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70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70 节

    不如装扮一番也好添些乐趣。」

    众贼听了大声叫好,那人拉了一贼出门许久取了细锥和两条长长的细铁链。

    如雪还不明所以,却见苏晓枬已大骂起来,显然明白,贼人听了反兴奋起

    来,二人抱起苏晓枬,按住挣扎不已的身子,可怜两女刚被鞭打奸yin了一上午,

    哪还有力气,身体被按得死死的动弹不得,贼人自然不比少亭哪有一丝怜香惜

    玉,锥子迅速穿透苏晓枬的两个奶头,也不顾鲜血便将细链穿过。将两个奶头连

    在一起缚了起来。

    女子丨乳丨头何等敏感,苏晓枬哪里还骂的出口,顿时身子一颤,显然已是极

    疼,却死咬银牙不肯呼出,不愿让贼人得意,甚为硬气。

    如雪一见便明白过来,想到自己现敏感之极的奶子,连用碰触都不得,自被

    少亭注入血神内力将敏感全面引发而出后,非但极易引出身体快感,对其疼痛之

    感也增加了数倍,见下贼人取了锥子行了过来,顿时连脸都白了,显然已是畏惧

    之极。

    如雪自奶子大了起来至今心里阴影已然甚大,虽经碧霜如月放开些心结,但

    也只是面对二女之时,却又哪里能放的下多少,何况此时一对奶子的状况如此槽

    糕,心中的阴影已被全面触发,口中大骂起来,身子挣扎却又无力。

    贼人见如雪又有了反抗之态,不以为意,反而都大声yin笑起来,如雪挣扎间

    只觉丨乳丨头一股难以形容的刺痛传遍全身,如同这锥子插进心窝一般,不由自主发

    出一声尖声惨叫,倒是把几名贼人吓了一跳,未想其反应竟如此之大。

    只是如雪叫的越惨贼人自然越兴奋,哪会管其感受,另一只丨乳丨头又被刺穿,

    只见如雪尖叫之后竟然晕了过去。不由面面相觑,有些纳闷,穿个丨乳丨头怎会如此

    夸张。

    贼人哪里知道如雪之痛,只是这痛虽厉害,晕过去却是因为心中的弱点,已

    然怕到极点,半痛半吓方才晕了过去。贼人呆了一下自然不会去管,将细链穿

    过,缚好两个奶头之后,用手拉了一拉便觉满意。

    只听如雪痛呼一声醒了过来,一贼人yin笑道:「小美人,方才可是吓晕过去

    了,且低头看看这打扮可合你的意。」

    如雪只觉两个丨乳丨头剧痛不已,低头去看,一条细链从中穿过,将两个丨乳丨头缚

    在一起穿了起来。

    被那贼人抓住细链,不时拉扯两下,如雪只觉羞耻之极,顿时心中像有什么

    碎了一般,一股难忍的哭意涌出,虽不愿在贼人面前丢脸,却无乱如何也忍耐不

    住,落下泪来,众马贼一见如雪竟落下泪来抽搐着。

    楞了片刻,虽不解为何穿个丨乳丨头又闹又叫眼下又哭了出来,却也乐了起来,

    蹂躏之欲渐强,忍不住狠搓起两个肥大的奶子,如雪只觉双丨乳丨又痛又是刺激酸

    麻,片刻后经不住又兴奋起来,贼人见了其媚态,哪里管其原因。

    横抱起来,一人在前一人在后,肉丨穴菊丨穴又被插入,如雪方要呻吟小嘴又被

    一只rou棒插入,如今如雪小嘴频频被插已有些经验,贼人自然一插到底,直入咽

    喉,如雪渐已受得住这刺激,虽有时想去狠咬,一则被奸得小嘴都已无力,二则

    要寻机逃跑还不能触动贼人。

    便连苏晓枬也是强自忍耐,一张小嘴被rou棒深入咽喉,贼人多喜插入苏晓枬

    之口,此女竟对深喉适应异常,滋味颇为美妙,能入的甚深,二女这一日被玩弄

    到晚间方才被扛回囚房。

    留下马贼连同二当家有六人,几日猛奸二女也觉有些疲乏,这日一早两个贼

    人入了囚房替二女喂了早饭,便又想吊起鞭打取乐,忽又看见二女胸前肉球上的

    细链,顿时有了想法,便将两女手脚之绳解开,一人说道:「今日天气不错,正

    好带这两个婆娘出门逛逛,寻些乐子。」

    另一人听了兴奋起来自然连连称是。

    但心中甚惧二女武功,便将两女按倒在地,重新捆绑一遍,上身双手背后吊

    在颈子下,胸前双丨乳丨被八字形缚住,又在双奶上下各缚了一道将手臂牢牢固定

    住,只见苏晓枬胸前一对肥大的奶子被高高勒起,二贼顿时兴奋yin叫起来,这段

    时日因大多时间将二女驷马攒蹄,却未捆绑两女丨乳丨房。

    待捆好如雪奶子之后,二贼眼都看直了,只见两个肥大之极的奶子傲然挺

    立,被绳索勒的高高挺起,如此巨奶却丝毫不见下坠,哪里还忍得住,一人一只

    扑上去便用嘴咬了起来。

    如雪昨日被穿了丨乳丨头,过了一夜痛楚已消了大半,但被这二人一阵挑弄轻

    咬,片刻后只觉丨乳丨头敏感刺激更甚从前,一股股快感从双丨乳丨传遍全身,顿时心中

    凄苦,暗想:「这对奶子如今愈发敏感娇嫩,已受不得半点挑弄刺激,如此下去

    离yin妇也不远了,被这群马贼所擒后,已遭数日奸yin,若能脱困,有何脸面去见

    少亭,且少亭本就轻视自己,如此想必在其心中再无半点地位。」

    如雪越想越苦,想到少亭冷眼看向自己的情景,心中传来一阵痛楚,忽然生

    出轻生的念头,顿时心中一惊,已知早已将自己当做俞家的人了,想着想着又忆

    起梦中少亭的蜜语,破了自己身子后的温柔,不禁又生出希望,或许少亭会原谅

    疼惜自己。

    想到此不禁脸上露出笑意,那二贼玩弄片刻后便又捆绑起来,却看见如雪笑

    颜,还以为是被弄的舒爽,一人忍不住笑骂道:「凌水阁的仙子,也不过是个yin

    妇,生出如此巨奶满江湖乱跑,分明就是在渴求汉子,这女人都是一般货色。」

    如雪正乱想中,听闻不禁大怒便要反骂,但二女小嘴还被塞着,只得作罢,

    听此人说自己乱跑,猛然想起少亭生死未卜,自己正是在寻,顿时大急,少亭日

    后如何看待自己,暂且不去想,眼下需得寻机脱困,想起苏晓枬所说色诱,眼下

    二贼正要带二女出门,便别过脸使了使眼色,苏晓枬一见便已会意。

    二贼捆绑下身的时候,苏晓枬还故意扭了扭屁股,看得贼人差点忍不住便要

    提枪而上,又想到在野外山间奸yin二女的滋味,顿时心痒难耐。又见二女呜咽起

    来似要出言便取了二女口中之布。

    苏晓枬与马贼数次交锋,早知此伙马贼底细,确实甚为厉害,来去如风,且

    那大当家城府颇深,智谋甚高,眼下此人离了寨,实是逃脱良机,便开口言道:

    「两位大爷,小女子被擒多日,早已认命,自得任凭享用身体,只是已被捆绑数

    日,全身难受无比,极想出门走动一番,还望二位大爷成全。」

    那二贼想起大当家交代,有些犹豫,却见其又扭起屁股,顿觉这女侠放起浪

    来又有另一番情趣,不禁甚为心动。

    一贼说道:「我看也无大问题,这二个婆娘被这牛筋绳捆绑,便是武功再高

    些也插翅难飞。」

    另一贼人听了想了想接道:「确是无碍,只是却还小心些为好,这绳索需绑

    的紧些。」

    便解了二女脚踝绳索,在膝盖一路绑到大腿根部,又仔细检查后方才放下心

    来,二女慢慢站了起来,却又假装两腿无力倒入二贼怀中,其实二女虽被捆绑奸

    yin多日,但内力本就甚高,晚上暗暗运气恢复,虽被奸yin的还有些体弱,却绝非

    眼下这般情形。

    此二贼武功二流,未至此境界,自然不会懂,数日来见二女整日软成一团,

    虽还惧其武功名头,却早已将两女当成软弱女子,如今又被绑得严严实实,这心

    也放了下来。

    苏晓枬对如雪暗使一个眼色,如雪心领神会便在贼人怀中娇声道:「前些

    天,都是众位大爷同上,贱妾哪里还吃得消,今日不如两位大爷带我二人去山间

    风景优美之处取乐,也好让我姐妹好好服侍一番。」

    二贼人一听虽然心动无比,却又怕吃独食被他人埋怨,一时间犹豫未答。

    如雪见了一咬牙便挺起巨ru,在那人胸前摩擦,这贼人哪受得了如此引诱,

    另一贼人也是看的欲火高涨,便齐声答应,替二女穿好鞋,半扶半抱着出门而

    去。

    这二人却还心细,身上各带了几捆麻索,方便路上捆绑,一路出了寨子,二

    女一见竟是在群山之中,甚为隐蔽,难怪从未被人发现老巢,二贼有美在怀自然

    兴奋无比,一路不时揉捏着其丰丨乳丨肥臀,将两女搞的娇喘吟吟,媚态十足。

    一路来到一山脚下,只见一片绿草,其地甚佳,二贼再也忍耐不住,将两女

    压在地上狠插起来,如雪如今这奶子已比yin药还要见效,被揉捏多时蜜丨穴早已yin

    水泛滥,身子已渴求无比,如是少亭只怕早已乖乖翘起屁股,此时被贼人插入,

    心中虽恨怎奈这肉体已无法控制。

    此时非是群奸,许久之后那贼人已泄了两次,加之此前多日狠插,无力再战

    已败下阵来,如雪方泄了一次,虽多日被奸,却愈加耐战,正是极想要,心中不

    禁微怨,又想到少亭的勇猛无比,真是一个天一个地,恨不得立刻扑入其怀中。

    苏晓枬虽不似如雪这般敏感,但被奸yin多日,这身子想不敏感却也不行,亦

    是被插到高潮,但比之如雪还要满足一些,二贼已倒地喘起气来。

    此时已是午时,离了山寨颇远,一贼说道:「这两个yin妇真够味,我去打些

    野味,你去取些水,待填饱肚子再说。」

    一贼答道:「也好,先将这两个贱货捆好,出了差错大当家回来不好交

    代。」

    二女还伏在地上高翘起屁股,肉丨穴里还冒着yin水,二人见了狠狠的拍了几巴

    掌,将二女提了起来,便要用绳索将其缚在一起。一贼看着二女颤巍巍的一对奶

    子,细链横在丨乳丨头之间坠在腹中,忽然有了主意。

    便将二女细链解开,将如雪左丨乳丨丨乳丨头细链抽出,又将苏晓枬右丨乳丨丨乳丨头细链抽

    出,然后将两女正面相对,将如雪丨乳丨头细链另一头穿过苏晓枬右丨乳丨头,又将苏晓

    枬丨乳丨头细链穿过如雪左丨乳丨头,缚了起来。将两女丨乳丨头两两缚在一起。

    如雪晓枬见了不禁又羞又急,暗骂贼人无耻下流,如此两女无法在分开,另

    一贼人见了哈哈大笑,将两女正面贴在一起,两对奶子相互挤压成一团,如雪顿

    时经受不住,呻吟了一声,想要分开,怎奈那贼人又用绳索在两女屁股上缚了起

    来。

    如雪晓枬身形相似,四片肥美的臀瓣被紧紧勒成八块,顿时无法再动,两女

    脚踝又被缚在一起,被贼人平放在草地之上。二贼见两女被捆在一起,软成一

    团,如雪口中还在娇喘呻吟,又略加查探一番便放心离去。

    二贼脚步刚远,如雪立刻停了呻吟,苏晓枬见了不禁笑了出来,言道:「妹

    妹你演的却连我也瞒了过去,以为你还在高潮中呢。」

    如雪见晓枬之脸近在咫尺,正笑看着自己,顿时心中一羞,脸红了起来。

    如雪方才哪是假装,却如何说的出口,急忙岔开话题道:「如今贼人已走,

    正是天赐良机,只是这贼人着实可恶,竟如此捆绑我俩,姐姐可有方法脱身。」

    苏晓枬行走江湖已久,怎是如雪可比,听了答道:「贼人捆绑我二人的绳索

    非同一般,无法挣脱,但先前出寨时我便发现,那二贼身上所带却非此绳,只是

    粗大麻绳,妹妹乃凌水阁高徒,应该内力不凡,我二人合力应可挣脱脚踝和臀上

    之绳,先逃离此处再做打算。」

    如雪和晓枬运起内劲,怎奈虽常晚间运气恢复,但多日被鞭打奸yin,身子也

    虚得很,若是一般女子只怕连命也没了,且此麻绳虽不比那牛筋绳却也粗大结

    实,二女腰部发力,屁股各自向外撅出,只觉臀瓣被勒的刺激异常。

    如雪方才便被奸的敏感之极,此时胸前一对奶子被挤压快感不断,挣了两下

    便觉浑身刺激无力,顿时娇喘起来,晓枬虽比如雪好了许多,但也是天生媚体,

    否则如何会被带回山寨奸yin,只怕早被杀了了事,却也生得丰丨乳丨肥臀,这屁股比

    如雪还要略肥大一些。

    眼下虽没呻吟出声,未像如雪那般不堪刺激,却也是刚刚被奸yin,屁股被勒

    的刺激不已,两女当下停了内力喘了片刻,晓枬说道:「这贼人当真可恶之极,

    专寻我等女子敏感弱点之处捆绑,现这臀上绳索且放上一放,挣开脚之绳先行逃

    走,那二贼恐将要回来,」

    两女略恢复片刻,静下心来,开始全力挣脱脚上之绳,四只小脚上下挣扎,

    片刻后绳索已是松动许多,此时脚上感觉又非敏感无比的屁股,自然毫无影响,

    双双运起内力一挣,麻绳已断,两女侧躺在地上,双腿膝盖被缚,却还难以起

    身。

    苏晓枬略一思索便转身压在如雪身上,如雪胸前双丨乳丨受袭,不禁又呻吟一

    声,晓枬心细已有所觉,如雪见了上身发力坐起,晓枬双腿撑地二女立了起来,

    想到二贼随时会归,急忙先走逃走。

    只是如雪晓枬胸前丨乳丨头被细链缚在一起,两个屁股又被捆住,无法分开,只

    得双脚迈着小碎步,二人侧身紧贴而行。

    行不了多远,晓枬急道:「如此行走甚慢,须得将臀上绳索挣脱,否则定然

    会被追上。」

    如雪也是焦急万分,听了急忙言道:「臀上之绳一时间恐无法挣脱,如何是

    好。」

    晓枬思索片刻答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眼下也没了其他办法,便藏于

    先前草地旁的草丛之中,那二贼回来见我俩逃脱,当不会查探周围,稍后恐我们

    完全脱缚,定然不敢久留,必回山寨禀告。」

    如雪一听确只能如此,二女便又折了回去,倒在不远处的高草之中。忽然听

    闻脚步之声传来,急忙双双屏住呼吸。

    少亭亦是听见外间动静,只见一人闪了进来,身形奇快无比,直奔三人,顿

    时交起手来,那人未使兵器,身行如风,游走在三人之间,四人出手极快,少亭

    此时眼力已颇高,看了片刻便知此人武功极高,只是其掌法隐隐似有些印象,但

    身形晃动极快,此处望去不能窥其面目。

    许正元和那吕掌门武艺虽不凡,却要差上许多,数招后便被逼出圈外,那杜

    诗雨果然不凡,少亭见其武艺心里便想到恐还在如雪之上,又对了数招却还是被

    那人一掌逼退。少亭心知此人未下重手,应是留了余地。

    此人忽然身形一动跃至少亭眼前,转过身来,少亭见了猛然一惊,此人正是

    那日酒楼之上的青年,后张大哥死于其掌下,那日听其说道乃是青龙令主,顿时

    想到此人便是一直未曾谋面的青龙江南令主,眼下来此必然是营救自己,顿时惊

    喜交集。

    许正元和吕掌门大失惊色,方才交手已知此人武艺之高,绝不下于松花剑派

    柳方剑,比起杨离彦也只高不低,方才却还未出全力,此时便全力运起内力,如

    临大敌,死死盯住此人。

    杜诗雨却还镇定,言道:「未知是何方高人驾临,来此寻我江南盟何事。」

    那人见了少亭也是一愣,显然也已想了起来,顿时微微一笑对少亭点头示

    意,手挥过少亭上身摆了几下,少亭便觉丨穴道一松已解了开来,又觉绳索已然松

    开,便将身上绳索取下,稍是运气恢复了一下,方要开口,此人却挥手示意先勿

    交谈。

    此青年又转过身去,望向三人言道:「青龙轩辕魂,正是为救我会兄弟而

    来。」

    杜诗雨一听不禁心中略惊,说道:「原来阁下便是青龙四大令主之一,今日

    一见果然武艺超凡,不知阁下现欲何为,某非要留下我等。」

    杜诗雨见此人武艺极高,知无法相抗,却也非不想逃去,只是此人先前身法

    极快,要走极难,便先询问其再说。

    轩辕魂听了却笑了笑,言道:「尔等所图我已知晓,杜女侠之名我闻之已

    久,想必以杜女侠之聪慧,当知眼下非是你我对敌之时,既然此次少亭兄弟无

    碍,我便不在追究,也不会为难你等,但我有一言相劝,实是发自内府,与门派

    正邪无关。」

    却又停下未言,三人听了只等下文,片刻后轩辕魂收了笑容,脸上较为凝重

    言道:「江南盟所图之物,我早已知,此乃有人故意放出消息,此物是否在那人

    之处,现还难以知晓,但我却有一忠告,尔等切勿贪心于此物,否则下场不会好

    于当年的南宫世家丝毫,便是我青龙。」

    说到此处便顿住未言,三人听闻震惊之极,盟内盘算之事竟被此人了如指

    掌,杜诗雨岂是等闲之辈,其智谋未必弱了云水瑶多少,听了此言略一思索顿时

    便知此物绝非江南盟够资格染指,不知为何隐隐感到极其不安,已决心回去便劝

    盟主放弃。

    轩辕魂说完也无兴趣再言,带了少亭出门而去。

    【yin缚江湖】打印|推荐|评分

    2009-10-819:38

    作者:

    2009年8月2日发表于sexinsex

    本站首发

    少亭跟随轩辕魂出门而去,双眼死死盯住三人,直到出了门外,三人见其眼

    神已无了先前怨恨之色,却反被看得有些心中发寒。

    二人行出宅子,少亭四下打量一下,只见乃是一县城,便说道:”多谢令主

    前来相救,方才那三人已要取我性命。”轩辕魂听了叹道:”此次事发突然,未

    想那杜诗雨会令许正元出手,我早已知其乃是前来卧底,本想等他进来好利用一

    番,为让其不疑便索性未告之你等,

    谁知这女子的心思确是难猜,竟选择向你下手,我也始料未及,幸好因要设

    计利用许正元,早已向大江帮内安插了眼线,是以得了消息,便立刻赶了过来,

    还好少亭无恙,否则便要被罗冲埋怨了。”

    少亭听言便知晓因果,一言不发只是跟随前行,轩辕魂见了也不再言,行到

    城中,忽开口说道:”少亭,见你似有心结,何不同去酒楼共饮一番。”少亭听

    闻应下,二人上楼而去。

    楼上靠窗一桌,少亭和轩辕魂相对而坐,举杯共饮,相谈颇欢,少亭见此人

    丝毫无上峰的架子,却像个普通帮众,大生好感,便渐吐了些心中纠结之意,轩

    辕魂听了笑道:”我却也大不了你多少,只不过这行走江湖的时日比你多一些罢

    了,如何能为你指点。”

    少亭听了也笑了起来,已明此人之意,乃是让自己顺心而为,却和白衣恩公

    之意相同,便不再问,此时酒渐已高,虽和轩辕魂笑谈,实则心境变化甚大,再

    无一丝犹豫,这江南盟日后横生出一个劲敌。

    二人一边饮酒一边大口吃肉,相谈愈欢,轩辕魂见少亭内心深处并不似面相,

    竟似已堪破生死极为不凡,略有惊诧也问了少亭以往经历,少亭隐瞒多半简单说

    了一遍,方知道其这一年多来数度经历生死,不禁颇为感叹。

    轩辕魂问起时,少亭知那方吟南之事,心中虽对凌水阁也无甚好感,却也未

    说出几女。不觉已到了傍晚,轩辕魂言道:”我还另有要事,也该走了,今日与

    少亭一见,甚为高兴,我近日可能要北上,日后当再有相聚之日。”

    少亭听闻连忙说道:”北方正道强盛,远非江南可比,令主尚请多加小心。

    ”轩辕魂便起身离去未有丝毫拖泥带水。少亭见此人行事如风,心中佩服,想来

    荆州川中的高手亦是豪气干云,不禁大为向往,更加想见识下会主的风采。

    江南盟擒下自己已被发觉,料想也不敢再行出手,当晚便在城中客栈住下,

    只是心中恨意却还难消,那搜魂指痛苦异常,若非自己痛到极致误打误撞,领悟

    出导气之法,绝难撑的下来。

    想到此猛然惊觉,先前并未细想,为何不经由丹田竟也能导气,根本已是违

    背了武学常理,隐隐中似又明白了一些,只是一时只间却还理不清道不明,少亭

    内力虽还有限但操控境界已是极高,否则也绝不能发觉。

    那白衣男子见少亭根骨惊奇,为练武奇才,却还不知少亭天才之处并不在此,

    拿林心瑶来比之,心瑶乃圣门高徒,资质万中无一,若二人身无武艺时一同和白

    衣男子学武,心瑶的接受学习能力却还要强上少亭一些,但少亭悟性极强,非是

    心瑶可比。

    此情形,少亭日后却未必及得上心瑶,乃因拜人学艺后,受其武学路数所限,

    自行领悟便有限制,是以少亭此时未拜人为师,反将其无与伦比的悟性发挥至极

    限,又幸有奇遇得了二种奇功,因此少亭年少未习武却反而非坏事,而是好事,

    此时成年心智成熟,已渐走上学武至境。

    少亭静想了许久,心灵空明,便让伙计送了数日干粮和清水,让其勿要打扰

    自己,在这客栈中闭关起来。

    便开始运转内力散至全身,几日运气渐发觉若不经由丹田,将内力注入经脉

    之中确是能催动,便又习起天剑血神内力,又过去几日,虽还不明如此运气有何

    益处,却发觉内力流转更快,其内力凝聚速度竟快了许多。

    少亭沉醉于内息流转之中,不觉已过去十来日,忽然心中一动想起如雪来,

    不知其是否乖乖在宅子等候,念头转动,其伤未愈终是有些担心,虽还不舍眼下

    之境,也只得匆匆启程。

    待赶回宅子时如雪已离去几日,见其房内包袱还在,等了二日后,如雪却还

    未归,心里有些不安,便出门寻问,如雪一双大奶极为显目,甚是好问,得知其

    一路寻往镇南,便也问到镇南最外那间破屋。

    与那男子言谈后,见如雪已知晓自己被擒之事,想来应已寻出镇南,便折回

    屋子,收拾一番,忽然心中一动,将血神链取了出来,离家时虽放入包袱中带了

    出来,却从未用过,此时少亭对内息运转已领悟极深,前些天闭关,内力大有增

    进,血神内力先难后易,第三层已是颇有近展。

    想起血神链操控之法,亦可对敌,眼下正是可用,便将其放入怀中,却睹物

    思人又想起心瑶,只是似乎在心中已无那般思念。临出门前一扫屋内又见了如雪

    包袱,上前检查了一番,都是些替换衣物,忽见一张干净白布似包裹着何物,打

    开一看正是印有如雪初夜落红的碎衣。

    想了一想便裹好放入自己包袱之中,出门而去。行出镇南沿途打听,心中略

    奇如雪为何不再束胸,一路寻去甚是顺利,想起如雪挺着一对巨ru寻问的情形,

    也不禁有些兴奋,一路前行,几日后便到了马贼老巢群山外的小镇。

    探查询问许久,似乎如雪已离镇原路返回,但自己来时询问却未得知,料想

    如雪恐还在此一带,便住了下来四处查探,寻了一日仍无消息,心中思索一番,

    想到如雪必是在此遇见何事,便决定留在此地明察暗访,则去租了一家民宅。

    探查间隙又练起血神链掌控之法,书中所记早已看了数十遍,已是深深印入

    脑中,便依法将内力注入此绳,几日后便已能操控自如,使绳之法正是从掌法应

    变而来,甚易掌握,只是少亭却又有些不解,按书上所教如此运气使绳之法似还

    有所缺陷。

    或刚或柔不能收放自如,绳索毕竟不如刀剑,如此一来,灵巧有余刚硬不足,

    甚难伤敌,少亭忽想起闭关时悟出经脉操控内力之法,便将全身内力散入筋脉,

    使起血神链。

    数日后,少亭在院中挥绳,手臂一指,其绳笔直而出,如同利剑一般钉入树

    中,手臂又是一转其绳竟软软迅速缚住树干,内力所到其树干便折了下来,少亭

    见了不禁大喜,全身筋脉注入内力,生生不息,或软或刚已渐能掌控自如。

    不由心下想到:如同打通奇经八脉,应能更上数层楼,只是其余四脉甚为艰

    难,眼下又要探寻如雪,只得放上一放,且血神内力第三层虽是进展甚快,却又

    遇见瓶颈,此内力是用阴阳之气修炼,眼下却需与元阴丰厚女子多多交合。

    便忆起过往女子,想到家中两女不禁略加摇头,只有心瑶天赋异禀元阴甚厚

    正是修炼上好之体,只是却离自己而去,又想到如雪不禁微微一笑,幸好如雪之

    体也甚佳却还可以修炼……

    这一日又在镇上游走,忽见前方一家民宅被一群人围住,皆为家丁打扮,便

    行了上去,只见门前跪着一老汉和一年轻女子,二人身前站着一中年男子,衣着

    光鲜,一付飞扬跋扈的模样。

    少亭这些日在镇上探查,认出此人乃是镇上张财主,只听此人喝道:”明日

    还交不起租子,便拿你这女儿来抵。”说完一脚将那老汉踹到在地,女子顿时抱

    住哭了起来。张财主哪会心软,骂骂咧咧带着家丁离去。

    围观百姓纷纷小声喝骂,此等事情各地日日皆有,此时少亭不知为何心中竟

    觉异常冷漠,不想再管便要离去,忽然一声冷哼传来,听闻乃一女子所发,常人

    听不出异状,少亭一听便知此女身怀内力,便转身望去,只见一红衣女子正离开

    人群,望着其身形颇为熟悉,思索片刻后心中已想出一个人来。

    如雪晓枬听闻脚步声远远传来,心中甚为紧张,被奸yin数日后哪还像往日那

    两个威风凌凌的女侠,何况此时两女还全身被缚,一颗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

    忽然远处一人喊倒:”不好,两个贱人跑了。”便听见二人飞奔而来,片刻

    后一人说道:”地上这截绳索当是捆绑双脚之绳,两个贱货想必还未脱绑,我二

    人速速去追。”脚步之声传向另一方向去了。

    晓枬听其脚步之声远去便道:”二贼必是向前追寻,现不可妄动,那二人追

    寻片刻必然怕我二人脱绑,定要折回此处返回寨子,如此便先行挣脱这臀上之绳。

    ”如雪应了一声二人便又挣起绳来,那贼人确实甚为无耻,女子的雪臀本就娇嫩

    敏感无比。

    如雪虽敏感之处在丨乳丨房,但身体被少亭开发后,又遭众贼人多日奸yin,加上

    刚刚又被yin辱,这屁股哪还受得了刺激,此时二女身体紧紧压在一起,两个小腹

    紧紧贴住,下身两个屁股被绳索从中间缚了一道将两女捆在一起,绳索深深陷入

    臀肉之内,捆的甚紧,此时两女肉丨穴都感隐隐有所碰触,两片芳草之地更是交融

    在一起。

    苏晓枬虽不似如雪被少亭开发,却竟生了个天生媚体,其臀虽还比不了如月,

    却也甚为肥大,被贼人多日奸yin,虽苦苦抵抗,但其yin荡的体质已被引诱出来,

    比之如雪的被动渴求,心中反隐隐生出主动勾引的想法,这几日暗中大骂自己yin

    荡,却又欲罢不能,方才出言要和如雪色诱贼人。

    是以二女拼命撅起屁股挣绳,却被勒得身体酸软无比,提不起多少内力,二

    女渐娇喘起来,只觉屁股被勒得刺激无比,身体又生出兴奋,蜜丨穴之内早已湿润,

    如雪一对肥大又敏感之极的奶子和晓枬双丨乳丨压在一起,丨乳丨头相交摩擦,挣扎了片

    刻竟yin叫了一声。

    如雪顿时反应过来,羞意大起,红着脸看向晓枬,只见其也好不了多少,已

    是媚眼如丝,二女虽因屁股被搞的欲望大起,但挣扎许久这绳索也有些松动,如

    雪一见顿时大喜,强忍着屁股上传来的刺激,奋力运起内力挣绳。

    却再也忍耐不住小声呻吟起来,心中虽羞眼下也顾不了了,只觉似能发泄许

    多,如雪发力却也将晓枬的屁股勒的更深,苏晓枬只觉全身发热,运不起内力,

    蜜丨穴竟痒了起来,yin水渐流出,虽然已起反应却不像如雪那般不堪。

    忽然听见远处脚步声响起,顿时便知那二贼折回,见如雪还在奋力挣扎口中

    呻吟,竟未有所觉,顿时大急,却不敢开口发声,情急之下身子奋力一转,将如

    雪压在身下,如雪一惊胸前双丨乳丨又被重压,刺激之下便要叫出,却觉一张小口堵

    上自己之嘴。

    大惊之下刚想转身忽然听闻脚步之声,顿时反应过来,马上动了动嘴唇示意,

    但晓枬此时紧张之极,哪里敢松口,反而张开小嘴用贝齿咬着如雪嘴唇,如雪见

    状只得作罢,忽然只听一贼人说道:”刚才似听见些声响。”

    两女一听大惊失色,以为被贼人听见,二女本就已兴奋之极,晓枬浑身一震

    竟被吓得泄出阴精,此时正压在如雪身上,yin水顿时喷在如雪荫唇之上,其量竟

    是甚大,将如雪的花丛浇灌的如同水淹,竟有许多流入肉丨穴之内。

    二女阴沪紧贴,如雪哪还不知晓,顿时只觉一股热流连绵不绝浇在密丨穴之上,

    蜜丨穴受此刺激,哪里还忍受得住,一股yin水也是喷了出来,反浇在苏晓枬肉丨穴之

    上。二女心中大羞,却又恐贼人发觉,一时之间只感刺激无比。

    片刻后另一贼人说道:”却无动静,想必是你心慌了,只是两个贱货此时有

    可能已脱绑,这俩贱人武功极高,虽然此时虚弱又有伤,恐也非我二人能敌,还

    是速速回去报之二当家。”说完二贼急急离去。

    脚步之声渐远去,两女顿时一松,却还惊魂未定,二女肉身紧压在一起,方

    才相互喷出yin水,一时之间只觉浑身发软,如雪觉自己小嘴还被其咬住,略有些

    不适,便张嘴一挣已脱开,晓枬见其张嘴不知为何脑中一热将香舌伸入如雪口中。

    如雪顿时呆住,感觉其与自己小舌触在一起,忍不住添了一下,二只小舌瞬

    间交缠在一起,片刻后又被晓枬将香舌吸入口中,如雪非是晓枬同早已少亭亲吻

    多次,晓枬乃是下意识行为,毫无技巧可言,如雪稍后马上反应过来,二女唇分。

    如雪一侧身,晓枬从其身上翻了下来,二女侧卧对视,俱都双脸通红,晓枬

    顿感颜面尽失,结结巴巴说道:”如雪妹妹,我,我,我方才,方才不知为何就

    如此了,还请,还请妹妹切勿怪罪于我。”

    如雪听了脸上更红,羞到:”此事不能怪姐姐,方才我感姐姐甚为生涩,想

    来应还无中意男子吧。”晓枬听了稍是好些言道:”我出道以来,甚恨作恶贼人,

    越杀越多,后更是同黑道各派作对,只是人单势孤,需得掩面好隐瞒身份方便行

    事,却还未遇见心仪男子。”

    如雪听了一惊说道:”那姐姐岂不是被这伙贼人坏了身子。”晓枬听了顿感

    凄苦万分,颤声道:”正是这帮贼人,如今我已落到这般田地,日后哪还有脸面

    嫁人。”如雪听了急忙安慰道:”姐姐行侠仗义,惩奸除恶,且又生的如此美貌,

    日后定能遇见心胸豁达男子,不会计较此事。”

    二女倾诉了些心事又想起方才泄身之事,俱感尴尬无比,但二女毕竟一同被

    奸yin多日渐渐放了开来,便又努力挣绳,方才泄了身子此时挣扎却好过了些,二

    人一同运力终将此绳挣脱。

    两女倒在地上喘息片刻,便站立起来,身体虽已分开,但两女双手还被吊在

    背后缚住,双腿也被自大腿捆到膝盖,胸前丨乳丨头又被细链缚在一起,若是被贼人

    发觉,哪有丝毫抵抗之力。

    此牛筋绳之坚韧,如雪早就试过,远非那日被碧霜捆绑所用之绳可比,以如

    雪功力绝无法挣脱,且如雪内伤未愈又被日日鞭打奸yin,眼下便是脱绑也绝非众

    马贼之敌,晓枬虽未受内伤,但也同如雪一样被鞭打奸yin,这身子也虚得很。

    加之武艺要差了如雪一些,平日对上马贼中两位高手,也只是堪堪能占些上

    风,但大当家与众马贼同上,自然只能败走,是以虽然苏晓枬江湖经验丰富,也

    拿这伙马贼毫无办法,只是占着轻功高明,一直与之周旋。

    是以眼下情况还危急异常,苏晓枬言道:”如雪妹妹,此绳一时不能解开,

    甚是危急,便是解开此绳以我俩眼下状况也难是马贼敌手,这片群山看似安全实

    则危险,我二人双腿被缚行走不快,极易被其寻到。

    二贼回去后禀报,那二当家非是小喽啰可比,一问情况当知我二人绝难脱绑,

    必会来追。”如雪听言大急说道:”如此一来,甚为紧急,只是那二贼带我们出

    寨时,这绳索又重新捆绑一遍,缚的极紧,已深入肉内,无法寻石头磨断,怎生

    是好。”

    苏晓枬亦是焦急,早已思索起来,忽然灵光一现说道:”有了,眼下需向山

    寨而行。”如雪不解闻言惊问:”姐姐,此时恨不得逃的远些,为何反折回去,

    如此岂非危险万分。”

    晓枬却笑了起来言道:”如雪妹妹你却不知,以我们眼下处境,想要不被贼

    人追寻到,其希望甚为渺茫,只是如你是贼人,你却会在哪里搜寻。”

    如雪闻言细细一想便道:”原来姐姐用的还是方才的办法,明知山有虎,偏

    向虎山行,眼下恐也只得如此。”晓枬叹道:”也是不得已而行之,希望贼人这

    几日搜寻未果,不在追寻,便可逃脱,只是此伙贼人狡猾异常,若追寻不到必然

    弃了此寨,日后报仇也甚难。”

    如雪想到少亭生死未卜,又心急起来便道:”先避过这几日,如能逃离先将

    伤势养好再说,现便折回,再想法解绳。”二女转身便行,只是胸前丨乳丨头被细链

    捆在一起,便只能侧身并肩,迈出小碎步。

    晓枬不禁苦笑道:”此贼却是好雅兴,竟想出此法来取乐。”如雪听了面上

    一红,一对巨大的奶子正波涛汹涌,嗔道:”姐姐你还笑得出口,若非这细链缚

    住丨乳丨头,我二人便可背身解绳了。”

    两女远离了山道,在树丛中而行,向着寨子方向一路走去,天色渐暗,凉风

    吹过,二女全身赤裸,不禁略感寒意,那寨子在两山之间的山谷中,甚是隐蔽,

    晓枬带着如雪行到寨子的一山背面。

    旁边正有一条小河流过,二女行进密林,左转右转之下,忽然眼前一亮,只

    见密林之间露了一小块平地,其上青草茵茵,四周皆被密林环绕,颇是隐蔽,顿

    时心中一喜,如雪说道:”此地甚好,便先在地躲藏如何。”苏晓枬亦感满意。

    夜色已高,一轮圆月高挂在天,二女见终能逃出,虽还未离险境,却已然对

    刚刚到来的自由欣喜不已。窃窃私语中渐依偎在一起沉入梦

    第 70 节

    -

    第 70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