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6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146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146 节

    ,向萤幕上的这个白衣军官-年轻的脸庞隐隐显出蓬勃英气,过去也曾两度于大战的混战中率领部属保护过永恒号的伊萨克˙焦耳举手敬礼。

    “待会这段到地球为止的航程,就有劳您和您的部下多费心。”

    ‘不……不敢,下官十分荣幸,能担任议长本次的参访护航舰队指挥。’

    伊萨克连忙再度敬礼。‘呃……议长,请容许下官询问一件私人事情。’

    “私事?是关于艾萨莉亚˙焦耳议员?”

    ‘……是,下官想请您能够斟酌考虑一下,关于家母的处分问题……当、当然并不是要……’

    “没关系的,我不介意。”

    ‘嗄?’

    “实际上我也在考虑,想聘请曾经担任过最高评议会议员的艾萨莉亚女士,成为我的私人幕僚。”

    看着露出一脸尴尬,想解释却又找不到适当词汇的伊萨克,拉克丝笑了笑。

    “不用我多说,相信焦耳队长应该很清楚:我在第一次的大战之后,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并不是住在殖民地。因此我这个‘空降’的议长就算是再怎么长袖善舞,也还是需要一些熟练的政治家来帮忙。”

    ‘是……遵命!下官在此代替家母感谢您!’

    “不用感谢我,我并不想藉机使你欠我人情债~只因为,这是目前对我来说最适合的判断。”

    拉克丝微微一笑。“关于细节的部份,就请等我回到殖民地之后,再来看要怎么处理。目前,就先有劳您专心在本次护航任务上。”

    ‘是!’

    切断了通讯,拉克丝这才淡淡地吁了口气。

    “主人,万一焦耳队长知道他的母亲所要做的,并不只是‘幕僚’工作……?”

    担任舰桥首席情报管制官,也是拉克丝稍早收在身边的新爱奴~露娜玛莉亚˙霍克的妹妹:美玲˙霍克转过头去,以一个顽皮的微笑看着拉克丝。“您打算到时候怎么向他解释?”

    “我对于有没有这个‘以后’,老实说没太大把握。”

    拉克丝也微微一笑,看着比姐姐露娜还早成为自己宠奴的美玲。“美玲,昨晚露娜的表现还可以吧?”

    “主人您真狡猾,居然想得到透过催眠控制姊姊,对美玲做那种只有主人您才能对美玲做的事。”

    尽管这时自己脸上忍不住发烫,不过美玲倒是认真地点点头。“说真的,比起姊姊昨晚有时候还是放不太开的情况而言,美玲觉得还是主人您比较优秀。”

    “真是个不留情面的妹妹啊,美玲。对自己姊姊的首次表现,居然丢出了个糟糕评语给我难堪。”

    对于美玲趁机拍马屁的这句回答,拉克丝倒是忍不住“噗”地笑出声来,随即从座位上起身。“差不多是准备出发的时间了,沿路上我可要好好地抓紧时间,‘训练’妳这嘴甜的小奴隶何谓礼貌才行。美玲,向港区管制站发出通讯,‘永恒号,即将准时出港’。”

    “是!……接收港区管制站回传讯息,‘愿贵舰此行一路平安,完毕’。”

    “永恒号,出发!航向定针,前往地球外轨道,欧普的‘天之御柱’太空站!”

    “遵命!”

    在夹杂着纳斯卡级、罗拉西亚级等等的宇宙战舰的护航之中,曾经是过去的“三舰同盟”最知名的代表船舰之一,有着如同凤凰展翅般的流线外型与亮眼的粉红色船身、足以呼应拉克丝此时的特殊身分地位的高速战舰“永恒号”,在各个推进器缓慢提升动力的状况下徐徐滑出了黑暗的宇宙之海,并且朝着远方的蔚蓝星球方向逐渐提升航速,再次展翅飞翔而去。

    “在下是欧普太空站‘天之御柱’的管理人-隆德˙蜜娜˙萨哈克,仅代表欧普与地球人民,欢迎您再次到访,拉克丝议长。”

    站在出现于接泊口的拉克丝面前,有着乌黑的过肩长发、穿着十分贴身的白色丝织上衣、黑色长裤与马靴,披挂着黑色披肩的神祕美女露出微笑,以一个鞠躬向拉克丝表示欢迎之意。“替各位安排的休息处所已经准备就绪,请各位在此地可以稍做休息。预定三十六小时之后,各位就可以直接撘乘特地自欧普本岛前来迎接的大天使号特装舰,平安抵达阿斯哈代表正在仰首等待的欧普。”

    “但是认真说起来,这也是我第一次和传说的‘守护信念的黑天使’见面呢,蜜娜小姐。”

    拉克丝回以微微一笑,接着伸出右手和蜜娜互握。“我是拉克丝˙克莱茵。”

    “不敢当,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微薄之力。”

    蜜娜笑了笑。“因为靠着您点亮了带来再次和平的曙光,让我这个自认闲不下来、在大战结束前总是四处乱跑、声援信念相同的同志的‘黑天使’,也因而不用累得动辄筋骨酸痛。来,这边请。”

    “那么,‘幻痛’的‘人体cpu’计划事实上依然在推动中?”

    “就在前几天,我才因为某次支援任务,而找到了这个计划的隐密研究设施。”

    走向书桌的蜜娜说着,将一份相当厚的文件从书桌上拿起,交给坐在对面的拉克丝。“但是似乎因为时间上面迟了一步,被他们早一步溜掉了,因此我并没有能够当场抓到那些研究人员。而在我抵达当地的时候,只有发现份量庞大而凌乱的研究资料、被用来实验强化失败的多数实验者遗体,以及……被放在深度医疗区的这两位。”

    “史黛菈˙路歇和缪蒂˙霍克罗夫特……史黛菈?”

    拉克丝看着手上资料记载内容的眼神,这时候却意外停留在资料中附加的一张金发少女的照片上。“她现在还活着吗?”

    “虽说身体状况真的只能用‘七零八落’来形容,但她总算是活了下来。”

    蜜娜动作俐落地转了个身,重新坐回位于书桌后面的高背座椅。“老实说,连正直属于我指挥的战斗用调整者‘索基乌斯’兄妺在内,恐怕都还没有能够像她一样的生命体,即使是被反覆于身上进行的各种实验、强化手段搞得可说是乱七八糟,却依旧旺盛的坚韧生命力呢。”

    “人类本来就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嘛,尤其是在进步的医学科技的辅助之下。”

    拉克丝微微一笑,接着收敛面容。“我们‘调整者’严格说来,也是受惠于此而诞生的。不过也因此,有些居心不良的人要不是想把调整者赶尽杀绝、要不就是想利用这样的力量来……”

    “是啊,无论是调整者还是自然人,其实本质都同样是人类。”

    蜜娜轻轻点头。“明明我们都很清楚,我们身体里的血缘全都来自同一个始祖,会有孰优孰劣的差异其实大都是后天因素所造成。”

    “嗯。不过说到这里……”

    拉克丝突然停顿下来,好奇地看了一眼已经起身坐上桌沿的蜜娜。“蜜娜小姐会如此不计代价,将这份重要的情报交给我,是否需要我做什么相对的事情以作为交换?”

    面对拉克丝的疑问,蜜娜倒是回以一个“妳应该知道我接下来想干什么”的表情,抹上淡紫色唇膏的嘴角则于同时抿起一丝微笑。

    “我要的东西也不多啦,只是很想在这里亲自弄个清楚,在情报圈当中流传的‘拉克丝˙克莱茵除了拥有完美无暇的天籁美声之外,也拥有完美的xing爱专用肉体’的这个传闻而已。”

    蜜娜一边露出微笑,同时伸出右手往自己的胯下拉动某样东西~拉克丝定神一看,原来在蜜娜穿着的这件黑色长裤的两腿交会处正中间,竟隐藏了一条从前面直接开到后面屁股上的金色拉炼。“接下来到出航为止的短暂时间当中,欢迎随意使用我的这里来‘纾压’一下。”

    “哎呀?没想到‘黑天使’蜜娜小姐您也算是闷骚一族啊?”

    “说穿了,这样的设计一开始只是为了方便我随时上洗手间而已。只是到了后来,我却也逐渐喜欢上这种‘随时可以暴露自己’的异样感觉就是了。”

    蜜娜微微一笑,当着拉克丝的面前将两条修长美腿直接收上桌,摆出了完全曝露自己神秘地带的开脚姿势。“不过还是得请您务必怜香惜玉,毕竟我也还是第一次呢。”

    “我尽力就是啰,虽然应该会让妳痛得很难忘记这次经验。”

    拉克丝微笑着站起身来,接着解开身上的阵羽织,随即挺着已经“蓄势待发”

    的某样东西,在蜜娜企盼的眼神中徐徐靠近……

    对于所有曾经与之为敌过的对手而言,“在有生之年亲手将这艘‘有脚的’击沉”,是他们即使赔上了自己的性命,也永远无法达成的虚幻梦想。而对于曾经与这艘通体有着白、红、黑三色,造型如同“扬蹄而起的飞马”,有着流线造型的名舰共同作战过的友军来说,“她”却是有着如同其名一般的威光与绝佳的强运,在各处战场上坚定守护着己方夥伴与战线的“大天使”。而经历过这三年之间发生的,两次几乎颠覆世界的大战下来,却仍能保有“不曾被任何敌军密集优势火力击坠过”(顶多只有部份损伤)的完美纪录,或许也正印证了她被命名的名字所代表的真正意义。

    她,就是曾经隶属于地球联合军,现在则属于欧普国防军第二宇宙舰队辖下,并且正式成为这支舰队的旗舰的“不沉的大天使”,机动强袭特装舰-大天使号(argel)。

    “欧普第二宇宙舰队‘大天使号’舰长~玛琉˙雷明斯,代表全体乘员欢迎您莅舰。”

    站在列队的全体搭乘人员最前面的,有着曼妙身材线条(加上丰满而坚挺的双峰)的女舰长-玛琉˙雷明斯说完,随即向亲自带着志穗、美玲、露娜、莉卡出现在泊靠口(至于变装为护理人员的蜜雅,稍早已经和躺在病床上的史黛菈、缪蒂以“须后送地球治疗的重大疾病病患”为名目登舰)的拉克丝举手敬礼。

    “虽说有一段时间没见到您了,您看起来还是没什么改变呢,拉克丝小姐。”

    “改变……我倒是觉得自己瘦了些呢,玛琉小姐。”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再次抬起头的拉克丝忍不住露齿一笑。“可是,不仅是我当了议长之后事情特别多,就连煌也都同样忙得不可开交。”

    “也是啦,虽然有着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强悍战斗力,但是身为调整者、却只把自己当成普通人的煌,也是对于地球与殖民地两边的军队来说最有说服力的人选。”

    玛琉微微一笑。“时间差不多了,请您随我登舰。”

    “好。”

    拉克丝轻轻点头,随着玛琉第三次登上这艘前两度搭乘都改变了自己未来的,可说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另一个“家”的白色战舰。

    “……访问的行程安排,就依照这样的顺序。而在这一路上的各处拜访地点,我们这边也都已经先发出正式公文通知对方,届时只要核对身份正确即可顺利通行。”

    “明白了,我会通知其他人。”

    交叉核对过访问行程安排的玛琉,随即向拉克丝点点头。“终战后的这几个月以来,忙于千头万绪杂事的您想必也是很辛苦吧,拉克丝小姐。”

    “辛苦是还好,不过……”

    “不过?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事,玛琉小姐。这一路上就麻烦您了。”

    “我知道,妳自己也要多休息。”

    玛琉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拉克丝的肩膀就转身离开。

    ……果然,不太对劲。

    回想起刚刚玛琉突然对自己露出的,某个她曾经在露娜身上看到过的熟悉表情,拉克丝不由得联想到在那份隐藏于“命运计划”底下的某个“专案计划”当中,赫然出现的几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其中一个就是玛琉。

    “所谓‘要想掌握世界,就得先掌握女人~特别是有权力、有能力影响他人的女人’……吗?”

    轻轻摇了摇头,拉克丝暂时把玛琉与自己的可能关联性放到一边,随即前往蜜雅和美玲正在等待着的医疗区。

    “真……咦?这里是……?”

    “这里是大天使号,史黛菈˙路歇小姐。”

    “大天使号……咦咦?!”

    手臂上吊着点滴,躺在病床上的金色短发少女在梦呓声中徐徐睁开眼睛,却因为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居然是“敌军”的船舰而显得有点惊讶,吃力地转头看着正站在病床边、一身白色护士服的蜜雅。“那、那个,史黛菈不是已经……”

    “已经?”

    “已经……史黛菈说不出口啦。”

    在一愣之下才发现自己原本想说的那个字,正是自己会因为听到而产生过度情绪亢奋的字,史黛菈硬是忍下来没说出口。“这里……真的不是天堂吗?”

    “这里可以是充满温暖的天堂,也可以是深不见底的地狱~如果妳希望这样的话。”

    “……咦?”

    随着声音同时望向门口的两人,这才发现了由美玲陪同前来,带着一脸微笑来到病床边的拉克丝。

    “初次见面,史黛菈˙路歇小姐~我是拉克丝,拉克丝˙克莱茵。”

    拉克丝微微一笑,主动伸出右手握起史黛菈吊着点滴的左手。“已经没事了,妳只是曾经因为‘死’过一次的关系,和妳喜欢过的那个人永远的别离而已。”

    “死……不要,不……咦?”

    原本还以为拉克丝刚刚无意之间吐出的那个“关键字”,会让自己陷入歇斯底里状态的史黛菈,却因为发现自己现在能够平静地面对这个字,而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怎么会……这样?昨天以前,史黛菈明明很讨厌听到这个字的…

    …“

    “没关系,那是因为以前的妳并不曾经历过,所以才会对死很害怕啊。”

    以另一只手做了个手势,示意蜜雅和美玲暂时告退的拉克丝笑了笑,才在史黛菈望向自己的纳闷表情之中重新调整了坐姿,以平静的语气侃侃而谈。“现在的妳早就已经‘死’过一次了,史黛菈小姐。在身体已经有过经验的情形下,当然就不会再对这个字有任何恐慌的反应。”

    “原来是……这样啊。”

    望着拉克丝看着自己的诚挚眼神,总算恍然大悟的史黛菈轻轻点头。“可是……真不可思议。”

    “嗯?”

    “史黛菈……好像不只找到了昨天呢。”

    让拉克丝意外的是,史黛菈在望着自己的眼神之中,瞬间暴增的期待与渴望。

    “感觉上,好像是只要能够跟随在您的身边、聆听您的声音,史黛菈就不会害怕任何不好的事情那样。对了,您刚刚说过……您是拉克丝˙克莱茵?”

    “是啊,不过过去有段时间,曾经有个并不是我的替身出现就是了。”

    “那又有什么关系,毕竟都已经是‘昨天’发生的事了嘛,拉克丝小姐。”

    史黛菈微微一笑。“拉克丝小姐,可以听听史黛菈的愿望吗?”

    “?”

    “史黛菈……希望成为拉克丝小姐的爱奴。”

    无视于拉克丝这时候露出的讶异表情,史黛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是以一个“理所当然”的语气继续开口。“因为史黛菈觉得,只要能够成为您可以任意玩弄、发泄欲望的爱奴的话,史黛菈就不会像过去那样这么害怕‘死’啦。”

    “史黛菈小姐,妳……?”

    “嘻,史黛菈可是知道的唷,关于拉克丝小姐……更正,史黛菈的‘主人’的事。”

    下定决心的史黛菈,就连对于拉克丝的称呼都主动改了过来,但是原本面带微笑的她接着脸色却微微一沉,脸上浮现苦涩的表情。“可是,虽然说‘满足主人的一切欲望’应该是爱奴要尽全力去完成的工作,可是史黛菈的身体却……”

    “我知道,所以不用急于一时。”

    轻轻拍了拍史黛菈的左手让她安心,拉克丝也以一个微笑点头回应史黛菈的愿望。“我就如妳所愿,正式欢迎妳成为我的爱奴~但是在此之前,我要妳把身体先彻底养好。”

    “主……人?”

    “我可不希望在和自己的爱奴‘玩乐’的时候,还得叫救护车在旁边待命啊,对不对?”

    拉克丝的这句俏皮话,让史黛菈也忍不住露出笑容。“妳也知道,那种诡异又麻烦的场面,说有多煞风景就有多煞风景。”

    “……是,主人!”

    点头如捣蒜,显然史黛菈的心情也因为得到了拉克丝的亲口承诺,而确实产生了变化。“史黛菈会听主人的话,乖乖养好身体以等候主人您的召唤。”

    “这才是好孩子。”

    拉克丝再次微微一笑,俯身在史黛菈的额头上噘起嘴啄了一记。“先好好休息,我会在妳身边陪妳。”

    “……嗯!”

    “嗯……还好史黛菈的问题比较没这么麻烦,把‘关键字’给置换掉之后就搞定了。”

    留在病房外待命的美玲看了一眼手上的光纤记事本,随即抬起头看了看身边的蜜雅。“蜜雅小姐,主人交代过,要我们想办法对另外一个也进行相同的‘处置’,可是……依照她的情况,恐怕并不能将史黛菈的模式套用到她身上吧。”

    “那是当然的吧?毕竟‘幻痛’……或者该说是,幕后操控着他们与地球联合的‘理法’,对我们调整者可是当作‘人型公害’在看的。”

    在胸前叉起双手的蜜雅想了片刻,才道:“不过,如果说史黛菈过去所受到的‘教育’方式,是和那位小姐一样的话,或许相同的办法也可以用在那位小姐身上……她叫什么名字?”

    “名字……缪蒂˙霍克罗夫特。”

    美玲再次低头看了一眼记事本上的记载。“联合军‘幻痛’部队的驾驶员。”

    “我想我有个好主意了。”

    灵机一动的蜜雅,随即在美玲耳边低语数句。“……如何?”

    “好像是个不错的点子耶。”

    美玲听得忍不住吃吃笑出声来,接着猛点头附议。“待会等主人出来之后,我们马上进行。”

    “不好。所谓‘兵贵神速’,既然主人正好也在,我们就直接进去问主人吧。”

    蜜雅随即转身,面对门口旁边的通讯器。“主人?您的奴隶蜜雅,有事要向您请示。”

    ‘进来吧~记得动作放轻,有人刚刚睡呢。’

    “是。”

    “……方法是不错,毕竟照萨哈克代表和卡佳莉代表给的资料来看,她在‘幻痛’受到的教育程度,并不比史黛菈那种被特定作为‘生体处理器’(注:”

    破灭钢弹‘的操作人员,因为已经受过可说是完全逼出人体极限的各种人工强化手段,故’理法‘内部并不称之为’驾驶员‘~而是以’生体处理器‘的蔑称来称之,因为他们等于是’破灭钢弹‘这个自走兵器当中,唯一的’生物介面‘)

    要严重,用相同的方式应该可行。“

    听完了蜜雅和美玲的计划提议,拉克丝以右手支起半边脸想了想。“不过,大天使号上面应该没有方便的设备可以……”

    “这并不是问题,主人~只要……就很够了。”

    蜜雅在拉克丝的耳边附耳低语数句。“剩下的就交给我们,请主人您大可放心。”

    “就让我看看妳们的妙招吧。美玲、蜜雅,放手去干。”

    拉克丝听完之后微微一笑,轻轻点头。“不过可别玩太过头,反而把她玩到精神崩溃了。毕竟她可是个难得的‘催眠洗脑实验’素材呢。”

    “绝对不会失败的,主人~蜜雅愿意以自己的肉体向您发誓。”

    蜜雅坚定地点了点头,对自己的计策深具信心。“就请您拭目以待。”

    “呼嗯……什么东西……压在身上好不舒服……咦?”

    因为在睡梦中被从某人身上传来的饱满感触与温暖气息给惊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的拉克丝好不容易集中精神翻过身来,却赫然发现自己的床上多了另一

    个人~身上穿着一身似乎是依照欧普军军官制服造型仿制设计、也使用了相似颜

    色的特制连身皮衣,胸前有着如同被急速吹得胀起的气球一样硕大、突起的地方隐约流出丨乳丨白色丨乳丨汁的一对巨ru,两腿根部中间矗立着一根上头插着震动中的粉红色跳蛋的棒状物体,以满脸通红、微微张口吐气的表情看着自己,正躺在自己旁边的……

    “玛琉小姐?!”

    “主、人,拉克丝、主人……我们……终于……再见面了。”

    就在拉克丝措手不及之间,因为那过分巨大的丨乳丨房而看似体型瘦弱的玛琉却以一个熊抱,把拉克丝抱得紧紧地不肯放手。“好久……玛琉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主人,身体……好难受,所以这次玛琉不想、以后也再不想放开主人……”

    “玛、玛琉小姐?能否先等一下……?”

    “已经等不下去了!玛琉现在就想要主人的rou棒,现在就要!”

    一个翻身,玛琉已经跨坐在拉克丝身上,如同丨乳丨牛般的双丨乳丨也随之像是两个吊钟一样剧烈摇晃。“主人请尽情地干玛琉,哪怕是活生生干到死都好!”

    “……嗄?”

    在玛琉突然歇斯底里的嚎啕大哭声中,如同瞬间遭到雷击一般,拉克丝的记忆里似乎逐渐想起了某件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身体是如何产生这么大的变化的原因。

    暗自咬了咬牙,拉克丝先深呼吸一口气,接着依照自己脑中浮现的印象,在玛琉停止哭泣的同时举起双手,轻轻按上玛琉胸前被改造完毕的一双巨ru。

    “玛琉小姐,先冷静下来,仔细听我说。”

    “主……人?”

    “妳在‘那个时候’曾经向我发誓过,妳永远都会是我的‘人肉娃娃’,不是吗?”

    拉克丝微微一笑,看着脸上仍然泪痕未干,却露出了疑问表情看着自己的玛琉。“妳当时也说了,妳唯一的任务,就是要带给我快乐和满足,对不对?”

    “……是,主人。”

    “那么,我以主人的身分,在此命令妳:今后,不许在我的面前因为悲伤而哭泣~就算必须要哭,也只能因为高兴而哭。”

    拉克丝接着放开双手,抹去了玛琉眼角和脸上的泪痕。“另外,还有件事。”

    “主人……?”

    原本还以为是什么要求的玛琉,却在听到接下来的这句话同时愣了半晌,忍不住满脸通红。

    “在我进行旅程的这段期间当中,可以让我每天都喝到新鲜的奶茶吗?”

    无视于玛琉脸上的讶异表情,拉克丝再次露出微笑。“我已经很久没喝过道地的‘热奶茶’了。”

    “是……是的!玛琉、玛琉愿意!”

    听出言外之意的玛琉顿时高兴得猛点头。“只要您有需要,玛琉也会安排可以保养皮肤的‘奶浴’。”

    “这才是我的好娃娃。”

    拉克丝轻拍猛点头的玛琉的脸颊,接着俏皮地眨了眨眼。“既然距离天亮的时间还长得很,不如接下来就来让我好好地和玛琉小姐‘沟通’一下啰?”

    “主……主人,您真是的,都只会用些怪话来戏弄玛琉。”

    “嘻嘻,玛琉不喜欢这样被戏弄的感觉吗?”

    “……喜欢。因为玛琉是只属于主人的人肉娃娃嘛。”

    瘪起嘴说出了现在的自己内心深处的真正心意,随即闭上双眼的玛琉也放松了身躯,任由拉克丝的双手在自己身上各处抚摸个不停。

    夜晚的寝室里,只听见有时高亢有时低沉,但是却同样有着欢愉心情的,两个女性的断续呻吟。

    重访故地

    搭载着以拉克丝为首的“和平访问团”的大天使号,于一个多小时之前,选定了一处正在进行修复工作中的港口入港,并在完成标准的舰艇靠港泊岸作业之后,开始进行后续的补充物资程序。

    这处占地相当庞大的军事设施,尽管过去曾经是“理法”组织赖以生存的地球圈境内最大据点,但是现在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景象,除了遭受密集轰炸吞噬而导致外型残破不堪的各种建筑,以及如同被打翻的积木一般散落各处,仅能勉强辨识出过去曾经是属于、或是军事车辆拥有的残骸之外,这个基本上已经完全丧失作为军事要塞的一切机能的重要设施,早已经无法和其过去曾经拥有过的辉煌名字:“天堂基地”(heaven‘sbase)画上等号。

    回头瞥了一眼曾经登上智慧女神号并驾驶(威力/巨剑脉冲钢弹)攻击

    过这里,现在只是默默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脸色似乎有点不甚好看的露娜,拉克丝突然举起右手对着露娜打了个手势,示意她靠近自己。

    “露娜,怎么了?看起来脸色有点不太好。”

    “不……没事,主人……”

    一开口就压低了对拉克丝使用的敬称的声音,露娜接着轻轻摇头。“只是,想起了某些以前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

    “看得出来。不过,当时妳是以‘战士’的身分在此地~现在则是我的‘随从’兼‘肉玩具’。”

    顽皮地挑起嘴角,拉克丝倒是一派轻松地轻轻拍了拍露娜的肩膀。“所以呢,妳只要想着保护我的人身安全、以及随时能满足我的肉体需求就好,其他什么都不用多想。”

    “主人,您该不会是要露娜就在这里……”

    “我虽然和妳一样,身上也拥有经过‘改造’而来的新玩意,但可不像某些对于自己身上的‘象征’有着过度自信的种马主角那样胆大包天唷,小色女。”

    拉克丝轻轻摇头,在顿时满脸尴尬的露娜注视自己的眼神中,微笑着说道:“而且,妳主人我可没有当众剥光女孩子并推倒的变态癖好~就算真的要怎样,那也是晚上的事。”

    “……真是的,主人您只会寻露娜开心。”

    “会吗?妳自己看起来也颇期待的嘛。”

    “姊,谁叫妳在昨晚主人和玛琉舰长‘沟通’的时候躲在房门外偷听,而且衣衫不整的样子还当场被主人和玛琉舰长逮个正着。”

    从旁边冷不防插入这句话的美玲,脸上露出一脸既羡幕又忌妒的复杂表情,同时瞥了一眼再度满脸通红的露娜。“主人明明排定了我们两姊妹今晚要共同服侍她,妳干嘛那么猴急抢先跑去找主人!”

    “美玲,妳……妳自己不也一样!”

    被美玲戳破而害羞得脸颊红透的露娜支支吾吾许久,也忍不住开口反击:“昨晚要不是妳在床上一边梦呓着要主人对妳‘这样’又‘那样’,一边滚来滚去的话,我哪会被妳吵得连觉都没得好睡!”

    “好了啦,两位。妳们两个又不是不知道,主人真的展现自身的实力‘大杀四方’的时候,那可是对象再多都不够她‘糟蹋’呢。”

    在周围的女孩们忍不住掩口闷笑的尴尬局面中,靠着玛琉适时插入补上的话语,就轻松化解掉这个一时看似难解的窘境。“说到这,主人,我们来到天堂基地的目的是要……?”

    “玛琉小姐,事实上我约了两个人要在这里会合,其中一位妳也认识~而且她们也和妳们一样,都卷进了杜兰朵的‘计划’里面。”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拉克丝的纤纤素手突然往某个方向一指。“她们来了。”

    众女随着拉克丝所指的方向望去,不约而同发现了两位不管是外貌或是衣着均有显著不同,但却同样流露出专业人士氛围的成年女性。

    “爱莉卡小姐?!”

    “玛琉小姐、拉克丝小姐,好久不见了。”

    主动迎上来并向玛琉伸出右手的棕发绿眼女性,正是过去开发出地球联合的五架g系列钢弹与大天使号特装舰、以及欧普的异端系列,总部设于欧普境内的“摩根雷堤”(德文的“曙光”)公司的技术开发部主任:爱莉卡˙西蒙斯。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

    “我是曾经隶属于dssd(deepspaddevelopntanization,”深宇宙探查开发机构“)底下,担任过‘观星者’计划主任工程师的瑟蕾妮˙马克格里夫。”

    留着一头黑色过肩波浪长发、身穿白色医师长袍的女性向玛琉点了点头,望着拉克丝的眼神中却隐约流露出某种熟悉感。“我和拉克丝小姐之间的‘关系’,其实和在场的各位小姐们都是一样的。”

    “看得出来。”

    在瞥见了从瑟蕾妮身上的衣服底下稍稍露出端倪,似乎是紧密贴着身躯的某种银色装束的同时,对于这件特殊衣服用处心知肚明的玛琉只是微微一笑。“我想我们可能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继续寒喧了,爱莉卡小姐……”

    “知道了知道了,拉克丝小姐给我的电子邮件里面已经大概说明过。”

    爱莉卡这时候露出的无奈表情,就连拉克丝自己也看得忍俊不禁。“开始工作吧。”

    “别看这边现在空空荡荡的像个鬼屋一样,在札夫特率领反理法同盟军攻陷天堂基地之前,这个区域可是专门给那些操作破灭钢弹的‘生体核心处理器’专用的整备区域呢。”

    带着拉克丝等女性进入一处放置着无数精密医疗器材的大房间,并且将依旧躺在活动病床上昏睡的缪蒂搬上另一张诊疗床之后,爱莉卡一边熟稔地拿起就放在病床边上,看来像是结合了眼罩、耳机与呼吸器三种用途于一体的特殊调整装置套上缪蒂的脸颊,一边则在床边拉出椅子坐下,启动了病床附属的指令操作介面。“我曾听说类似的设施在中亚那边也有一处,但是后来似乎是因为被急欲撤退的理法给自行放弃,被实验体也全遭杀害,匆促之间没有被销毁的测试资料也因此被札夫特所获得。”

    “而在那之后,详细研读过该份资料的杜兰朵议长,就选定了我和蜜雅作为他的‘工具’,开始执行‘拉克丝洗脑计划’。”

    无视于包括正在另一边的电脑终端机前面就定位的瑟蕾妮、病床边的爱莉卡

    与其他在场女性投向自己的惊讶表情,接着开口说话的拉克丝自己倒是语气平淡,彷佛是在述说别人的故事一样。“首先,命令扮演着‘议长的拉克丝’角色的蜜雅,对我施以计划中的‘教育’~包括洗脑调教与肉体修改等等;而在我所承受的‘教育’过程完全结束之后,就换成由我为中心,将所有与我有牵扯上关系、而且同样符合议长的‘条件’的女性全部接受我的指挥与控制,共同组成一个专门‘以提供超乎想像的各种高级肉体服务,来交换各种可观利益’的娼妇团队。”

    “我直到就任议长之后,其实多少也能理解杜兰朵当初的想法。毕竟除了依靠金钱贿赂、暗杀等等的不合法手段以外,我们这些‘表面有着知名人物身分,实际上却是地下娼妓’的女性公众人物其实也很有用处。”

    停顿了片刻,拉克丝才在众女的沉默中继续补充道:“毕竟,有些事情可不是只有透过‘台面上的利益交换’才能达成,一定会有‘台面下的解决方法’~而这个方法,除了已经被烙印上这个身分、身体也已经被改造得适应这项工作的我们之外,没人做得到。不过……”

    “不过?”

    “杜兰朵唯一的失策,是把‘拉克丝洗脑计划’这个原本只需要维持最小规模秘密进行,透过‘被精密改造手段控制’的少数人去控制大多数人的计划给放大了规模,并且独断地衍生出‘命运计划’这个只有名字听起来似乎很有气势、实际上却是另类‘造神运动’的‘终极人类防卫对策’。”

    拉克丝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露娜和玛琉身旁的蜜雅。“但是,曾经亲身参

    加过前次大战、率领三舰同盟阻止两边透过大量生产的核子武器杀得彼此完全毁

    灭的我,却不认为将人类与生俱来的‘战斗’本性剥夺殆尽,就是保护人类与其他自然生命的最佳手段。

    “因此,杜兰朵才会想到要让蜜雅来扮演只听他命令的‘议长的拉克丝’瞒骗大众,另一方面则透过包括了绑架、催眠洗脑、肉体改造等手段,把‘真正的拉克丝˙克莱茵’变为他所想要的样子。”

    “我觉得这该称为‘男性的傲慢’吧。”

    “……瑟蕾妮小姐?”

    “对于有权有势的男性~特别像是杜兰朵前议长这样的人来说,拉克丝小姐您本身的存在~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都已经太过于碍眼。”

    在拉克丝先前如同独白一般的声音中,将对缪蒂使用的“教育”程式的执行指令改写完成,并且敲下键盘开始执行的瑟蕾妮站起身来,走向拉克丝并轻拍她的肩膀。“而在杜兰朵的策略之下,其实我们都和现在的您一样,早就成了徒有原本外貌,实际上却污秽不堪、只能在追求肉体欢愉的过程中得到存在价值的怪物。”

    “照妳这么说,我应该是怪物中的怪物啰?”

    拉克丝此话一出,倒是意外引来众女此起彼落的“噗嗤”笑声。

    “我可没这个意思,虽然这也是目前的事实。”

    瑟蕾妮也忍不住微微一笑。“可是,对于在场的我们而言,您却是我们唯一愿意继续这样活下去的理由。”

    “喔?”

    “因为您不只是这个半失败的‘计划’不可或缺的核心人物,也是现在的我们唯一能够卸下心防、真正当个女人的‘钥匙’。”

    瑟蕾妮的脸上尽管表情一派平静,不过眼角却依旧有意无意地就往拉克丝的双腿之间瞥了过去,这细微的动作也全被拉克丝看在眼里。“缪蒂小姐的‘教育课程’还要一段时间才能顺利完成,不知道拉克丝小姐有没有想到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活动?”

    “打发时间?这个嘛……恐怕我需要些帮手才成呢。”

    从瑟蕾妮的眼神与表情中知道她正盘算着什么主意的拉克丝,当下只是微微一笑。“虽然我也很想‘速战速决’啦,但是缪蒂小姐的情况我还是有些在意…

    …“

    “请您不用多虑,拉克丝小姐~这间房间的隔壁,就是过去的研究人员们所居住的寝室。”

    似乎早调查过这里的瑟蕾妮,于报以一个神祕的微笑的同时,也主动改变了对拉克丝的称谓。“待会可就不须对我们太过客气啰,‘主人’。”

    既然有了可以暂时歇息纾解旅途疲劳、而且还难得地只有一张超级豪华大床

    的房间可用,接下来在房间里要进行的活动,可就不是只有单纯地依靠“打发时间”四个字就能够概括。

    就在留在房外待命的志穗和莉卡将房门的电磁锁设定好解除时间之后不久,互望一眼并露出会心微笑的蜜雅和拉克丝宛如心有灵犀一般,同时手脚奇快地开始剥下除了贴身穿着的连身皮衣以外的,所有原本穿得十分整齐的衣物,并且分别找上了早就等候着要亲身体验“计划成果”的爱莉卡和瑟蕾妮,开始大肆毛手毛脚起来。

    当两个拉克丝和两位知性美女即将开始进入正题的时候,露娜、史黛菈和美玲却不约而同都往坐在床角等着排队的玛琉靠近。

    “怎么了?”

    在双手手腕上头分别戴上可以自动扣锁的电子手铐,准备待会把自己反铐起来,随时等候拉克丝接下来的“节目”的玛琉,对于三个女孩这时找上自己的原因有些好奇。

    “那个……”

    两颊微红的史黛菈看着面前经过“计划”的彻底调整,拥有一双丨乳丨牛般的巨ru与纤细的蜂腰,腿间却迳自矗立着完全包裹于水蓝外皮之下的“凶器”,彷佛是活体“xing爱娃娃”的玛琉。“主人……命令史黛菈来替您做些‘暖身’,雷明斯舰长。”

    “主人要妳对我做的,恐怕不只是字面上的‘暖身’而已吧?”

    第 146 节

    -

    第 146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