笑。“也就是说,只要主人有所要求,我们就要随时准备好自己以让主人享用。”

    “表面上是这么说没错,但其实对象并不限于只有我一个啦~你们彼此之间,也可以依样画葫芦或是切磋琢磨,至于你们主人我只要有时间,也会很乐意在旁边当观众,或是顺便提供一些技术指导。”

    拉克丝停顿片刻,接着微微一笑才开口。“毕竟这是只属于现在的我们共有的秘密,这样子就好了。”

    “那么蜜娜小姐……”

    “等等,别忘了我在这里的身分只是‘恩客’。硬要把我兜在一块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蜜娜笑着摇了摇手,把蜜雅开口想问的问题给挡了回去。“虽然我在来这里之前也不是没想过,请拉克丝日后找个时间,帮我动个和你们一样的改造手术,让我也能感受自己在拥有荫茎之后,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就是了。不过我在想,据说同样被彻底改造过身体与思考的卡嘉莉代表,要是看到现在在场,各位花枝招展的姐妹们出现在眼前,等着将她推倒并‘就地正法’的时候,铁定会乐疯了也说不定。”

    “我反而认为,卡嘉莉可能要先担心自己会腿软吧。”

    玛琉忍不住噗嗤一笑。“而且,对于最后一个被卷入杜兰朵的‘计画’的卡嘉莉代表来说,她也早就认知到拉克丝小姐才是她真正应该服从的主人。”

    “也许,就某种程度上而言,这才是杜兰朵议长在决定对主人施行洗脑与改造肉体计画的时候,内心真正盘算着想要见到的结果。”

    露娜轻轻点头,但这时她却注意到妲莉雅欲言又止的表情。“……怎么了吗?”

    “那个……其实妲莉雅有件事情,想请主人您能同意。”

    “完成奴仆的期望是主人的分内事,但说无妨。”

    “是。就是……”

    停顿片刻,接着从妲莉雅口中说出的某件事情,当下却让一旁听了个清楚的玛琉双颊浮现红晕,舰桥里的女性们则是不约而同鼓掌欢呼。

    魔性的天使们

    趁着玛琉和妲莉雅先行离开,并且进行准备接下来的“仪式”的服装更替工作的空档,依旧留在舰桥的拉克丝这才松口气并趁机伸懒腰,望了一眼正好瞧向自己的蜜娜。

    “蜜娜小姐,怎么了?”

    “看来妲莉雅为了确实地宣告自己在你们之中的身分,这次可说是下重本了。”

    蜜娜吁了口气。“不过你也真有一套,居然会顺势同意举行这么奇想天外的仪式!”

    “我刚刚不是就说过,‘成就奴仆的希望,是主人的分内之事’嘛。”

    拉克丝微微一笑,看着蜜娜。“而且,我相信你应该多少也看出端倪了~现在的妲莉雅,就和当时的玛琉舰长一样,在改造身体的同时也被洗脑得很彻底。

    蜜雅怎么看?“

    “……主人,您就别趁机拿过去的事情取笑蜜雅了嘛。”

    蜜雅感觉到拉克丝藉机糗自己一把的背后真意,只好露出苦笑。“蜜雅已经知道自己错了……”

    “好啦,乖,我知道你那时也是身不由己,本来就没怪你的意思。”

    拉克丝笑着摇摇头,拉起站在身边的蜜雅的一只手轻轻抚摸,藉此聊表安慰之意。“我真正想问的是,如果今天提出举行这个仪式的是我,你会怎么回答?”

    “如果是主人您……蜜雅也会提出相同的请求当交换。”

    “喔?”

    “因为只有您才值得蜜雅用这样的方式,来对您宣告自己的心意。”

    蜜雅深吸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但是即使没有透过仪式宣告,蜜雅对您的忠诚依旧不会有所改变。”

    “谢谢。”

    拉克丝轻轻点头,接着注意到蜜娜脸上的尴尬表情。“啊啦,看来已经有人受不了啰?”

    “我受不了的是你们两个刚刚趁机狂放闪光,都快把我的眼睛闪瞎了。”

    嘟起嘴回以一抹苦笑的蜜娜说着随即起身,走向门口准备离开。“我先去仪式举行地点等她们。”

    蜜娜离开舰桥之后不久,拉克丝随即噘起嘴回应蜜雅于同时送上来的湿吻。

    “主人,您真的会考虑让我们也依样画葫芦吗?”

    吻完之后,想起这个问题的蜜雅突然问道。“如果您同意的话,蜜雅也可以立即准备……

    ……“

    “应该不需要了吧。”

    “可是……”

    “没关系啦,你的心意即使不透过仪式我也感受得到,蜜雅。”

    拉克丝笑了笑,从自己坐着的司令官座位上徐徐站起身来。“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让经历过战场残酷的冲击、彼此曾心意相通却又一度对立的她们,能够更紧密地联系起彼此的方法。”

    “是……”

    “所以,我们不需要跟着有样学样瞎起簦埽嶂灰涸鸺ふ飧鲆鞘侥芄凰忱傩校3蚁咨衔颐嵌捞氐睦裎镒魑:兀庋涂梢粤恕!?br />

    “是,蜜雅明白。”

    听见拉克丝口中提到的所谓“独特的礼物”,对于待会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可说了然于心的蜜雅,则是回以一个“果然只有主人您才想得出这种歪主意”的会心微笑。

    褪去原本一直当做制服穿在身上的连身紧身衣,同样一丝不挂的玛琉和妲莉雅,在简单地磨蹭了一下彼此的脸颊之后,随即让自己如同过去许多成长阶段的小女孩心目中,排名第一号的梦幻逸品~芭比娃娃一样,默默地以略为跨开双腿的姿态站在床边,等候跟着也进入房间的霍克姐妹、志穗和莉卡接手替自己“盛装打扮”。

    “依照妲莉雅舰长先前的构想与主人的补充提议,待会除了某些我们固定使用得到的拘束器具之外,另外还会有些侵入式的震动器要安装在两位身上。”

    掀开笔记型电脑的莉卡说着,同时转身接过并打开了由美玲带进房间,此时捧在手上的另一个银色手提箱~里面陈列了各种体积大小均不甚相同,但似乎都有经过局部改造与增加独特装饰,实际上仍被统称为“遥控跳蛋”的各种玩意,正安稳地平躺在以黑丝绒铺面的底座上头。“……此外,由于这些遥控跳蛋的设计与改良,都是参照两位舰长被改造过的身体器官资料之后进行,再加上待会必须直接安装在身上的关系,所以直到仪式顺利结束之前,或许两位都会持续有些不舒服的感觉。关于这点,务必请两位舰长能够谅解。”

    “不用像以前那样客套啦,毕竟现在的妲莉雅已经不再是智慧女神号的舰长,只是各位共同拥有的‘财产’。”

    妲莉雅微微笑了笑,眼角还不忘瞥向身旁轻轻点头的玛琉。“不过请放心,不会有问题的。妲莉雅过去接受的各种身体改造过程,都是依照主人过去对玛琉舰长施行过的方式逐步进行,既然玛琉都能够撑过去了,那么妲莉雅自然不能漏气。”

    “瞭解,待会我们会先涂抹一些润滑剂之后,再开始替两位逐一安装。”

    莉卡轻轻点头,随即转过身去望了一眼正在整理服装的志穗和露娜。“你们那边如何?”

    “已经全部整理好啰,马上就可以让两位新人穿上去~喏,新娘头纱、长筒

    皮手套、长筒大腿袜、高筒马靴、托胸式束腰马甲、项圈、锁阴皮套、臂铐、脚

    镣、眼罩,指定的两种色调(水蓝/纯白,玛琉使用的是水蓝色,妲莉雅则是纯白色)一样不缺。“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志穗倒是对于接下来拿在手上的,某样有着奇特造型的物品的用途大感疑问。“只不过,我倒是有个问题:这个……到底是要干嘛用?”

    “那个等到仪式结束的时候才会用得到,所以并不是现在安装。”

    妲莉雅低下头没说话,但是心知肚明的玛琉,倒是平静地露出微笑。“其实,你手上的这个玩意,是拉克丝主人花了点时间和透过私人关系的帮忙,才得以实现的妙点子~尽管本体与原始构想都是戴在脸上的遮脸式口枷,但外层的仿造会阴则是依照我和妲莉雅的肉唇与荫道直接翻模取样,并使用医药用丨乳丨胶制作出来,所以如果直接称之为‘荫唇脸’也没什么不可以。”

    “……真的耶,里面摸起来的触感……”

    露娜好奇地从志穗手中接过其中一个“荫唇脸”,并伸手探入“丨穴”里摸了几下~从她这时脸上浮现的惊讶表情,不难看出这个目前只有做出两个的“特殊客制品”,究竟达成多高的仿真程度。“嗯?等一下,照这么说来,主人未来也会考虑让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张自己专用的‘脸’?”

    “这种事情哪有可能啊,姊姊~实际上,这是主人要送给妲莉雅的其中一项贺礼啦。”

    正蹲在妲莉雅面前,仔细替她除去荫部毛发的美玲,一边小心挪动手上的除毛刀仔细刮掉喷上去的泡沫与毛发,一边没好气地回了露娜一句。“姊姊你没发现到,主人把妲莉雅提案的仪式命名为‘楔’的理由?”

    “‘楔’……难道是?!”

    “就是你想到的那个‘难道是’。”

    完成妲莉雅的除毛工作之后站起身,并开始从箱子里逐一拿出跳蛋在手的美玲,在看见露娜恍然大悟的表情之后才露齿一笑。“不过……我说姊,现在好像不是让我们继续窝在这边当电灯泡,伤脑筋于‘研究这东西怎么使用’上头的时间了吧?”

    “确实也是。”

    颇有同感的志穗和莉卡,也不约而同发出“噗嗤”一笑。“那么,玛琉舰长,妲莉雅小姐,接下来请两位稍微放松身体不要紧张,我们要开始替两位穿上‘礼服’与‘装饰品’了。”

    “好的,麻烦你们。”

    毫无意外地,玛琉与妲莉雅这时异口同声发出回应~话才说完,互望了一眼的两女脸上都露出微笑。

    严格说来,其实所谓的“礼服”与“装饰品”这两个名词,在这里并不具有任何字面上的意义。

    但是对于将这堆数量众多的套件逐一“穿戴”上身之后,因为受到体内此起彼落的无数振动交替直接刺激着感官神经,导致脸颊微微泛起红晕、荫茎也似乎因为被拘束住而挺得更高的玛琉和妲莉雅而言,被其他姐妹以充满各种心思的眼光紧盯着不放,将自己现在的变态身体从头到脚看个彻底,也许才是她们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于戴上眼罩与头纱之前,玛琉与妲莉雅这才有机会再看一眼彼此的装扮。

    同样接受形体改造并施以扩张手术,充血肿胀后有着仿佛孩童荫茎大小外型的丨乳丨首,此时已经被尺寸设计得较小的跳蛋完全填入,只留下外头挂着一对分别有着“与“d”字样,代表穿戴者各自名字缩写的缀饰;丰满得随时似乎要爆开的双丨乳丨,则以腰间穿着的托胸式马甲轻松地撑起;位于正被上头的锁阴束带束缚,以阻止任何泄精机会的拟态荫茎下方,在过去的改造过程中曾被充分开发过的女性会荫部与后庭,这时候则被外型仿佛即将随时展翼飞起的蝴蝶、内侧却有两根小突起物的摇控式穿戴型震动器完全遮蔽,翅膀上的固定用系带,则以类

    似穿着内裤的方式绑在两边的大腿根部;用来将背负在背后的手肘稳

    第 148 节

    -

    第 148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