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60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60 节

    小巧可爱,想起自己先前用手指插

    入,心中一热,又向下看去,只见蜜丨穴周围芳草颇为茂盛,想起舌添如月肉丨穴情

    形,急忙运起内力,方才好些。

    奶子与屁股之间的小腰竟不盈一握,心中赞叹,屁股之下一双欣长水润匀称

    的秀腿,正被绳索绑住,红绳白肤,无比诱人,竟又看起美腿发呆。片刻后望向

    双脚,知其并未裹足,虽非三寸金莲,却也甚为小巧。

    俞少亭正把赤裸于眼前的绝世美女从头到脚欣赏品论时,眼前美女似是感到

    些凉意将身体微微卷缩,心中大怜,连忙将毛毯取起裹与其身,林心瑶被触动已

    然转醒睁开双目,见眼前之人,眼中透出温柔,正替自己裹身,不禁心中一暖,

    待对上双眼,见其又慌乱起来,心下又恼。

    片刻后想到自己赤身裸体竟在这院中沉睡,心中大羞,想到自己羞耻模样被

    人欣赏个底朝天,心里的恼怒早已不知去向,红着脸埋怨道:”少亭你可回来了,

    方才不甚将毛毯脱落于地,又挣扎不起,心下害怕被人瞧见,久等你不归,心中

    甚急,快些将我抱进房去。”见俞少亭还看着自己发呆,又恼道:”我有些饿了,

    你一会便去做些饭菜。”

    俞少亭却是想不到此女竟如此和自己说话,还以为发上一顿火,见其害羞赤

    身裸体,心里便觉得有些可爱,不禁暗叹:你望我一眼我便心中慌乱,还是想伴

    在睡着的你身旁。

    俞少亭扶持完毕后便关门离去,林心瑶却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脑子里总

    是浮现出下午在院里。赤身裸体躺于椅上的情景,总是挥散不去,不觉身体竟热

    了起来,感到些兴奋,脑中浮现一个念头,便将身体移出被子,又将毛毯散开,

    赤裸躺在床上,心中又隐隐兴奋起来,许久后方才睡去,待醒来后方才将身子转

    动裹起毛毯,移入被中。

    日子一天天过去,林心瑶大解小解沐浴,都由俞少亭服侍,身体接触已是异

    常亲密,两人言语渐多,自是愈加亲密起来,只是时常见了其畏缩的模样,心中

    恼怒便时会发些小脾气,日子一长,俞少亭已知其并非真是恼怒自己做事不妥,

    却不知哪里招惹于她,心里颇为无奈。

    此后在镇上却还遇见了李碧霜两次,只见愁容更胜,竟似随时都要哭出声来,

    不知这李小姐遇见何伤心事,竟悲伤至此,两人也交谈几次,言语中两人已互通

    姓名,俞少亭知其当时正在昏迷,不知自己姓名,并不担心。

    林心瑶经历一次裸体暴露在院中之事,此后竟夜夜都裸身于外入睡,渐渐知

    晓自己竟有如此之重的暴露欲望,心中又兴奋又慌张,时常暗骂自己yin贱,有时

    甚至想过自己是否天生就有暴露喜好,难道当真是与生俱来的yin贱。心中更慌,

    但那种快感却无法压抑。

    其后有次沐浴后在院中休息,自己竟故意将毛毯甩落于地,顿时紧张兴奋不

    已,yin水又流出,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满足感,虽然归来的俞少亭看的目瞪口呆,

    自己反觉更加兴奋难耐,想到自身如此渴望暴露,俞少亭走过来时哪里还敢抬头,

    娇声羞言毛毯不甚落于地。只是苦了痴心一片的少亭,心里的火久久不能压下。

    此时已过去一月,俞少亭修习天剑心法进展神速,渐有所成,已习成一重天,

    天剑内力共为九重天,越上便越难练,非但寒气越寒,进展也极是缓慢,寻常人

    练了当真痛苦无比,生不如死,只怕未曾伤敌,自身倒却先亡,俞少亭福源深厚,

    身怀九阳脉同修血神天剑,炎寒相抵,加上天成可一心二用,自身极是聪慧,根

    骨奇佳,又有林心瑶助其压下肉欲,本可顺利大成,但祸福相依。

    俞少亭却自小未学内功,奇经八脉未通一脉,虽此时身体经脉其余皆通,为

    压制阳气不得不苦练,但日后天剑愈加难练,奇经八脉又异常难通,依其懒散的

    个性,习成血神心法一层,便绝无可能再苦修去强通八脉,若不改了性子,只怕

    两大奇功永无出世一日。

    俞少亭习内力是为救林心瑶,且为保性命不得不苦修,心思却不在这之上,

    只喜研究菜肴,平日里多有去酒楼讨教,因天生聪慧,竟有些青出于蓝,连店内

    大厨也赞不绝口,连称其为奇才,林心瑶吃的饭菜,自然觉得愈加好吃,女子生

    性便有些嘴馋,平日哪敢大吃,但此时这般处境,加上俞少亭的菜实在愈加难以

    抵挡,便不在管,这一个月来,竟隐隐觉得自己身体变的少有些丰腴。

    如此身体看起来更为诱人,却还无碍,只是这血绳捆绑一月,传来的波动有

    些怪异,竟猛然发觉自己被勒的高挺起的两团奶子,竟大了一圈,且还不止如此,

    身后的屁股未被捆绑,竟也肥大了许多,时常心里纳闷,难道自身吃的好菜,肉

    都长到奶子屁股上了,想起自身的暴露欲望,和俞少亭时常看呆住的眼神,竟隐

    隐还有些欣喜。

    两人相处一月,隔阂渐少,言语也少了些顾忌,这日两人用完午饭,林心瑶

    便叫住俞少亭在房内闲聊,俞少亭自然满心欢喜,女子都爱美,即便林心瑶也不

    能免俗,此一月赤身裸体,头发虽勤洗,却只是披在肩后未加梳理,不知不觉便

    聊到了打扮上面。

    俞少亭听了老半天,头一次见林心瑶放开心扉,聊的起劲,心知自己粗心,

    不知女子心思,便细心寻问林心瑶所爱用之物,说完出门后便骑马出镇向县城而

    去。

    进了县城购入许多女子所用之物,又觉口渴,便去了间茶楼,现如今银两不

    愁,哪会亏待自己,便寻了家颇大的茶楼,行了上去,坐在二楼窗口饮茶,正打

    量窗外,见楼下来了两男两女,手中提剑,都甚为年轻,行了上来,正坐于自己

    身边一桌。

    俞少亭看了一眼,见两男子都长相不凡,其中一人更是英俊,两女也是颇为

    娇美,只是自己先见了如月,家中又有林心瑶,哪里还看的入眼,便不在注目,

    又看去窗外,四人坐定便交谈起来,一女说道:”张大哥,此次我们破了旋风十

    八骑一伙马贼,全靠你出手败了领头那人,不愧是出身松花剑派的高徒。”

    一男子说道:”哪里,诸位武艺皆不下于我,只是我凑巧对上罢了,只是这

    伙马贼虽败,听闻另有老巢,此次逃走八人,日后再招揽贼人,只怕又将为恶。

    ”其余几人知其谦让,便又言了起来,俞少亭听了他们所说江湖之事,便觉无甚

    兴趣,见四人眼神,似乎为两对情侣,其后便不想再听。

    又饮了片刻,还有半壶茶水,却不想再饮,刚要起身,隐约听见四人提到青

    龙会,心里一震,自己和青龙颇有些渊源,林心瑶也是被方吟南那伙人擒住,想

    起方吟南死前豪情,心里隐隐觉得这青龙甚为不凡,便又坐下细听。

    只听一男子说道:”最近川中大乱,正道各派都极为关注,只因魔门重出江

    湖,只怕武林又要大乱,据闻天魔道一统魔门,魔门圣女长老尽数支持,此次来

    势凶凶,更胜五年之前,只是现却在川中和青龙会缠斗,天魔及圣女都已出手过,

    青龙虽稳守,却还未露败相,实令人吃惊。这青龙会深藏不露,只怕野心不小,

    观其深不可测,正是天魔道劲敌”

    那张大哥却叹道:”青龙大战天魔道,群魔乱舞,神鬼避易。天魔道倒还好

    说,虽比五年前强上许多,正道却还知根知底,那青龙现丝毫不露败象,安如泰

    山,我推测其定然还未用出全力,只怕底力令人畏惧,若收服天魔道,武林危矣。

    ”

    一女子惊道:”大哥不会多虑了吧,正道有盖世大侠龙云天在前,又有华山

    剑神林孤鸿在后,更有圣门坐镇,难道青龙还能翻了天去。”

    张大哥又叹道:”希望是我多虑,如今正道各派都在观望,圣门也未有所反

    应,只能待到川中分出胜负再说。”其后四人不在谈论,转说些其他,俞少亭则

    无兴趣再听下去,起身离开。

    赶回家中天色已黑,想到自己归来甚晚,恐心瑶责怪,急忙先去做菜,待端

    菜入房中,果见林心瑶面色有些不快,一月下来,林心瑶已是习惯其细心照料,

    今日竟饿了自己小半天,此时早已不当少亭为外人,神情自然显露于色。

    待闻到菜香极是诱人,却是有些经不住诱惑,吃着少亭的好菜嘴也渐叼,有

    次俞少亭在外带些菜肴归来,竟已有些食不下,此时见俞少亭还看着自己有些战

    战兢兢在发呆,心里愈恼,不禁嗔道:”出门大半日不归,便把我一个被缚的弱

    女子忘在脑后,现还不与我速端过来,可是想饿死我。”

    俞少亭本见心瑶有些不快尚在犹豫,见其嗔怪,便连忙端了过去,待喂完饭,

    又取出购买的物件,林心瑶见了欣喜不已,让其抱自己坐于铜镜前,取出簪子替

    自己试试,原本头上的早已不知去向,可能被擒时掉落,又让少亭替自己梳头,

    俞少亭静下心来,拿了梳子细心替其梳理,林心瑶不时指点,便渐有心得,梳理

    的使其甚为满意。

    打理完头发,林心瑶左照右照极是高兴,这一月未曾打扮,早已甚为不满,

    却又无奈,眼见少亭心细,便又教其如何使用胭脂水粉,轻妆淡摸,林心瑶极是

    满意,俞少亭只觉更为明艳动人,早已看呆了,此刻林心瑶见了倒未恼怒,只是

    嗔怪一句。

    此后二人关系便又进一步,日子一天天过去,林心瑶百般思索,这红绳依旧

    无法解开,内心有些烦躁,好在俞少亭体贴异常,将自身照顾得无微不至,且自

    从暴露欲望被引发出来之后,每夜都要赤裸而眠,愈加沉迷,将此烦恼也冲淡了

    些。

    不觉又过去一月,至今已被红绳捆绑已有两月,换了其他女子怕是早已崩溃,

    沦为被藏金屋娇娃,定是对少亭死心塌地,非君不嫁了,但林心瑶却非一般女子,

    各方面均为上上之选,玄功大成后心志坚韧异常,此时却还较为坚强,但终日肉

    体被其抚弄,且俞少亭心细手巧极讨其欢心,此时虽还不愿嫁与此人,但哪里还

    有一丝仙子的模样。

    和俞少亭说话愈加亲密,连两月内的月事都被其服侍,心里已有献身于此人

    的念头,这月的月事刚过,女子此期间甚易动怒,便是仙子也不例外,此刻和俞

    少亭亲密无间,再无顾忌,想到自己被捆绑至今,心里委屈,毫无道理的便使起

    小性子,同俞少亭无理取闹,发了一顿脾气。

    可怜少亭一直在其面前战战兢兢,近日好不容易有些起色,也渐敢开些玩笑,

    手上不时占些便宜,此时被其一阵怒火,把心又悬起来,实不知哪里得罪这心仪

    女子,便又有些战战兢兢起来,林心瑶见了心火更胜,直把其骂得逃命般的跑了

    出去。

    林心瑶怒气得不到发泄,愈加难受,便扭动身躯把毛毯脱落,赤裸于外,感

    到刺激方才觉得怒火减退,此时正是两人午饭之后,俞少亭见屋内静了下来,便

    想前去赔罪,却先在屋外看了一眼,只见毛毯已不在其身,全身赤露坐靠在床边,

    脸上怒气还未消,却已然好了许多。

    少亭本聪慧,两月来时常注意到其早晨赤身裸体睡于床上,洗浴之后在院中

    毛毯也多有掉落于地,已心有所觉,但对心中仙子爱慕敬畏异常,便未深想,此

    时一见其模样,脑中灵光一现,已猜到心仪之人竟喜暴露,越想愈加兴奋,心中

    欲火升起。

    此时修习血神经已有两月,阳气渐被全面引发,肉欲愈强,虽有天剑心法压

    制,但其虽寒却不阴,这阴阳无法调和,偏与心瑶日益亲密,心中畏惧之心大减,

    渐压不住欲望,便时常在服侍其洗浴大小解时,大过手瘾,林心瑶抵抗之心愈加

    微弱,现已脸红不言,任其轻薄,已有献身之意,俞少亭欲望得不到发泄,身体

    难受异常,实在无法便苦练内力,方觉气息流动忍耐下来。

    这血神内力修习实因人而异,俞少亭阳气之盛无与伦比,此时已颇有基础,

    每日苦修体内炎寒二气一浪胜过一浪,猛冲阳跷脉,时日一常已渐有些松动,每

    日修习感到体内疼痛无比,但却压下了肉欲。

    窗外的俞少亭兴奋一阵,忽心中一动,便推门而入,林心瑶一见其进来,又

    气上心头,刚要发火,却猛然发现自身已赤裸于眼前,想到秘密恐被发现,心中

    一羞,又见其眼中并无太多慌乱,便低下头去,自己暴露于眼前也隐隐有些快感

    传来。

    俞少亭见状心中一热走上前道:”好心瑶,你这气可好些了,下午本要替你

    洗浴,我现想到个好去处,你可愿去。”林心瑶听了心下稍缓又有些好奇说道:

    ”我的少亭公子,小女子怎敢生你的气,你若丢下我不管,我便也只得低头求饶,

    倒是你有何去处带我前去洗浴。”俞少亭听了知其气消,便大着胆子言道:”好

    心瑶,其实,平日间我已有所觉,今日又见你脱落毛毯,你可是喜欢赤身裸露于

    外。”说完便惴惴不安看着,心中恐慌其又发火。

    林心瑶一听,见自己秘密被其发现,心中大羞,却又感到体内刺激异常,脸

    红了半天,终于嗔道:”你这坏人,我确喜暴露,却都是你害的,当日初次你将

    我丢在院中不管,我无意间毛毯掉落,在院中又惊又羞,自后便渐渐无法自已,

    你这无赖现还调戏于我,还不快滚出去。”俞少亭见其脸上带羞,眼中却只见嗔

    意,并无生气情形,心中大定。

    笑道:”如此确是少亭之过,所以今日便带你去镇外山下一处河边洗浴,鹿

    镇本就偏远,人烟稀少,那处更是长年无人经过,我无意间去过,景色甚美,此

    次便将你暴露个彻底,让你好好满足一下。”说完忍不住又笑起来。

    林心瑶见其调笑,心中大羞,连声不依,但少亭此时已知其心,嘴上说不要,

    若真不带去,只怕会被骂的更惨,便过来将其抱起,毛毯自然丢在一旁,忍不住

    已揉捏其丨乳丨肉起来,林心瑶被袭胸,见其如今已是这般大胆,光天化日便抱起赤

    裸的自己,轻薄起来,心中又慌又羞,娇嗔不断,俞少亭敬畏了两月,尚是首次

    占到上风,此时心中无一丝敬畏,见其美态惊人娇声不断,不知是否吃的甚好的

    缘故,奶子和屁股,愈加肥大,竟比初见之时大了甚多。

    胸前被捆绑的双丨乳丨愈加肥大,一见两只大圆球上那可爱的丨乳丨头,按捺不住低

    头一口咬在上面,林心瑶现身体已颇为敏感,尤其两只奶子更甚,此时猛然被其

    咬住丨乳丨首,胸前酸麻无比,一阵阵的兴奋传向全身,不禁开口求饶起来。

    俞少亭听见求饶声,心生豪气,两月来首次扬眉吐气,想到其身后那肥大的

    屁股,便将其扛在肩上,揉捏其臀瓣片刻,又伸手颇是用力的在两片臀瓣上打了

    两下,口中哈哈一笑,向屋外走去,林心瑶屁股被打,又首次见这人有些男子气

    概,心中一软,口中娇嗔,便任他轻薄。

    走出屋外,林心瑶见自己赤裸被其抗在肩上,拍打屁股,日光照射下,心中

    虽羞却暴露欲望又升起,便觉兴奋,被其放上马车,出门而去。

    俞少亭在前驾车,出了镇向河边而去,却是以前做山贼时所发现的一处好地。

    先前在林心瑶面前占了上风,心中甚喜,忍不住高歌起来,林心瑶在车内听其歌

    声甚是清亮好听,也忍不住接口唱起,自己在圣门时便喜和姐妹门在山间轻唱,

    俞少亭一听车内歌声甜美无比,心中生出柔情,忍不住大声对车内喊道:”心瑶,

    我对你爱之极深,你我早已亲密无间,请下嫁于我吧。”

    林心瑶一听心中一乱便闭口不唱,俞少亭等了许久车内还是无言,不敢再问

    便专心赶车。行到一地,却是要穿过树林方才到河边,便将马车停于林内,将其

    抱在怀中行去河边,虽刚才林心瑶未做答,俞少亭却看出其心下犹豫,也不急于

    一时,便岔开话题,逗其说话,少亭本就善言,此时敬畏尽去,自然妙语不断,

    引得心瑶笑声连连。

    行了许久出了树林,林心瑶一见不远处,青山碧水,眼前青草茵茵,乃一片

    草地,心中大喜,此景极美,一时美目不舍离开,俞少亭见了知其心喜,将其抱

    之水边,心中忍不住想戏弄这美女,便猛然将其抛入水中,林心瑶虽心神被夺,

    内力被封,反应却还灵敏,及时闭气,入水后只觉清爽无比,舒服至极,轻扭美

    臀,身体已浮出水面,仰面倒于水上。

    见自身全身被缚,光天化日,在水中赤裸而游,也不知四周会否有人经过,

    顿感兴奋异常,片刻后肉丨穴yin水已是涌出,俞少亭心存戏弄,自不会让其舒服,

    便用水去泼,林心瑶被袭,娇嗔不断,便潜入水中而逃,俞少亭一见阳气大盛,

    按捺不住,几下脱光衣服,跳入水中,片刻后已捉住林心瑶。

    林心瑶在水中被其抱住,猛惊其已赤身裸体,一时肉体相交,只觉男子体温

    传入体内,虽有献身打算,也不禁心惊肉跳,便扭起肥大的屁股想要逃脱,两人

    在水中缠闹一会双双浮出水面,正是两脸相对,俞少亭猛见眼前仙子秀发潮湿披

    在两肩,眼中露出惊慌,小嘴微张呼气,绝美至极,脑中一热,抱住其身将嘴吻

    了上去。

    林心瑶见眼前男子身体却不似脸上那般羸弱,因其这两年劳力甚多,颇是健

    壮,又修绝世内力,气质渐高,九阳脉内阳气被引发,全身散发男子魅力,两人

    赤裸相对,女子对其传来的刚阳之气绝难抵抗,此时心中一颤,心中迷茫已被吻

    上小嘴。

    两人从无接吻经验,开始只是嘴唇相交,俞少亭却一手揉捏奶子,一手揉捏

    屁股,感到刺激异常,用力渐大,林心瑶受不得对方强烈阳气,身体又被揉捏,

    刺激愈强,快感渐强,神智渐迷乱,本能张开小嘴,俞少亭猛然吸住,片刻后将

    舌头伸入小嘴,又将其小舌猛吸过来,两舌交缠不已,贪婪的允吸着小舌上的口

    水,两人均感此滋味动人无比,良久之后感到气闷异常方才不舍分开。

    林心瑶早已媚态十足,双眼迷茫,小嘴喘着气,俞少亭见了哪里还忍得住,

    将其抱上岸边,放于草地之上,手已伸向蜜丨穴,只觉yin水不断流出,比之当日如

    月更甚,心知眼前美女肉欲甚强,心中刺激异常,手指已经伸入进出,不断转动

    手指,越插越深,直到碰到内膜,心中火起,兴奋已达顶点,rou棒已涨到极为难

    受。

    便将其翻转,奶子压在地上,翘起屁股,从身后抱住,便要插入,林心瑶被

    其手指插入肉丨穴,只觉小丨穴渐痒,手指插入下体舒服异常,身体快感愈高,只盼

    他插深些,神智已有些混乱,陷入快感之中不能自拔,口中娇吟不断,又被其翻

    过身撅起屁股,便本能感到身体要被侵犯,破身实乃女子头等大事,无比重视,

    下意识便扭过屁股想要避开。

    俞少亭被眼前扭动的屁股转动目光,却猛然看见自己脱落的衣服,一本血红

    的书落在地上,心中一惊,想起血神内功未练成一层前不可与女子交合,清醒过

    来,思索片刻,想到若此时破了童身,自己性命是小,若是解不开此绳,如何是

    好。

    林心瑶扭动片刻屁股,只觉未有异状便停了下来,稍稍恢复点神智,转过头

    来,看着少亭的双目,只见媚眼如丝,脸上露出渴望表情,俞少亭知这美女肉欲

    甚强,此刻被自己挑起欲望,却还要满足。

    林心瑶本已打算献身,此时被挑逗得心中火起,肉丨穴甚痒,早已忍耐不住,

    见其还在发呆,不禁娇吟嗔道:”你把人家弄成这般模样,难道想撒手不管,少

    亭,好少亭,亭哥哥,求你快来满足人家吧,人家难受的紧。”

    俞少亭听了其娇语求饶,知其肉欲高涨,便用低头用口舌服侍起来,不时轻

    咬阴di,弄得肉丨穴yin水不断,许久之后竟还未泄身,俞少亭见其还未破身便极为

    耐战,便手口并用,彻底满足了林心瑶一番,方才泄出阴精,只是自己下身rou棒

    却得不到满足。

    林心瑶泄了身,只觉一股无法形容的快感从身体冒出,欲仙欲死,小嘴喘着

    气,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再不想动,俞少亭见其满足,心里略有些不平衡,看着肥

    大的屁股,不由用力打了两下出气,却见其毫无反应,只是趴在地上享受,心中

    无奈,只得大喊一声,纵身跳入水中消火。

    游了一阵心火稍退,上了岸,见其已经侧躺在草上之上,一双美目正看着自

    己,只见心瑶躺在地上,一副云雨之后的懒散舒服模样,美态惊人,便说道:”

    好心瑶,你可是满足了,我却欲火难消。”林心瑶娇笑道:”我的亭哥哥,如今

    我们已这般亲密,怎还如此见外喊我心瑶。”说完盯着俞少亭吃吃笑了一阵,又

    道:”人家从未有过如此舒服的感觉,这男女之道当真让人欲仙欲死,瑶儿早已

    打算献身于你,你刚才为何却又停住。”

    俞少亭一听便低身坐于地上,将林心瑶抱住放于腿上,又用力打了下屁股说

    道:”好瑶儿,方才可苦了我,此事待我慢慢道来。”便拿过地上血神经将事情

    说过。林心瑶一听,嗔到:”你这坏人,既然有了方法为何不告诉我,你可知瑶

    儿这两月都快急死了。”

    俞少亭轻笑了声又道:”非是我不想说,只是我从小未学内力,那时不知能

    否学成,心中对你畏惧,不敢多言。”林心瑶听了又嗔道:”难道我是只母老虎,

    你为何总在我面前畏缩,人家心地很善良的,”俞少亭心里暗道:也不知是谁整

    日里乱发脾气。却也不敢辩解,现已知与女子讨论对错甚为愚蠢。

    便又言道:”我习了两月,按书中所说,只需待体内阳气全被引出,便可习

    成,如此应可替你解缚,只是之前却不得与女子交合,否则便会被内力反噬。”

    林心瑶一听心中颇定,想到不久便可脱困,心中一喜,此时正被其抱坐于怀中,

    同看血神经,两脸靠的极近,便转头在其脸上亲了一口,又娇笑起来,

    俞少亭哪里忍得住,便抱住痛吻一顿,只把心瑶弄得娇喘不已,连声娇呼求

    饶方才罢休,心中一动又问道:”我先前在马车上所说,字字真心,不知瑶儿意

    下如何。”见心瑶低头又不言,心中不禁一痛,想到两人终不得在一起,不禁觉

    得有些萧然。

    林心瑶见了其模样,心中不忍,感到臀下rou棒坚硬异常,知其心中难忍,便

    说道:”好亭哥哥,切勿生气,此事还待我考虑一二,眼下你欲火不得发泄,不

    知瑶儿能否助你消消火。”俞少亭一听其软语相求,心中不快早已消失,想到自

    己每夜欲火难消,多有翻开那yin缚道,书中所说男女之事花样极多,还涉及许多

    交欢助兴之物,还有一些易容等旁道,此书甚厚,所涉及内容极多。

    里面提及女子用嘴服侍rou棒之道,想到此心头火起,言道:”好瑶儿此言当

    真,不用破你身,你确还可助我消火。”林心瑶一听心中甚喜,言道:”亭哥哥,

    我身体早被你玩弄彻底,我身体早无秘密可言,是何方法,瑶儿定不推辞。”

    待rou棒放于眼前时,心中却有些慌乱,但先前清洗干净,便张开小嘴,含入

    一小截,依其所教用小舌添了起来,也不知林心瑶是否天生渴求男女之事,俞少

    亭不禁想到林心瑶荫毛茂盛yin水极多,甚为耐战,又喜裸体暴露于外,见此情形,

    连未曾破童身的俞少亭也不禁想到:这哪里是什么仙子,实乃天生对肉欲渴求的

    yin妇,却不同于如月。

    心中却愈加欢喜,女子床上愈yin荡男子便愈喜欢,无人会对xing欲冷淡的女人

    感到欣喜,此乃天性,此时rou棒上的小舌竟愈加熟练,因少亭还是童生,gui头还

    破为敏感,此时gui头上愈加酸麻,不由兴奋异常。过了一阵,林心瑶本天生聪慧,

    此时口中含棒服侍许久,渐不在羞怯,竟无师自通,又观察少亭反应,渐知如何

    服侍,小舌愈加灵活,直把俞少亭弄的兴奋难耐,反愈难受,却还无泄阳之感,

    俞少亭生怀九阳脉本就天赋异禀,肉战极是持久,极难泻出,血神经所习内

    力又是甚讲男女之道,此时林心瑶舌技虽愈强,离泄出却还差的远,心瑶先前和

    少亭交谈,对男子之事也有所了解,知其泄出方才能消火,只要未在自己荫道内

    被阴气所沾,便不会破去童身,便又尽力服侍起来。

    时间一长,似天生就好此道,竟对此事愈喜欢,只觉小嘴内的rou棒颇热,又

    时有伸缩,便觉得颇为舒服,俞少亭心火愈甚,便挺腰将rou棒向小嘴深处插去,

    见心瑶并无异状,大着胆子越插越深,直碰触到了喉咙,心瑶顿觉喉咙被插一阵

    难受,脸急忙向后而去,rou棒脱出嘴轻咳了一声嗔道:”你这死人,可是想插死

    我。”说完又觉刚才小嘴被塞满的感觉甚为刺激,便又忍不住含起rou棒。

    此后不时小舌添弄,又时有深含入口中,多有碰到喉咙,渐有适应,小嘴服

    侍的不亦悦乎,俞少亭虽感舒服,但久久无泄出感觉,却见林心瑶倒是舒服起来,

    不禁心里苦笑想到:此番便宜又被其占去了。

    林心瑶服侍久了也觉口舌有些发酸,便未动休息片刻,俞少亭又想到一法,

    便站了起来,找了快石头,见其高度适合,让其跪坐之上,林心瑶正不解,见其

    竖起rou棒,竟从自身胸前被捆绑勒起的两大团奶子中间,贴着身体向上穿过,这

    双大奶,这两月大了许多,本来被捆绑,两奶便挤在一起,此时自然更加拥挤,

    俞少亭从上向上穿过,觉得rou棒被两团软肉挤住,舒服异常。

    林心瑶一见竟还有此法不禁嗔道:”你这人以前不会是个yin贼吧,竟还有此

    法。”俞少亭正舒服笑道:”好瑶儿,这也是你双丨乳丨太大,方能如此,只怕寻常

    女子却还行不通。”心瑶一听其提到其他女子不禁心里涌出酸意说道:”亭哥哥,

    你莫不是以前就和别的女子做过,你坏死了。”

    俞少亭却不知其吃醋,说道:”未有此事,你实乃第一个。”心瑶听了却不

    罢休言道:”听你语气,莫不是以后还想和其他女子试试。”林心瑶心里有些酸

    意嗔怪一阵也觉好笑,低头见其rou棒甚长,已从双奶上面透出一截,想起先前口

    中滋味,便低头又含起。

    【yin缚江湖】打印|推荐|评分

    2009-8-2410:43

    【yin缚江湖】

    作者:

    2009年8月2日发表于sexinsex

    本站首发

    yin缚江湖

    七

    俞少亭rou棒被双奶夹在中间,伸出的gui头被心瑶低头含起,轻轻上下抽插着,

    虽舒爽异常,许久后却依然未有泄出之感,只因天赋异禀,修习血神经第一层又

    是紧要关头,极不易脱阳,最后也只得做罢,但心中欲火却也发泄了不少。便抱

    起心瑶又入水中,仔细清洗,两人轻声密语甚久。

    此时日近黄昏,便启程归去,行至林边却发现马车已无踪影,微微一震,刚

    要开口只听心瑶言道:”亭哥哥,你平时一向细心,此次怎就糊涂了,你未将马

    车停于林内深处,只怕已被人牵去了。”俞少亭听言思索片刻答道:”此处人烟

    虽少,先前却是下午,应是被人取走了,车内倒无财务,如此便算了,回去镇上

    再购一架便是。”

    心瑶听完嗔道:”如此不小心,那眼下我赤身裸体如何回去。”说完轻轻在

    其肩上咬了一口。少亭见了笑道:”瑶儿,眼下已是黄昏,待行到镇上,天色已

    黑,如此却大大满足你一番暴露的欲望,岂不甚好,待进了镇子将你扛于肩上,

    他人远望过来只以为是件货物。”说完哈哈笑了起来。

    林心瑶听此调戏哪里会罢休,俞少亭此时又惧意尽去,两人便嬉闹一番,忽

    从胸口衣服内取出一物,心瑶一见竟是自己肚兜,又听其说道:”瑶儿,此物那

    日自你嘴中取出后,我便洗净一直贴身保管,眼下你又刁蛮,却要派上用场。”

    说完便向其嘴中塞去。

    林心瑶一见此物心中一羞,听了此言又要不依,待其到了嘴边,想起先前嘴

    中被rou棒塞满的充实感,心中微热略加抵抗便被塞住小嘴,俞少亭见其竟有些乖

    巧,心中一喜便将其抗于肩上略加用力打了两下翘臀,笑道:”今日已好好满足

    与你,你却还撒泼,如此你的美臀怕是要遭殃了。”于是一边前行,一边拍打着

    肥美的屁股。

    林心瑶被其扛于肩上,责打屁股,虽有羞意,但想到此时赤身暴露于官道,

    心中激动不已,快感不断,行入镇内天色已是大黑,一路向南,林心瑶略一抬头

    竟见一模糊人影远远向这边行来,心中一惊,顿觉全身刺激难耐,也不知这人瞧

    见没有,蜜丨穴内竟流出yin水。

    待行入院中关上门,俞少亭又拍了下屁股,忍不住探向肉丨穴,发觉已是yin水

    连连,心中颇为吃惊,方知其对暴露竟如此兴奋敏感,便将心瑶放下肩膀抱入怀

    中,取出肚兜,行入房内,笑着言道:”好瑶儿,此番又是让你大为享受,不知

    如何答谢于我。”林心瑶不禁大羞,恨不得钻入被中,脸红了一阵才羞道:”你

    这yin贼此番已是占尽便宜,却还要调笑与我,还不速滚出做饭。”

    两人经此一日已亲密至极,俞少亭心中欣喜,当晚兴奋难耐,便修习内力直

    至天明,天剑心法却已修成二重天。

    此后林心瑶便再未用毛毯裹身,终日赤身裸体,时常躺于院中,身体除却下

    身两丨穴未被破去,其余各处皆被少亭终日玩弄,小嘴更是日日被rou棒插入,舌技

    已是愈加高超,竟对服侍rou棒颇为喜爱,若一日不含,竟觉甚为想念,时日稍长,

    林心瑶已是越加沉迷肉欲,却还不知晓。

    俞少亭却渐觉心瑶早已无一丝仙子之态,初见时高雅而又神圣不可侵犯的气

    质愈加淡薄,便是自己畏惧的眼中神光也已逐渐暗淡,此时少亭在心瑶面前早已

    未有丝毫畏惧,头脑日益灵活,仔细思索似觉不妥,回想其眼下神态,竟略有些

    神智迷乱的感觉,心知这转变绝非正常,纵使喜爱与自身肉体相交,也非眼下模

    样。

    如此又过去半月,心中担忧心瑶,颇为焦虑,便日日苦修血神经,为早日修

    成,竟减少天剑心法修习,但几日后阳气大盛,心中欲念又生,苦苦压制不得,

    只得又习天剑,只是心火难耐,便又取出yin缚道细看,此书甚厚,所涉内容极多,

    有些并无兴趣,只是多看些捆绑,交欢内容,大半眼下无甚兴趣的便一路番过,

    直番到最后几页。

    却见这几页纸张颇新,字体也不同于前,又一看却是后又装定上去的,便细

    看其内容,番过一页,竟是谈起血神链,所言其绳使用需注入血神内力,且为保

    持其灵异也需时常注入内力,因血神功含有大量纯阳之气,是以此绳缚住女子便

    对其有强烈催丨情功效,看到此处俞少亭心中已有所感。

    又见下还有一文,说道:”因我修习血神经已破童生,后虽强练有所小成,

    运起此功却被反噬,痛苦异常,为保持此绳对女子功效,便用此书所记数种药物

    每日浸泡此绳,是以现此绳对女子催丨情更甚许多,且若缚住赤身女子一段时日,

    便能使其身体丰腴,丨乳丨房臀部增大,甚为好用,只是切忌,此绳内有血神内力与

    药物,万不可长期缚住女子,否则因人而异会对其身体严重损伤,更能伤其神智,

    其后注明所用之人方吟南。

    看到此处,心中已是明了,便愈加担忧,却又想到心中仙子怕非是心仪自己,

    而是这绳上内力yin毒所致,不由心中一痛,只是俞少亭已然情根深种,无论如何

    也不愿心中佳人受苦,其后便日日强习。

    林心瑶裸身被绑两月多,确是早已被此绳影响,一身内力被制,血神内力和

    yin毒早已侵入体内,少亭心中担忧佳人怕是早已身心受损,却不知林心瑶心志武

    艺皆非同小可,内力虽被制但经年修习玄功体质已是极好,神智身体还未受损,

    只是却也渐渐抵抗不住,情欲已被诱发出来,意志也愈加软弱,如是一般女子早

    已心志被伤,终日只知xing爱,哪还分是哪个男子。换做林心瑶刚醒来时,俞少亭

    这般性格情才如何能入得了眼,只是人非草木,相处日久,少亭又极为温柔体贴,

    便对之也有些心喜,但远远未到心动程度。

    只是造化弄人,肉体终日被其摆弄,又裸身受绑,被红绳影响,加之俞少亭

    对其低眉顺目,无法生出抗拒之心,让两个本无法亲密的男女,走到了如今这一

    步,林心瑶虽渐渐接受,但心中爱念并不甚强,肉欲居多,眼下虽还未伤其身,

    但若长此以往,神智被伤却是迟早。

    俞少亭心中愈急,每日除却服侍心瑶,便回屋苦修,一刻也不多呆,气的美

    人不住娇嗔,苦修十日,进境神速,天剑决竟修成三重天,炎寒二气多日冲击阳

    跷脉本就早已松动,当日少亭为了心中佳人,便一咬牙忍住体内剧痛,运气全身

    内劲猛冲此脉,至深夜时已然冲破,顿时感觉气血流通,心中一松便和衣而睡。

    第二日醒来,只觉全身气息流动,心神通明,说不出的舒服,方知书上所言

    奇迹八脉乃内力根本,非是虚言,只是想起三月所受通脉之苦,心中便有些忌惮,

    又想到此脉乃最易之一,竟已如此艰难,不谈最难之任督二脉,只怕冲脉带脉自

    己已是望而心惊

    眼下血神经一层已然快要所成,心中大定,只是这十日积累欲望早已强盛无

    比,实忍耐不住,次日服侍

    第 60 节

    -

    第 60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