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69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69 节

    缚都刺激异常,此

    刻胸前一股巨大酸痛传来,顿时内力一泄,身子发软。

    大当家一掌已击中如雪后背,如雪此时内力泄了大半,又分力聚在双脚,身

    上无多少内力护身,顿觉全身剧痛胸口一甜吐出血来,如雪忍住剧痛奋力又提起

    内力刚要举剑,只觉颈口一寒已被剑架住,顿时不敢再动。

    大当家连忙取了如雪手中之剑,将其双手扭在身后,众马贼纷纷围了上来,

    见终于将这女子生擒,不禁都长出了一口气,不待大当家吩咐,早已取了坚韧无

    比的牛筋绳过来,几只大手一伸便将如雪剥了个精光,只见肥大的奶子上,一道

    鲜红的绳印横在中间。

    片刻后如雪便被狠狠绑了起来,双手被扭在身后高高吊在颈下,绳索在双丨乳丨

    上下缚了一道固定住手臂五花大绑起来,此时众贼之手纷纷在如雪身上游走不已,

    一双让众贼目瞪口呆的巨ru已是被揉捏成各种形状,下身肥臀也是被几人狠狠抓

    捏着,肉丨穴后庭早已被手指插入。

    如雪被捆好后心中惊慌之极,紧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只是身体被众人揉捏,

    奶子肉丨穴后庭被连连侵犯,终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全身酸麻不已,快感渐高已是

    有些反应,身子渐软哪里还提的上内力。

    将手指插入如雪肉丨穴内的贼人,忽骂道:”这贱人早已不是处子,妈的,挺

    着一双大奶子四处乱跑,分明就是在勾引男人。”众贼听了纷纷骂声yin叫,那射

    箭大汉还在马上,此时下了马来推开众人,来到如雪面前狠狠打了两耳光,只见

    如雪嘴角已是流出血来。

    那人喝道:”贱人,那夜偏要与我等作对,可曾想到会有今天。”如雪脸上

    吃痛顿时生出怒火,大声说道:”既被奸计擒住,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日后我师

    门定然会将你等贼子诛灭。”那大汉听了大怒又狠扇了如雪几耳光,取出长刀便

    要砍去,众贼急忙拦住喊道:四当家,暂且息怒。

    正纠缠间那大当家沉声喝道:”四弟先行留手,这婆娘还有用处。”那大汉

    一听方才熄了怒火,只是还恶狠狠的盯着如雪,如雪也不禁被其看的心中冒出寒

    意。

    大当家又道:”这婆娘和那日女子应为同门,武功如此之高,恐怕便是凌水

    阁子。”如雪答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便是凌水阁弟子云如雪。”众贼一

    听大惊,一时间面面相觑,凌水阁高手如云,万万无法相抗,俱都生出寒意。

    那四当家见了怒喝道:”我等纵横江南,怕过谁来,凌水阁又如何,这贱人

    非死不可。”众贼听了皆都有些羞愧,那使剑男子也喝道:”莫非众兄弟忘了三

    当家之仇,我等快意江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便是那凌水阁又有何惧,如此

    方显男儿本色。”

    众贼听了都感战意高涨,纷纷喝道:二当家所言甚是。大当家见了又高声说

    道:”如今我等已与凌水阁结仇,此时要罢手却也已迟了,今日擒住这贱人乃我

    等大幸,用其做饵,准备周全大仇可报,那时将二女灭口,凌水阁又何从知晓。

    ”众贼听了都觉此计甚妙,顿时大喜,

    大当家见众人已是一心,言道:”待商议之后,众兄弟便乔装四下寻那女子

    踪迹。如今先将这贱人押回山寨。”众贼见有了对策,心情大悦,将如雪双腿捆

    起,自大腿捆至膝盖,又捆住双脚在中间留了一条短绳,让如雪好小步行走,一

    贼人见如雪两个奶子肥大无比,奶头已是翘起,便取了细绳缚住两个奶头猛然用

    力向上一拉。

    如雪只觉丨乳丨头剧痛,肥大的奶子已被高高拉起,又一股刺激传来,忍不住惊

    叫一声,众贼人皆都哈哈大笑。那贼人将细绳握在手中牵着如雪便走。

    众贼牵马而行,不时用马鞭抽打如雪,如雪双腿被捆只能迈着小碎步,若慢

    了片刻,奶子便被扯的剧痛,只能强忍全身刺激酸痛前行,全身不时被鞭打,肥

    美的奶子屁股上早已鞭痕累累,此时哪里提得起内力,一条条血痕显了出来,火

    辣辣的疼,偏偏的奶子屁股又极为敏感,兴奋不断,不多时肉丨穴内yin水已是泛滥,

    直流而出,

    众贼在其身后见了yin水,哪里还忍得住,一人猛然将如雪按到在地,双手抱

    住屁股猛插了起来,如雪顿时羞愤之极,但身子又早已渴求无比,被几人轮番上

    阵插遍了二丨穴,泄了数次之后再也控制不了呻吟出声,渐渐高声yin叫起来。

    此时如雪哪还有一丝力气,全身瘫软,众贼便将其放在马匹之上,轮番上马,

    一边前行一边奸yin。到了山寨之时,如雪竟已被奸得晕了过去,肚子高高鼓起,

    已满是阳精。肉丨穴后庭已是被插得露出两个大洞,不断向外流出丨乳丨白的jing液。

    如雪被扛入一房中,将高吊起的双手松开放下,又将双腿反折,双手双脚紧

    紧缚在一起捆成驷马攒蹄,反掉起来,丨乳丨头上细绳也自肩膀绕过与手脚缚在一起,

    将巨大的奶子拉得已是靠近了俏脸,如此如雪只要一挣扎便会扯到一对奶头,又

    将如雪小嘴捏开,用细绳在小舌下部捆起绕至脑后捆起。

    贼人见已是捆绑无碍,绝无法挣脱,此时已过午时,便先行用饭,其后聚在

    大厅商议对付云水瑶之事。

    傍晚时分,如雪渐渐醒来,待恢复了神智猛然惊觉自己被驷马反攒蹄吊在空

    中,下身二丨穴还极为疼痛,胸前双丨乳丨又传来一阵阵的酸痛,只见肥大的两个奶子

    正在眼前,丨乳丨头被细绳缚住拉了起来,双丨乳丨本就极沉,此时丨乳丨头被吊得已是甚红,

    舌中又传来酸麻之感,竟是被绳紧紧缚在舌根,小嘴张开,口水直流,地上早已

    湿了一大片。

    急忙运起内力,略一挣扎只觉两个丨乳丨头被扯的酸痛不已,顿时竟又有些兴奋

    起来,知贼人歹毒将丨乳丨头缚在双手双脚之上,便不敢在行挣扎,此时方才觉得肚

    子沉甸甸的涨的难受,想起先前所受奸yin,不禁悲从心起,不知自己还要被这伙

    贼人如何折磨。

    如雪知道无法逃脱,过了片刻静下心来,方才打量四周,只见是一间颇大的

    房间,铁门铁窗,应是一囚室,不远处还有三个女子全身赤裸被捆成几团倒在地

    上,正在打量自己,如雪一看知其也是被马贼掳来的女子,细细打量,只见三女

    长得都颇为美貌,其中一女身体被反折也是驷马倒攒蹄捆住,侧倒在地上,身上

    鞭伤还新,眼中闪过一丝坚强。

    如雪知此女也是被擒来不久,观其应身怀武艺,另二女则只是简单捆住手脚,

    蜷缩在地,神色甚为萎靡,身上鞭伤有新有旧。应是被擒来多日,如雪一看便知

    此二女并无武功,只是普通女子,三女生的都甚美美貌,奶子屁股也很是肥大,

    想来因此方才被留在巢丨穴奸yin。

    三女奶子虽肥大,但如何能比得上如雪一对巨奶,初见到如雪被擒来时,一

    时间也不禁看呆了。见如雪醒来,四女对望了许久,却无法开口说话,如雪香舌

    被绳索缚住,那三女小嘴也早已被堵上。

    片刻之后,铁门被打开,几个贼子入了进来,见如雪醒来,yin笑着道:”贱

    娘们醒了,正好带你等前去活动活动。”说完解下如雪,将四女提起带了出去,

    来到大厅之内,四周摆满桌椅,正是晚饭时分。

    四女被分开放在桌上,待饭菜上好,各被一贼人楼在怀中用饭,将如雪双手

    双脚缚在一起之绳已被解开,手脚自还是被缚住,系在丨乳丨头上的细绳也被取下,

    如雪终松了口气,好受了许多,那贼人又解了如雪口中绳索将其抱坐入怀中,一

    手揉捏奶子,一手取了饭来喂。

    如雪忽听一声怒吼,转头一见,那身怀武艺女子在一贼人怀中扭着头不肯吃

    饭,那贼人狠狠打了其两耳光,双手捏住那女子奶头,扯的极高,那女子吃不住

    剧痛顿时痛呼出来,又被痛打了两下腹部,方才张开小嘴去接饭。

    如雪正看的心惊,只觉头被一手扭了过来,只见那人已将一小团饭送到嘴边,

    不敢自取其辱,乖乖张开小嘴便接,那贼人见如雪未有反抗,便有些满意,又夹

    了些好菜喂与如雪。一干马贼早已吃喝起来,高声谈话。

    大当家高声说道:”明日二当家与几位兄弟留守山寨,我等下山分开查探,

    先行寻到那女子踪迹。”众贼皆都领命,酒足饭饱后,四女被压在桌上高翘起屁

    股,众贼自然又是好一番奸yin,直将四女奸得死去活来,那二个身无武艺女子早

    已昏死过去,剩下如雪和那女子叫苦不已。

    被众贼奸yin许久,直泄了十多次,如雪被奸得全身无力,好在此次有三女分

    担,还未晕去过,非但下体二丨穴被狠插,小口也被rou棒深入,虽曾也用小口服侍

    过少亭rou棒,但少亭自然怜惜如雪甚为温柔,此时小嘴被贼人rou棒深入咽喉,插

    的呼吸困难连眼泪都出来了。

    如雪渐意识模糊起来,待清醒过来时,不知何时已被带回囚室,还是被驷马

    攒蹄捆起,好在未再被吊起,丨乳丨头也未被缚,略松了一口气,只见室内几盏油灯

    挂在墙上,自己与三女被捆在地上倒在一起,那三女双目紧闭显是被奸的昏死过

    去,地上铺了厚厚一层暖草,却还有些舒服,精神一松,如雪今日被狠奸了两顿,

    又受了内伤,吃不住疲惫渐昏睡过去。

    次日众马贼下山而去,那二当家带了五人留在山上,白日里将四女掉绑在室

    内,时时鞭打取乐,尤其如雪曾重伤过几位当家,更是被鞭打的甚重,巨ru肥臀

    则是被重点照顾的对象,连娇嫩无比的荫唇也时有被打中,这几处都是如雪身上

    无比敏感脆弱之处,几鞭之后如雪全身酸痛,又刺激无比,快感亦是传来,哪里

    还能提得上内力,直被打得剧痛无比,偏偏身子却又无比兴奋,yin水从蜜丨穴直流

    而出。

    那两个身无武功的女子被奸yin了多日,身子愈加无力,众马贼觉得厌倦便让

    一人带下山卖了。剩下如雪和那女子日日被马贼鞭打奸yin,晚间方才放了下来,

    却小心无比,次次都将二女驷马攒蹄捆成一团放在草上,小嘴亦是被堵上不让两

    女交谈。

    几日下来,如雪被贼人奸的凄苦无比,身子日日被鞭打,虽未用大鞭只是马

    鞭,也疼痛难忍,晚上侧倒在地丝毫不敢乱动,唯恐碰触到伤口,如雪早已用内

    力试过绳子,竟极为坚韧,捆的极紧,纵是一流高手也丝毫挣脱不得,难怪贼人

    如此放心不派人看守,偏偏绳结又在身前,二女双手与双脚被缚在一起,嘴也被

    堵得严严实实,哪里还有一丝希望解开。

    如雪便死了心,夜间时静心运气疗伤,自众山贼离去七日后,当日下午时分,

    如雪和那女子刚被鞭打完,正跪趴在地上,撅起肥臀被马贼奸yin,忽听门外马声

    传来,显然马贼归来,那二个贼子正奸得起劲,一把将两女扛在肩上行了出去。

    只见大当家带着弟兄已回了寨子,众马贼皆都进了大厅议事,两女被放在桌

    上,归来马贼几日奔波未近女色,见了哪还忍得住,将二女压在桌上猛插起来,

    大当家本想阻止先行议事,只是见了二女被插时的yin叫媚态,尤其如雪一对被压

    在桌上的奶子肥大诱人无比,肉丨穴被四当家的rou棒抽插时yin水直冒,嗤嗤做响,

    当下也忍受不住,提枪便插入如雪菊丨穴。

    与四当家前后夹击,狠插起来,如雪尚是首次被二人同插,全身一颤,不禁

    惊呼一声,此时已离了桌子被二人侧身横抱在空中,忽然小嘴又被塞满,一根肉

    棒也是插了进来,三人围着如雪狠狠干了许久射出阳精方才觉得满足。

    另一女子自然同如雪一样的待遇,被三只rou棒猛攻,如雪感三人rou棒抽出,

    刚心下一松,方要大口喘气,忽然小嘴下身又同时遭袭,三丨穴又被rou棒插入狠干

    起来,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一双肥美无比奶子被捏的早已变成各种形状。

    旋风十八骑折了一人,却还有十七人,自然都要轮流上阵,两女被前后夹攻

    插的高潮迭起,许久后早已如一滩软泥,被丢在桌上呻吟。

    众贼皆感满足无比,纷纷大赞二女滋味动人,大当家也笑道:”这凌水阁仙

    子武艺高强,一对大奶又生的极为肥美,yin丨穴紧凑yin水也是极多,滋味确实无比

    动人,今日连我却也定不住心神。”

    二当家走到那女子身前拍了拍肥臀,也笑道:”能玩弄到凌水阁仙子,确实

    兴奋异常,但这红影女侠却也不差,一对奶子虽比不得仙子,也是肥大,这屁股

    更是肥美动人,享用起来也是美妙之极。”

    四当家看了看那女子却未笑,高声道:”这婆娘武功虽比凌水阁的贱人差了

    一些,也是极高了,而且极为狡猾,几番坏了我等买卖。”

    大当家接口言道:”红影女侠成名许久,自然经验老道,这次能擒住此女亦

    是侥幸,此女处处与我等作对,如今也是除了一个心腹大患。”二当家却说道:

    ”拿下此女又怎能冲淡三弟之仇。”众马贼听了俱都收了笑容,场面有些凝重。

    片刻后大当家开口道:”此次下山分开查探,未能寻到那女子踪迹,不过依

    我推算其必然是一路询问来寻此女。明日便继续下山探查。”之后众贼便议论起

    二女奶子屁股,大厅之内渐又传出yin笑。

    一马贼想到一事高声说道:”前日我在县城里查探,忽然见到三男两女走来,

    一见之下只觉脑中一震,其中一青衣女子生的极美,我顿时看呆了,竟一头撞到

    墙上。”又走到如雪旁边说道:”这娘们已是甚为美貌,比起那女子也只能算姿

    色寻常了,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都不足形容,当真美若天仙。”众贼人急忙追问起

    来。

    那人又道:”我撞到墙后方才缓过神来,猛然认出另一女子,是我等曾远远

    见过一次的柳紫凝,幸好其似乎已记不起我,看了我两眼便未在意,我顿时心中

    惊慌起来,那三个男子也看向我,我此时方才打量过去,其中两人面目陌生,还

    有一人我曾见过,竟是武林中正名声大起如日中天的少侠郑玄泽,其见我死盯住

    青衣女子,便狠狠看了我一眼。我急忙调头便走。”

    大当家听了沉吟片刻说道:”正道近日动作频频,似是针对青龙会,依我看,

    这青龙会既能毫不费力拿下魔门六道,实力之强应是能对正道造成威胁,估计江

    湖大乱将起。”说完叹了口气又道:”正道兴盛百年,其间黑道虽时有高手出现,

    终不能撼动其分毫,我等亦是小心谨慎,却还时常被正道各派追的如丧家之犬。

    ”

    众贼听了便都沉默起来,大当家见了高声道:”柳紫凝乃掌门之女,郑玄泽

    风头正劲,想必那几人来头也是甚大,眼下凌水阁那女子还为解决,切不可与松

    花剑派起了冲突,好在这些高高在上的门派一般也无心理会我等,小心些便是”

    如雪与那女子在桌上躺了片刻,稍稍恢复了些,听众马贼交谈,心中惧都一

    惊,如雪听闻那女子竟是成名已有二年的红影女侠,其行踪甚为神秘,武艺不凡,

    轻功更是甚高,时常劫富济贫,专与黑道各派作对,一身红衣却又蒙住面目好方

    便行事,江湖中并不知其面貌,便得了个红影女侠的名号。

    如雪暗叹:想不到红影女侠武艺高强,行走江湖多时经验无比丰富,竟也被

    这伙贼人生擒。那女子听闻如雪身份更是大惊,本就对凌水阁甚为敬仰,一时间

    二女眼光对望都感羞愧无比,丢脸之极。

    少亭睁开双眼时,已见到自己被缚在柱上,身处一大厅之内,似是一间大宅

    子,刚一运气发觉已被点中大丨穴封了内力,又觉脑后还在隐隐作痛,便想起晚上

    与许正元会面后,二人同回少亭住所,忽然背后追上一伙蒙面之人,

    一言不发便攻了上来,少亭与许正元出手对敌,片刻后少亭便觉这伙人武艺

    不低,但还勉强能敌住,忽然许正元靠近身来喝道小心,忽觉脑后生风避退不及,

    猛然脑中一震便昏死过去。

    少亭极是聪慧,略一思索便知是许正元暗袭,顿时心中大怒,此时门外响起

    脚步声,抬头一见,数人行了进来,那许正元跟在一人身后正看想自己,少亭不

    禁怒视而去。【yin缚江湖】打印|推荐|评分

    2009-9-2607:27

    作者:

    2009年8月2日发表于sexinsex

    本站首发

    排版:lucialou

    那几人入了大厅看了少亭几眼却并未多加留意,反又自相谈起话来,少亭狠

    狠看了许正元几眼后,渐沉下气来,打量其余几人,只见四人退在两侧,显是属

    下,许正元与一中年男子谈话,似是些帮务话题,听其称这男子为帮主,少亭顿

    时猜到此人便是大江帮门主。

    细细一打量,此人面色沉稳,确是有些门主风范。二人交谈甚久,少亭听了

    渐觉无趣,忽然那许正元话题一转问道:「门主,为何要我放弃卧底,擒一普通

    帮众回来,如此一来先前努力岂不白费,且擒了此人又有何用。」

    那门主却对左右摆了摆手,那四位属下便退了下去,许正元一见便知有机要

    事情要言,想起少亭又看去,门主见了又摆手示意无事言道:「此人怎还会留下

    活口,江南盟传来消息那物已有些眉目,青龙会应不知情,且杜女侠怀疑你恐已

    被识破,如此又何需身入险地。」

    说到此处顿了一顿,又看了看少亭言道:「杜女侠认为持有令牌与你接头之

    人,应在会中颇受信任,知晓些内部情形,眼下还不可对其重要人物下手,何况

    青龙岂是等闲,擒下此人却是正好,是以杜女侠出计让你出手。」

    许正元听闻长出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现已明了,好在门主及时通知,

    否则恐要被其揭穿,下面要做何打算。」

    那门口言道:「杨大侠杜女侠夫妇过后便到,要问此人些情形。」

    许正元听完似有些话欲言又止,门主见了温声说道:「正元,你我二人相交

    多年,还有何话不可明言。」

    许正元听言似下了决心压低声音说道:「门主,小弟觉得不应参入那物之

    事,此物天下人为之疯狂,若露出风声,恐凶险之极。」

    门主听了叹了口气沉思片刻言道:「正元莫非竟不动心。」

    许正元脸上忽然有些激动之色又平静下来,说道:「若不动心,我怎会冒险

    卧底青龙打探。只是这段时日仔细思索,此物何等诱人,天下高手皆为所动,我

    若寻到此物恐便是身死之时,何况十六年下来,得到此物之人也未再现,定然未

    解其中秘密,想来必然极难破解,我却也有自知之明,已不敢再想。先前门主所

    言盟中传来消息与青龙会无关,我猜必定是有人故意放出风声,想必武林各派也

    应有所闻。」

    门主听了接口言道:「我早已想到,只是眼下要脱身却也迟了,而且据盟内

    可靠消息应是见了真物,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却也想堵上一堵。」

    许正元听了大惊言道:「门主三思,当年南宫世家何等势大,得了此物露了

    消息,一夜之间家破人亡,南宫容天又是何等厉害,竟也身死当场,其妻倪雪云

    武功之高比之南宫荣天也只略逊一筹,却也落得个被奸杀的下场,偌大的南宫世

    家一夜之间便除名江湖。」

    门主听了身子一颤,踱起步来,叹息连连,片刻后停了下来言道:「当年之

    事如今想来却还心有余悸,那时南宫世家威势极盛,甚至隐隐压过圣门一筹,堪

    为正道领袖,一夜之间便被灭门,一时间江湖上风声鹤立,人人自危,至今也未

    获丝毫线索,已成武林公案。」

    许正元看着那门主大喊一声大哥三思,便跪在地上,忽然殿外传来一声女子

    轻叹,许正元急忙起身,只见一女身着淡红衣裙轻步行了进来。二人见了此女不

    禁呆了一呆,面上露出愧色。

    那女子言道:「吕门主,许长老切勿自责,此乃人之常情,此事无需担心,

    盟主德高望重,岂会置众人于危难之中,若寻得线索自然会同各派商议。」

    吕门主和许正元听了顿时安心许多,面上缓和起来,便言道:「为何杜女侠

    一人前来,莫为杨大侠另有要事。」

    少亭正打量着这女子,只见此女秀眉凤目,面容竟是极美,比之如月如雪还

    要胜上一筹,虽还不如心瑶的绝世容颜,亦是不可多得的美人,比之云水瑶也不

    徨多让,观其年龄也甚为年青,心中猜想恐也和云水瑶相仿,只是此女体态丰

    腴,显然早已成婚,受其夫恩泽许久,言谈间不经意流露的风情却非是云水瑶可

    比。

    以少亭心境也不禁略有些被其吸引,心中有些异动,先前听二人相谈并未细

    想,此时见了此女又听二人称其杜女侠,心中一动便已想到此女身份。

    青龙会忙与对付魔门,因魔门势力庞大高手甚多,一时之间也无暇他顾,且

    此时还不宜与正道全面相抗,是以派去江南好手并不多,少亭入了会后,跟随罗

    冲一直奔波不停,连令主都未曾一见,但几月下来也对江南各派了解甚多。

    尤其江南盟情形罗冲多有与少亭提起,杜诗雨五年前便名动江湖,武功不凡

    计谋也是极高,对于挫败魔门功劳甚大,只是碍于凌水阁威名,自然是被云水瑶

    盖了风头,其夫杨离彦乃江南大侠,成名已久,武功之高恐不下于柳方剑,其夫

    妇为江南盟核心人物,威望甚高。

    此女接口言道:「夫君确有要事,不必相等,此间事了我等便回盟议事。」

    三人又聊了些盟内之事,少亭再无心去听,暗想脱身之法。

    先前运气检查时便发觉内力被封,少亭控气之道虽已极高,此时频频运气却

    难见效,只因关键大丨穴被封,全身内力就好比这千军万马,欲向前而不得,那大

    丨穴就好比一条小道,被人用乱石堵上,这千军万马也只能分出一小些去通路,自

    然极难有所进展。

    本来前方被堵也非再无出路,只是少亭奇经八脉才通了四脉,真气还不能运

    转全身畅通无阻,眼下想要冲破丨穴道一时之间绝无可能。

    此时许正元说道:「我已按女侠之计擒下此人,眼下便请相问,也好早些回

    去。」

    那女子先前只是略扫了少亭两眼,此时听言便转身仔细打量,见其相貌俊

    秀,气质不凡,又有些羸弱之态,倒似个书生,不禁暗暗称奇。

    便对少亭说道:「我只问些你会中情况,若据实相告,必不留难与你。」

    少亭听了想到便是此女设下的圈套,心中又怒,冷冷接口:「藏头缩尾,竟

    使些阴谋诡计,如此也配称得上侠女。」

    吕门主听了冷笑道:「非常之时自然行非常之事,对你等邪道还需讲什么手

    段。」

    少亭听了顿时大怒喝道:「好一个大江帮,好一个江南盟,竟是些无耻之

    徒,比起我青龙行事,又分出哪个是正哪个是邪。」

    那女子听了面上略有愧色,一时未言,许正元喝道:「你现被擒,生死操与

    我手,还敢如此嚣张。」

    少亭听了却大笑起来,许正元顿时大怒转身说道:「此人入邪已深,不可留

    下活口。」

    又见那女子犹豫便道:「青龙能轻易破了魔门,必极为厉害,怎肯偏居一

    方,定然想要称雄武林,日后便要血流成河,怎可放过其一兵一卒。杜女侠切勿

    心软。」言下已是暗指杜诗雨妇人之仁。

    吕门主又道:「正元所言甚是,待我先使些手段让其据实道来。」

    杜诗雨听了也只得叹了口气言道:「却是我妇人之仁了,吕门主出手相问便

    是。」

    二人听了自然连称不敢。

    吕门主走到少亭眼前说道:「正元武艺虽是我帮第一,但内力功夫却还不及

    我精通,若你乖乖言出,上路前也好少受些苦。」说完见少亭冷冷看着自己一言

    不发,心知这小子脾气极硬,便有心多让其尝些苦头。

    身形一动在少亭身上前后连点了数指。便在一旁调息起来,显然颇耗内力,

    少亭只觉数股内力在身上游走不已,顿时全身酸痛,又隐隐觉其内力竟似按某种

    路线而动,愈加疼痛起来,其后竟是无法再忍受,痛呼出声。

    少亭觉全身如被针刺入内府,又似被刀刮着肉一般,呼声愈高,后已是惨叫

    起来,许正元和吕门主只是冷冷的看着,杜诗雨见少亭面目扭曲痛苦之极,已是

    闭上双目,不忍再看。

    许久之后停了惨叫,三人一见少亭已是痛的昏死过去。

    吕门主又在其身上点了几下,片刻后少亭醒了过来,却又发出惨叫,竟是被

    疼醒,如此昏醒了两次。

    许正元喝道:「现可愿开口了。」见少亭脸上扭曲显然痛苦之极,却还不开

    口求饶,望向自己的眼神无比怨恨,不禁心中一惊。暗凛此子硬气非常,门主的

    搜魂指无比厉害,便是绝顶高手被封住内力也难以忍受。

    他却不知少亭身怀两种内功,修炼起来时常冷热相冲,气息不稳,也是痛

    苦,时间长了便对内息痛苦有些忍耐之力,那日林心瑶弃其而去,后又逢母离

    世,悲痛之下气息散乱,走火入魔,所受内息之苦比如今也好不了太多。

    少亭此时痛苦已达极致,不知为何竟慢慢开始生出兴奋之感,越来越强,最

    后无法自已,痛苦兴奋中想起以前所受遭遇,一股狂暴之念在心中升起,直想将

    眼前几人碎尸万段,拨皮抽筋狠狠折磨,看着美貌的杜诗雨,又生出奸yin的念

    头,更想将其捆绑暴虐。

    少亭自首次被恶霸砍伤时,便生出兴奋之感,其后多次受伤,每每重伤流

    血,心中的兴奋便愈强,人天生便好斗,其心性有强有弱,在少亭羸弱的面孔

    下,其全身实则流淌着好战的血液,如同上瘾一般欲罢不能,欲行走江湖其因也

    占了一半。

    那吕门主确有耐心,折磨了少亭半天直到旁晚,又打入几股内劲,三人便出

    去用饭。少亭虽经历生死,心性已极为坚定,却再也无法忍受如此痛苦,人在危

    境中为了自救往往会突破极限寻求方法,少亭当然也不例外。

    下意识便催动体内之气,只是此内劲非自体而生,如何控制的了,且人之内

    力都聚于丹田,散开全身,方能操纵自如,此时丹田被封,莫说是外来之气,便

    是自身内力也无法操控。少亭平日自然不会白费力气,此时为了解除痛苦哪还顾

    得了其他,只是拼命催动。

    时间一长竟将此内力略略带偏离了些运行之道,顿时便觉减轻些痛苦,头脑

    有些清楚起来,不知为何如此,眼下顾不得细想见有了作用,自然更加努力起

    来。

    这世上之人,有人相信命运有人却不信,少亭遭遇坎坷却又奇妙,无论是偶

    然或是必然,无论是愿意或是不愿,这一刻命运的齿轮已然开始转动。

    三人吃饭回来,吕门主二话不说又在其身上打入内劲,过了两个时辰杜诗雨

    终有些受不住少亭惨叫之声,便先回房而去,吕门主和许正元却丝毫无恙,一边

    相谈一边不时给少亭输入内劲。

    到了深夜,吕门主终开口说道:「想不到青龙的一个普通帮众,竟如此硬

    气,今日便到此,望你好自为之,明日开口。」又将少亭被封大丨穴重新加固,二

    人便出门而去。

    少亭暗暗运气许久已渐有了些眉目,其痛苦虽还剧烈却已大为减少,此时已

    知竟可不经过丹田而运行内力,顿时大为吃惊,少亭操控内力早已极强,竟被其

    略搞通了些门道,其后痛苦愈少,只是这内力非自身生出,实难操控,只能略加

    引导。

    其后逼供少亭自然不会开口,却是有些假装惨叫了,三日后,少亭已能引导

    其内力流动,暗暗将其内力引向被封大丨穴,此一边却是好冲了许多,只是非本身

    之力发挥不出威力,却也有些效果,顿时两边夹攻冲起丨穴道。

    少亭心中大喜,盘算今晚应可冲开丨穴位,当可逃脱,怎料杜诗雨却再看不下

    去开口言道:「此人坚韧之极,实乃一条好汉,眼下要问的也非紧要,便给其一

    个痛快罢了。」

    吕门主叹了口气也道:「此人意志之强,平生仅见,实难让其开口,罢了,

    也无需再费时日。」

    少亭一听,顿时如遭当头一棒,大惊起来,呆了片刻,心中大骂杜诗雨贱妇

    假仁假义,如此便要身死当场。

    许正元望着少亭冷冷说道:「这便送你上路,到了黄泉路上莫要怨我。」说

    完便要上前,这时只听门外传来掌声和惊吼之声,三人一惊便要出门,只见一条

    人影已闪入大厅,其身形快速无比。

    如雪和那红影女侠对望数眼后正在羞愧,众马贼谈话已完,明日便又要下山

    探查,看着眼前两个软成一团的大美人,怎会放过,又将二女抱起三人同上,直

    奸yin到晚饭时分,方才罢休。

    晚饭后,二女被扛回囚房吊了起来,只是却未再堵嘴,片刻后也无贼人入

    内,想来是有事要商议,两女皆驷马反攒蹄被吊起,因被奸yin了一下午,全身酸

    软无力,便静静被吊着未曾开口。

    约一个多时辰后,还无贼人进来,二女恢复了体力,有了些精神,方是首次

    能避开贼人交谈,那红影女侠抬头看了看如雪,忍不住开口道:「听闻姑娘是凌

    水阁的弟子,不知如何称呼。」

    如雪抬头见此女正看着自己,眼中带着期待,想到同是被擒之人又同被奸

    yin,生出同命相连的感觉,便言道:「我乃凌水阁弟子云如雪,此次追赶马贼不

    甚中了埋伏被擒,甚为惭愧。」

    此女听闻叹了口气道:「这伙马贼狡猾无比,极其擅长埋伏偷袭,想必姑娘

    行走江湖不久不知其底细,方中了奸计,只是未想其竟然敢劫凌水阁的人,胆子

    愈发大了。」

    如雪听了羞愧无比,脸红了一阵又抬起头。

    二女便相谈起来,片刻后便互称了姐妹,那女子却要大上一岁。

    如雪想到还未问起姓名,便道:「未知姐姐如何称呼,红影女侠之名传遍江

    南,为何竟被这伙马贼擒住。」

    那女子听了也是脸上一红,却比如雪要好的多,接口言道:「我名苏晓枬,

    自小全家被贼人杀害,我幸得一前辈相救,跟其学了武功,前二年出了江湖,为

    方便行事便以丝巾蒙面。」说完脸上一红止了口,片刻后又道:「眼下我二人被

    贼人奸yin,同命相连,被擒一事却也不必瞒妹妹,前些天我探查青龙会受了些

    伤,归来途中应该被这伙马贼发现,我那时头晕目眩白日里蒙面自然醒目,应是

    被其跟踪查到住处,其后竟乘我不在家时,在饭菜中了下泻药。其量极大,我一

    时不察中了奸计,当晚去了茅房数次,手脚发软,那时我正在茅房中,还未完

    时,忽然贼人冲了进来团团围住茅房,其顶落下大网,贼人早已准备周全,我只

    得束手就擒。」

    如雪听了想像到此间情形也是感到脸红不已,想问其情形又怕其羞恼,一时

    间欲言又止。

    苏晓枬知其意,害羞了半天硬着头皮言道:「那时我还未泻完,便被他们光

    着屁股捆了起来,更未替我净身,就被其塞入一麻袋中带走了。我那时还有便

    意,虽然强忍却还是泻了出来,当时直觉再无脸面活下去,便想一死了之。」

    说完二女都面上通红一时大感羞意。

    二女相谈许久已快入夜,方才听见门响,便住口不言,几个贼人行了进来解

    下二女又是一阵猛插奸yin,直奸的二女yin水连连浪叫不已方才捆好,又塞住小

    嘴,检查了一遍便放在草上出门离去。

    二女躺在地上无法出言相对而望,看着对方媚态也是心中羞愧,被贼人奸yin

    几日,身子早已被开发的完全,三个丨穴都被奸yin彻底,方才虽想闭口忍受,奈何

    这身子已然投降,被奸的下意识便开口yin叫。哪还有一丝女侠之态,他人瞧见却

    还以为是两个荡妇,如雪武功甚高,本来应比苏晓枬好些,只是被少亭内力疗

    伤,比媚药还厉害三分,加之天生巨奶,其敏感早已被完全开发出来,如今分外

    受不得挑逗,这身子对男人已毫无抵抗之力。且甚为渴求。方才被奸yin时却比苏

    晓枬还要浪上许多。

    二女侧躺在地上,苏晓枬看着如雪已然有些看呆了,只见如雪脸颊通红,胸

    前一对巨奶未被捆绑,竟也傲然挺立,丝毫未见下坠之态,粉红的丨乳丨头也是比自

    己大上一些,其奶子诱人无比,心中不禁隐隐有些羡慕起来。

    如雪见其死死看着自己奶子,脸色更红,自己心知一双奶子常人难比,寻少

    亭这一路不知遭受多少yin邪目光,想起方才苏晓枬要自己色诱贼人,寻机脱身,

    一时间不禁又羞又慌。

    次日大当家四当家又领了九人下山,剩下贼人自然终日鞭打二女取乐,又奸

    yin不断,几日后二女正被带去大厅用饭,吃完后自然又被按在桌上猛插,如雪如

    今羞愤之心已然大降,此时竟被奸的有些习惯了,比之先前几日已无一丝抵抗之

    意。

    众贼见如雪已然驯服,也觉得有些不爽,少了些奸yin的快感,倒是苏晓枬却

    还时有喝骂,如雪自然非是驯服,虽然已习惯奸yin,却一直寻机脱身,只是身心

    已被少亭征服过一次,如今则少了许多刚强,还及不上那红影女侠。

    贼人发泄完毕,一人将如雪抱在怀中,不停把玩一对巨ru,如雪生的这奶子

    柔软有弹性,又丝毫无下坠之态,形状生的也是极好,堪称完美,几个贼人自然

    爱不释手,早已用rou棒享受了多次,这对奶子连少亭都极为迷醉,时时用rou棒插

    入,可见魅力之大。

    一贼人看了许久生出想法,忽然yin笑道:「这婆娘如今也已被我等奸的够本

    了,这对奶子如此动人,

    第 69 节

    -

    第 69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