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85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85 节

    在木板之上,一条

    血线自左肩至右腹显出,鲜血直流而出,但人却立得笔直。

    剑神缓缓将剑入鞘,已无再出手之意,胜负已分。“神剑奇侠笑九州,九天

    玄女在天间。前辈绝世神功晚辈佩服,但在下三哥也是习剑,日后同前辈当有一

    战。”轩辕魂静静说道,口中的血水再也止不住直流而下。说完纵身跃至岸边,

    向前山缓缓行去,群雄见此人竟能在剑神手中全身而退,终无人阻拦,只是看着

    其背影一时万般滋味。

    轩辕魂没有点丨穴止血,只因林孤鸿剑气入体,一时无法止住,在逼出气劲前

    该流出的血不会少流一滴,轩辕魂能在剑神手中留下性命,全身而退已是不凡,

    但暗念道一个林孤鸿已是如此厉害,尚有那圣门门主以及另外两大高手,一时心

    中冰冷,忽又想起大哥的面容,一股温暖伴随着信心开始占据全身。

    【yin缚江湖】打印|推荐|评分

    2010-4-1317:33

    作者:

    2010年4月13日发表于sexinsex

    本站首发

    夕阳西落,散余辉却还洒满天际,美丽异常,柳镇的李府大堂之上,高朋满

    座喜气满堂,刚刚拜完天地的如雪晓枬红衣红盖头,如雪身子有些微颤,已是喜

    极而泣,却被大厅众人的恭喜声淹没,两丫环上前扶着二女去了后院。

    云水瑶坐在上座,碧霜同如月却站在众仆人之前,看着遭受磨难的如雪终寻

    了如意郎君,如月忍耐不住心中的激动,转身依在碧霜怀中抽泣着,看着自己两

    个妹妹喜极模样,云水瑶也是欣喜之极,心中高兴无比也有些不舍。

    碧霜如今大不同以往,甚有持家大妇的威严,丫环下人渐感敬畏,而在众人

    眼中美貌无比的如月却待下人极好,平日显得甚为温良,大厅众男丁平日奉若仙

    子,不敢有一丝亵渎,丫环们都喜与之亲近,此时都为如月感到高兴,男丁们连

    连喝彩恭喜,丫环们围在二位夫人附近低语。

    少亭心中大喜,被众仆人围住,畅饮不已,三女坐在一起也忍不住饮了几杯,

    相谈甚欢,如月缠着姐姐问个不停,“夫君,可莫让两位妹妹等久了,你们这些

    酒肉之徒速速散去,若将老爷灌醉可饶不了你们。”碧霜走上前来笑道。

    “夫人教训的极是,为夫这便入洞房。”少亭大笑,向后院走去,路过如月

    桌边时却被一只玉手拉住,只见如月脸色微红,一双媚眼看着少亭似要滴出水一

    般,忽然耳朵一痛,只见大姐云水瑶拧着自己耳朵一脸嗔意,只得乖乖将手放下,

    如月下午被少亭好好满足了一番,尝了个中滋味情欲极盛,恨不得随夫君一同入

    房。

    云水瑶尚是处子自不能体会,但看着如月的痴缠模样,媚态极为诱人,少妇

    的丰韵尽显,云水瑶想起二人下午的荒唐,也是心中微跳,少亭温言了几句便向

    洞房而行,碧霜见了心中又是好笑又是难耐,自己何尝不想扑入夫君怀里,“你

    这死丫头,如今矜持二字你再不要提起,看我今夜如何收拾于你……”碧霜坐在

    如月身边低声细语,云水瑶听在耳中也知二女之事,心中不禁大跳。

    “小姐,今晚我带了件好物件,定会让你欣喜。”晓枬刚说完未等如雪开口,

    少亭便推门而入,二女此时顶着头盖并肩坐在床上,虽早已同夫君欢好多次,什

    么姿势都已试过,此时听见推门声仍感一阵紧张,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此生此世

    便是少亭的人了。

    少亭揭开二女盖头,看着如雪晓枬羞怯欣喜的模样,只觉一时不知从何开口,

    平日颇为善言的晓枬也如同哑巴一样,看着夫君万般滋味涌上心头,少亭看着如

    雪忽然想起二人初遇时水火不容的情形,那时的如雪怎是眼前这般的柔弱模样,

    如雪这段遭遇令其几近崩溃,此时此刻与少亭相望忽然只觉心中温暖无比,那段

    遭遇已成过眼云烟,只是以前那个如雪却再也回不来了。

    人并非只是一面,亦或是这才是如雪的本心,一切尽在不言中,少亭动了,

    将伸向二女,三人激动又有些疯狂的互褪着衣服,幸福的感觉围绕着二女,忍耐

    多日的情欲已至极限,但这嫁衣却甚为难解,少亭酒意上升心中难耐,几下便将

    二女衣物撕破,更为兴奋索性连二女内衣内裤,连同肚兜亵裤一起撕去,两具雪

    白的娇躯显露于外。

    二女身子早已成熟无比,非是待嫁的处子,少妇的诱人之态强烈无比,何况

    二女都生的极其诱人,丰丨乳丨肥臀已无法形容,如雪那雪白圆润巨大的一对奶子傲

    然挺立,尤其见了那还残存鞭痕,虽让少亭一时怒火上升,但却更令人见了热血

    沸腾,少亭本就鞭打过如雪,知晓二女的受虐之欲甚强,一些不快早已被欲望冲

    淡。

    少亭哈哈一笑,抄起二女轻抛向大床,两具赤裸雪白丰满诱人的娇躯在空中

    翻了一翻,轻落在床上,只觉一阵心神动摇,二女挺翘的屁股虽无如月那般肥美,

    亦是极为动人,少亭欲火大甚,只觉此景引人无比,一时只顾欣赏。

    在空中翻滚时那晃动的美丨乳丨,足以让男人疯狂,晓枬一对奶子实则已是丰满

    圆大异常,便是如月以前也比不上,怎奈如雪天赋卓著,奶子生得这般大的自然

    还不少,但生得这般美这般挺翘的已是罕见之极,二女伏在床上,美背美臀美腿

    尽显,晓枬双腿蜷起,屁股挺翘在外,那娇嫩肥美的美丨穴如何还藏的住,晓枬的

    荫唇本就生得肥大,四周的芳草皆无,此等情形便是高僧恐也忍不住破戒。

    二女身子生得极美,却还是有些分别,晓枬的体态显得更为丰腴一些,高翘

    的屁股肥美的肉唇让人人血沸腾,如雪却显的纤细一些,皮肤更加白皙一些,少

    亭仔细回想所遇诸女只觉屁股均生的不凡,往日在山寨所见自己又闯荡江湖这几

    月,算下来阅女也已不少,能比的上几女的极少,如月如雪心瑶碧霜自已是极美,

    便是碧霜虽然一对丨乳丨房甚小,屁股也甚为丰满圆润,此时少亭已发觉自己对女子

    屁股有种异乎寻常的感觉,之前观女只重丨乳丨房,现觉女子雪臀亦是让人无法自拔,

    而非只是那销魂洞的滋味。

    如雪晓枬早已将少亭脱的赤裸,望着夫君那与外表并不相称的健硕身体,胯

    下那高挺的龙头,心中爱极哪里还能移开目光,“好主人,快些上来,人家好热

    那里早都已经湿了。”二女见少亭只是兴奋的大量心急难耐,晓枬不禁回复本色

    媚语起来,待见到夫君上床便咯咯一笑向床里翻去,强忍着先让与如雪。

    如雪见了心中感激,也要向床里而去,却被少亭一把抓住,“雪儿,哪里逃,

    乖乖翘起屁股待为夫插入吧。”如雪大羞,心中虽极想但脸皮却无如月那般厚,

    刚要不依,只觉纤腰被向上一提,双膝跪在床上,感到一股熟悉的阳气包裹住全

    身,只觉身子发酥,哪有一丝力气,上身伏下高高翘起屁股,无奈只能待君插入。

    忽然胸前双丨乳丨被一双大手托住,肥美柔软之极的丨乳丨肉将少亭一双大手压在床

    上,少亭按捺不住揉捏了几下,如雪的奶子早已揉捏多次,但只觉每次入手的感

    觉都无比舒服,如何能揉捏的够,丨乳丨球细腻的肌肤贴住掌心,温软又有弹性的软

    肉包住双手,如此感觉实无法形容,如雪一对巨ru让人看得心神动摇,捏在手中

    更让人如痴如醉,让少亭把玩的爱不释手,只是如雪的双丨乳丨敏感无比远超常人,

    此时本已欲火高涨被少亭揉捏一阵,高高翘起的蜜丨穴早已泛滥成灾。

    “雪儿,你这对奶子举世无双,为何以前总要缚起来,实乃暴敛天物。”少

    亭调笑道。如雪被捏的一阵阵兴奋,肉丨穴空虚已极,不禁又羞又爱又气,只是如

    今如雪已是大变,换做之前早已大嗔起来,此时满面通红渴望宠幸之极,喘着气

    羞道:“往日这奶子并无这般敏感不堪,自被夫君破身后不知为何愈发受不得刺

    激,以前我总为自己生的如此大的一对奶子感到苦恼,既然夫君喜爱,雪儿往后

    定会好好爱护满足夫君,好夫君,快些插入吧,人家那里实受不了了。”

    如雪忍着羞意说完,少亭方觉冷落了美人,便不再调笑提起rou棒一插到底,

    插得如雪娇吟一声,声音酥媚入骨,“雪儿,莫要忍耐,大声唤出来,彻底释放

    自己,如此便会舒服许多。”少亭温言道。

    rou棒在如雪的肉丨穴内抽插着,由慢到快,不时溢出的yin水嗤嗤作响,如雪的

    叫声越来越大,自如雪破身后从未叫唤的如此大声,少亭的rou棒之强举世罕见,

    每一次的插入不断充满如雪的身心,身为女人自是无人不爱,如雪愈加放开,媚

    叫之声让少亭愈发兴奋,自二女后庭被破后亦是爱上菊丨穴被插的滋味,每日都清

    洗的干干净净,便后是时有灌肠,女子自是比男人爱洁许多。

    当如雪泄身数次,双丨穴无比满足时,连嗓子都唤的有些哑了,身心的创伤得

    到了发泄,晓枬在一边为如雪高兴,也一边用手深入肉丨穴,安抚下yin水直流的蜜

    丨穴,云水瑶如月碧霜三女走进后院锁上门,走近些便听见如雪大声的叫床声,叫

    得如月碧霜差点忍不住冲进房去,而云水瑶的脸更加的红了。

    当少亭将如雪的菊丨穴也插个底朝天时,竟发觉如雪还有余力再战,比起下午

    的如月已是耐战了许多,如月虽同碧霜颠鸾倒凤,却如何能同男子欢好想比,如

    雪或被马贼轮jian或与少亭交欢,加之天生性事强于如月,此时已颇令少亭感到满

    足,远非同少亭初遇时可比。

    如雪虽还有余力,但少亭怜其伤势未愈还甚为体弱,便停了下来,此时全身

    阳气冲身,欲火强烈之极,而一旁的干柴已是不能在干,如雪虽强,在少亭看来

    已与心瑶不相伯仲,但一山更有一山高,晓枬乃天生媚女,厉害无比,非少亭如

    此人物不能满足。

    如雪翻过身侧躺在床上,享受着全身还未散去的快感,半点也不想动弹,看

    着晓枬被少亭压在身下疯狂的抽插着,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胸前一对也十分圆润

    肥美的奶子被捏成各种形状,方知晓夫君欲火之盛,刚才对自己可算得上温柔异

    常了,二人大战良久,依然疯狂无比。

    如雪酸软的身子渐恢复了一些,二人还未停下,听着晓枬的yin叫,如雪只觉

    肉丨穴又有些痒了起来,口舌十分干燥,甚为口渴,又看到晓枬一对奶子被捏得奶

    水喷了满床,两座肉峰沾满了丨乳丨汁,肉光至至,甚为好看,让如雪都忍不住想上

    前咬上一口。

    想到此只觉自己也奶涨得厉害,想起已有两日未曾泄奶,忍不住用手托起沉

    甸甸的巨ru,送至口边,如雪一对奶子肥大之极,略一低头便吸住丨乳丨头饮了起来,

    如雪本对自己奶子便有些心结,十分害羞,平日泄奶都要躲起来偷偷挤出,此乃

    头一次自吸,一时只觉刺激至极,如雪双丨乳丨极为敏感,泄奶时都觉快感甚强,实

    则早已爱上这种滋味,此时饮着自己的奶水,快感又涌向全身。

    那边少亭第三次泻出阳精时,晓枬再也抵受不住,溃败下来,上身压在床上

    再无一丝力气,今夜大喜之日,晓枬虽不似如雪那般面上激动,实则心中之喜更

    甚于如雪,已是舍命陪君子,高高翘起的屁股上,两个美丨穴又红又肿,泄身已有

    数次,虽疯狂之极,心中却幸福到极点,少亭今夜甚感满足,见两位娇妻都已无

    力,如雪偷偷吸着自己的奶水,不禁哈哈大笑,温柔的将晓枬翻过身来,抱入怀

    中,又将如雪揽起,在两位美人中间三人相拥躺下。

    云水瑶被如月碧霜拉去屋内相谈,怎奈少亭屋中的娇吟不断,三人各自心乱,

    如月更是魂不守舍,哪还能静心相语,终于只闻晓枬的媚声渐弱,半响后再无声

    响,如月娇笑起来。

    “夫君大人的厉害我下午可是尝过了,未想晓枬这丫头如此厉害,只怕在床

    上我同二姐加上碧霜姐姐你也非其对手。”娇笑着的如月媚态十足,云水瑶虽感

    到妹妹的风情,但这话对自己甚为尴尬,又如何接口,只得瞪了妹妹一眼。

    碧霜还未接口,如月见大姐面上发红,忽然心中一动,往日如月有些怕如雪,

    但大姐云水瑶脾气温和,如月却是一点也不怕,忍不住开口笑道:“不过若加上

    大姐你,或许尚有几分胜算。”云水瑶即便涵养再好,听了此话也心中大羞,捉

    住如月横放在腿上打了几记屁股,却还舍不得用力。

    只是如月如今脸皮之厚让碧霜也甚为头疼,知晓姐姐疼爱自己不舍用力,娇

    笑的更为大声了,碧霜听了此言却心中大跳,自和如月相识前便对云水瑶云仙子

    敬仰万分,那时只盼见上一面也感满足了,后云水瑶上门,一见之下更为敬仰,

    相貌比如月更要美上几分,那份成熟又淡雅的气质让碧霜心折不已,加之云水瑶

    待人温和,成熟的气质又有着处子的清纯,让以好同性的碧霜一直恋恋不忘。

    如月却与碧霜有些不同,对如月而言对碧霜的感情颇为复杂,依恋之情更重

    些,机缘巧合之下,两女一个爱缚一个爱被缚,如月对碧霜喜爱不假,只是糊里

    糊涂之下被碧霜破了身,女子讲究从一而终,便接受了这份爱,碧霜即便爱上如

    月却也想同占有自己处子之身的师哥相守,被对方抛弃后便死了心,人之情说不

    清道不明,同少亭相遇患难与共,这份感情羁绊则更为深厚。

    人失去过便想得到更多,碧霜自也不例外,缚欲极强的内心,自对云水瑶大

    为心动,便对如月偷偷使了个眼色,两女早已心意相通,如月明白其意,心中亦

    是极想三姐妹永不分离,待云水瑶停下拍打自己屁股的手,便爬起身依偎在大姐

    怀中言道:“大姐,你同夫君相识已有些时日,不知觉得夫君为人如何。”

    云水瑶虽有些心慌意乱,但被武林中人奉为天下三智之一,如何还不明如月

    的鬼心思,脑中不禁浮现出少亭的舍身相救,自己被其抱着怀中的情形,营救如

    雪时的舍生忘死,若说无感激无好感便是假话,不禁幽幽叹了口气,二女见其表

    情便觉有些希望,屏住呼吸静候其言。

    “少亭虽甚为高傲,但为人有情有义,不惧生死,甚有男儿气魄,会是一个

    好丈夫,姐姐便冲着相救之恩,和对如雪的情义,非是不能答应,姐姐又如何想

    同你和如雪分离。”如月碧霜闻言大喜,却听云水瑶又道:“但如今江湖恐大乱

    将起,正是为师门出力之时,姐姐又怎能只顾儿女情长,何况我在几年前心中便

    已有人了。”

    云水瑶面上忽露出笑容,似回忆起往事,如月同碧霜相望一眼,大为失望,

    俗话说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如月嫁了少亭后满脑子便只有这个家,早已将

    师门抛之脑后,碧霜还欲开口,如月却摇了摇头,大姐虽性格温和却极有主见,

    绝不会改变心意,而且如月也希望大姐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碧霜见了有些失望,但对云水瑶的敬仰之情却大于不轨之心,片刻便已释然,

    如月反有些过意不去,转念一想:大姐即便有心仪之人,久久未嫁恐已生波折,

    人生怎能尽善尽美,何况观大姐模样,对夫君也有些好感。如月想到此又怎愿三

    姐妹日后分离,便想待寻机再做打算。

    “姐姐,你总是为师门忙碌,你可知月儿多想天天赖在姐姐身边,如今月儿

    已嫁人,往后在一起的日子更加短暂,月儿好舍不得姐姐你。”如月坐在云水瑶

    腿上,依偎在其怀中撒娇道,云水瑶心中一片温馨,却又不禁暗叹:如雪性子变

    了,如月却也变了,变回了儿时的本性。

    不禁回想起往事,如月如雪一对双胞姐妹,如雪性格有些冷淡,如月却有些

    温顺爱撒娇,自己渐担师门重任后便时常不在二位妹妹身边,如月受如雪影响渐

    也变的有些淡然起来,那时自己本还欣慰二位妹妹变的坚强了,直到今日才知,

    不管是有些冷淡的如雪,还是本性娇缠的如月都渴望得到关爱,如今两位妹妹一

    个变的楚楚可怜一个回归本性,云水瑶知晓如月如雪未多经江湖风雨,内心并不

    坚强。

    云水瑶轻抚着如月的后背,不禁想起了二女的夫君少亭,那俊秀的外表下,

    是一颗胜于外貌百倍坚韧的内心,便觉无比安心,“姐姐,今夜便留下来同我和

    碧霜姐共眠可好。”云水瑶正与妹妹姐妹情深,就想接口应下,忽然想起方才如

    月同碧霜眉来眼去,顿时心中一动,碧霜同如月的情事如雪都已告之自己,连同

    那捆绑的爱好也都细细说了,云水瑶顿时有些紧张,下午如月被缚的模样还印在

    脑海,知晓二女定然对自己有些不轨之心,一时开不了口。

    如月却是未曾多想,见大姐犹豫,扭头一见其模样顿时明了,便咯咯笑了起

    来,云水瑶聪慧更在如月之上如何不知,顿时面上又红了几分,知晓错怪妹妹了,

    但如此一来只怕二女反要真捉弄自己了,答应还是不答应,进退两难时,只见碧

    霜端了杯茶过来,福了一福,笑道:“大姐。”

    云水瑶自然晓得其意,心里一震,看向碧霜,只见娇小的面容却不怒而威,

    显得甚有威严,不知为何心中一阵软弱,又大奇此女怎会有此气度,云水瑶虽聪

    明无比,却也不知碧霜经历生死奸yin,又和少亭患难与共,已堪破生死,同如月

    之情又一直居强势位置,管教着如月,此时已极有大妇的威严,让云水瑶一时只

    觉自己如同嫁了少亭做妾居于碧霜之下的感觉。

    此时如月见机不断在姐姐怀中痴缠,俏脸挤压着云水瑶一对丰满的奶子,弄

    得云水瑶心里又慌又乱,好容易平静一下,想起青龙会的厉害,暗自下决心需瞒

    着两位妹妹,此次危机能否安然度过实无半点把握,过几日便启程返回凌水阁,

    叹了口气,接过茶杯。

    碧霜见云水瑶服软,心中又惊又喜,方才莫看其来势汹汹,实在心中极为忐

    忑不安,生恐云水瑶动怒,碧霜敬仰云水瑶已有多年,见面时心性虽不似当年幼

    稚,但只觉云水瑶气态比心中所想还要好上几分,方才拿起茶杯来迫云水瑶时便

    已心生胆怯想要放弃,好在云水瑶念到大敌当前,不再顾忌。

    如月笑嘻嘻的拉着姐姐上床去了,云水瑶一见,这床足可睡下五六人的,不

    禁心中暗嗔,脑中却是想着如月如雪碧霜三女同少亭在此床上的情形。二女脱了

    鞋合着衣服上了床,云水瑶睡在床里,如月抱着姐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碧霜收

    拾一番也上了床,却见姐妹二人聊个不停,便在如月身边躺下。

    “姐姐我告诉你件事,我家夫君呀,下面那活可厉害了,人家就是被弄到无

    法自拔了,只怕十个如月都要败下阵来呢。”如月说完吃吃笑着,俗话说三个女

    人一台戏,碧霜旁听一会也加入进来,云水瑶难得谈心大发,只是话题还多是围

    绕着少亭转,这时如月只觉身体越来越热,小丨穴早已湿透痒了起来,今日被少亭

    宠幸了一番,尝到滋味方才又听了好大二场春宫,此时说着夫君再也按捺不住yin

    心大发,对着姐姐胡言乱语起来。

    云水瑶刚又想到在少亭怀中时的感觉,听了此话大羞,连耳根都红了起来,

    便去扭如月,如月娇笑着直往云水瑶怀中躲,忽然云水瑶只见碧霜在如月身后解

    起衣服来,心中大跳便停下手来,碧霜也感紧张动作甚慢,如月却嫌不耐,只觉

    浑身燥热难受,碧霜方解开如月外裙子腰带,如月一把掀开外衣,将肚兜一把扯

    了出来,一对雪白丰满的大奶子不安分的跃了出来。

    如月背对碧霜,侧身面对云水瑶,一对奶子还在摇晃,丨乳丨波荡漾,粉嫩的奶

    头显得十分可爱,看得云水瑶一呆,暗惊:月儿这死丫头,奶子怎生的这般大了,

    只怕已不下于我了,虽人言婚后丨乳丨房会增大,却为何大了这许多。又见如月眉目

    生情,一股少妇的气息迎面而来,暗自心惊,只觉其魅力极大连自己都被吸引了

    心神。

    “姐姐先莫要吃惊,再看看月儿的屁股方要叫好呢。”碧霜见云水瑶面红耳

    赤的模样,忍不住笑道,手早已深入如月裙内,一把将如月的裙内褪个精光,亵

    裤拉至膝盖之上,如月咯咯笑着翻了个身伏在床上,碧霜缓缓将其裙子掀起。

    一个绝世的美臀显露在外云水瑶眼前,云水瑶不是不知妹妹的屁股生的极好,

    但绝无眼前这般圆大肥美,两片臀瓣又圆又翘,当真美极,裙子又向上掀起将一

    个柳腰显了出来,云水瑶再望去,细腰圆臀修长圆润的双腿,一股强烈的女体美

    感刺激着云水瑶的神经,真乃绝世好臀。

    碧霜一只玉手抚摸上去,如月低低媚叫一声,听的云水瑶心中一荡,此等情

    形实在甚于yin秽,啪一声轻响,云水瑶又羞又恼伸手在这肥大的屁股上拍了一记,

    如月却不知羞的又媚叫一声,云水瑶顿时老实了,不敢再碰,只见碧霜双手在其

    上游走起来,心中不禁大是懊悔留了下来,却又移不开目光。

    “好姐姐,快来缚我吧,今夜需缚得紧一些,月儿浑身发热难受的厉害。”

    如月娇声呻吟道,云水瑶躺在一边一动也不动,只是微喘着气,想闭眼却又如何

    能做到。“今日月儿被夫君宠幸了一回,姐姐我可是羡慕的很,怎会让你这般容

    易舒服,吊你一会再说,我可要先服侍水瑶姐姐。”碧霜说出此言,有些紧张的

    看了看云水瑶,却见云水瑶全身一颤,身子有些绷紧,一动也不敢动了。

    碧霜日日缚如月,对女子被缚前的心理已是极有心得,便知云水瑶已是煮熟

    的鸭子飞不了了,但碧霜看着云水瑶不知为何缚欲并不强烈,眼前横卧着的女子

    有种说不出的气质让人觉得心静,即便云水瑶已是一付任凭宰割的模样。

    碧霜楞了半响,如月又不满了,嘴里直哼哼起来,“你这死丫头。”碧霜看

    向如月时只觉捆绑欲望又强了起来,却也不愿让其太舒服,便取出软绳将如月双

    手拉至背后,绕了几圈缚了起来,又将双腿向臀上拉起,同双手仔细缚在一起,

    如月见又是死马攒蹄,不满的直嚷嚷,碧霜却不理,将软绳绕过如月如月胸前小

    腹,又将余绳甩过床梁将如月吊了起来。

    旁边云水瑶已是看得心中直跳,口干舌燥,眼前如月亵裤还缠在小腿上,外

    裙散开在小背垂下,雪白的奶子,肥大的屁股一丝也无遮掩尽显于外,比之全裸

    更加诱人。“好姐姐,再缚得紧一些,月儿求你拉。”如月吊在半空不依得直扭。

    一个几近赤裸的美女,被驷马捆绑再空中扭动,肥美的丨乳丨肉不停摇动,这一

    幕对于尚是处子的云水瑶实在过于yin秽,已是微喘起来,“死丫头,真是将你宠

    坏了,一刻都不安分。”碧霜无奈,又取了一软绳,将两个丰满的奶子从根部紧

    紧缚住,又绕过如月胯下,将软绳深深勒入如月的两片荫唇里,再其背后缚好,

    如月顿时满足的呻吟了一声。

    “月儿,你这般模样不觉的难受嘛。”云水瑶虽看得又慌又羞,但见妹妹被

    如此捆吊起来,又心忧如月难受,“云姐姐,莫要担心,这丫头还觉得缚得不够

    紧呢,如今我若一日不捆绑,便缠着我闹个不停。”碧霜笑道,云水瑶见如月一

    副舒服的模样,心知不假,不敢再看去。

    “水瑶姐姐,待我来服侍你。”碧霜心中直跳,爬了过去握住云水瑶的玉手,

    只觉眼前仙子手掌心都紧张得微出了些汗,“不可如此,我,我还是旁观便可,

    你二人耍闹无需管我。”云水瑶被碧霜一握玉手连忙说道,“碧霜姐姐快些将我

    大姐缚起来,可不能放过了,怎能让月儿一人受苦。”碧霜听了本已要逃走的心

    又收了回来。

    犹豫了片刻,终大着胆子拿起绳子向云水瑶靠去,不敢去看眼前仙子的双眼,

    碧霜只觉云水瑶一双美目似能看透人心,轻柔的拉起美人双臂放于身后,只觉云

    水瑶身子微颤甚为紧张,心中忽然不忍,但骑虎难下,一咬银牙将其两只小臂并

    排相叠用软绳一道道捆好,又在胸前小腹绕了几道,再向下拉去将一双美腿合拢

    让其双腿弯起一道道自大腿缚到脚踝,捆绑得极为轻柔。

    “云姐姐,这个美人缚如何。”碧霜不知为何对着云水瑶捆绑欲望大减,只

    用了最轻柔的一种美缚,眼前仙子娇躯横卧,双腿并拢弯曲,高耸圆大的丨乳丨房被

    软绳完全勾勒出来,双腿弯曲将一个圆大的美臀也尽显出来,云水瑶美貌本就在

    两位妹妹之上,如月一时看得呆住了,只觉大姐此时被缚之态美貌非常,又有一

    种说不出的清淡高雅妩媚之感,这也是因为云水瑶尚是处子身子却又完全成熟之

    故。

    绳索加身,虽然缚得极松,云水瑶仍觉甚为不舒服,但心中却满是羞意,垂

    着头暗骂自己荒唐陪妹妹玩这种捆绑游戏。碧霜经验何等老到,一眼便看出眼前

    仙子并非如月这种天生有被缚之欲的女子。

    少亭家中诸女,实则如月缚欲最强,如雪晓枬却还要差上许多,实乃天性所

    致,碧霜不敢再亵渎,只觉如此看着便已足够,又看到如月在空中扭来扭去,便

    嗔道:“死妮子,一刻都不得安分,姐姐这般来满足与你。”便将如月解了下来,

    只见这丫头双眼媚火高涨无比,知晓其欲望难耐。

    “大姐这模样迷死人了,若被夫君大人瞧见,定然兽性大发。只怕姐姐你是

    在劫难逃了。”碧霜见如月还在调笑,云水瑶的头低得直靠近了双丨乳丨,便取过肚

    兜将如月的小嘴塞得严严实实。

    将驷马攒蹄的如月软绳解开,将衣裙亵裤全数褪去,让如月仰面躺在床上,

    将一双圆润修长的美腿提起向其上身压去,直压到双丨乳丨之上,如月肥大之极的屁

    股不得不高高翘起,又将两只小腿分开继续向前拉,直拉至脑后,一对圆大的奶

    子被两只大腿紧紧夹了起来,丨乳丨肉紧贴大腿被挤压的更为高耸,一对可爱的粉红

    丨乳丨头早已翘得老高,两只小腿肚将头夹在其外,又将双手拉高同双脚紧紧捆绑在

    一起。

    软绳下绕,在双腿上一道道缚下去绕至后背,将如月缚的极牢,又取出两根

    软棒插入早已yin水泛滥的肉丨穴,那还极为窄小的菊丨穴自然也被深深插入,云水瑶

    本见如月没了声音便抬头望去,只觉呼吸似要停了一般,自己虽对种种性事有些

    了解,但亲眼所见,一时只觉这两只软棒似插入了自己二丨穴一般,只见如月被捆

    做一团,高高翘起屁股,双腿分开,美臀上二丨穴清晰可见,四周芳草全无,被插

    入软棒的肉丨穴更是流出了些yin水,显得yin靡无比,又怎是云水瑶一个处子所能受

    得了的。

    碧霜见将如月缚的已是颇为厉害,心下满意,看着翘起的丨乳丨头,又取出两根

    细线,一根将两个奶头根部缚住,余线向下,一根竟是缚住如月小丨穴上的阴di,

    只见如月刺激的连连颤抖,又将两线紧紧缚在一起拉得笔直,只见如月一阵抽搐

    竟已泄身了,看得云水瑶一颗心都要蹦了出来。

    少亭拥住二女休息一阵,奶水左饮又吸,如月被吸的全身酥软,软软贴在夫

    君怀中,已是乖得不能在乖,晓枬却渐缓过气来,恢复了些力气,从少亭怀中起

    身探头过去,伸去如雪肥美的奶子之前,轻咬着奶头吸了几大口奶水,娇笑道:

    “小姐的奶水可要比二个枬儿还要多出许多,如此美的一对奶子,怎能没有装饰。”

    便爬下床去桌上包裹中取出一物。

    少亭自是不明是何物,如雪却想了起来,自己便是为了取此物取悦夫君,一

    时情急跑出门又受了许多折磨,此时看着晓枬手中之物心中又是苦楚又是期待,

    晓枬走至床边翻身又爬回原位,少亭接过仔细一观。

    只见三个银环,一个精致圆大,可戴于颈上,另两个极为精致细小,少亭一

    观便知是丨乳丨环,两个小环其间有一道银链相连,又各有一道银链同大环系在一起,

    三环各有暗扣可放开合拢,少亭运起目力,只见三环连同银链都雕刻着细细的波

    纹,显得极为精美,不禁越看越爱。

    “竟然这般美丽,难怪枬儿这丫头一直藏着。”如雪心中喜欢伸出一只玉手

    轻轻抚摸道。“枬儿的奶子怎及得上小姐的万一,夫君大人快些替小姐戴上,定

    然迷死人了。”晓枬捏了一把如雪美丨乳丨催促道。

    如雪心中害羞,见晓枬如今已是随意欺负自己,便想反击,怎奈全身无力便

    躺在夫君怀中暗自盘算定要讨回来。少亭晓枬看着如雪,见其表情显然心伤已好

    了许多,心中欣喜,少亭下床取了碧霜早已备好的软绳,将两女捆绑成二团软肉,

    扶起如雪靠入自己怀中,小心的将两个小环穿过如雪那已有些合拢的丨乳丨洞,又将

    大环套与颈上,银环银链雪白的丨乳丨肉,细滑的美颈,当真将一对奶子装饰的更美

    上几分。

    “雪儿,枬儿这几日时常欺负于你,且待夫君替你出气。”少亭见了如雪美

    态心中甚喜,便将晓枬翘着圆臀微吊在床上,取过软鞭在晓枬诱人之极的娇躯上

    轻轻鞭打。如雪全身被缚躺在床上见了如何能忍住,娇声道:“好夫君,人家也

    想同枬儿一般被欺负。”少亭见了如雪娇弱媚态,顿时欲望高涨兽性大发,将如

    雪也吊起,二女并排被吊在半空,高翘起雪白的屁股,四只肥大柔弱又弹性十足

    的奶子垂在空中,不时摇晃,当真丨乳丨浪连连,便是得道的高僧见了怕也要还俗。

    少亭怜惜如雪,鞭打的极轻,不多时rou棒高涨的难受之极,两个肥美的屁股

    在眼前摇晃,四个美丨穴当前,如何能忍受得住,抱住两个屁股将四洞一阵好插,

    如雪双丨乳丨间的银链如同水线一般荡漾个不停。

    当夜两房之内各有好事上演,直到凌晨才纷纷睡去。直至次日午时,少亭醒

    来,看着左右伏在自己怀中的美女,微微一笑,昨夜实将两女折腾得够呛,怕一

    时也起不了身。便起身又将二女盖好,穿衣出门去了。

    【yin缚江湖】打印|推荐|评分

    2010-4-2906:51

    作者:

    2010年4月29日发表于sexinsex

    本站首发

    走入院中,阳光明媚,少亭抬头望了望天,天色极好万里无云,心境不禁大

    好,回味着昨夜的激丨情,目光又转至碧霜如月房间时,只见门还未开,但窗户却

    开了一半,二女昨夜干了什么勾当,少亭自然猜得到,微微一笑轻步走了过去。

    向内一看,少亭不禁一呆,只见三女并排躺在床上,碧霜睡在外面,睡姿竟

    甚为优雅,熟睡中也还有几分沉稳之态,少亭心中叹了一声,造化弄人,碧霜愈

    加有大妇的模样,已是由内到外的蜕变,不禁回想其往日的活泼模样。

    少亭愣了半响又想起还缚着二女,仔细看去,如月全身赤裸双臂被缚在身后,

    被捆绑的双腿蜷了起来,将雪白肥大的美臀对着少亭,屁股里那两根软棒看得清

    晰无比,此时正将头埋入云水瑶怀中看不清面容。

    而云水瑶竟也全身被捆绑住侧卧在床上,少亭一见顿时心中生出些异样,只

    见其睡的极沉,合衣而眠,那优美的娇躯被绳索勒的曲线尽显,少亭细细打量,

    被绳索缚住的双腿显得修长无比,让少亭不禁想起了心瑶的一双美腿,而从窗外

    虽不能见其屁股全貌,但美腿柳腰之间那隆起的部位,让少亭略一回想便知云水

    瑶实也生了一个肥美的屁股。

    如月的俏脸埋入的双峰更让少亭看得略起了些欲火,好一双圆润饱满的奶子,

    被绳索缚得挺出,显得甚为肥大,少亭暗暗吃惊,心下也不禁感到有些笑意,这

    三姐妹均生得丰丨乳丨肥臀,着实让女子羡妒,这云水瑶身材高挑,比之心瑶还要高

    上一些,全身透出的处子之态如何能瞒得过少亭,偏偏身子又生得极好,少亭这

    一观生出些欲念却也在情理之中。

    换做尚是为山贼时的少亭,怕是这一见便要心生情意,只是非但如今碧霜变

    了,少亭也早已非当日那个对情感青涩朦胧的少年,见惯了绝色的心瑶,又有几

    位美妻,虽云水瑶生得出色,亦难以让少亭动心,何况少亭心中有些将云水瑶当

    作长辈来看,从未有过这般心思。

    虽如此,少亭轻轻关上窗户出了后院,却还是有些难忘云水瑶被缚的媚态,

    一路来到前厅,沿路仆人见了,纷纷恭喜老爷贺喜老爷,马屁不断,少亭坐在堂

    上,忽然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说来这也是碧霜的家,不禁暗自嘲笑:这些下人

    明里恭维奉承,心里定是在笑我不过是个入赘吃软饭的小白脸。

    想到此,少亭起身向门前踱去,一人自侧堂而入见了正缓步而行的少亭,犹

    豫了片刻,走上前去言道:“老爷,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又恐引夫人生怒不

    敢进言。”少亭转过身打量来人。

    见是自那李管家毙命后,碧霜而后提拔的管家,少亭对李府之事并不关心,

    但也听过碧霜称赞此人衷心,便温言道:“有何事,尽管道来,我自有主张。”

    那管家双手作揖鞠了一躬。

    “小人听闻夫人那被老爷赶走的叔叔,尚未对李府家财死心,似是巴结上了

    此地一个江湖门派,许下重金,欲图谋不轨,小人也只是听闻,恐惹夫人烦心,

    这些日一直未敢道出。”少亭听了心中一动,沉思片刻言道:“此地我也熟悉,

    这江湖门派看来便是金刀门,你做的甚好,此事切勿告知夫人知晓,这其中的牵

    扯想必你也知晓,区区金刀门不足为惧,我自有分寸,你且下去吧。”那管家闻

    言

    第 85 节

    -

    第 85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