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59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59 节

    测为首之人便是云水瑶,捆绑自己的绳索甚为诡异,如若自己

    被缚着,被云水瑶交回圣门,只怕圣门颜面扫地,林心瑶虽玄功大成,想到师傅

    如若见到此情形,也不禁心中大慌。

    两女便细聊了起来,林心瑶却对如何脱绑大为烦恼,自己虽超然,却也不能

    丢了圣门脸面,万不能让武林中人得知此事,此时已知俞少亭实乃本性不恶,见

    到自己都不禁想金屋藏娇,如若让其送自己回师门,被人瞧见,定然要垂涎自己

    美色,只怕遭人yin辱,也害了此少年一条性命。

    便言道:”我此时这般模样,实不能出门,否则定被人见色起意,如此有劳

    公子暂收留我,待我再细想办法脱绑,此间所用银两,日后定然不会亏待公子。

    ”俞少亭听闻心中大喜,急忙言道:”能照顾林姑娘实乃三生有幸,切勿再提银

    两之事。”林心瑶说道:”如此多谢公子。”

    俞少亭见天色已晚,便道:”林姑娘恐几日未食,怕是饿了,我这便去做些

    饭菜。”忽又道:”不知林姑娘可否口渴,可要喝些水。”两人说了半天俞少亭

    都有些渴,林心瑶更是口渴难耐,只是要一男子来喂,作为女子实开不了口。此

    时闻言,便点了点头。

    俞少亭喂水后便出门做饭,林心瑶却是看着嘴里取出的肚兜,又看了看胸前

    被勒的两大团奶子,终是有些羞意,想起刚才被一男子喂水,先前醒来时胸部的

    异样感觉,也不知嘴内的肚兜是不是此人脱下塞进去的,不由有些心烦,却是想

    不到自己竟有如此难堪的时候。

    俞少亭此人从小嘴馋,家里贫穷用不起仆人,便时常自己偷着做菜解馋,还

    经常去门口各家学菜,后竟做的一手好菜,落草后山寨的饭食便都是俞少亭来做。

    先前进城,手里忽然有了银两,便大肆购买食材,因为在家穷很少吃肉,此时买

    的竟几乎全是肉食。

    林心瑶看着俞少亭送上的一桌菜不禁呆住了,全是肉食,自己平时吃的甚为

    清淡,且女子因要保持身材也忌大鱼大肉。但此时几日未食,已甚为饥饿,看着

    俞少亭夹过来的一块鸡肉,犹豫片刻终是张开小嘴,因其菜做的好而此时又极饿,

    便觉甚为好吃,后渐对夹过来的菜来者不拒,开始吃的较慢,后竟越吃越多。

    俞少亭知她几日未食,耐心的夹着小块的肉食不停送去,觉得能喂此美女用

    饭甚为享受,此时林心瑶终反应过来,见自己竟吃了如此之多,女子小口吃饭,

    食用一般都不多,此时见比俞少亭吃的还要多上不少,实为不雅,不禁面上一红。

    俞少亭却未觉,又喂水与林心瑶。

    两人吃完,俞少亭收拾完,又让其躺下,盖上被子,心中不舍,也只得离开。

    回到自己房内,躺在床上,脑子里满是林心瑶的话语声,而挥散不去的却是第一

    眼看向自己的情形。想到自己竟想霸王硬上弓,强娶了此女,不禁叹了口气,心

    知自己被她看上一眼便勇气全失。

    如此过了两日,第三日进了林心瑶房内,却见其眉头轻皱,身体有些晃动,

    见了俞少亭进来竟脸上一红,有些羞意,林心瑶即便被缚于此,面色一直淡然,

    有时也微露些笑容,此时露出羞意,俞少亭一时看呆了,震在原地。

    这两日来,俞少亭尽心服侍,茶水不断,白日里就在厨房里研究菜肴,现银

    两无愁,买的都是颇为上等的食材,也是满足了自己做菜心愿,心中更对林心瑶

    无比爱慕,所做之菜都为佳肴,唯恐怠慢了佳人,林心瑶原本几日昏睡甚为缺水,

    这两日饮水甚多,早已补回,只是现在水分充足便有了尿意,昨日已甚为难受,

    只是此等之事如何开得了口。

    待到了今日,已是无法再忍,这两日好菜好饭,更是竟有了些便意,此时一

    见俞少亭入来,想开口,却有了些羞意,正不知如何是好,俞少亭却见林心瑶身

    体似有些晃动,还以为哪里不舒服,便问道:”林姑娘可是哪里有些难受。”

    林心瑶犹豫甚久,想到若不开口,尿在了床上,岂非颜面尽失,自己被贼人

    擒获,沦落至此,如非此人生性本良,怕早已被奸yin,如今还是完璧,已是大幸。

    想到此处,便不再犹豫,言道:”这几日饮水甚多,现想小解,却被缚与此,起

    不了身,还请公子出手帮忙,切勿取笑与我。”

    俞少亭一听此言想到确实如此,又想到自己岂非要褪去其裤,心中不禁狂跳,

    林心瑶见此人脸上有些兴奋,心中气苦,却是无法,又见自己衣裙被绳子缚住,

    只怕要割开衣物,更是羞恼,只得细语言道:”你取剑在我上腿背后,绳子之上,

    将外衣割开,便可掀起。”说到最后更是声如蚊音,后面已是说不下去。

    俞少亭一听,心跳不已,取了剑将林心瑶翻了过来,胸脸朝下卧在床上,拿

    着剑的手已在发抖,慢慢将屁股之下大腿根部的白衣裙,横着割开一条线,又将

    两侧最外处向上割去,这样便可向上掀起,只见一个屁股被白衣包住,因绳索紧

    缚显的十分肥大挺翘,此时竟隐隐看见内裤,脑中不由一阵空白。

    想起那晚如月肥大异常的屁股便是这般立在眼前,身上阳气一冲,脑中一热,

    本能的掀起衣裙,一把将内裤亵裤拉了下来,露出一个雪白的屁股,甚为肥大,

    虽不及如月,却更加挺翘,刚要伸手揉捏。只见手下屁股一动,已转了过去,又

    见林心瑶冷冷看着自己,顿时回过神来,心中不禁大慌,只觉惭愧至极,低下头

    去。

    二人不言,过了会,俞少亭心中平定一些,想起一事,却还不敢抬头,说道

    :”这里并无马桶,我平日去的茅房,我先去镇上买来。”说完逃也似了去了。

    林心瑶心下有些慌乱,又对此人恼怒,本想催他快些,已是快忍不住了,又

    想到,先前忽觉屁股上亵裤被拉下,猛然回头一看,此人正要抓向自身雪臀,便

    急忙转身,此时甚为生气,如何开得了口,扭头又见,自己一个雪白的屁股露在

    外面,亵裤被扒了下来,自己双手被绑吊于颈下,无法将裤子提起,扭动一阵只

    得作罢,不由心下又一阵气恼,想不到自己竟有这般软弱无助的时刻。

    经过先前之事,尿意愈加难忍,幸好俞少亭不久便回了,进屋后却不敢看向

    自己,将马桶放于墙角,又过来抱起自己,放于马桶之上,自己这一尿,甚为持

    久,二人不出声,尿声清晰无比,脸终于大红起来,许久之后,自己才被抱起放

    于床上,却见此人始终将脸转过,望向他处。

    只是自己此时下身赤裸,连肉丨穴周围都未擦拭,,想起此人先前有意轻薄,

    心中羞恼,便咬牙不言,又看了看自己赤裸的下身,竟隐隐闻到一股淡淡的尿味,

    又不愿开口,只得光着屁股坐于床上,见此人还在发呆,气道:”今晚我不想用

    饭。”想出言让此人提上自己裤子,终是开不了口。俞少亭一听此女口气甚为不

    好,心知不妙,逃也似的出去了。

    林心瑶待此人出去后,便扭身将身体钻入被窝,心中稍是平静了下,又感觉

    到臀下床单,想到自己光着屁股被缚,心里终是乱了起来,不知何时方能脱困。

    俞少亭出门后心下惴惴不安,便又去厨房研究菜肴,却是心里始终烦乱,想

    到自己一时忍不住得罪此女,不是如何是好,晚饭也不敢再送过去,只得自己独

    食,吃了两口却毫无食欲,便躺在床上愁眉苦脸,对林心瑶愧疚难安。

    忽又想起红书上所说,血神心法似能控制此绳,俞少亭本甚为聪慧,只是毅

    力不够,平日未加苦读,方才名落孙山,此时已然想到要解此绳必是要学此内力,

    心中虽不舍此女离去,但想到自己能和此等仙子相处已是三声修来的福气,如何

    能配的起人家,娶了此女的念头更是想都不敢想,不如自己学此内功,帮此女解

    了绳索,也好对先前所为表示歉意。

    便打开红书,将最后数页仔细看了一遍,果然如此,需血神内功练至一层,

    以内力注入方能断开此绳,再用血涂于断口,运用内力便能合起。心中不由大喜。

    数日后,青龙会总坛大殿之上,立着五个人,地上放置着一具尸首,被白布

    盖起。除先前三人外又多两人,其中一人便是被云水瑶所擒的江坛主,还一人便

    是被方吟南拉去偷香的老四。

    只见高大男子却未立于台上,而处于尸首正面,另四人分开站于两旁,健壮

    男子面上盛怒,手捏成拳头响声不断,高大男子双眼紧闭看不出表情,儒雅男子

    脸上也显出怒意。片刻后高大男子言道:”老四,你且和江坛主说说情况。”

    那老四是一中年男子,面目平常,却脸上苍白,听了此话便说道:”我和七

    弟于山上伏击那女子,虽用了药,但那女子武功奇高,我却受了重伤方才擒下,

    便藏于山上先行调养几日,七弟便言先将此女带回荆州,我虽觉不妥,但又无力

    动手,反是累赘,便未阻拦。,几日后回了江南分坛,不想却见江坛主带了七弟

    的尸身回来。”

    说完竟眼中带泪,手也紧握成拳头来。那老者接着言道:”我与方坛主秘密

    回荆州,路线我也选的极是偏远,不想竟遇见凌水阁云水瑶带人堵截,事后我调

    查得知,有一弟子见云水瑶诸女貌美,前去下药,后被此女寻至本坛,张副坛主

    被银针迷了神智,将我等行踪说了出来后方令主见不敌竟用了血神功,终被反噬,

    我等身上中剑,逃出不远便被追上,不敢有忘会主重托,未敢一死了之,便出言

    稳住云水瑶,回去后已见方令主倒在地上,没了气息,只是万幸车上林心瑶不见

    踪影,应是被那伙计趁乱带走。此女容貌绝世,那伙计必然要金屋藏娇,且林心

    瑶行踪一向飘忽,想来暂还不会走露风声。”

    高大男子听完,依然闭着双目不言,儒雅男子却问道:”七弟可是用了血神

    链缚住那女子。”见那老四点了点头,又叹道:”四弟之仇不可不报,老天也是

    帮了我等一把,想来林心瑶暂不会脱困,眼下应先与魔门一战,再图凌水阁。”

    只听健壮男子喝道:”此仇不共戴天,必要灭凌水阁满门,放泄心头之恨。

    ”又转身一拳将椅子打得粉碎。”逐五人未出声,静了下来。

    沉寂了一会,高大男子终是睁开双眼,眼中神色凝重,似露出决意,言道:

    ”老七阿老七,常言红颜祸水,你任意妄为,终是因女人而亡。大哥却也不能保

    你一生。”说完脸上露出萧瑟之意,又道:”我七兄弟结拜数年,不求同生,但

    求同死,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眼下先破天魔道再说。”

    健壮男子怒喝一声:”大哥,我愿为先锋,何时动手。”高大男子却又闭眼,

    未答。儒雅男子说道:”魔门庞大,暗地势力纵横交错,这一战分出胜负非数月

    不可,且我等心志远大,实为雄霸武林,此时不宜倾巢而动,还需谨慎,只是我

    观大哥,为七弟之仇却也忍耐不住,似有意出手,眼下还需做些准备,方可总攻,

    五弟既心急,你便去唐门先活动下筋骨,切勿轻举妄动,稳守便可。”健壮男子

    又问:”何时方才总攻,我却是按捺不住了。”

    高大男子言道:”只等老三。”

    俞少亭翻开血神经前页,细看起来,看完二页,心中甚是庆幸,经上所言,

    此功法需十五岁后方可修习,只是第一层功法练成前需为童男,未曾与女子交合,

    如若不然,此后用此内力将被反噬,危及性命。俞少亭想到那方吟南打斗时双眼

    血红,怕是就是被反噬而亡,又想到自己那时幸未插入如月,该能修炼。

    便依书上说言开始修习,只是俞少亭却不知,此心法第一层乃是引发全身纯

    阳之气,改造经脉,打下坚厚基础,必需为童生,而练后欲念大做,极想女人,

    甚少有人能忍住练完。且俞少亭身怀九阳脉,身上阳气之重无与伦比,甚至危及

    到了性命,比之血神经所著之人还要强上甚多,是以俞少亭若练此功,即便忍住

    欲念,只怕也要阳气冲身而亡。

    当晚修习甚晚,已觉阳气隐现,浑身燥热,便又运起天剑内力压下,次日醒

    来精神气爽,甚是舒服,便觉此内功果然奇妙,暗暗欣喜。走出房间活动下筋骨,

    不敢去林心瑶房间,想到此女昨日生气未吃晚饭,便出了宅子,买了些新鲜食材,

    却又忍不住跑去酒楼,花了些银子,说通掌柜,每日前来同厨子学习做菜,讨教

    了甚久,已近中午,便急忙回去。

    做完饭菜,惶恐不安的推开房门,低着头行了进去,林心瑶一见此人进来,

    将饭菜放于桌上,香味飘来,也不禁觉得颇为饥饿,见俞少亭低头惶恐不安的样

    子,知此人先前只是欲念发作情不自禁,而自己这般模样也确是极为诱人,心下

    一软气也消了,又想到自己现寄人篱下,不可意气行事,便言道:”公子,我知

    你先前只是情不自禁,并非本意,眼下你不必在意了。”

    俞少亭一听心中大喜说道:”我确是无意冒犯姑娘,只是一时手脚竟不受控

    制,甚为惭愧,姑娘当真不再生气了?”林心瑶点了点头,俞少亭连忙道:”今

    日我做了些好菜,请姑娘食用。”说完便坐于床旁,替林心瑶喂菜,却又多为肉

    食,林心瑶见状,想到如今关系刚缓,便未多言,张开小嘴含了进去。

    出门后门俞少亭兴奋异常,便又进屋修炼血神经,期盼早日练成,不觉已是

    傍晚,急忙出门而去,做完饭菜,送入林心瑶房中。两人吃完,俞少亭不舍离去,

    却又无话可说,忽林心瑶说道:”公子照顾我几日,若不嫌弃,便唤我心瑶吧。

    ”俞少亭心中一热急忙说道:”不敢,既然如此,也请姑娘叫我少亭。”

    两人交谈了一个时辰,林心瑶近日一直在床上未动,尿水自然充盈,此时也

    已觉得尿意甚强,若不开口,只怕憋不到明日早晨,便言道:”少亭,我却又想

    小解了,还请助我。”说完脸上已然微红,见对方便要过来掀被,想起自己还光

    着屁股,急忙说道:”先勿动手,昨日我小解完,你未将我裤子提上,我一人却

    是无法。”此时脸色愈红。

    俞少亭心中一惊,却又想到此女竟光着屁股一整天,感到一阵兴奋,身上阳

    气大作,竟有些欲念冒了出来,待看向对方,忽见林心瑶双眼,脑中一震,便觉

    神圣不可侵犯,欲念顿消,扭过头去,掀了被子抱起此女,放于马桶之上。

    林心瑶却又是尿了甚久,两人不言,便连心跳声都听的见,许久之后,见俞

    少亭要来抱自己,昨日自己被匆匆抱上床,下体未擦,自己爱洁,已是颇为难忍,

    此时再未擦拭便被抱上床,便觉无法忍受,强忍羞意说道:”少亭,你还需替我

    擦拭一下,若就此上床极为不洁。”声音愈低,说道最后竟似听不见了。

    俞少亭内心火热,寻思该用何物,片刻说道:”如此,我去取来新布。”便

    出屋取了那日县城新买的上品软布,回了屋内,林心瑶见他走了过来,红着脸低

    下头去,俞少亭说道:”心瑶,需将你抱起,若有得罪还望见谅。”说完见此女

    未答,知其害羞。

    便用手挽起小腰,将其托了起来,只见雪白的屁股向外撅着,肥大又挺翘异

    常,心里刺激不已,急忙运起天剑心法,将颤抖的手摸向下体,轻轻擦拭起来,

    将肉丨穴同荫毛都擦的干净,手里软布虽揉成一团,却隐隐感觉到柔软的肉丨穴,又

    想到如月的美丨穴,rou棒已然直起。

    擦拭玩便将裤子提起,盖住了雪白挺翘的屁股,心神稍定,将此女放于床上,

    盖好被子,转身就要出门,却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林心瑶竟连头都缩进了被子,

    脸上不禁露出笑意,出门收拾碗筷,又将软布洗了挂好,匆匆回房,又练起血神

    经。

    如此过了三日,每日里都要替林心瑶喂饭喂水,又服侍小解擦身,后林心瑶

    终忍不住大解,俞少亭擦拭菊丨穴时,却是用的草纸,虽说是仙子的大便却也是臭

    气十足,但浑身兴奋哪里还顾得了这些,只觉手上擦拭着一团软肉,不禁轻探了

    菊丨穴一下,林心瑶不由轻呼了一声,埋怨了一句,此时已知男子欲望乃是本能,

    实难控制,这几日雪臀肉丨穴都被看光,摸完。

    虽羞恼无比,也知若换个人,只怕早将自己按在床上奸yin了。也只得强忍羞

    意,任他有时轻薄一二。她却不知,俞少亭在其昏迷时,已心生柔情,后见了此

    女醒来的第一眼,便陷入情劫再也翻不了身,不过数日细心照料,语聊,却早已

    用情极深。,如此已是极为老实,不敢亵渎了。

    俞少亭只觉菊丨穴奇紧无比,不敢再探,擦拭完又拎起马桶出门清洗,浑身燥

    热无比,欲念涌上心头,回到屋中被林心瑶望了一眼,心中欲念便淡了下来,此

    时林心瑶刚被擦拭菊丨穴,心中尴尬也说不出话来,俞少亭欲念虽消,但运足天剑

    心法却也压不住燥热,便急忙告辞离去。

    此时俞少亭修习血神经数日,因其天赋异禀,习起来极为流畅,竟已有些入

    门,身上阳气渐被引出,冲向经脉,先前习的那点天剑内力却已无法再压制燥热。

    仔细一想,心中已知如此下去必有危险,还须继续修习天剑,便又取出古册。

    天剑心法先易后难,开始修习进度极快,习了一日凝神打坐时已觉全身寒冷,

    支撑不住,方才知白衣男子为何说此功无法修炼,平日不运起则无恙,但修炼时

    气息流动寒冷异常,实无法坚持,心中一动一心二用又运气血神经开始修习。

    俞少亭此人虽十分聪慧,却生性懒散,平日不肯下苦功攻读,但却竟能天生

    一心二用,便时常一边玩耍,一边默背诗文。却也混了个秀才。此时同练二功,

    虽能一心二用,但运起气来也觉异常困难,好在实无法忍受冰寒,不得不如此,

    只得坚持,时间一长竟也摸出些门道,又觉这热寒二气似能互补互足,此时无了

    阳气寒气之苦,修习起来奇快无比。

    几日之后。却是又出问题,俞少亭成年经脉已初步定型,阳气与生俱来,却

    是不断引发出来,转为血神内力,寒气却因经脉所限,增长渐有些跟不上,俞少

    亭却不知其因,但也察觉寒气增长减慢,心中大急,后又觉阳气竟不断冲击身体

    经脉,且引带寒气同往,身体感觉不时疼痛,按血神经上所言,确是如此,第一

    层本就为改造经脉,虽非是要冲击奇经八脉,却能令根基深厚。

    如此一来,一些经脉竟被打通,寒气增长也渐快起来,顿时热寒交融,倒是

    颇为舒服,原本应是血神阳气冲脉,此时连带寒气一起,竟势如破竹一直行到了

    阳跷脉,此乃大脉,则被档于前,而先前所通经脉却已足够保持寒气增长。

    【yin缚江湖】打印|推荐|评分

    2009-8-1914:23

    【yin缚江湖】

    作者:

    2009年8月2日发表于sexinsex

    本站首发

    俞少亭虽较为懒惰,但为保持体内炎寒平衡,也只得勤于修炼,此时体内阳

    气渐重,林心瑶再被其擦拭时,对方自然兴奋异常,阳气高涨,竟隐隐感觉其手

    上热气侵入自己下体,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显现出来,却有些舒服。

    如此已是林心瑶醒来的十日后,俞少亭每日里和酒楼里大厨讨教厨艺,此时

    心怀大放,不顾忌银两,菜肴做得确是愈好,却多喜欢做荤菜,林心瑶虽想开口,

    只是其菜每日都觉愈加好吃,十日下来细细查看自身并无发胖痕迹,便未多言,

    只说想吃些素,俞少亭听了便也做了些素菜,只是颇少,男子通常大碗吃肉,大

    碗喝酒,甚觉爽快,自身修炼内力更需进补,且如何敢怠慢了心中仙子,却不知

    女子的顾忌。

    俞少亭白日里学菜做菜,尽心照料林心瑶,晚上勤于修习内力,日子过的倒

    是十分充实。心情愉悦,便期盼早日习成血神内功第一层,却不知,血神心法与

    天剑不同,先难而后易,共有四层,第一层原本随着时日增长终能练成,只是阳

    气愈重肉欲愈强,极少有人能控制不动女子,是以最难。但俞少亭被仙子震慑压

    制欲念,又有天剑心法压制阳气,却倒是忍得住,只是从小未习内力,毫无基础,

    此时虽进展神速,一时却也修炼不成。

    林心瑶虽接受吃荤,但终日好菜,大解自然频繁,俞少亭哪里会嫌臭,恨不

    得每日里都来碰触林心瑶雪臀菊丨穴。这日俞少亭擦拭完菊丨穴,林心瑶心里忐忑不

    安,原本被缚着于此,每日里就想着方法让俞少亭解绳,被缚已有十多日,此绳

    捆的虽严,却不狠,并未深入肉内,且绳内传来的波动竟似能催动体内血脉流动,

    手背在后面渐渐已不觉难受,竟已然习惯。

    只是大解频繁,俞少亭虽擦拭干净,终觉不净,且十日未曾洗浴,实则已到

    了忍耐极限,女子五日不洗只怕便不敢见人,且被擒时大战一场,此时已渐渐感

    到身体有些异样的味道,若非心志坚定,恐已哭了出来。

    想到自己最羞于见人的地方终日被俞少亭触摸,已是极为亲密,林心瑶终非

    常人,便咬牙一横心要其来服侍自己沐浴,静了静心说道:”少亭,我被擒住至

    今已有十多日,身上绳索不脱,却是未曾沐浴,如今已是无法再忍,虽男女授受

    不亲,但我下身早已被你服侍,除此也是无法了。”

    俞少亭听了自然心跳加速,但见其脸上露红,带着羞意,心中一软便道:”

    不如我去外面寻个丫环前来服侍。”林心瑶听了言道:”我早已想过,只是若被

    人瞧见我这般模样,流传出去,你不懂武艺恐有危险,而我再落入他人之手只怕

    也是凶多吉少。”

    俞少亭见林心瑶已颇为信任自己,心中一热,又言:”只是如若这般,姑娘

    清誉恐受损,”林心瑶对答如此羞人的话语,表面镇静,实则早已心里慌乱不已,

    想到:此人确还有些心善。面上又一红言道:”平日里解手被少亭服侍,便是夫

    妻也无这般亲密,我下身早已被君所见,我如何还有脸面另嫁他人,只是我原也

    未有嫁人想法,此事若了,定终生不嫁,终老圣门,追寻至道。”

    俞少亭不禁有些浮想联翩,但看着林心瑶,这娶你二字如何敢说得出口。林

    心瑶既能玄功大成,聪慧自然远超常人,且女子心细,见了俞少亭模样,哪还不

    知其想法,林心瑶所言却也不实,哪个女子不怀春,当有心中所爱,只是林心瑶

    无论样貌地位均冠绝武林,心中所想情郎为当世之英雄,眼光自是极高,俞少亭

    在自己眼前向来便是战战兢兢模样,。

    且相貌气质武艺均远未达心中标准,比之出众的更是数不胜数,如何能入的

    了眼。只是眼下迫不得已,且所遇男子还未有人令其动心,只得绝了嫁人想法。

    俞少亭心中慌乱一阵也平复下来,便言到:”如此我便去准备,只不知心瑶

    所喜爱的香料等物件为何。”林心瑶既然已定了决心,也渐不在羞涩,与其讨论

    一番,俞少亭便去了。

    买来浴桶等洗浴用物,自然都是上品,这浴桶也是挑的最大,好让其舒适。

    一切准备完全,却不知该如何洗法,林心瑶全身连衣被缚,只怕要将衣服全撕破,

    林心瑶见了其模样,已知其意,但将衣撕破此后便赤身裸体,心中慌乱,无法作

    答。两人无言一阵,

    片刻后,林心瑶终是低声说道:”少亭先将我放于桶内浸泡,此后再言。”

    逐被放于桶内,顿觉热水入身,舒服异常,却不知一旁的俞少亭看得目不转睛,

    激动不已,林心瑶一身白衣,肚兜已被取下,内衣却也是白的,此时一见,胸前

    被绳索捆绑鼓起的两只奶子已是清晰无比。

    俞少亭只见两只奶子甚为肥大,被绳索勒的圆滚无比,丨乳丨头清晰可见,顿时

    阳气大散,rou棒竖起,急忙运气内力,林心瑶却还未在意,泡了一阵,看了一眼

    俞少亭,见其脸色激动无比,盯着自己胸部,低头一见,心中一惊,脸上大红,

    片刻后只觉自己这般比赤裸还要羞耻,心里羞意大盛,不敢开口,又不能用手遮

    拦,便被俞少亭饱餐秀色一阵。

    林心瑶羞了一阵,又想到这般浸泡也无法洗身,自己已被这人从眼到手轻薄

    的够本了,再多一些也是必然,终说道:”这样浸泡无法洗身,少亭你便替我去

    了衣物吧。”说到最后声音竟已有些在颤。

    俞少亭顿时脑中空白,手摸到了肩膀,全身运转内力,只觉手中衣物极为脆

    弱,先轻斯了两片,稍后兴奋已无法忍耐,动作愈快,手中碎布不停扔出桶外,

    片刻后林心瑶胸前的两只奶子便彻底露了出来,只见绳索八字型饶在上面,双丨乳丨

    上下还各有一道,两只肥大的奶子直挺挺的竖着,雪白一片,竟比如月的双丨乳丨还

    要大上一些。

    见了双奶,愈加兴奋难耐,不由自主的揉捏起来,林心瑶被撕着衣物,心里

    又惊又慌,羞怯异常,到双奶赤裸,身体竟紧张到有些兴奋,忽觉双丨乳丨被一双手

    抓住揉捏,嘴里不禁惊呼一声,瞬间便觉一股热气从手掌透入丨乳丨房,丨乳丨房内竟生

    出刺激,又热又酸麻,体内又生出兴奋之感,俞少亭体内阳气非同小可,且男女

    肉体相互吸引实为天性,林心瑶终日被其触摸下体,已渐敏感。

    是以即便林心瑶心境坚韧至极,也一时彻底慌乱,只是片刻后已回过神来,

    望向俞少亭见其双眼发直,知其乃本能驱动,娇声呼道:”少亭,快些住手,不

    可如此。”脸上已是稍露媚意。听闻娇呼,俞少亭回过神来,见其双眼正看着自

    己,感到手中握着一团柔软,极是舒服,便下意识又揉捏两下,忽见林心瑶神色

    不对,反应过来自己正把玩两只奶子,急忙缩了双手。

    不敢看向其眼,战战兢兢缩在一边,林心瑶心里羞愤,只是盯着他,也不说

    话,二人静了片刻,见其终抬起头看向自己,面上恐慌,心里也不知为何出现一

    种莫名情绪,竟有些恨其不争的感觉,不由白了俞少亭一眼说道:”现在知道惭

    愧,先前揉捏时倒是兴奋的很。”

    说完不由一呆,不想自己竟说出这话,破有些暧昧,心想这亏都吃完了,全

    身都被摸了个遍,心下一横,盯着俞少亭有些恼怒言道:”还在发呆,这衣服哪

    有脱一半的,便宜都被你占完了,平日里装的老实。你这人我看也非君子。”

    俞少亭听了见其还有些气,却还让自己脱衣,心知问题不大,便又将手探入

    水内,将余下衣物撕去,片刻后林心瑶已然全身赤裸,这屁股平日里也已看遍,

    却还忍得住,只是看见一双美腿,纤细匀称,此时被小腿被折向大腿弯着,诱人

    无比,远比如月碧霜的双腿美上甚多,不想女子的双腿竟能这般美,如此吸引人,

    不禁又看呆了。

    林心瑶见其呆看着自己双腿发呆,心里暗想这人对着自己已然看呆了数次,

    心下又有些恼怒,本来一女子与男子这般亲近便只能从一而终,只是眼下却是特

    殊,林心瑶自然知道自身双腿甚美,除了面容最为满意这双腿,且身体其余之处

    也生的十分美艳,平日里与圣门姐妹比较,谈论江湖美女,自知自身美貌非常,

    是以颇为孤芳自赏。

    眼下这般情形,倒也非未考虑过嫁与此人,只是此人身无武功,长相虽颇有

    些俊秀,但看上去文质彬彬,书生气十足,,显得有些羸弱,心里颇为不喜这般

    文弱男子,最严重的便是此人面对自己始终战战兢兢,大气也不敢喘,毫无一丝

    男子气概可言,是以甚为恼怒,如何肯嫁于俞少亭。

    圣门也非尼姑庵,门内弟子多也有外嫁出去,或便男子入赘进来,甚少终身

    不嫁,是以圣门虽只收女弟子,门内倒也有男子,心下也动过念头与此人一同回

    山,想到此处,看见俞少亭傻样,愈加有些生气,言道:”少亭公子,你可是看

    完了,看完便请助我洗浴。”

    俞少亭清醒过来,见此女口气不好,面上有些生气,不敢犹豫,拿起浴巾仔

    细擦拭起来,见此女肌肤如凝脂白玉,全身无一丝赘肉,双肩圆润光滑,手臂却

    被绳索绕的密密麻麻,隐隐见其纤细异常,心中怜惜,愈发小心,见两只纤细雪

    白的小手被吊于颈下,便抓住小手在手背手心细细擦拭。

    十指连心,手的触觉灵敏异常,此时林心瑶只觉小手被一只大手包在里面,

    又觉对方双手甚大,手上阳气透了过来,甚为舒服,心下有些慌乱,想到这人的

    手倒是不似面上那般羸弱,抬头看去,见其看着自己双眼又一阵慌乱,心下一恼,

    扭过头去不理。

    俞少亭见其生气,却还以为不喜自己碰触于手,急急擦完放下,林心瑶见了

    心下愈恼,只觉对方擦拭其他地方愈加小心轻柔,心里愈加觉得此人胆小,竟生

    气闷气来。

    俗话说,女子心,海底针,这女人的心事万万别去猜想,俞少亭从未和女子

    相处,哪里知道,见其愈生气,还以为被自己擦拭裸体恼怒,心中愈慌,不敢轻

    薄,一路擦了下去,只是美腿甚为诱人,却还是忍不住多停留了片刻,待擦拭屁

    股倒是不慌,只因有些习惯了。

    甚至探入了肉丨穴一些,林心瑶首次被探入蜜丨穴,只觉一阵酥麻,终日被捆绑

    擦拭屁股肉丨穴周围,身体渐有些敏感,此时竟觉得体内有些燥热兴奋,从未有过

    如此感觉,不禁心中慌乱,想到这呆子怎会突然胆大起来,又觉对方一路擦拭到

    菊丨穴,竟用手指裹布插进去一截转了一圈,只觉菊丨穴有些疼痛,又有些说不出来

    刺激,竟轻吟了一声,俞少亭以为弄疼了她,急忙收回。

    洗完后,林心瑶多日未曾出门,看着窗外日光,颇为想念便道:”少亭,我

    多日未曾出门,甚为想念,你将我置于院中晒下日光。俞少亭自然忙了起来,将

    浴桶搬出,又取了条长椅放于院中,拿了条毛毯裹住林心瑶抱入院中。只是心里

    颇有些慌乱,以为其怒气未消,便出门而去。

    林心瑶躺于院中,照着日光,甚为舒服,见俞少亭出门而去,稍打量了下四

    周,只见是一围墙颇高,有着四五间屋的宅子,忽转动下身体想翻身另一边,身

    上的毯子却不甚滑落在地,顿将一个雪白赤裸的身体暴露在日光之下。

    心中一惊,见自己全身赤裸被缚住,光天化日躺在这院中,却是毫无办法,

    心中又羞又急,想起身,但被捆绑成这般模样,又刚泡完澡,浑身无力,哪里能

    动,只得停止挣扎,只是这般模样实过于羞人,心里羞耻感渐强,后竟感到有些

    刺激,且愈发强烈,身体有些兴奋起来,先前被俞少亭洗身已是颇为敏感,此时

    渐感兴奋,肉丨穴竟有些湿润起来,但却无法压抑这兴奋之感,身体竟感到一股快

    感涌起,从未有过此等感觉,肉丨穴竟略有些yin水溢了出来。

    此时毛毯不在,身上还有些潮湿,被凉风吹过,在这日光之下,极为舒爽,

    快感过后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俞少亭走在街上,心中烦恼,见一女子背影略有些熟悉,也未多想,跟在其

    后,只见此女身上落下一物,竟似未觉还在前行,便上去取了起来,见是一女子

    蓝衣,赶上前去言道:”小姐,你衣物掉了。”那女子转过身来,俞少亭一见心

    中猛然大惊,竟是李碧霜,见此女愁容满面一见自己手中衣物,便急忙抢了过来

    抱在怀中,竟落下眼泪。

    俞少亭一见李碧霜模样,对自己毫无所觉,便放下心来,又见此女眼中带泪,

    想到自己曾将这李小姐脱光捆绑,众山贼已死,此时心有所爱,颇为平静,想到

    做这山贼原本便是脑袋放在刀口上,生死由命,自己也随两位当家前去报过仇,

    想到如月也被鞭打吊绑,差点被三爷奸yin,说到底也是众山贼先去劫的人家,恩

    怨已了,眼下心中却是再无恨意。

    李碧霜想到自己还在人前便落了泪,有些羞意,便说道:”多谢这位公子,

    此物对我极为重要,小女子实感激无比,不知公子如何称呼,请与我同去酒楼,

    备些酒菜,好答谢公子。”脸上甚为诚恳。

    俞少亭本聪慧,只怕不下于林心瑶,只是陷入情劫,在其面前心中慌乱,哪

    里还能看出一丝聪慧,此时出来门,自然头脑灵活,已然想到,如月穿的便是蓝

    衣,此女应是姐妹情深,如月离去心中不舍,见了其脸上带泪,甚为娇小怜人,

    心中不忍回拒,便一同向酒楼而去。

    酒楼之上,二人相对而坐,俞少亭见其愁眉不展,却是强颜欢笑,虽是奇怪,

    但哪里想得到碧霜和如月两女的关系,后竟多有看着蓝衣发呆,俞少亭心中虽怜

    却爱莫能助,又想起家中美女,不知其气消了没有,二人心中有事,便不言而坐,

    后告辞而去。

    俞少亭颇为无聊,又不敢回去,近日做菜的喜好却愈加强了,便又去和大厨

    闲聊讨教,如此已是日近黄昏,便告辞归家,正想着心瑶见了自己是何反应时,

    已推开了院门,一眼望去,只见一团雪白,林心瑶竟浑身赤裸侧卧于长椅之上,

    身上毛毯已然滑落于地。急忙关了院门走上前去。

    只见此时林心瑶正安详沉睡,肌肤胜雪,娇美无比,面上绝世容颜印于眼前,

    本是好一幅美人沉睡画卷,偏是全身被红绳捆绑,胸前两只雪白肥大的奶子,被

    捆成两团,圆鼓怒挺在胸前,屁股也向后撅着,挺翘无比,侧身望去,两只雪白

    的臀瓣,形状极美,立于眼前,臀瓣间的菊丨穴

    第 59 节

    -

    第 59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