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89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89 节

    而那卡在肉洞中的小幼鼠竟然喜欢上了米娅肉洞里

    的yin水,小家伙在女人可怜的肉洞里狂欢的舔食着。弄得贵族小姐肥美的屁股不

    断乱晃,看起来诱人极了。

    拉古就这样玩弄着,看着以前他眼里高高在上的米娅小姐,在自已恶意的玩

    弄上那个高潮痛苦的模样。曾经很长时间,这个变态的青年就一直幻想着米娅的

    倩影而手yin无数个岁月,终于,情况有了逆转,凭着家中小小的富有,拉克将目

    标紧紧地盯在了米娅身上。

    看着因为高潮和刺激而无助地晃动着那肥美臀部的米娅,其它的娼卫也好奇

    地围了上来。这些男人被青年的游戏来了性趣,纷纷掏出自已的rou棒,在其它周

    围的屁股上开始了发泄。

    夜晚,女刑墙边上,尽是女性沉闷的呼声和男性欢悦的低哼声。离天亮还有

    一断时间,一旦天亮,早一轮的侍奉活动又将开始,对于女刑墙上的女人来说,

    这将又是漫长的一天。

    柯林终于在米娅口中射完了自已的jing液,自已一个人走到附近的休息所。娼

    卫正准备休息的时候,一个尖刺的锐利抵在柯林的要害处。

    ”很久不见了,柯林。”一个冷艳的女声出现在他耳边,”收声,乖乖地配

    合我们。”

    柯林回过头,发现几个劲装高佻的美艳女性,她们个个体态倩丽,神色充满

    英气。而这些女人的腰畔,都配着一柄引殊的细剑。比起西方刺突用的细剑更长,

    更尖细,就好像蜂的尖刺一样。而这种武器的名字就叫蜂刺

    她们则是塞拉尼亚女王最精锐的护卫,女王护卫,人们叫她们为女王蜂骑

    士。

    trs22011-5-1200:23

    娼民与娼民

    夜色降下,塞莉丝公主站在都城的墙头,看着城下灯火通明的城镇。曾经的

    塞拉尼亚圣少女,成为了属国塞拉尼亚最低等的五等娼民,塞莉丝在城内也必须

    以被战败国公主的身份,去服奉这个国家的大臣们。婷婷玉立的塞莉丝此刻穿着

    几乎完全透明的纱制薄衣,将美少女那诱人的雪白肌肤半隐半露地隐在鲜嫩的肌

    肤之中,那双腿间透明粉红色的蕾丝内裤,更是引人浮想联翩。整件衣服是塞莉

    丝在城堡里最常穿着的东西,它做工高贵,却又yin秽无比,就好像塞莉丝现在的

    处境一样。

    ”曾经从这里望过去,莱雅城下镇是多么的美丽宁静啊。”塞莉丝悲伤地感

    叹到,”而现在,这里升里的灯火中,每一间房子里,究竟有多少曾经纯洁的少

    女在男人的强bao下过着悲惨的生活呢。”

    ”公主。”一旁的侍女静静地站在走廊边上,这些城堡里的侍女也必须暴露

    时常暴露着双丨乳丨来供人玩乐,”请你忍耐一下,听说女王蜂骑士已经潜入了这里,

    说不定………”

    ”蜂骑士吗?”塞莉丝望着城下,凉风吹抚着女孩的秀发,”她们真的能拯

    救这里的我们,不,甚至整个塞拉尼亚吗?”

    ”塞莉丝殿下,你在说什么呢,蜂骑士们的话,一定可以的。她们是我们塞

    拉尼亚最值得骄傲的人啊。”

    ”是啊,值得骄傲的女战士,塞拉尼亚女权力量的一种体现。”塞莉丝轻轻

    摇了摇头,”算了,但愿她们能拯救我们吧。”

    晚风吹过,阳台上窗帘被卷得飞起,侍女满心期待着蜂骑士们的归来,但她

    很不明白,为什么塞莉丝公主会露出这样的惆怅。

    ………………………

    ”怎么样,最近对你的新国家是不是还满意?”城道上,摄政王凯鲁笑着看

    眼前的女王拉茜卡,白沙的女王拉茜卡至今还没有确认娼民等级,也就说她

    这个高傲又自负的女王还没有受到征罚。亡国的女王仍然身着银狐皮的华贵礼服,

    高高在上的模样。

    不过现在她的脸色并却不好看,拉茜卡被带到一个贵族的豪宅中,这里正在

    举行一场yin乱宴会。看客都是一些新进的男性贵族们,他们都在一旁,享受着美

    酒和美食,以胜利者的姿势看着眼前的一切。在他们身边,娼都莱雅的一等娼民

    们正依偎在权贵们身边,以胜利者的姿势看着眼前的同胞。

    在场中央的是一群男女,女性都是原本塞拉尼亚的女贵族们,不过和其它沉

    沦悲惨的女性不同,这些女人,曾经的社交名媛,她们趋炎附势,充分利用自已

    的美貌和手腕。成为了娼都莱雅娼民等级里最高的一等娼民,几乎在某些时间,

    令这些女人甚至忘记了自已的身份,她们游走于上层社会之间,充当上层阶级的

    高级娼妇。

    而另边一些是男人,他们都很年青,英俊秀气,这些人是女王拉茜卡的男性

    侍从,虽然是女权主义的塞拉尼亚,但终究只凭女性不能独立支撑起一个社会。

    而女王拉茜卡也需要这些俊美的男性侍从来为她取乐,塞拉尼亚陷落之后,

    女性娼民成为了这个国度新的低层,男性有很多都被解放成为了自由民,但并非

    全部。

    毕竟总有些人有着特殊嗜好,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一些年青,俊美的男性

    也成为了娼民的一份子,而大部分拉茜卡的男侍就在其中。

    ”啊,不要,求求你,夫人。”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被脱光了身子的美男

    子被迫躺在地上,而一个高贵的贵族美女则骑在他身上不断上下摆动着美丽的臀

    部。而男子显然就没有这么好受了,看得出来他不止泻过一次,被连续榨精之后

    相当地虚弱。

    ”继续,继续,让大人们好好欣赏你们交合的过程,二等娼民们。”一个扎

    着贵妇发型的金发美女正为其中的权力者倒着美酒。她眼色放荡,衣着半隐半露,

    充分散着着性的诱惑力。在娼都莱雅,只有这种足够心计,懂得利用女性魅力的

    人才能爬上一等娼民的位置。

    ”啊,啊啊啊,又,又要射进来了。”二等娼民不断yin叫着,全身充满汗渍,

    丨乳丨房在胸前激烈地起伏,然后随着她那高亢的呻吟声,身底下的男性射出jing液,

    然后虚脱地倒在地上。

    ”黛琳娜夫人可真是,他们不是你的同胞吗?”贵族伸出手,朝着身边的金

    发美女那美丽的丨乳丨房就是一摸。

    ”哪里,大人说什么呢,难道大人不认为我和她们是不一样的吗?”一等娼

    民黛琳娜甜腻腻地说道。黛琳娜是一等娼民的典型,也是代表人物之一,踏着其

    它同胞爬到了第一等娼民的位置。但在这样的一个社会中,谁又有权利指责她?

    场中央的yin戏还在继续,另外还有几对男女在场中央进行着交合。而男娼并

    不止这些年青男子与女性娼民的艳戏。还有很多用于吸引女性游客的服务项目,

    比如美男子们的同性表演,以及对于美少年的榨精服务。

    ”哼,真是一群不知耻的废物。”摄政王注意到,拉茜卡说话时的眼神是对

    着男娼们的。这让他几乎要笑出声来了。

    ”好吧,今天正好我有兴致,再陪我们的女王殿下逛一逛她的城市。”

    ”殿下,夜已经深了,夜行会不会有些危险?”部下提醒。

    ”哈,危险?一些脱光了衣服的娼妓能对我造成什么危险,还是你在说我们

    的女王大人?”

    ”区区的杂兵知道什么,我是不会干这种不光彩的事情的。”白沙的女王甩

    了下头发,将银狐皮制的围肩理了一理,踩着高跟脚,目中无人的走出去。

    ………………………。

    这是一间妓院,塞拉尼亚原先是没有妓院的,但摄政王很快就在娼都莱雅建

    造了相当多的妓院,以供游客娱乐。虽然在娼都,卖春行为早就合法化和公开化,

    娼民们也不必选择娼馆做为自已的卖春地点。但是在苟烈的政策,以及娼民间的

    竞争压力下,仍然有不少娼民会选择加入娼馆组织来获得规定上交的娼币额。

    娼馆会组织卖春,以代替娼民上交娼币额,但取而代之的可能就是更为高强

    度的有组织卖春行为。普通来说,一个加入娼馆的娼民每月进行的卖春活动都会

    多于一个自由娼民。当然,因为每个等级的娼民所必须交纳的娼币额是不同的,

    所以一般来说娼馆只接收四等和三等娼民,而最低等的五等娼民则必须以另类方

    式自寻出路。

    娼馆终究是娼馆,其本质是为了获取财富,而非卖春。所以娼馆的所有人组

    织者一般都是自由人,绝大数分是男性。但娼馆会收纳一些老鸨,以及年青的娼

    民成为鸨来负责和引导卖春。而翠西就是其中一个,她曾经是娼都的三等娼民,

    然后因为出卖了好朋友米娅,得到了三等娼民的上升,并加入鸨的行列,接着又

    利用更低等的娼民来为组织赚钱,最终成为了现在的二等娼民。

    ”女王殿下,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子民之间会形成如此强烈的对立吗?”凯鲁

    将拉西卡带到娼馆中,当然,两个人都经过了一定的扮装。

    ”啊哈,两位是客人吗,我这里可是有娼都最上好的女人喔。”翠西拉过来

    一个少女,那个女孩看起来非常年轻,低垂得很低,眼神中还带有羞涩,显然刚

    成为娼民,而且等级一定不高,才不得不加入娼馆。翠西将少女那还没有发育完

    全的丨乳丨房露出来,表现给两个人看,”这还是个chu女,要不要尝尝?”

    ”不,我,我不要…”少女摇着头,一步步后退。

    ”看起来,你这里的女人好像还没有调教好啊。”凯鲁哼了口气,可能因为

    相貌不凡的原因,翠西认定了眼前的男人一定有钱人。

    翠西自身就是一个高佻的美女,她急忙对着凯鲁一个媚笑,然后推了一下少

    女,”不不不,她可是经过娼审官认定的四等娼民,大人一定会喜欢的。”

    ”哎,大人她只是一个四等娼民而已,选我吧,我是三等的,可比这个小婊

    子好多了。”另一个妓女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主动献媚。可以想象得到,这里的

    竞争有多么激烈。

    ”你的想法呢?”凯鲁笑着推了推身边的拉西卡。

    ”哼,一群贱民而已。”拉西卡嗤之以鼻,女王刚说话,立刻就被人认了出

    来。翠西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像。站在她面前的竟然是本以为早就

    沦落的女王,而拉茜王仍然是以前的傲慢样子,丝毫没有改变。

    ”拉,拉茜卡女王殿下。”

    ”嘛,看起来这城里的人还当你是女王啊。”凯鲁笑着说。

    ”当然,我可是塞拉尼亚尊贵的女王,以前如此,现在如此,今后也将如此。

    ”拉西卡大声说,”你们做为塞拉尼亚的国民,竟然做出这种低劣之事,实

    在是我国之耻。”

    ”实,实在对不起,女王殿下。”翠西被吓蒙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们的女

    王竟然在亡国之时还能站在这里,一幅尊大的模样。

    ”别忘了,塞拉尼亚现在是我的属国。”凯鲁提醒。”你不觉得应该照如今

    的方法来做吗?”

    ”是,说的没有错。”拉西卡偷偷地扫了一下周围,然后清了清喉大声说,

    ”既然是塞拉尼亚新法所为,那么就按现在的律法来做。”

    拉茜卡转过头对着翠西:”你们这里通常怎么处罚这种妓女。”

    ”处罚这种事情………”翠西愣了愣,”不过,我们有其它准备可以给各位

    大人,来取悦大人。”

    ”看起来会是有趣的游戏哦。”凯鲁大笑起来。

    ”那就这样做吧,我也想看看呢。”拉茜卡也笑起来。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女王拉茜卡的眼神正在扫视着周围,也娼馆里随处可见

    的妓女们之间,也开始有了人流的涌动。

    ………………………。

    在娼都莱雅,不仅有正常的卖春服务,由于作为一个旅游和观光的娱乐

    城市。娼都的卖春活动自然更为多样化,越来越多的变态和耻辱活动受到外来游

    客的广大欢迎,这家名为绝对诱惑的娼馆也提供着各种变态服务。

    考评剧是一种颇受欢迎的方式,是娼都特有的舞台剧形式。通常来说剧

    情会由复数个女性演员构成,而其中会穿插着一两个chu女演员。一般来说演员出

    演的曲目都会和xing爱有关,而chu女演员将于经过调教完成的演员一起出演,看谁

    的表演最自然,而如果被猜到的chu女演员,就会被当场破处,然后送去娼民学校

    进行补习训练。

    chu女无分等级,四等及四等以上的娼民间都会混有一定的chu女。chu女的好处

    就是卖春的价格更高,而且一般游客不得强行破处,普通的破处必需通过申请。

    这也是娼都一种维持娼民素质多样化的手法。

    塞拉尼亚的女人们就是目前最为流行的一个舞台剧,剧中主要是复数个

    女性演员演绎塞拉尼亚的女贵族是如何骄奢yin逸,对内yin乱乱交,对外如何用性

    去征服敌人的故事。而故事的最后,则以帝国的大军压境,女贵族们痴态中惊醒

    的表情作为结束。对于塞拉尼亚的女人们是一种莫大的屈辱,但对于男人们,却

    是喜闻乐见的剧目。

    舞台上,故事正好发展到塞拉尼亚的女人通过性来去征服敌国的士兵。几个

    扮演者都是塞拉尼亚的娼民,她们就扮成原先的模样,与男性演员进行着交合的

    过场。整个场上,到处是女性的媚叫声,和yin乱的叫声。

    ”哦,尊贵的战士,你胯下的长剑是多么的雄伟强壮啊。”先前的少女汉娜

    也在舞台上表演,她穿着薄纱制成的半透暗娼妇服,正骑在一个士兵模样的男子

    身上,用纤纤玉手来抚摩男人的荫茎。

    ”小姐,我发誓,哪怕是xing爱的女神,也掠不过你的美貌。你仿佛就是为了

    我而生的,求求你,让我能够亲吻你双腿间的粉红,难道那是不被允许的吗?”

    ”哦,不,诸神啊,我感谢你们,我一定就是为了今天而生的吧。”汉娜颤

    抖着套弄着男子的荫茎,”雄伟的男人,你的话让我成为了世界上最yin乱的女人。

    ”

    ”那么,世界上最yin乱的女人,像狗一样趴下来,让世界上最强壮的我来征

    服你吧。”

    汉娜愣了一愣,但还是转过身,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然后屁股对着所有人。

    接着她一点点,伸出双手扳开那粉红的肉缝,将少女的肉洞展现给别人。

    ”不够不够不够。”男演员在周围不断摇头,”诸神在上,你在骗我,这样

    清纯的你怎么配得上世界上最强壮的我。”

    ”不,不是的,塞拉尼亚的女人是世界上最yin乱的女人。”汉娜边说台词,

    声音有点颤抖。”请你一定察看一下。”

    ”哦,你说的没有错。你果然是塞拉尼亚最yin乱的女人,那玫瑰色的花瓣,

    大理石般的肌肤,还有这种甘甜的体香,你一定是在诱惑我吧。”

    ”是的,我是在诱惑你,我生命中的太阳。”汉娜边念着台词,她几乎要哭

    出来了,那个男性演员不断用手指玩弄她的阴沪,好像随时会刺进来一样。事实

    上,在考评剧是不是会真正的插入戏的,但对于性的恐怖仍然让汉娜不断发

    颤,随着紧张感的加速,舞台上,汉娜那颤抖的双腿间,一股细小的暖流淌了下

    来。

    ”是她,那个chu女一定是她。”随着看客们的一至叫声,剧被中止了。汉娜

    睁大眼睛,看着台下的众人,惊惶失措地不知如何是好。

    ”真是不争气啊,汉娜。”翠西走过来,叉着腿看着因为过去害怕而失禁的

    汉娜,嘲笑着说,”按着属国塞拉尼亚的律法,汉娜,你就去娼民教育所接受调

    教吧。”

    ”不,求求你,我,我不是…。”汉娜哭着摇头。

    ”你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力,另外,按照律法,在座第一个猜出chu女的人可以

    获得她的chu女权。”翠西拍了拍手,”那位先生,你是想将她破处呢,还是留给

    以后的自已。”

    ”当然是破处!”那个第一猜出来的男子大笑。

    ”哦,是带回去吗?”

    ”不,我要在这里当场给她破处!”男子高兴的大笑,而在场的周围也引来

    一片叫好声。只有可怜的汉娜,一个人倒在场上,愣愣地看着周围。

    …………………

    ”真是热闹的剧目啊。”凯鲁拍了拍手,”呐,这可是你要看的,是不是很

    有趣。”

    ”一点也不有趣。”拉茜卡冷哼一声。

    ”是吗,我以为你会觉得有趣呢。”凯鲁站起来,”走了,女王殿下。”

    ”啊,是啊,是该走了,但你走不了。”女王拉茜卡背对着凯鲁,突然间爆

    出这么句话。

    ”哦,你这是什么意思?”凯鲁刚说完,一把短剑就抵在他的致命处,原来

    不经意间,这些娼馆里的女人被换了包,”这就是你一直要引我来的地方吗,果

    然不简单啊,女王拉茜卡。”

    ”你给我闭嘴。”那个用短剑抵着他的女人是一个黑色短发的美艳女子,虽

    然乔扮成了娼女,但她的腰畔仍然缠着象征她们身份的武器:蜂刺。

    ”呵,传闻中的女王蜂骑士吗?”凯鲁看着围过来的几个美貌女战士,她们

    每一个都是集美貌与性感于一身的美战士,”看来比传闻的还要能干,果然,这

    个城市的女人都该死,什么女王,女官,女人这种生物就不应该被信任。”

    ”你还嘴硬?”蜂骑士用短剑在凯鲁身上划了一道口子。

    ”不要和他斗嘴,维蕾姬。”拉茜卡命令,”把他押到马车上。”

    ”这才像个女王。”凯鲁叹了口气。

    ”无论怎么样,我都是这个国家的女王嘛。”拉茜卡站起来,挥了挥手,”

    把他带走。”

    ”哦,带走我之后呢?”凯鲁摇了摇头,”你该不会想只凭这几个人就对抗

    帝国吧,这是天真还是愚蠢?”

    ”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个想法哦。”拉茜卡得意地一笑。

    ”难道你想一个人逃走,这可真是…………可真是让人吃惊啊。”凯鲁笑得

    更大声了。”如果让你的臣民知道你想一个人逃走的话,他们会怎么想呢。”

    ”怎么想都于我无关,只要女王蜂还在,塞拉尼亚就还存在。”拉茜卡指挥

    着手下将凯鲁绑出门,但没有想到在路上就遇到城市守卫的袭击。立刻就开展起

    了一场巷战,几个士兵从暗处冲出来,和拉茜卡的手下交战。女王蜂骑士不愧是

    最精锐的近卫战士,以少敌众仍然处于优势。特别是领头的维蕾姬,她划出蜂刺,

    踏着优雅而犀利脚步,刺出一朵朵鲜血之花,每一个被刺中的士兵,伤口都留下

    细小的血窟窿,蜂刺是一种特别的武器,很多蜂刺上都涂有让敌人麻痹中毒的效

    果。

    不过尽管蜂骑士可以以一当十,但敌人仍然越来越多,于女王只是留下了几

    个女性士兵,其它人押着凯鲁从事先准备好的道路逃走。在那里早就准备好了马

    车,维蕾姬率先跳上马车,挽起绳子,策马而行。

    ”城市赶来的守卫比我所知的还要少。”凯鲁似乎并不着急,在路上对拉茜

    卡说,”而且撤退得如此迅速,看来你早有准备,但是,你真的认为自已能够冲

    出城门吗?”

    ”拉克西斯应该已经准备妥当了。”维蕾姬在马车的另一头说。

    ”又是内应啊,真是不得了,看来我得对这个城市的女人们好好重审一次了。

    ”

    ”闭嘴,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维蕾姬顶回去。

    ”不用管他,驾车。”拉茜卡催促。

    直到拉茜卡一行人冲到莱雅城门口的时候,此刻早已城市紧闭,虽然城市卫

    队还没有集中,但仍然有大量的士兵守在门口。马车停了下来,维蕾姬走在车上,

    手持蜂刺抵着凯鲁的致命处。

    ”开门,不许射箭,不然我刺穿你们的摄政王!”蜂骑士对着守卫大声说。

    城头上的守卫是一个名叫柯林的娼卫,在娼卫中颇有名望。但让维蕾姬奇怪

    的时,这个男人应该早就被拉克西斯解决了。

    谁知她话音刚落,凯鲁就接口了:”哈,看什么呢,不要管我,放箭!”

    ”你不怕死吗?”维蕾姬用蜂刺更进一步,凯鲁的伤口已经流下鲜血。

    ”我早该死了,说不定我自已也在等这一刻。”凯鲁丝毫不为所动,帝国的

    二王子在月夜下黑色的长发狂乱的飞舞着。甚至连他的脸容也变得疯狂。

    ”可是,凯鲁殿下。”柯林显然有些迟疑。

    ”混蛋,给我射箭,这是我的命令,如果有人不射的话,我立刻处他死刑!

    ”

    凯鲁这一声狂吼,立刻让所有人为之一震。守卫们面面相对,寻思着现在射

    与不射都只有同样的结果,在卫队长柯林的带领下,一支又一支利箭划破夜空,

    像马车倾泻而下。

    蜂骑士本来就是极少数的精锐部队,加之战乱中失散,以及先前派去抵挡追

    兵的蜂骑士。事实上跟在马车后的蜂骑士不到十人,加之地形关系,根本无法抵

    挡城守卫。

    ”拉克西斯还没有到吗?”拉茜卡焦急地问维蕾姬,这次出动的蜂骑士分别

    由维蕾姬和拉克西斯率领,而后者部队的人数更多,负责关键的接应。但在这种

    情况下,拉茜卡却没有盼来期待的援军。

    ”哈哈,白沙的女王拉茜卡,看来你的部下背叛了你。”凯鲁转过头面对女

    王。

    ”究竟,究竟拉克西斯发生了什么?”

    ”我不清楚,拉克西斯的确从娼卫处诱导了大部分的城市守卫,从我们遇到

    的城守卫数量就可以知道。”维蕾姬护着她的女王,”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不

    出现在这里。”

    刚说完,一支利箭就划过空气,插在维蕾姬的肩上。女王拉茜卡转过头,才

    发现大势已去,身边的蜂骑士们已经被围过来的守卫围住。

    ”看来这次你没有能杀死我啊。”凯鲁看起来有些失望,”似乎你的部下对

    你并不是那么地忠诚。”

    ”可恶,为什么会这样??”拉茜卡绝望地看着天空,忽然在某处高台上,

    她看到了一群站在高台上的女人们。她们个个身材高佻,性感。每一个人都手执

    蜂刺这种武器,而站在最前头的女性,那头金黄的秀发在空中飞舞。

    ”拉克西斯,是你,你背叛了我!!!!!!!!!!!”女王凌利的嘶吼

    响彻天亮。

    而在另一边,蜂骑士拉克西斯正站在远方的高台上,低着头看着愤怒的拉茜

    王,表情却不为所动。

    ”女王拉茜卡,现在的你无法成为我们的女王蜂。”拉克西斯自言自语,”

    我们需要新去寻找新的女王蜂,至少,她不会是你。”

    trs22011-5-1200:24

    城市风景

    属国塞拉尼亚,娼城莱雅的都城内。摄政王凯鲁正坐在自已的床上,在

    不久前白沙的女王拉茜卡叛逃事件中,凯鲁在箭雨中被利箭划出一道箭痕。

    但这个狂妄的摄政王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他正赤裸着上身坐在床上,而塞拉

    尼亚的圣少女塞莉丝则跪在摄政王胯下,用她那纤细的手握住凯鲁的荫茎,秀美

    的小嘴则有技巧着吮吸着其中的gui头。

    塞莉丝已经被调教得很温顺了,而且充分地掌握着取悦男人的技巧。身穿透

    明薄纱内衣的公主就好像驯服的猫儿一样,温柔地服侍凯鲁。摄政王在公主柔软

    的嘴唇和双手套弄下,达到了高潮,将体内的jing液全部射进了塞莉丝的嘴里。

    公主被呛得不断咳嗽,但凯鲁只是冷冷地下令:”给我全部吞下去,不然现

    在就把你扔下城让那些平民轮jian。”

    塞莉丝无奈地看了凯鲁一眼,就乖乖地吞下了粘稠的jing液。

    ”请问这样您就满意了吗?”塞莉丝的胃还在翻滚,公主一只手捂在嘴边,

    努力吞下jing液,”如果满意的话,能不能听听我的请求。””哈,一个区区五等

    娼民,有什么资格对我提要求?”凯鲁顶回去。

    ”是,主人。”塞莉丝的眼神暗下来。

    ”嘛,把屁股转过来,当我的尿壶,这样我或许可以考虑下。”塞莉丝看了

    凯鲁一眼,咬了咬牙乖乖地转过身,然后撩起本来就几乎透明的内裙,将自已的

    屁股对着征服自已国家的男人,屈辱地挺起屁股,手手指分开肉丘,等待对方的

    rou棒进入。立刻,强壮的棒棒进入塞莉丝的身体,然后尿流开始涌入,公主强忍

    着屈辱,等待这种尿液浣肠的结束。

    终于,坚持到凯鲁放尿完毕之后,塞莉丝立刻感觉到屁股被拍打了一下。原

    来凯鲁放完尿之后,将一个贴膜一样的东西粘在了公主的肉洞口。

    ”你就一直忍着吧,嘛,你刚才想说什么?””听说,最近女王殿下她……

    ……”公主的声音有些颤抖。

    ”想要叛逃,然后被我抓住了。”凯鲁帮她补充,”怎么,你想为她求情?

    ””不,不是的,主人。”塞莉丝赶紧说,”只是,听说主人要惩戒此事,

    而将所有娼民所必须交纳的娼币额再次上升。主人,我想求你,女王拉茜卡的所

    作所为与其它人无关,求你。””连带责任哟,我记得我说过,但凡是哪一个娼

    民想要反抗制度的话,她所有亲人,周围的朋友都会被牵连。拉茜卡是你们的女

    王,当然关系到你们所有人。””怎么会这样,你难道没有点仁心吗?”塞莉丝

    忍不住说出来。

    ”有啊,当然有,公主殿下可以去慰问一下你们塞拉尼亚的男性国民,他们

    如今都在欢呼我的名字呢。”凯鲁忍不住笑出来,”只不过,我从来不相信你们

    女人而已,在我眼里你们女人天生就应该去作表子,男人要你们的时候,就乖乖

    张开大腿让男人操就行了。”塞莉丝惊恐地看着凯鲁,他的表情是认真的。这个

    留着长发,看起来狂妄中带有一些俊美的男子,在她眼里却是说不出的疯狂。塞

    莉丝也听说了那晚的事情,凯鲁毫无保护站在城下,蜂骑士用武器抵住他的致命

    处,这个男人竟然大笑着下达死命令,要求城守卫向他射箭,从而导致女王拉茜

    卡的计划失败。

    ”你,你简直是个恶魔。”塞莉丝无言以对。

    ”你只说过了一半,是只针对你们女人来说,别忘了,比起男人,你们女人

    背叛男人的时候要多得多。”凯鲁狞笑,”另外转告你们的蜂骑士们,想要暗杀

    我的话尽管过为,我非常欢迎有人能杀了我。””你,你是个疯子!!”塞莉丝

    后退一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是的,被你们女人弄疯的!”凯鲁仰天狂笑。

    ………………………。

    ”我们绝不能暗杀凯鲁。”娼都莱雅某处隐藏所,蜂骑士拉克西斯对她同伴

    提出的暗杀建议提出反对,她正坐在桌前,用纤细的手指弹着酒杯,”二王子凯

    鲁并非庸才,刺杀他本身就有危险。但重要的在于,一旦凯鲁被暗杀,那么他的

    兄长卡鲁将立刻血祭塞拉尼亚。”卡鲁,又称恐怖的卡鲁帝国法尔特的王储,

    帝王的长子,卡鲁是一个让人害怕和畏惧的男人,以铁腕和冷酷的作风支配着帝

    国宫庭,高压姿态让贵族臣服于他。但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对他同父异母的弟

    弟相当关切和爱护。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凯鲁发生不测,卡鲁必然率领血锤

    旗用血与火为他弟弟复仇。

    尽管凯鲁常有求死之心,但是卡鲁的存在几乎断绝了所有人暗杀的念头。

    ”那么拉克西斯,告诉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其它蜂骑士不满地问。”西

    方同盟根本指望不上,弥塞拉那边呢。””红宝石公女完全拒绝了我们的请求。

    ”拉克西斯承认,”如此一来想要得到帝国内部支援的想法也没有用了。”

    ”我早就说过,该死的凯鲁。”一个蜂骑士举起蜂刺,”或许我早就应该一下刺

    死他。

    ””然后用整个塞拉尼亚为他陪葬吗?”金发的拉克西斯一掠长发,”收起

    你的冲动吧。”蜂骑士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天际,叹了口气,”果然,我们需

    要的是一个新的女王蜂。只有新的女王登场,才能给塞拉尼亚带来新的力量。”

    ”那么,谁才是真正的女王蜂?”其它蜂骑士问,”我们提出过塞莉丝,可是你

    拒绝了。””塞莉丝公主心地善良,手段也太软,无法成为我们的女王蜂。”拉

    克西斯回过头,”塞莉丝也好,弥塞拉也好,都不认同我们塞拉尼亚女性统治的

    理想。

    我们新的女王蜂应该像拉茜卡女王一样,冷酷,精明,以及强烈的占有欲和

    支配欲,懂得利用自已的优点去征服别人。””你有合适的人选了吗?””嘛。

    ”拉克西斯笑了笑。就在这时候,天际开始露出鱼肚白,新一天的曙光划过长空。

    接着,女性高潮时的yin叫回荡在整个城市中。

    娼都新一天的生活又开始了。

    ………………………。

    娼卫柯林走在路上,摸了摸被拉克西斯打得还在酸痛的脖子。前几天女王拉

    茜卡的叛逃可以说是一场恶战,但他很遗憾没有看到那个最漂亮和狡猾的拉克西

    斯落网。柯林耸耸肩,开始他的巡视。

    在这个时代,任何城市都需要报时来提醒人们时刻。娼都也是如此,只不过

    如今莱雅城内的钟楼已经很少被使用。这座城市的统治者为娼民们设置了一

    个新的工作,每天就会有一些娼民,她们多半是三等以下的,擅长音乐剧的才女

    被设置在一个方型下面有底盘的小车上。

    通常她们会坐在上面,或其它男性更想看的姿势被安在上面,而她们的

    下半身必然会有铜制或木制的假棒棒插在肉洞之中。每天在规定的时候,这些女

    人会被运送到城市各个集中点,然后设置原地。

    一旦需要报时的时候,人们就会围过来观看报时。女人下体中塞着的木棒,

    是通过人力来运动的,台座四周分别有四个脚踏装置。男人这时候会坐上脚踏装

    置,通动踏动脚板来实现对于女人体内rou棒的抽插。人们施加的力量越大,棒子

    抽插女人的速度就越快。

    ”喔,大家一起上,今天一定要让这个表子浪到晕过去。”坐在脚踏车上的

    男人对他的同伴举手,立刻所有男人意气风发地激动起来。伴随着男子风风火火

    的运动,被设置在车上的女人也开始不安地躁动着,可以看那美丽的身体正在发

    颤,汗水从细腻的肌肤上流了下来。

    柯林摇了摇头,他记得这个可怜的女人叫林娜,如今的三等娼民。经曾这座

    城市有名的歌唱女演员,特别擅长高音。性格高傲的她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自

    已的特长竟然会被这么凌辱。

    ”伙计们,再加把劲,今天一定要让这个表子的浪叫响彻全城!”带头的男

    子一声呼喊,人家踏得更快了。柯林只看到林娜小姐那美丽修长的身体不断颤抖,

    在下半身的木棒一次又一次,飞快地抽动着,直到林娜达到了高潮。

    而曾经的高音女演员那嘹亮的高潮之声,在男人欲望的推动下震彻整片区域,

    向周围的人们通报时间,也向所有的娼民告示着她们的处境。

    柯林用好色地眼睛在林娜那还在不断高潮晃动的鲜艳美肉上流动,这只是今

    天的第一次报时而已。林娜接下来还必须被设置在这里,准备接下来的几次报时,

    在其间她又会受到什么样的玩弄呢?

    柯林继续向前走。

    ………………………

    路上已经陆陆续续热闹起来,在娼妇街上,柯林可以看到很多曾经的女贵族,

    脱下她们华丽高贵的服装,换上妓女那种暴露在衣服在路边接客。到处都有,很

    多人柯林甚至都认识,每当路过她们的时候,这些曾经的女贵族很多人都下意识

    的垂下眼皮,不让曾经的部下看到沉迫的自已。

    但就是这些还有羞耻感的娼民,她们在娼都人数最多,但地位较为低下。只

    有那些很快抛开以前的身份,脸皮够厚,懂得使用手腕和心计的娼民,才能一点

    点爬到高位。

    比如娜塔丽娅现在就站在柯林面前,一头金黄丨色长发的娜塔丽娅曾经是柯林

    的上司,这个高贵又傲慢的女伯爵曾经是柯林的恶梦。但如今时局变化,柯林成

    为了城里娼民个个想要巴结的娼卫,而娜塔丽娅则是底层的四等娼民。

    ”啊,这不是柯林大人吗,请问你需不需要有人来陪呢,你看我怎么样?”

    一个半露着丨乳丨房的妓女站出来勾住柯林。站在路边接客的娼民一般等级不高,而

    且娼币也不足,柯林转过头,看着娜塔丽娅,女贵族连忙羞愧地将头转向一边。

    看起来,被曾经的部下玩弄,让高贵的女伯爵心里还不情愿。

    柯林笑了笑,推开送上来的妓女。他还有的是时间,并不着急,而且说实话

    他很享受娜塔丽娅这种羞耻的样子。娼卫继续走,路边上很多低等娼民和并没有

    太多钱的自由民就在路边交合的情景,娼都的大道上,四处可以听到男女交合的

    欢yin声。

    接下来他走到中央广场上,这里人很多,都围聚在一起。走近的时候,柯林

    才发现正在举行一场画展,虽然规模小了点,仅有零散一些油画稀稀轮松松地排

    放在一边。而被围在人群中央的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有点乌黑的波浪长发和

    性感苗条的身材。

    柯林笑了起来,原来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以前因为私自去除尿道膜排尿

    的四等娼民米娅。在莱雅还是女王之都城的时候,米娅就是城里最有名的画

    家之一,曾经多次为女王拉茜卡作画。而如今,成为娼民的米娅仍然在进行她的

    作画,只不过是以另一种形式。

    米娅正在作的一幅大型油画就不必说了,单是她如今的穿着就够吸引人的了。

    从远处看是一件非常高档却又yin秽的半透明丝制内衣,紧贴在身上,但那粉

    红色的丝衣搭衬着米娅诱人的肌肤,看起来格外性感。但是走近了才发现,其实

    米娅身上什么也没有穿,那些内衣的褶皱和蕾丝波纹都是画上去的,看起来就和

    真的一样。但米娅移动身体的时候就能发现,其实那些只是视觉误差而已。其实

    第 89 节

    -

    第 89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