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109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109 节

    ,如今妖鬼已现,那雪涟的处境岂不是更糟?于是静流咬

    着牙,从地上爬起来,往雪涟的房间跑去。

    ************

    「我睡了多久,为什么会全身无力?」雪涟躺在地上,尽管本能让她感觉到

    了周围空气的变化,但是四肢松软无力,提不起劲来。

    难道是中了迷香?这让她想起武林中常用的技俩,雪涟担心地摸了摸身

    边,静流已经不在了。然而,甚至没有再给她思考的时间,一个黑色的人影就突

    然出现在面前,像熊一样扑倒她身上,将女孩扑倒。

    「啊,你是谁?」雪涟努力挣扎,却使不出力气,柔弱的身体像小猫一样被

    黑影压倒在地上,然后一个大手将她的嘴巴捂住。

    「不许出声!」透过月光,雪涟才发现眼前的男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静流父

    亲,赤松昭光!巨大的变化让女孩一阵头昏,究竟发生了什么,静流的父亲面目

    狰狞,将她视为仇敌。

    「昭光叔叔……」小雪涟可怜兮兮地喊了一句,就被昭光一个巴掌打翻在地

    上,俏美的脸上呈现在鲜红的掌印。

    「小贱人,你的母亲到哪里去了?」昭光恶狠狠地问她。

    「我,我不知道。」雪涟无辜地摇着头,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

    昭光的眼神让她本能地查觉到了危险。」发生了什么,昭光叔叔。」

    「你的母亲,东方燕那个表子骗了我!」昭光就像个发了疯的野兽,红着眼

    睛盯着眼前还穿着女儿巫女服的雪涟,然后粗暴地将她的衣服扯开,露出了里面

    新鲜柔软的肌肤,「那么既然如此,至少要让她的女儿来偿还!」

    由于被先制压倒,此时的雪涟就如同小猫一样柔弱,她无助地看着疯狂的昭

    光,拼了命想要挣扎,却敌不过对方的力气。衣襟被大手粗暴的撕扯开来,少女

    特有的新鲜水嫩的肌肤就这么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之中,已经开始发育的丨乳丨房,完

    美地呈一个丨乳丨鸽的样子,昭光喘着粗气将大手按在上面,盈盈一握,弹性和色泽

    都是上品。

    雪涟却被吓坏了,甚至不知道倒怎么办,只是睁着惊恐的眼神看着昭光在自

    已的胸前肆意玩弄,少女的羞涩让她羞红了脸。

    「不要,昭光叔叔,不要这样。」小女孩哭着挣扎,双手不住地挥舞。

    「这就叫母债女还,全是你那个表子母亲的罪,竟然敢欺骗我!」赤松昭光

    疯了一样抽打雪涟,两下耳光让身上的小女孩没了动弹,然后他yin笑着伸出手指,

    扯开雪涟下方的衣裙,露出那少女最隐私水嫩的粉红地带,将手指探了进去。

    「啊,不要!」雪涟似乎因为过于惊恐变得只会说这么几个词了,她用手牢

    牢地抓紧地面,然后哭着忍受昭光的手指的玩弄,还没有被开发过的身体哪里经

    受得了这种刺激,昭光的手指挑逗似地在雪涟的荫道口反回旋转,抽插,然后,

    轻轻地,带着恶意地,在上面那个敏感的小上轻轻一按!

    「呀!!!!」顿时,雪涟小巧的身体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而反弓起来,

    她发出媚人的呻吟声,yin水从那鲜嫩的洞丨穴中射出,射在昭光的手上。

    竟然吓得失禁了,真可爱,昭光感觉到自已心跳加速。

    「看不出你也是个小yin货,水也很多吗?」昭光狞笑地看着沾满了yin液的手

    指,「真是个极品啊,比你母亲漂亮多了,过不了几年一定是个大美人。」

    说完,他站起身子,然后整个人骑在雪涟娇小的身躯上面,一只手握住那丨乳丨

    鸽似的双峰上,另一只手却伸进雪涟的肉丨穴,伴随着有节奏的活动,逗得小雪涟

    敏感地不断呻吟。

    「小yin货,不要乱叫,你想让其它人看到吗?」昭光又一个巴掌过去,他看

    着眼前的女孩,呼吸越来越沉重。雪涟的身体正在发育当中,举手投足的动作都

    混杂着一种让人疯狂的可爱和性的魅力,在男人眼里这是一种近乎变态的,妖精

    般的吸引力。

    夜风寒冷,凉如冰水,雪涟赤裸的肌肤不断流出汗水,她不停颤抖,牙齿打

    颤。昭光骑到女孩身上,开始抚摸她,起初非常轻微,然后开始发力,他狰狞地

    按住雪涟的手,拧她的丨乳丨头,从根部到丨乳丨晕,然后舔了一舔。接着又伸出手抚摸

    她的脸颊,沿着秀美的脸部轮廓,直至甜美的小嘴,接着俯下身子,强吻女孩的

    嘴巴。他可以近距离地看到雪涟那小鹿般慌乱的眼神,感受她胸前的起优,甘美

    的呼吸。

    雪涟有些不会动了,她好像被吓傻了,直直地看着他,脸红扑扑的,非常可

    爱。昭光感到自已快要忍受不住了,他将手伸向雪涟的丨乳丨房,抚摸着下方的部位,

    直至雪涟浑身发麻,发出呻吟之后,又用姆指饶着丨乳丨头转,拿两根手指夹住,用

    力一拉,雪涟就像个玩偶一样被拉起,然后倒下去。

    这时候,昭光终于决定进入,他将手指伸到雪涟那已经被自已拉开的双腿之

    间,然后用两根手指有技巧性的来回拔弄,直到女孩忍不住发出羞人的哭求时才

    停手,伸出手指的时候,上面已经布满了yin丝。

    雪涟的下面已经湿了,或许只是由于过度惊恐而造成的失禁,但昭光并不介

    意。他站正位置,将雪涟那修长的美腿架起来,直到自已的腰间,然后掏出自已

    的rou棒。查觉到对方要对自已干什么的雪涟突然间歇斯底里起来,她疯狂地,尖

    叫着挥舞着拳头,打在昭光身上,却无法阻击对方的行动。

    然后,突然间……

    ************

    深夜,周围的妖气越来越重了,寒冷透骨,直入骨髓。

    「雪涟,你一定要没事啊。」怀着太清符的少女急匆匆地奔跑在过道上,已

    经明显出现牺牲者了,几个巫女的尸体倒地神社内,她们都是被惨忍杀害的。所

    以静流现在唯一所想的,就是赶紧把这重要的太清符交到雪涟手中。

    但是,她永远不会想到,房间里方才上演的那一幕。

    一拉开门,静流拿着雪涟给的护符,直直地愣在那里。

    眼前的景像让她大脑一片空白,明显经过扭打,弄得一片狼籍的房间,父亲

    光着下半身倒在地上,他的胸口尖刀被捅穿,鲜血染红了全身,至死脸上还留有

    惊讶。

    而雪涟,则呆呆着,带着受伤的表情缩在一边,她的衣襟凌乱,巫女服被扯

    得一条一条的,衣不掩体,下半身则是完全光着的,双腿紧紧地靠在一起,但掩

    不住其中的湿痕,而那柄布满了鲜血的刺刀,正在她的脚下。

    「雪涟……」静流呆呆地向前走一步,手中的蜡烛掉到地上,火光照耀在雪

    涟那受伤惊恐的脸庞上。

    「静流……?」雪涟起初有些愣,然后她将眼睛下转,才发现尖刀在自已的

    脚下。女孩的表情突然变得害怕起来,她试图站起来,「不,不是的,静流,请

    听我说,这,这,不是……不,我是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子,这是……是……」

    可怜地雪涟结结巴巴地说不出口,这让她从何解释?

    「雪涟……」静流重复了一句,女孩低下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到底是

    悲伤,还是愤怒,她只是慢慢地拿出道符,「这是你的东西,我是来还给你的。」

    「不,不要。」雪涟挣扎着扑上去,「求求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

    的那样的。」

    「我知道,我能看得出来。」静流的声音麻木而冷默。

    「那为什么要还给我,这不是我们友谊的证明吗?明明说好了要一生一世成

    为好朋友的。」雪涟失声痛哭起来,「求求你,不要还给我,不要把我们的友情

    还给我!」

    强风击打着木板,周围发出了妖魔的嚎叫,气氛变得更加诡异,但如今的两

    个女孩,却心如死水。

    静流默默地看着哭泣的雪涟,心中说不出是苦闷还是愤怒,两个女孩就这样

    对峙着。

    「静流,告诉我,我的父亲……和你的母亲,他们是不是……」雪涟垂下手,

    无力地坐在地上。

    「你已经知道了?」

    「大概,可以猜到一点……」雪涟无力地回答。

    即使知道了,那又如何?一切已经发生,两个女孩都知道,她们的关系,从

    此就好像破碎的镜子一样,再也无法重圆了,雪涟刺死昭光的事实将永远压在两

    人的心里。静流看着眼前的好友,一切,是雪涟的错吗?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

    已已无法面对雪涟。

    「这是你的东西,收好它,它会保护你的!」说完她把太清符塞到雪涟手中,

    不等她回应,就头也不回地转身跑开了。

    无论身后的女孩如何呼叫她,静流都不敢回头,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变化,

    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应对好友。

    木制的走道之上,唯有少女奔跑时的哭泣声。

    ************

    诡异的月色之下,神社外的悬崖之上,东方燕正怀着八咫神镜,飞速向远方

    奔跑。许多拿着金棒的鬼则从四面八方包围着她。

    「为什么,会全部集中在这里。」东方燕咬了咬牙,连掌带剑击倒两个鬼怪,

    却被背后留有长长舌头的软舌所一下子击倒,那又湿又滑的长舌头一下子将

    东方燕的衣服弄开,露出了成熟性感的身体,鬼怪的眼中露出yin秽的目光。

    然而只是在下一个瞬间,大意的鬼怪就被砍为两半,神代美帆挥舞着薙刀从

    后面赶来,像女武者一样接连砍翻剩下的两个鬼怪。

    「把八咫镜交出来。」美帆摆出战斗架式,上前一步,月下的薙刀透露出凶

    狠地寒光。

    「哦,你以为你能做到吗?」东方燕也抽出软剑,「你这个贱女人,竟然敢

    勾引我的男人!」

    「哼,飞选择了我,因为我比你更有魅力罢了!」美帆冷笑地上仰了一下额

    头,露出了胜利者的表情。

    「别在那里沾沾自喜了,臭女人,你的丈夫不一样扔下你投靠在我的这一边。」

    东方燕毫不示弱地吼回去,「说到底,你也和我一样!」

    「昭光?」美帆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回过神来,「那个没有用的男人,难道

    是他帮你拿到八咫镜的?」

    「那又如何?」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八咫镜真正的作用?」美帆看起来很得意,「上古传

    下来的三神器,八咫镜代代由守护巫女所封印,它诱惑着魔,吸引着魔,对于群

    魔诸鬼来说,八咫镜拥有无法抵抗的诱惑,谁拥有它,谁将成为鬼的目标,这他

    没有对你说吗,你拿到它也没有任何作用!」

    「哦,你错了,我想战国的大名每一个都会想要这个传说中的八咫神镜的。」

    东方燕挑了挑眉,「而且我可以想象,神代家发现她们家族的成员丢掉了祖传的

    神器,会有什么反应!啊,那个女人叫神代弥生吧,她看来对你很不满喔,到时

    候她会怎么样呢,我好期待喔!」

    「你,把它还给我!」恼怒的美帆刚举起薙刀,突然间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另

    一边的林间窜出来,上官飞落到两个女人之间。

    「飞……」美帆上前一步,却被上官飞示意退后,男人转身面对自已的妻子。

    「把八咫镜交给我。」他伸出手。

    「哼,把它交给你,然后让你和你的情人完成如意算盘?」东方燕后退一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人的奸情,你早就想着把我给抛掉了,想我辛苦和你

    经营镖局这么多年,你却这么无情。」

    「你把雪涟也扯上了!」上官飞愤怒地看着妻子,「我在雪涟的房间里发现

    了赤松昭光的尸体,他想要强bao我的女儿!」

    「昭光,他死了?」虽然已经变了心,但美帆听到昭光之死的消息时,还是

    吃了一惊,「他想要强bao雪涟?」

    「那个男人已经疯了。」上官飞摇了摇头,「静流已经看到了我们两个人的

    偷情,如果我猜地没有错的话,是你或者昭光暗示她的,目地是为了将我们两个

    分开!」

    当发现静流跑出去的时候,上官飞和神代美帆为静流的事情展开了激烈的争

    论,双方意见分岐,这时候才让东方燕和赤松昭光有机可趁。

    「那个男人,已经疯了。」上官飞看了东方燕一看,「你也是,甚至不惜利

    用自已的女儿,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疯狂?」

    「是什么?」东方燕看着眼前负心的男人,突然仰天狂笑,「你问我是什么?

    难道你背着我和这个女人偷情的时候,没有想过我的感觉?」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美帆上前一步,手握薙刀,「八咫镜的力量不是你

    可以掌握的。」

    「其实我根本就不想要什么八咫镜。」东方燕疯狂地将神镜往地上一摔,「

    我要的是复仇,我要你和神代家受到报应!」

    「你也疯了。」

    「是的,我是疯了,被你们活活逼疯的。」月光下,东方燕的神情宛如厉鬼。

    这时候,上官飞飞身一跃,扑了上去,将东方燕扑倒,抢到魔镜。

    正在此时,风云突变,四周林叶纷飞,无数妖魔诸鬼从暗处现身,围住了三

    个人。它们大多是手持金棒的鬼,还有一些软舌和丸吞,但最

    让人注目的,则是站在最前面,一肥一瘦的两个人形鬼怪。

    「挫鬼和挠鬼?」神代美帆看到这两个鬼怪之后,脸色大变。

    挫和挠是鬼怪之中强力的那一种,挫身形高大强壮,惨白的肌肤,

    拥有寻常人难以想象的怪力,能够将皮肤硬化。性格异常暴燥,攻击性极高,就

    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喜欢骨头碎裂的声音。而挠则是挫的相反存在,身体高瘦,

    有如枯黄一般,同样如同它们的名字拥有将身体部分软化的特殊能力,性格残忍,

    狡猾。

    「呵呵呵。」挠鬼发出让人不快的刺耳声音,做为高阶的鬼妖,这个枯黄的

    怪人拥有人语的能力。」神代家的巫女也堕落了啊,八咫镜竟然会落到外人手中。」

    「飞,绝不能让八咫镜落到妖魔手中!」美帆大喊着,却被挠伸出软化,有

    如鞭状的手臂一把卷起,抱到怀中。

    异形的鬼怪伸出细长的舌头,在美帆的脸上舔了一下,「啧啧啧啧,神代家

    的巫女看来味道不错啊。」然后边玩弄着女人,边发出让人不快的尖叫声。

    「异国之人呐,你已经没有退路。」相比挠那让人心里不快的阴惨声音,挫

    的声音则是让人十足的惊恐,像狂兽一样将倒在地上的东方燕一把提起,然后粗

    壮的双手将东方燕那雪白修长的美腿大大向外分开,极度地拉扯,女人顿时发出

    历声的惨叫声,但这个高大的怪物完全视而不见。

    「选择吧,交出八咫镜,献出人心,将你的女人作为我们的祭品,如此一来,

    你将成为我们鬼的一员!」挠再一次阴森的窍笑起来。

    「记住,你已没有选择。」挫在一旁提醒。

    上官飞看着手中的八咫镜,然后抬头望天,天际已无明月。

    ************

    「上官,叔叔?」静流赶到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女孩目瞪口呆,无数的鬼

    怪在四周张牙舞爪,上官飞站在中央,手里拿着八咫神镜,一动不动。

    而在他的身边,两个女人,东方燕和神代美帆分别被挠和挫抓住。

    神代美帆被挠鬼抱在怀里,双手高举,整个人呈大劈腿的样子,一条修长的

    美腿高高抬起,将女性的蜜所完全暴露在外面。同时,挠将它的双手化为软鞭,

    一条紧紧地缠在女人那丰满的丨乳丨房上面,将丨乳丨房挤得肿涨无比,同时另一条却像

    灵蛇一样,直直在探入美帆的肉洞,从她的腹部可以明显的看到,一条弯曲的痕

    迹从女阴处直入子宫,然后扭曲,探伸,同时一进一出的抽插,伴随着美帆痛苦

    的叫声,女人的湿痕从大大张开的洞口流下。

    「母亲。」静流吓得掩住嘴巴,这简直是惨无人道的行为,异样的触手肆无

    忌惮地在母亲的腹中穿梭,捣烂她的内脏。

    另一外,东方燕的处境也没有多好。

    挫和它的同类一样残暴,高大的巨体将东方燕整个人头向下,呈一个倒人字

    型垂吊在半空之中,粗壮的巨手将东方燕修长的美腿大大掰开,几乎让两条腿张

    开到极限,呈一字型。静流可以明显听到,东方燕因为身体被暴力撕扯而发出了

    悲鸣,她的骨格在发颤,同时,挫两腿跨下的巨棒直入东方燕的肉丨穴,女人的肉

    洞相比下挫的rou棒是如此的窄小,就好像攻城锤一样,那巨物碾压似地直入子宫,

    然后大力地抽插。挫的速度并不快,但很一次进击,那巨大的rou棒就好像要把东

    方燕的下体碾烂似的,没有一个女人的下体能够容忍这么大的巨物。

    「快救救她们!」静流冲上前,但上官飞的表情茫然,一动不动。

    「上官叔叔,不要被他们所诱惑了!」小女孩看着母亲被怪物活生生折磨的

    样子,急得心快要跳出来了,「求求你,把八咫镜交给我,我来封印住它们!」

    「八咫镜?」上官飞的瞳孔一下子放大,「原来你也想偷走八咫镜?」

    「不,我是神代家的巫女,我知道该怎么做的。」静流小心意意地伸出手,

    却被上官飞打飞。

    然后立即,群魔诸鬼围了上来,其中几只鬼想要抓住静流,却反被女孩用神

    符打倒。

    「上官叔叔!」静流焦急着呼喊,闪身躲过另一侧的攻击,鬼怪的数量众多,

    她却孤身一个人,独掌难鸣。

    如果雪涟在身边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个想法,静流

    努力地抛开杂念,一个转身拿起掉在地上的薙刀,灵巧而致命地砍杀鬼怪,鲜血

    下的静流,宛如传说中浴血的武者巫女。

    软舌的攻击从后面袭来,静流敏捷地侧身一闪,然后避过那又长又滑的

    舌头,将其一刀砍断。同时于空中一跃,跳开了从另一侧伸出触手的丸吞,

    落到它的背后,将其一刀两断。

    「上官叔叔,求求你,放开八咫镜。」静流握着手中的薙刀气喘吁吁,「你

    被鬼所诱惑了,你是雪涟的父亲,我不想……」

    没想到,上官飞竟然抢先扑了过来,他执剑飞击,将静流逼得节节后退。月

    色下的上官飞,此时已经没有了人的样子,他披头散发,双目红肿,宛如厉鬼。

    「啊,不要再捣了,我要坏掉了!」另一边,神代美帆的身体已经被挠鬼弄

    得完全不成丨人形,她仍然和之前一样,摆出一个劈腿的动作,两条修长诱人的美

    腿完全张开。由挠鬼变幻而来,如软鞭一样的手臂像蛇一样探进女人的肉洞之中,

    从腹部凸出的痕迹都可以看到,那手臂恶毒地从洞口直入子宫,然后穿过层层内

    脏,在女人可怜的肚子里反复扭曲,缠绕,宛如恶戏一般。美帆的表情也是惊恐

    之极,毕竟恐怕没有几个女人会有这种体验,自已的脏器竟然会被如此残忍的玩

    弄,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已的肚子就好像被捣烂的胶囊似,发不出任何声音。

    「求求你,饶了我,我会被插坏的!」东方燕这边却完全相反,可怜的女人

    被头朝下倒吊在半空中,巨大的挫鬼毫无怜悯心地将女人的双腿扳开到一字型,

    然后无视洞口的大小活生生地将自已那巨物硬塞进对方的荫道。东方燕的腹子就

    好像孕妇一样大,却远比孕妇扭曲,就好像被硬生生吹涨的气球一样,挫鬼的每

    一下抽插,都伴随着女人凄惨的尖叫,和她骨头碎裂的声音。东方燕已经完全失

    去了理智,她疯狂了摇晃着头,以减轻身体的巨痛,那一种骨头碎裂,错位的痛

    感让女人撕心裂肺。

    「上官叔叔!」静流鼓足一口气,将上官飞推开,然后滚到男人背后举刀砍

    下,却被上官飞架住,「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想想你的家人,雪涟还在等着你回

    家啊!」

    然而上官飞完全听不进去,能够出卖自已的女人,却无法忍受自已的女人出

    卖自已,贪婪的心和对力量的渴望,让他接受了鬼语,着着实实在成了鬼的一员。

    「雪涟?」上官飞先是一愣,然后嘿嘿地笑起来,「我的小女儿啊,嘿嘿,

    对哦,我还有一个女儿,放心吧,把你杀死之后,我就会去找她的。我是她的父

    亲,我会让她也变成鬼的,鬼的一员,把她培养的像妖精一样yin乱,去为我作事,

    哈哈哈,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上官飞疯狂的笑语让静流心颤不已,女孩咬咬牙,「上官叔叔,你已经不是

    人了,你戴着人面,心却和鬼一样!」

    人心鬼,人面鬼心,然而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呢?

    「你知道嘛,上官叔叔,我曾经很感激你们,因为你们把雪涟带到了我的生

    活。」静流流着泪,一字字说道,「我根本就不想当什么守护巫女,母亲和家主

    他们的权利之争,我从来就不关心,我只想和雪涟在一起,做一对好朋友,快快

    乐乐的生活。」

    「但现在,我却必须要履行神代家巫女的职责。」静流沉下声,举起手中的

    薙刀。

    月色下,群魔诸鬼厉声狂笑。

    ************

    「静流,你一定要等着我啊。」尽管身体因为迷香而不再灵活,雪涟仍然咬

    着牙用她最快的速度飞奔,看到巫女的尸体,她没有停下,路过小溪,她就跳过

    去,女孩手里捧着师父所送的太清符,这不仅能让她降魔诛鬼,最重要的则代表

    了她与一个女孩最真诚的友谊。

    「即使你恨我,也没有关系,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它交到你手上。」不小心被

    拌倒,雪涟眉也不皱一下就爬起来,继续前进,「你是神代家的巫女,我最了解

    你要干什么了,所以我一定要帮你,站在你这一边,我们勾过手指的!」

    体力急速下降,雪涟挣扎着向前跑,朝妖气最重的地方跑,有鬼怪来袭,她

    就一剑刺倒它们。终于,她赶到了神社的悬崖这上,但眼前的景象立刻让她惊呆

    了。

    百鬼夜行,到处是张牙舞爪的鬼,她看到自已的母亲和静流的母亲,分别被

    一肥一瘦以极端残忍的方玩弄,就好像坏掉的玩偶一样。而静流,她最好的朋友,

    高举透着寒光的薙刀,直砍自已的父亲。

    刀过血溅,伴随着父亲痛苦的嚎叫,八咫镜掉到地上,放发清脆的响声,父

    亲的身体挣扎,扭曲,然后血光四溅,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静流……」太清符掉到地上,女孩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好友手中

    还带着父亲鲜血的薙刀,一动不动。

    「雪涟,你怎么在这里?」静流回过头,惊讶地看着雪涟那不敢相信的脸庞,

    大脑一片空白,她呆呆地转过头,发现自已手里还握着滴有鲜血的薙刀。一切都

    命运的恶戏,周而复始,玩弄人心,静流松开薙刀,然后被从背后伸出的触手抓

    住。

    丸吞已经等这一刻很久了,它伸出带有沾液的触手,将静流整个人缠住,

    然后向后拖,张大嘴巴一口吞进去!静流一到肉球一样的怪物身体,就从四面八

    方渗出特殊的液体,将女孩身上的衣服全部融化,伸出许多触手,分别勾住静流

    的双手和双腿,露出毫无保护少女隐私部位,然后同时用两根特殊的触手直刺入

    静流那对丰满的巨ru……

    雪涟那一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被两只软舌一左一右从两侧夹住,然

    后提到半空之中。整个人被大大的分开,衣襟被扯散,露出还在发育过程中,像

    小妖精一样散发着诱人气味的美丽身体。鬼怪贪婪地看着眼前美味的猎物,口水

    滴到雪涟那因为害怕还起伏不定的胸膛上,然后软舌用粘呼呼的舌头将女孩全身

    舔了个遍……

    这是群魔诸鬼的胜利,三神器之一的八咫镜终于落到了鬼妖手中,就好像为

    了欢呼胜利一样。挫鬼和挠鬼分别进行了最后的冲刺,挠张开狞笑着瘦脸,残忍

    着伸长插在美帆身体内的软蛇一样的手臂,不断在女人的肚子之中翻腾,扭曲,

    将她的内脏完全挤烂。同时,原本缠在双丨乳丨上玩弄的另一只手臂收回到美帆的菊

    门口,然后同样自由变幻,变得更细更长,像尖针一样直刺入美帆的后门,慢慢

    地,残忍地,不带任何怜悯地在女人的身体之内突进,搅动。

    美帆翻着白眼,剧烈的痛楚让她全身有如刀绞,她的内脏已经完全被捣烂了,

    只是凭着本能在抽动身体。两根毒蛇一样的触手分别分快地在她的身体之中抽动,

    飞快地突进,从下半身慢慢沿着脏器的空隙上升,穿过胸部,直入深喉,然后伴

    随着美帆生命最后的哀叫,两根枯黄的触手从已经被撑得无比肿大的喉管处直探

    出来,从女人的嘴里窜出,将这个可悲的女人走到生命的尽头。

    东方燕那一边,同样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候。挫的rou棒已经完全贯穿了女人的

    下体,东方燕的下面已经完全血肉磨糊,小腹完全被过于巨大的rou棒撑爆。挫鬼

    的每下插抽,带出大量yin水的同时,也甚至可以看到这个可怜女人的肠子掉到外

    面,露出一大截摇摆在空中。而她的大腿骨已经完全被拧断,两条大腿不再呈现

    一字型,而是紧紧地,像坏掉的玩具一样,被挫鬼的双手紧紧地按在身体的两侧,

    仅仅留着点皮连在上面。然而这个残暴的挫鬼又狂吼一声,用力一扯,将东方燕

    那修长的美腿完全从身上扯掉,两只手各拿着一条布满血痕的大腿,在月下鬼嚎

    起来。

    没有了下半身的东方燕并没有立即死去,她像个rou棍一样赤条条地倒在地上,

    失血过多的她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摧毁自已的挫鬼,在月光之下鬼嚎着将她那原本

    傲人的美腿放在嘴里疯狂的撕咬,拉扯。

    然后,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听到了人群前进的腿步声,和呼喊声……

    ************

    天亮之时,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结束。由神代家当主神代弥生所带领的巫女,

    协同周边的退魔师和武士纷纷集合起来,利用了八咫神镜的特性,将当晚的群魔

    诸鬼一网打尽。神代弥生也借此机会,终于彻底除掉一直以来想要翻倒本家的神

    代美帆家族,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退魔之战时,八咫镜却意外掉下悬崖,众人搜

    索无果,于是暴怒的弥生只能将一切迁怒给可怜的幸存者,被称为拥有直逼她的

    女儿,神代家次期当主神代扇奈,被喻为天才的静流。

    神代弥生以静流勾结外邦人,研习异神巫术,以及夺取八咫神镜为理由,将

    她彻底逐出神代家,永世受到流放,彻底将这个威助到自已女儿的敌人赶出了这

    片土地。

    日暮之下,航向远方的大船上,静流孤独地站在甲板之上,凝望着这片故土。

    误解奈落之丨穴的责任是她永远无法弥补的,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因为那晚逃出的

    妖魔而丧生。人们看她的眼光,也由从前的爱怜变成憎恨,而她最好的朋友,也

    离开了她。

    真相究竟是什么,恐怕已随着神代,上官两家人的死亡而永远埋藏起来了。

    失去一切的静流茫然地望向远方,从此她将乘船航向西方,那里等徒她的是

    什么,女孩一无所知,然而比起未知的恐惧,让她更难以忍受的,是世人的误解

    和失去亲近之人痛楚。

    随着水手的叫喊,航向西方的大船起锚了,此时在夕阳之下,静流在远方看

    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雪涟一身白衣,出现在站在船下,看着船上的女孩。

    曾经一切甜蜜的回忆,美好的誓约,都随着亲人的死而变得遥远。

    两个人都知道,她们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了,双亲的死就像一堵

    墙一样,牢牢在隔在两个人的心之间,让她们不再紧密。

    「静流,对不起,我知道的,这不是你的错。」雪涟望向船头的少女,美丽

    的眼眸中带有湿痕。

    「恩,我也明白的,雪涟,你也没有错。」静流流着泪点头,声音明显在发

    颤。

    那么,到底错在哪一方,这一切的一切,责任将归在何方?

    两个女孩其实都明白那晚发生过什么,但即使知道真相,弑亲的事实也无法

    改变,一切已经注定。铁锚升起,航向远方的大船在暮色之下,渐渐开始航行,

    再也不会回头,而它所承载的少女,也是如此……

    雪涟茫然地看着渐渐远去的大船,心中无限惆怅,从此她将何去何从,女孩

    心里完全不明白。她只知道自已的心,也在渐渐远去,雪涟咬了咬牙,做出了一

    个决定。

    「静流,我会追上你的,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会追到你的!」

    只是追到之后又如何呢?她不知道……

    欢迎访问龙腾请记住收藏!我们的网址 网站手机版阅读!直接访问网址即可!

    正文 魔物与冒险者

    更新时间:2014-08-29 03:32:54 字数:480910

    【魔物与冒险者】(升级补丁版)打印|推荐|评分

    2010-9-2916:51

    很多章节的细节我都改了,请做合集的朋友手下留情谢谢,至少也重新以现在

    这个版本把每章重做吧,第一天发布的版本是不全的,谢谢

    (一)魔生树

    迷失的森林,位于平原上的大片充满着瘴气和邪气的魔性森林,从远古时代

    开始这繁茂的远古森林就不断向人们传述着它的深邃与黑暗,传说这里是魔物和

    黑暗生物的聚集之所,即使是他们的同类也不敢轻易踏入这片禁忌的森林。尽管

    如此,这片迷失的森林仍然像一个卖弄风骚的荡妇一样,借由满载而归的冒险者

    之口,将它那魔性般的魅力传播进各大王国和城市,森林里面有无数的宝藏沉睡

    在这个未被开启的土地之中,为了财富,为了荣耀,为了欲求,越来越多的探险

    者来到这里加入冒险的行列,各大王国均开设了针对这片森林的冒险者工会,向

    人们传授征服这片原始森林的知识和技巧,渐渐地森林的外围已经变成了冒险者

    的乐园,取之不尽的财富吸引了大量人群的目光,尽管这些财富多半取自于以前

    那些在冒险中失去生命的可怜人儿。虽然森林的外围已不再那么可怕,但森林的

    中围依然向人们保持着强烈的震慑力,数不清的怪物和原生植物让绝大多数的冒

    险者望而却步,而它的最深处更是几乎无人可窥一见,生还者十中无一。

    此时,原本寂静的森林之中围,那片冒险者们正在努力征服的末知领域,巨

    大的爆炸声从中响起,顿时火光冲天,映红了大片森林。

    ”该死,还是没有打中吗?”魔法骑士克里斯松下手中的魔剑,正努力从火

    焰爆炸的硝烟之中探索敌人的身影。这位魔法的施发者是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女

    骑士,飘散在风中的深黄秀发配上那件贴身的盔甲看起来格外的英资飒爽,而为

    了行动方便金属盔甲仅仅紧附在胸前,手腕和腿裸上面,将女骑士原本修长美妙

    的身段展现在人们面前。

    ”是啊,真是可惜了呢,伯爵小姐。”一个自信沉稳的女声突然从烟雾之中

    发出,女骑士只见眼前一闪,一个靓丽的黑发女剑士就这么徒然出现在自已的面

    前,对方身材高佻,仅仅穿着布衣,伴随着轻灵的舞姿,冰冷的剑锋就这么朝自

    已的侧面砍过来。

    ”哈!”女骑士低喝一声,赶忙将手中还在发光发热的魔法剑向上提,总算

    挡住了女剑士的攻击,对方是个27,28左右年纪的女剑士,金铁相交,四目相对

    的时候,克里丝发现女剑士那漆黑的眼睛之中散发出的是无比的从容和自信。”

    没想到你竟然能在这样的攻击之下逃脱,帝国的走狗,报上名来!”

    ”哼,不愧是传说中的轰炎魔剑,竟然能引发出如此程度的爆炸力。”女剑

    士微微一笑,突然间手腕反抖,原本握剑的右手突然松开剑柄,然后抄出空着的

    左手接住掉下来的利剑,反手一击,在女骑士胸前的盔甲上留下了一道印痕,”

    只可惜它的使用者却不太成熟呢,恐怕魔剑此刻正在哭泣吧?”

    ”说什么。”克里丝后退几步,好不容易才缓住身子。

    ”塞西莉亚。”女剑士后退一步,优雅在摊开双手,轻点下头,行了一个奇

    怪的剑士礼议,”帝国炽焰骑士团,副团长。”

    ”你们,来到这片森林做什么?”一提到帝国,克里丝就按捺不住胸中的怒

    火。自已所在的国度,西方同盟诸国与东方古老的庞大帝国争战已久,近几年来

    受到帝国的侵略,大量的人民和领士被帝国无情的掠夺和占领,身为同盟国贵族

    的克里丝当然对帝国的军人没有任何好感。

    ”真遗憾,我没有义务告诉你们呢。”女剑士轻轻佻了佻眉,看似不经意的

    举动之下伴随而来的却是狂风暴雨般的斩击,女剑士的身形十分轻盈,极其灵敏,

    克里丝在对方的猛攻之下只有招架的份。”倒是你,伯爵千金不乖乖地当个淑女

    小姐,却穿上盔甲来这里干什么?”

    ”真罗嗦。”克里丝看准机会用剑逼开对手,谨慎地和对方保持距离。

    而在两人的不远处,一个古铜色肌肤身材高大的蛮族女战士到挥动着巨大的

    铁捶不断攻向她面前一个身穿红色布衣,留着一条细长发辨佣兵模样的男人。男

    子在女蛮族凶猛的攻势下几无反击之力,不断向后退。

    ”切,好一个暴躁的女人,我喜欢的可不是你这样的类型啊。”虽然身处劣

    势,但这个削瘦男子的语气却仍然十分轻佻。

    ”罗嗦,看我把你砸成烂泥!”蛮族女战士怒吼一声,浑圆的臂膀带着铁捶

    势若千钧般砸了下来,顿时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但可惜这致命的一击却被男

    子堪堪躲了过去。女战士低喝一声,”哼,真是像猴子一样灵敏。”

    ”免了,不要叫我猴子,我的名字叫威尔,人称红色佣兵的男人。”男子后

    退到一边,”喂,那边的巨ru巫女小姐

    第 109 节

    -

    第 109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