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71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71 节

    乡。

    次日二女醒来,便思索解缚之法,忽然如雪脸上一红欲言又止,渐到了午时,

    晓枬亦是似有些话说,二女犹豫甚久,终是晓枬脸皮厚上许多,出言:”如雪妹

    妹,我想去解下手,还请相随,这一夜下来,想必妹妹也需解次吧。”

    如雪脸一红跟着晓枬进入密林深处,忽然底声细语道:”姐姐忽要取笑,如

    雪却是想要大解,惶恐这臭味冒犯了姐姐。”晓枬一听不禁笑了起来,如雪顿时

    大羞不依,晓枬又笑道:”好妹妹,我却也要大解,如此便二人同解了。”

    二女蹲在地上泻着,如雪一张脸已然红的不能再红,头低得都快埋进一对巨

    奶之中,泻完便坐在草地上换着位置,将菊丨穴擦拭甚久,此等经历平生首次,晓

    枬虽脸皮较如雪厚了一些,亦感脸面尽失,二女又去河中洗了身子,放才回林。

    只是经此一事,如雪晓枬愈加亲密,又思索起脱困之法,忽然如雪低头咬了

    下细链,又慢慢使劲,只觉牙齿酸痛细链却丝毫无损,晓枬说道:”此链依我看

    来乃是用精铁所制,非牙所能断,妹妹切勿再试。”

    如雪闻言叹了口气说道:”小妹却再无法了,如不能脱绑,如何是好,便是

    贼人放弃追寻,我二人如此模样如何进镇,被人瞧见哪还有脸面做人,且如此被

    缚,即便遇上寻常恶霸也要受辱。在此亦不可久留,否则贼人纵未寻来,恐也要

    饿死。”

    晓枬见如雪咬链,忽然脑中一动说道:”我真是蠢笨,铁链咬不得,但这绳

    索却不是,虽是牛筋,我二人久试之下当能脱身,只因在寨中都为驷马攒蹄反绑,

    无法出口,一时之间未曾想到,现在想来这伙马贼确是甚为心细。”

    二女便靠在一起,相互咬绳,只是这绳深入肉内,不好下口,极是困难,便

    用力用牙压肉,这牛筋绳韧性十足,哪里是随便就能咬断,只苦了两张小嘴,幸

    苦一天终是磨开一小截。

    这日已晚,二女便暂且收兵来日再战,又依偎一起躺在地上,不知为何二女

    忽觉浑身难受,似少了什么一样,昨日便有此感觉,今日更甚,晓枬见识非是如

    雪可比,隐隐已有所觉,不禁心中惊慌,暗想:”莫非自己这身体真是yin贱无比,

    竟好似见闻那些性喜受虐之人,这二日未曾鞭打便已难受。”又想到被鞭打时疼

    痛却又似可以发泄般的感觉。胡思乱想间二女睡了过去。

    又过了一日如雪终将晓枬肩上之绳磨掉大半缺口。晓枬发力许久将绳挣断,

    忙了半天终于脱缚,又将奶头细链解下,替如雪解了绳索,两女多日被捆。手脚

    已是酸麻之极,许久方才恢复了些。

    晓枬看着如雪一对大奶笑道:”想不到妹妹非但这奶子生的肥美之极,便连

    牙齿也是锋利无比,日后恐要骑在你夫君头上作威作福了。”如雪听了大羞,二

    女打闹一番,如雪听了夫君又想到少亭不禁委屈说道:”我哪里敢作威作福,日

    后还不知被少亭怎生欺负呢。”

    晓枬一听如雪竟报出夫君之名,连连问其情形,如雪心中虽羞,但二女如今

    患难与共关系已深,却还大致说了一遍,晓枬听闻如雪并非被山贼破身,越感自

    己不幸,如雪见了自然安慰起来。

    二女又在此地避了一天,已是过去三日,虽摘了些野果裹腹,却哪里能抵饿,

    加之二女身体虚弱,已有些饥饿难耐,如雪便道:”姐姐,已过去三日,想来贼

    人应已放弃,不如今夜出山,潜进镇上寻些食物和衣物,赤身裸体已然多日,虽

    然已略有些适应,但终是不雅。”

    晓枬想了一下说道:”如雪妹妹所言甚是,这群马贼寻了三日想必不会再探,

    且留在此处终是危险,今夜便潜去镇上,待伤好身体恢复在行报仇。”二女等到

    天色渐黑,便出林向镇上而去。

    一路小心翼翼绕过山寨,行了许久到了小道之上,见无丝毫异状,如雪便放

    下心来,连经验丰富的晓枬也松了一口气,言道:”妹妹,看来应已无危险,眼

    下总算逃脱了出来。”二女方才精神绷紧,此时放松下来顿感全身酸软无力,又

    饥饿异常,如此状态被马贼发现定然无法对敌。

    两女渐放松后,沿着小道一路向镇上方向而行,此时心情大好,不禁笑谈起

    来,忽然身后略远处传来一阵声响,其声甚为低沉,片刻后已在不远之处,听声

    来速极快,如雪晓枬一惊,顿时双双向后望去,只见远处数匹马急速驰来,不是

    那群马贼却又是谁。

    二女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转身便运起轻功向道旁林中逃去。

    此伙马贼为何能在此时追上,原来那日二女逃脱之后,两贼人回寨禀报,二

    当家顿时大怒,狠骂了两贼一阵,又问了情形,细想一阵,那牛筋绳无比坚韧,

    两贼带二女出寨又缚的更紧,两女四只丨乳丨头又被缚在一起,料想一时之间绝无法

    挣脱,便让一贼下山去告之众马贼,自己带领其余几贼追去。

    二当家却又被晓枬骗过,追寻了许久,将这一带数座山头寻了个遍,却哪里

    能寻到,只得回寨,第二日下午大当家已带几贼赶了回来,贼人分散寻云水瑶一

    时之间还未能都回。大当家听闻亦是大怒。

    但此人智谋颇高,又久做头领,稍后便沉下气来,言道:”此地群山连绵不

    绝,此二女赤身裸体,身上绳索一时之间也无法挣脱,必然不会前行,多半是折

    了回来,反藏在山寨附近。”

    二当家听言顿时恍然大悟,骂道:”两个贱货,现我等便去四周搜寻如何。

    ”大当家沉思许久摇了摇言道:”也不尽然,我估算也只是五五之数,如此自然

    也要搜寻,只是四周树林众多,极易藏人,二女虽有伤在身,武艺却极为不凡,

    我等合在一起寻之恐易被其所觉,若分散寻之又恐折了兄弟。”

    二当家听了急道:”如此怎生是好,再说那两个贱人未必就能脱了绳索,此

    绳乃专为捆绑高手而制,不如堵上一堵。”大当家听了却又摇了摇头言道:”此

    绳虽坚韧,却非不能破,还是小心为好,但我却还有一计,这二女若在附近潜伏

    定然要回镇上,且赤身裸体当会在夜间而行,我等分散藏在道口四周,若我所料

    不差,必会寻得二女。”其余马贼稍后也陆续归了寨子。

    如雪晓枬一时不察被大当家算了个正着,果然行上小道时被其察觉,那贼人

    急忙禀告,众贼上马急追而来,大当家确是极有经验,为怕二女闻声而逃,竟早

    早用厚布包住马蹄,是以二女发觉时已然晚了。

    众马贼呼啸而至,二女虽极力运起内力,但此时全身无力,却如何比得过如

    此骏马,如雪所受内伤未愈,加之轻功差了晓枬许多,此时已落在后面,忽然破

    空之声急速而来,正是那四当家之箭,直对如雪而来,显然还未忘当日之仇。

    如雪听闻极力侧身避过,身子一顿已慢了下来,只感内息一阵不畅,显然已

    虚弱之极,晓枬转头一见顿时大惊,便要回头,如雪知自己无法逃脱,急忙说道

    :”如雪先行挡上一档,姐姐勿要回头,脱身后去寻我派前来相救,否则我二人

    皆要被擒。”

    晓枬听了知也只能如此,强忍回身之意跃入林中,回头一见此时马贼已至如

    雪身前。当下不敢有误,全力施展轻功在林中前行,只听林外一声对掌之声传来,

    便没了声音,晓枬此时已行去甚远,便绕起了圈子,好脱离贼人。

    心慌之下七绕八绕自己也迷失了方向,只感一阵疲乏,渐慢了下来,料想早

    已甩脱贼人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晓枬虽然身体酸软,却轻功甚好,加

    之并未像如雪受了内伤,林中漆黑一片,是以得以逃脱。

    运功调息片刻,知此地不可久留,跃上树头一见,竟离大道不远,又向镇上

    方向望去,隐约有所见,顿时心中大喜,沿着官道一路潜进镇子。

    此镇便为马贼山外之镇,巧合无比的是,苏晓枬所住之处也在此镇,是以那

    日受伤不巧被马贼盯上,后又中了暗算被擒,此时如何敢回去,心中略一思索便

    潜进一家大户人家,进了小姐闺房取了一身衣物穿好,又取了些银两,却还是下

    意识选了红衣,本想留字条日后相还,又怕吓了人家小姐,此时夜渐深便点了那

    小姐丨穴道同睡在一起。

    次日清晨苏晓枬做贼一般溜了出去,心中亦感有些羞愧,出了门口料想此伙

    马贼必随时来镇上搜寻,家中已归不得,便去了镇上一户相识人家暂住,先行将

    身体恢复。填饱肚子后到了下午正在调息,忽然听闻门外不远处嘈杂之声传来。

    晓枬出门行到院中,透过门缝一看,心中火起,便行了出去,本想教训那张

    财主,又一想此时不宜暴露,便暗暗压下怒火,待其走后不禁哼了一声,已打定

    主意夜间再行出手,却不知回去时被少亭所觉。

    到了夜间苏晓枬取了丝巾蒙住面,此时虽被奸yin鞭打多日,又饿了几日身体

    还极是虚弱,但料想收拾几个家奴当无问题。便运起轻功向张财主家行去,明月

    当空,小镇之上安静异常,偶尔传来的一两声犬吠,并不让人在意。

    晓枬住于此镇,自然对道路甚为熟悉,不多时已至张财主府前,纵身跃上院

    墙略一查看,宅内漆黑一片,不禁心中略感诧异,按常理此等大户院内夜点灯方

    为正常,又觉身体一阵疲惫之感传来,自己正是虚弱并不宜动手,便不在细想,

    要速速解决早些回去休息。

    寻进内院,见了一间大屋甚为气派,便轻身行至门口慢慢推开房门,忽然一

    些细微的呼吸之声传入耳中,竟约有十多人之多,心中刚一震忽然灯火大亮,晓

    枬一时间被灯光刺的有些发愣,头上突然传来风声,猛然一抬头只见一张大网罩

    下。

    晓枬心中冷笑,虽不明如何得知自己前来,明显早有埋伏,但此等招术对江

    湖经验丰富的苏晓枬如何有效,此时屋外屋内喊声大起,埋伏好的家丁护院纷纷

    出现,晓枬一见却不退反进,身形一动那网已落了个空,只听屋内一顿惨呼便没

    了声响。

    张财主已和众手下围在院中,忽然窗户一声大响,一条红影身形极快,已跃

    入院中,闪入人群之内,顿时痛呼不断,片刻后护院家丁已是倒了一地,张财主

    却还无事,只是看着蒙面的晓枬早已吓得坐倒在地。

    见那红衣蒙面女子又行了过来,不禁大骇喊到:”你想要如何。”晓枬听了

    停下脚步,方才出手间只觉气息浮动,便不愿多做停留,冷声言道:”白日里你

    倒是威风的很,今夜留你一条狗命,若再欺压百姓定不轻饶,先取些银子来,莫

    要我再行出手。”

    张财主听了哪里敢说个不字,急忙让家丁取了银票过来,足有五百两之多,

    晓枬见了也不在发难,纵身而去,一路向住处而行,片刻便远去了。此时只觉身

    体甚为疲乏,便放慢脚步。

    忽然只听背后一人说道:”红影女侠夜间如此匆忙,莫非又是做了那劫富济

    贫的勾当。”跟着一条人影跃过自己落在身前望了过来,其身法极快,显是轻功

    甚高。晓枬心中大惊,细一打量只觉来人颇为面熟,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晓枬见来人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当下沉住气说道:”你乃何人,莫非我们

    曾见过。这劫富济贫正为侠义之人当做之事,怎能称为勾当。”说完见那人竟冷

    笑起来。

    此人正是少亭,白日里见了晓枬背影已猜到其身份,此时冷笑道:”好一个

    侠女,好一个劫富济贫,这济贫只怕再论,这劫富看来是定然要劫的。”晓枬见

    其竟讽刺自己打着名号去劫财,心中虽怒,又一想却觉有时还真是如此,不知为

    何在此人眼光之下一时语塞,竟无言反驳。

    女侠也是人,平日里多方奔走花销也不小,晓枬越想越觉有些惭愧,这钱不

    够用自然是去大户劫来,虽时有救济穷人又何尝不是留作己用,连自己这身衣物

    也是……想了片刻竟对自己二年来所作所为产生怀疑。

    少亭何等聪明,观其色便猜到此女心中所想,不禁暗中冷笑:劫富济贫取些

    银两己用又如何,被我这一句话便说的心中大乱,看来其心志定然不甚坚。”少

    亭却不知晓枬已被众马贼奸yin鞭打数日,此时哪有平日的坚定,说来晓枬也是花

    季少女,被痛恨的贼人破了身子,已是悲痛欲绝,意志消沉,此时又被少亭说教,

    心中便极为迷茫起来,突然感觉活着了无生趣。

    但晓枬毕竟经过风浪,回过神来勉力不去想,忽然心中一动,先前便觉少亭

    脸熟,此时已想起少亭身份,正是对头,不禁暗暗叫苦,说道:”趁我此时虚弱,

    便前来趁火打劫,青龙果然也是一帮宵小之辈,那张财主家里的埋伏,想必也是

    你所为吧。”

    少亭白日里见其脚步虚浮,已有所怀疑,料想以红影女侠行事,晚间定有所

    行动,便打定注意用张财主家丁护院试探一二,自己暗中观察,此前同此女交过

    手,其武功不凡连罗大哥也落了下风,轻功也是甚好,自己曾受过其剑伤,此时

    一人本想避开,但白日见此女竟露疲乏之态,已心中大动,需知一流高手等闲便

    是有伤也不会露出疲态,料想其定然虚弱之极。

    加之近日武学有所领悟,极是想与人过招,好斗之心再也按捺不住,却还是

    小心让护院先行试探,见其果真虚弱,便一路尾随当街将其拦下。

    此时听言又冷笑道:”我若混与家丁之中偷袭与你却又如何,我虽不屑于此,

    但也不会等你身体恢复,又非是比武较量,那日你出手偷袭重伤了我会兄弟,也

    称不上光明正大吧。”

    晓枬听了顿时哑口无言,却是自己出手在先,这青龙虽未有大恶,但因自己

    自小遭遇便对黑道痛恨之极,是以对黑道各派一同痛恨,晓枬想了想只得言道:

    ”如此也无需多言,只是我记得你轻功虽高,武艺却未入一流,不如退去如何。

    ”

    少亭听了便觉有些兴奋,不在答话,身形一动已攻了上去,少亭未取出红绳

    只用双掌击去,二人展开身形片刻已过了数招,苏晓枬本也使剑,但逃出后却还

    未及去配,也是空手而战。

    少亭见晓枬脚步虚浮,只是招架,当下放下心来,将血神掌法展开,只觉眼

    前此女拳脚功夫似较为平常,便催动寒气连连猛攻,忽见晓枬脚步一个踉跄,便

    抢身一掌击向其腰,眼看就要败敌,突然此女腰身一闪,竟弯起避过此掌,反将

    身子靠了过来。

    少亭顿时大惊,心知中计,此女一掌当胸击来,避让不及,急忙间脑中似有

    所悟,此时内力正灌注全身,便使起悟出经脉催动内力之法,全身几处大脉同时

    运起内力,顿时全身一震,身形猛然向后一退,其速竟是极快。

    只是距离实在太近,还是被晓枬一掌击在正胸,好在后退及时已化去大半力

    道,中掌之时少亭由丹田及四处大脉同时催动内力涌向胸口,掌胸相交少亭飞退

    数步,只觉全身一震气血翻腾,便催动内息全身流转,片刻便觉无碍,反隐隐感

    到又大有领悟。

    原来二人交手后,晓枬虽身子疲乏之极,但毕竟对敌经验丰富异常,此时手

    中无剑,却还是高出少亭许多,只是见少亭身法精妙,出招间虽有破绽,以自己

    空手目前之状态却无法迅速败敌,便心生一计,料想少亭不知自己虚实,使了个

    破绽诱其冒进。

    果然一举奏效,正要破敌时,却见少亭身形竟猛然迅速后退一步,刚好避开

    自己掌力,余掌击在胸口,内力破入只觉竟有五股内力与手掌相交,前四股内力

    极为冰寒,非但化开自己内劲,反回冲手掌竟破了进来。

    晓枬乃出掌击敌自然占据主动,少亭全身内力护身并无多少内劲回击,晓枬

    虽惊其内功神妙,但也不在多想又催动内力迫出寒气,就在少亭被击退之时其最

    后一股内力又冲向手掌。

    只觉此股内劲竟是一股炎气,虽不如先前寒气霸道,却也甚为强大,比之自

    己功法也胜出许多,又破入手掌,但晓枬自然不惧又将其迫出,见少亭后退几步

    被打得一时气血翻腾,正要乘胜追击,忽感那炎气虽退,自己只觉全身一热,竟

    是有些情动的征兆。

    晓枬被多日奸yin,身子已被开发的敏感至极,此体乃是甚为罕见的媚体,正

    是少亭渴求之身。眼下苏晓枬身子虚弱,抵抗之力甚微,遇见这血神之气,犹如

    干柴遇见烈火一般被点燃,只是晓枬并不知这血神之气比之媚药还要有效许多,

    顿时大惊,竟以为自己身子已是yin贱之极,不禁又羞又慌。

    当下顾不得攻向少亭,全力运转内息,片刻后方才觉好了许多,见少亭也已

    摆开架势,顿时心中大凛,二人又交起手来,晓枬突然感到其寒气竟散入四周,

    数招后便觉内力不畅,心中大惊便不再保留,全力出手。

    少亭方才吃了大亏,差点败下阵来,心中也是极惊,暗想道:前次交手之时,

    观此女武艺尚差了如雪一筹,正与如月相当,此时手中无剑,我竟大意起来,未

    想其如此狡猾,对敌经验极高,方才一掌虽觉其不知为何如此无力,内力比自己

    还有所不如,但还需小心,却不可再冒进。

    便又使出老招数,将寒气散出,展开身形游斗,数招后猛见此女身形加快,

    举手间连连攻向自己破绽,片刻后又中了两掌,好在少亭身法精妙,只是擦中,

    少亭忽然心中一动,便又将已通开的四处大脉催起内力,又过去数招,少亭不禁

    大喜,自己竟对晓枬掌法感触又提高几分,对其掌风察觉敏感许多。

    时间一长竟能略把握到其招式之意,又觉全身催动内力,自己这血神掌法施

    展间渐有些圆润起来,实乃前所未有,此时少亭大感压力减轻,便对此状态极为

    痴迷,一时间心神空明,大有所悟,正是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境。

    晓枬久攻不下,虽还战上风,却越打越心惊,分出内力压制寒气愈感吃力,

    斗了许久见少亭出手之间破绽愈少,其武艺增进极为惊人,若非此时二人对敌,

    恐怕晓枬便要目瞪口呆起来,从未听说有人能在这短短时间内,武学境界有如此

    大的提高,实乃天才之极。

    晓枬见其已隐隐迈入一流高手之列,心中愈慌,已有些力不从心,少亭却已

    是全身心侵入这场打斗之中,已觉晓枬有些吃力,反收起寒气,拿其练起武来,

    晓枬经验丰富自然知晓,不禁暗暗叫苦,原本这身子虚弱发挥不出六层内力,已

    是不如少亭。

    此时只觉真气渐感不续,心知落败已成定局,一咬牙又猛攻几掌,趁着少亭

    拆招稍退时,转身便展起身行向后逃去,二人一路飞行不多时已出了镇子,

    晓枬转头一看见其竟紧紧跟随,丝毫未有不济之态,心中一沉,暗惊:此人

    身形平稳之极,其轻功竟不下于我,难道今日又要遭劫,如雪妹妹多半已落入马

    贼之手,还等着我前去相救,我怎能就此陷于敌手。便又咬牙急速而逃,却已是

    强弩之末。

    少亭经此一战武艺大进,轻功亦是更进一步,眼力自然又高明许多,出镇后

    便察觉晓枬内力不续,暗想:此女已渐无力,便用红绳擒住带回镇上,如此追下

    去又要多费脚力。便从怀中取出血神链,手一抖已向晓枬袭去。

    晓枬猛感脑后生风,转头一见一绳急速而来,急忙脚一点地向左避了开来,

    此绳笔直而来,正越过晓枬身子,晓枬感松一口气,忽然此绳竟不可思议在中间

    折起,向左袭来自己,晓枬大惊只得勉力前跃,忽然屁股剧痛,似被鞭子抽了一

    记的感觉,只听呲的一声,跟着屁股便感一股炎寒气直冲而入。

    晓枬骇然之下运气相抗,已是全身一僵停了下来。少亭运气操控血神链抽在

    晓枬丰臀上,其力甚大,已将晓枬臀上衣裤打破,连亵裤都裂了开来,露出一条

    雪白的臀肉。少亭知天剑内力霸道异常,连如雪都有些受不起。

    便又挥绳攻去,原本炎寒二气有些相冲,少亭出掌时已将其分离而出,只用

    寒气对敌,则更为厉害,但此绳不知为何需得血神之气方能操控自然,便将二气

    同注入绳内,晓枬只能奋力躲闪红绳,少亭攻了片刻,只觉此绳操控已极为得心

    应手,似与自己融为一体。

    因要生擒此女便留了多半力道,晓枬渐已是无力躲闪,连连被红绳击中,如

    同鞭打一般,全身衣物被抽的支离破碎,两只肥大的奶子如何藏得住,早已跃了

    出来,两片臀瓣亦是如同赤裸。

    炎寒二气不停破入体内,虽用力不大尚能抵抗,但血神之气越入越多,只觉

    全身燥热之极,竟隐隐有些觉得被红绳抽打的有些快感,愈加强烈,内心不禁下

    意识渴求起来,晓枬无法控制身体,先前心中已怀疑自己似对鞭打有些快感反应,

    此时再无怀疑。

    愈想愈觉无法接受,此时衣物已被打得只剩些布条挂在身上,比赤身裸体还

    要诱人,晓枬感到一阵猛烈羞耻传来,裸出了身子却只是一小部分之因,身体的

    反应让晓枬羞愤欲绝,已被开发完全的媚体被血神之气一冲,已是身不由己。

    晓枬忽然生出自暴自弃的念头,便不在躲避,将头低了下来,少亭见了停下

    手来,红绳一转便缠绕住其双脚,用力一拉晓枬便倒在地上,少亭见其已不在反

    抗,便上前捆绑。

    忽然见此女竟流出泪来,一动不动任由自己捆绑,心中便有些诧异又有些不

    耻,冷言道:”想不到堂堂的红影女侠,竟被打的哭了起来,真不知你如何闯出

    的这名头。”少亭如何知道其因。

    晓枬一听心中却生出触动,眼泪更是忍耐不住,泣道:”什么红影女侠,如

    今我只想一死了之,你便给我个痛快吧。”少亭自是聪慧,又对他人情绪变化察

    觉极其敏锐,想到此女此次如此虚弱,必是有因,又细看了晓枬身子,发觉早已

    布满鞭痕。

    少亭便将晓枬反身捆在地上,双手双脚都被红绳缚住,又扯掉屁股上其余布

    条,将一个肥大的屁股露了出来,少亭一见竟生的甚美,心中也是一股欲望传出,

    捏开臀肉,借着月光一看,菊丨穴红肿异常,暗想道:看来此女想必被人擒住奸yin

    鞭打,这两日方才逃了出来。”便又将其翻了过来。

    只见晓枬泪还未干,却是已然昏死了过去,便摘下面纱,一张俏脸露了出来。

    【yin缚江湖】打印|推荐|评分

    2009-10-1216:50

    作者:

    2009年10月12日发表于sexinsex

    本站首发

    正值风和日丽,甚为偏僻的柳镇上,人难得多了一些,做着小买卖的更是使

    劲吆喝着,如月碧霜出门在街上闲逛,一路笑谈打闹,举手投足间透出无比风情,

    已非往日那花季少女模样可比,引得行人忍不住频频注目,饱餐美色。

    二女一路买了许多小物件,方才手挽手回了李府,那日县城外之事已过去多

    日,二女渐渐早已忘之脑后,一路嬉笑进了大门,两个女子却站在李府正门不远

    处,目光紧紧盯着二女直到入门,一女相貌普通,正是那日擒下碧霜之女。

    见其进了门,此女说道:”这两个贱婢倒是快活的紧,出门便是四处游玩,

    在府内想来也是做那颠鸾倒凤之事,真恨不得将其狠狠捆绑一番,方消那日被虐

    绑之恨。”旁边一女子相貌稍是清秀一些,听了笑了起来。

    说道:”小竹你想去绑,这便进去,我也不曾拦住你。”那女子听了一跺脚,

    嗔道:”思思你还要取笑与我,那叫如月的贱婢,武功之高已是一流高手,只怕

    大有来头,我如何敢去。”那被叫做思思的女子又吃吃笑了起来,

    说道:”如此只能先委屈小竹你了,待紫姐姐到来便去拿下那如月,这如月

    姑娘生得如此肥大的一个美臀,不管是何来头,想来大小姐必不会放过,这江南

    还无多少让我庄顾忌之人,我二人好好盯住便是有功,凭紫姐姐的擒拿功夫这二

    女插翅也难飞,几位姐姐可是得了主上真传”

    那小竹听了便不在埋怨,叹了一声又言道:”说来也奇怪,大小姐不知为何

    竟有如此嗜好,累得我们四处奔波,这些年庄里姐妹们都让小姐玩弄够了,如今

    又打起外面女子的主意,也不知大小姐还想不想嫁人了,但也未见小姐与姐姐们

    做那颠鸾倒凤之事,真是让人不省心呐,主上严禁我们踏足江湖,若被知晓还不

    知如何责罚我们,小姐自然没事,我们却是惨了。”

    思思听了微嗔道:”小竹你胆子也太大了,竟敢议论起大小姐,你又不是不

    知道小姐的蛮横,若被知晓只怕你这月都别想松绑了,紫姐姐已飞鸽回信,近日

    便会南下江南,为了这事回去恐要被主上责罚,几位姐姐乃小姐贴身侍女,非是

    我等婢女,出庄后定被主上注意。”

    小竹听了嘻嘻笑道:”紫姐姐甚得小姐宠爱,想来不会有事,擒回去的女子

    小姐也只是捆绑玩弄一番,依小姐的性子,便是那如月估计也很快就腻了,自然

    会将其放走,还不至于引起江湖注意。”

    思思想起小姐邹起眉头叹道:”这可难说的紧,小姐被主上宠爱之极,早已

    无法无天,偏又是天纵奇才,这武功越练越高,竟已比肩主人,可是那脾气愈加

    蛮横,我估算着,待那如月被放回去,小姐定会按捺不住欲行走江湖,还不知要

    闹出多少事来。”说道这里二女都感一阵头痛。

    小竹又吐了吐舌头言道:”我们做婢女的,哪管得了这些,思思你可说对了,

    没准大小姐早已溜出来了也说不定,等紫姐姐来了再说吧,这次可累死我了,真

    想回庄泡上一回温泉。”

    小竹忽然想起一事又低声说道:”思思你可听说,庄子里藏着一个秘密,因

    此十多年前便退出江湖了。”思思一听面露惊色,急忙说道:”住口,小竹你听

    谁说的,这话可不能说,被主上知道你小命不保。”

    小竹却一脸诧异奇道:”那日我和蓝姐姐服侍小姐沐浴,小姐随口说了,让

    我们不要乱说就是了,我观小姐也并不在意啊。”思思听了一付要晕倒的模样,

    嗔道:”大小姐口误遮挡,无法无天,你又非不知,此事绝不能再提,真不知为

    何要说与你听,看来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从何得知小竹你就别问了。”

    二女谈了片刻便转身进了李府不远处的一间小宅,内有一座小木楼,正好监

    视。

    那日如雪晓枬被马贼追上,如雪见情形危急,让晓枬先行逃走,自己却迎了

    上去。众马贼片刻便到眼前,如雪一咬牙便腾空而起迎了上去,对面众贼中一人

    也是跃起而来,正是那二当家,如雪见那人借着马速也不拔剑,双掌举起,显是

    欺自己体弱,要与自己对掌。

    如雪为挡住马贼让晓枬逃走,无奈不得闪避只得硬对了一掌,自己曾与这二

    当家拼过内力,虽比自己弱上一筹,但今非昔比,一声大响传出,两人各自向后

    飞退。如雪只觉气血一震翻腾,忙运气压了下来,竟又受了些内伤。

    那二当家亦是定住调息,众马贼见晓枬早已入了林中不见,大当家心知难以

    追捕,一挥手马贼便瞬间围了个大圈,将如雪困在中间。如雪略压下伤势,见此

    情景心中惊慌反是定了下来,想来苏姐姐已然逃脱,日后还有希望。

    此时如雪全身赤裸,雪白的身子暴露于外,在这月光下分外醒目,这伙马贼

    极是凶悍,便是弱些的也是二流身手,目力自然甚强,将如雪看得是清清楚楚,

    雪白的胴体之上布满鞭痕,两只巨ru傲然挺立在胸前,竟无一丝下坠之态,挺得

    老远,虽然奸yin数日,此时见仍感兴奋难奈。

    大当家见如雪之态,心中大定,便道:”云女侠果然厉害,连这牛筋绳也可

    挣脱,劝你勿要顽抗,束手就擒方能少受些皮肉之苦。”如雪虽知被擒已成定局,

    但为了让晓枬逃的远些,便闭口不答。

    大当家见了自然知晓如雪心中盘算,刚要再言,忽然一人叹道:”果然是云

    如雪,大当家好气魄,旋风十八骑果然是胆大包天。”如雪听了心中一惊转头望

    去,只见一人蒙面立在马上,心中一动目光一绕竟是十八人。

    如雪知十八骑折了一人,已想到此人乃是外人,此时蒙着面又认识自己,定

    然不想被发觉身份,忽然这人又说:”云女侠勿要再想,我等可比不上这十八骑

    来去自如,家业便在这江南,哪里敢得罪你等正道大派。”

    忽又转头对大当家言道:”如此看来,三当家恐死于云水瑶之手,实不相瞒,

    我确是已心生退意,我乃是背着帮主私下出来,凌水阁虽与我有仇,但这事牵扯

    上云水瑶极为凶险,若走露了风声,我帮数十年基业恐毁于一旦。”

    众马贼听了顿时大失惊色,议论纷纷,饶是大当家的沉稳,听了亦是心中一

    颤,但片刻后便将手一挥,众马贼跟随此人已久,知其已有决断,便静静听言,

    大当家深吸了一口气,又沉吟半晌,缓缓说道:”我等表面是纵横江南数年,却

    是行事谨慎之极,绝不得罪大派,这正道并未留意,各门高手怎么会来管我等一

    群马贼,这几年围捕力量也并不大,是以无事。”

    说道此处又叹了一声接着言道:”但眼下惹上了凌水阁,便再无退路可言,

    若要留在江南则必要与云水瑶拼个鱼死网破,此女行踪飘忽,但我断定必会寻来

    此镇,多半猜到其妹被我等擒,定然大怒,若云水瑶出头联络正道,江南虽大亦

    我等藏身之地,我已决心要与此女拼个生死,何况三当家之仇不可忘。”

    说完又看向蒙面人说道:”兄台若肯相帮,定然感激不尽,必有重谢,若就

    此离去,也绝不会透露兄台身份,当可放心。”那蒙面人忽然笑了起来。

    言道:”你来寻我帮忙时,我已想到恐是云水瑶,否则怎会如此藏头缩尾,

    若只是凌水阁我帮却也不惧,但正道向来蛮横,定然群起而攻,是以方才出言试

    探,既然大当家已下决心,我自然也相信大当家一言九鼎,绝不会道出我身份,

    如此我回去寻一帮手,此事帮主绝不会同意,我也只能如此,此人武功不弱于我,

    加之有云如雪在手中,到还有几分把握,只是……”

    大当家也笑了起来说道:”只是那云水瑶非同小可,这胜算也不高,无妨,

    若事不成我等便北上而去,不再回来。”

    蒙面男子听了不在出言,又转头看向如雪,眼光一寒,便身形一动直扑如雪

    而来,如雪一见心中大凛,催起内力迎了上去,只觉此人掌风甚强,不敢相触便

    游斗起来,数招后如雪大惊,此人武功之高便是自己身子痊愈也难以言胜,竟还

    在自己之上,此时手中无剑,身子虚弱提不起多少内力,被逼的连连后退。

    如雪知此人未出全力,心中一叹,便垂了双手,蒙面男子见如雪已束手就擒

    便跃起在其后背击了一掌,众马贼见了大惊,二当家高声言道:”此女身子已弱,

    已受不得掌力。”那蒙面人手掌却还贴在如雪后背,笑道:”无妨,此掌只是透

    入内力使其无力,并不伤身,方才略一查探,此女似近月受伤多次,方才二当家

    一掌虽不重,却已伤了此女元气,若要完全恢复非要调养个一年半载。”

    四大家忽然喝道:”调养个屁,我早想一箭将这贱人射死。”众马贼却不乐

    意了,纷嚷了起来,一人说道:”如此尤物,不奸yin个痛快,岂非暴殓天物。”

    大当家看了那贼人一眼,喝道:”便是你两个色迷心窍,被这此女走脱,此时生

    死攸关,还不收敛。”众马贼俱都不敢再言。

    四大家取了绳索下马走向如雪,上前便狠狠打了两耳光,口中骂道:”贱人,

    倒是挺会跑的,你那一剑我却还未还给你。”说完骂骂咧咧扭过如雪双手,背在

    身后,狠狠缚了起来,用力极大,绳索深深勒入肉中,将双手提高又绕过肩膀手

    臂,在双丨乳丨上下各缚了一道,将如雪上身已是绑的极死,口中骂个不停怒气渐涌

    上。

    便钻起拳头狠狠砸在如雪小腹之上,如雪方才被蒙面人内力透入只觉浑身无

    力,提不起劲道,此时只觉小腹剧痛便弯下腰来,忽然头上一痛,竟是长发被抓

    住又提起身来,这四当家狠狠在其丨乳丨房之下击了数拳。

    此处乃女子极为脆弱之所在,偏偏如雪双奶更是不堪,顿时全身丨乳丨房剧痛,

    只觉全身似散了架一般,眼前一黑,一大口鲜血已喷了出来,身子哪还有一丝力

    气,只是被四当家用手提着后背,身子早已软了下来。

    两只雪白的奶子摇晃不已,那蒙面男子见了按捺不住,上前用手捏了捏,赞

    道:”如此美奶世间少有,可惜,可惜。”大当家见了说道:”四弟勿再动手,

    先留了性命等那云水瑶,兄台如若中意,不如今晚便带回房如何。”

    那蒙面人揉捏着如雪的奶子,听了甚为意动,捏了片刻,忽然强忍着放下手

    来说道:”美色误事,此等大事还需小心,我先去寻来帮手再说吧。”大当家连

    忙说道:”敬候佳音,只是那红影逃脱,有些麻烦,若将消息散出,恐。”

    蒙面人一听高声说道:”莫非大当家要反悔,如此我看你等还是速速逃走为

    好。”显然已是甚为不悦,大当家听了急忙说道:”非是如此,这红影我也了解,

    向来独来独往,此次被我等擒获奸yin想来也不会张扬,就是怕这贱人去凌水阁报

    信。”

    蒙面人听了沉吟道:”如此应在此处山中另选一落脚之地

    第 71 节

    -

    第 71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