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58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58 节

    逃出密室时身上未带多少银两,但却不敢再回柳镇,此时客栈正缺人手,

    便在此做工,以赚些盘缠。

    此时见到如月,以为是来寻他,差点转身就逃,幸俞少亭此人倒是颇为胆大

    心细,记得自己当日密室未取下面罩,知道便是要跑也跑不了,便壮着胆子迎上

    诸女,果不其然,如月并无异状,将诸女迎进客栈后,已然出了身冷汗,后送饭

    菜茶水时,方才敢仔细打量诸女。

    见到如月还是一身蓝衣,旁边竟有一相貌相同黄衣女子,不由多打量两眼,

    见此女脸色冰冷和如月神色大是不同,心下猜到竟是孪生姐妹,又打量云水瑶,

    见此女气质高雅,美貌异常,竟把如月比了下去,望向此女眼睛正好对上双眼,

    生出心里的秘密竟似被触窥的感觉,急忙底下头去,不敢再看。

    云水瑶见此伙计似有些奇怪,想了片刻,自己一行秘密前来,青龙分坛十来

    人也已废武功,三日内不会清醒,便未多想。

    诸女要了三间房,用完饭后都轻步摇臀,行上楼去,俞少亭收拾饭碗,眼光

    却是看向诸女,想起那晚密室如月肥大至极的屁股,眼神不由看去,只见如月臀

    后衣裙,也不能掩住屁股摇摆的曲线,此时一见心中顿时火热,觉得下身rou棒已

    然直起,又看向如雪云水瑶屁股,顿觉比如月要小了许多,又扫了其他诸女几眼,

    因美貌不及三姐妹便未多看,只盯着如月屁股扭进房内。

    此时浑身燥热再也忍耐不住,匆匆收拾完毕,回到房间,运起天剑内力,寒

    气从丹田散向全身,放才觉得好受,俞少亭身怀九阳脉,阳气极重,肉欲远超常

    人,那晚玩弄了如月,肉欲早已被引发出来,被体内阳气搞的甚是燥热不安,便

    练起天剑上所著内功。

    俞少亭虽不懂武功但毕竟为秀才,识得字意,照着所述经脉描绘练了起来,

    此内力照书所言先易后难,果然几日后便觉身有寒意,已能解去些燥热,落草后

    也对武功心生向往,便勤练起来,一月后已然入了门,寒气渐大,燥热已然全消,

    此后却还一直勤练,俞少亭虽资质极好,但已成年,经脉逐渐开始定型,练外功

    虽简单,但内力却异常难修,也所幸如此,之后虽进展缓慢,身上寒意却愈加大

    了,已然全身觉冷,甚为难受,反而需不停想起如月肉体生出阳气来解寒,便不

    敢再练,只等身上阳气冒出,运出内力解热即可。

    俞少亭夜晚躺在床上,想起客栈住着的如月,不禁一直想着如月肥大的屁股,

    身上热气与寒意不住出现,一夜无眠。

    次日,午饭后,诸女座在大堂却是不言,此时掌柜连同大厨驾了马车去镇上

    运货,只留俞少亭看店,俞少亭座在掌柜椅子上闲来无事,便把云水瑶三姐妹的

    奶子屁股看了数遍,心里品论这个又品论那个,此时忽见诸女一起起身,闪出门

    外,俞少亭正感奇怪,过了片刻耳边已听见马车声,便走出门外,见一马车已停

    在店外。

    又见诸女已然分散四面围住了马车,心中一惊,想到:这些当是凌水阁的女

    侠,不可能打家劫舍,莫非马车上的又是恶人。又打量了马车,只见三匹马拉的

    马车,车厢甚大,前座坐着三个黑衣人脸色冰冷,正看着身前云水瑶三姐妹,其

    中一人转身对车内说道:”令主,有九个女子拦住去路。”

    过了片刻,两人走下马车,前面一个人抬眼望去,只见是一少年,身材颇高,

    一张脸生的极其英俊,只是眼光望向云水瑶三女却有些yin邪,嘴角又微露笑容,

    竟生出一股强烈的吸引力,极有魅力,连俞少亭看了都不禁一呆,此时诸女一见

    之下心中也不由生出波动。

    后面一位却是一位老者,面目倒还慈祥,一见云水瑶便面上一惊,在那少年

    耳边低语几句,那少年说道:”原来是名震天下天下三智之一的云水瑶云仙

    子,仙子确是生的美貌不凡,但此时我却也不会动心了,也不多言废语,仙子是

    否想要擒住我等。”

    云水瑶见这少年出言颇有气势,知便是那青龙令主,言道:”正是如此,你

    在江南擒了数位女子,此刻便想一走了之吗。”那老者低声对少年言道:”令主,

    凌水阁高手如云,云水瑶更是现阁内第一人,我观其余女子修为大是不弱,令主

    身已带伤,不可硬拼,以你轻功先行,走之当无碍,我等拼死拦住。”

    少年忽高声喝道:”青龙正逢大敌,此事因我而起,若留下你等,还有何面

    目去见大哥,不可再言。”云水瑶一见两人交谈,知此事不可善了,便不多言,

    低吟一声,长剑出鞘,诸女随后都已攻上。

    云水瑶长剑一挥已然对上那少年,如月如雪将那老者拦住,其余六女也已围

    住那三个黑衣人,俞少亭见众人交手,急忙躲入门内,露出半张脸看向场中,只

    觉众人身形极快,却似几大团影子在飘动,片刻便觉眼花。

    凌水阁众女使出凌水剑法,剑气纵横,片刻后,那三个黑衣人已两人带伤,

    如雪已练到五剑,此刻和如月双战老者,几招后老者已抵挡不住,连连后退,如

    月却也是不弱,一剑档开老者手中长刀,如雪已刺向老者胸口,老者勉力闪避,

    却已是被刺中左肩,那少年武艺却还不凡,和云水瑶斗了数剑,云水瑶见其剑法

    精妙,但却不够流畅,似根基不稳。

    便多运了几分内劲,几剑后已将少年剑法破掉,少年顿时连退几大步,若非

    云水瑶想要擒住,便早已受了伤,少年转头看向周围,见老者随从都已抵挡不住,

    忽然大喝一声:”江坛主你等速走,我来档住,我意已决,切勿多言。”忽然似

    运起内力,浑身一震。

    再转过脸看向云水瑶,云水瑶见此少年竟两只眼珠变得通红,忽将手中长剑

    猛然扔出刺向自己,便挥动长剑挑开,只觉手臂一震,这剑上力道甚大,比先前

    少年力道大了许多,忽一股内力传入手中长剑冲向右手,其内力炎热异常,急忙

    催动内劲化去,却是已然缓了一缓。

    此时少年已扑向如月一掌击出,如月顿觉背后掌风,便身形移动,避过此掌,

    少年又一掌击向如雪,如雪正一剑刺向老者,便伸出左手接下此掌,内劲相交,

    两人顿时向后退了三步,如雪已用了八层内力,直觉对面内劲极是强劲,正与自

    己相当,又觉少年内力炎热无比,竟破了自己寒气,瞬间袭上左手,急忙全力运

    起内力将热气迫出,却是吃了点小亏,少年一掌偷袭逼退如月,和如雪对了一掌

    退了三步却看不出异状,与老者转身向那边群战众人而去。

    云水瑶此时却已然跟上,少年一见,只得转身迎住,老者加入那边战团,云

    水瑶只觉少年掌法甚是不凡,并无先前剑法的滞涩,且内力怪异,单从功法上来

    说。竟似能压住夕水凝瑶一筹,心中大惊,夕水凝瑶已是天下绝顶内力,此时竟

    隐隐被比了下来,便不在保留,用出全力,剑光大寒,几招之后,少年已是身中

    数剑,眼看撑不住了。

    忽然少年身体一震喷出一口血,眼中红色更重,手中拿出一颗药丸吞了去,

    片刻后云水瑶只觉对方内力大增,竟将自己迫退一步,少年飞身跃向人群,如月

    如雪早已加入六女围住四人,少年还在空中,已见一人身中数剑倒下,手中连连

    挥出数掌击向众女,众女挥出剑气迎上,只觉内劲强盛,不能抵挡,纷纷被迫退

    出去,少年落地大喝一声:”速速离去,我已走不了了,将此事告之大哥。”

    老者知局面无法挽回,大喊道:”分散而走。”三人转身向南方分三个方向

    而去。云水瑶一见说道:”速拦住他们。”少年却挡在身前,云水瑶挥剑而上,

    少年内力虽强却已是强弩之末,转眼又连中数剑,摇摇欲坠却还不肯倒下,云水

    瑶停了剑言道:”你似用了某种功法强提功力,若不束手就擒,性命难保。”少

    年却大笑起来,众女只觉豪气逼人,少年笑道:”我兄弟几人从来便是宁可站着

    死,也不愿跪着生。”

    此时少年眼中,竟流出血来,片刻后脸上五孔出血,已然快不行了,只听见

    一声大喝:”青龙方吟南今死于此!”便没了气息,却还不愿倒下。

    众女不禁为其气势所摄,片刻后云水瑶说道:”我等分开去追那三人,切不

    可让其走脱,务必生擒。”逐九女三人一起,分开追去。

    俞少亭见此情形,走了出来,最后少年悲壮却印在心中,走到面前说道:”

    确是一条好汉。”便将少年放倒在地。忽然想起人已死,之前毕竟做过山贼,手

    已摸向少年怀里,嘴里却道:”我取你财物虽是不便,想来你也不愿所留之物被

    那几个女子所得。”说完便觉心安,已从少年身上摸出三本书和一些银票,其中

    一本书面血红,未加多看便塞入怀中,又数了数银票足有上万两,生平从未见过

    如此多的银两,不由心中狂喜。

    此时心理已经盘算如何逃之夭夭,又见到甚为宽大的马车车厢,不知里面有

    何物,便提步上了马车,抬头一见车内布置豪华,地上都铺着红色地毯,忽然猛

    然见到一白衣女子被缚在地上,背对自己,从后望去只觉身形优美至极,连忙走

    上前去,靠近一见却是被一条血红的长绳缚住。

    长绳缚住双脚绕至小腿,却拉直在大腿上缠绕几圈,女子双腿屈着,如此却

    是站不起来,又在大腿处伸直拉向上身,此女双手背在身后,双臂屈着,双手被

    吊在颈后缚了起来,红绳将两手缚的极紧,绳子在手腕向下缚完小臂,又绕往胸

    前几道绳索,将上臂也紧缚在背后,还从腋下绕过绕上双肩,但背后却不见绳结。

    俞少亭见此女身形极美,被如此紧缚,,又见白衣红绳红地毯,显得极为妖

    艳,一颗心已然急跳了起来,眼中不由细看了红绳一会,忽觉脑中有些恍惚,只

    觉红绳似乎活了过来,心中一惊,急忙避开眼去,不敢去看红绳,心知此绳实为

    异物,又转到女子正面看向脸去,只见一个优美至极的脸型,细一看,脑中狂震,

    已然呆住了,只觉此女脸上灵气逼人,竟美貌至极,看呆了半响,想到天下竟有

    如此绝世美女,浑身燥热已顾不得去管。

    若是秀才时,只怕俞少亭不敢有一丝亵渎,而此时已做一年山贼,又玩弄了

    如月肉体蜜丨穴,此时被全身九阳脉的阳气一冲,心中欲念不可抑止的冒起,见此

    女还在昏迷,便低身将白衣女子抱起抗在肩上,只觉一股幽香扑鼻而来,心里顿

    时兴奋异常,忍不住用手去摸女子雪臀,只觉柔然异常,弹力十足,手感竟比如

    月还要好上一两分,虽无如月那般肥大,去挺翘异常,此时rou棒早已勃起。

    又想到众女随时会归,便运起内力压下燥热,头脑渐渐灵活起来,又打量下

    车内,见到地上放着一把古剑,剑鞘细长,似是女子所用之剑,便想到可能便是

    白衣女子之物,取了起来。

    下了车知不可久留,思索片刻,便向鹿镇而去,却是远离了官道。

    荆州襄阳城外,远处群山之中,在一座高峰之上,立着一大片颇为雄壮的房

    屋建筑,正是青龙会总坛所在。

    此时大殿内站着二个男子,一人手拿纸扇,相貌颇是儒雅,,一人体形及其

    健壮,身上肌肉挺出劲衣。二人不言,过了一个时辰,健壮男子有些不耐道:”

    算时辰,七弟也应回来,不知是否又生出事端。”那儒雅男子言道:”稍安勿躁,

    大哥今日出关,等等再论。”健壮男子又道:”魔门现越发猖狂,直想去杀个痛

    快,大哥偏让我等勿动,要闭关三月,三哥也出门修炼不归,憋死我也。”

    健壮男子正抱怨,忽然闭口不言,同儒雅男子一起望向大门,只见一人身形

    高大,缓步走入门内,两人同声出口喊了声大哥。此人进门左右看了一看,儒雅

    男子已知其意,言道:”三弟外出练剑,四弟被七弟纠缠不过,同去了江南,又

    因近日在川中魔门出手,我会连败了数场,我已让六弟前去唐门坐镇。”

    高大男子却未停步,继续前走,边言道:”这小子沉迷女色不专心习武,却

    还知自身武功低微,拉了老四前去偷香,罢了,先不谈他,说说正事。”

    儒雅男子又言道:”天魔道近日不但一统魔门,还和血衣教通成一气,势力

    愈大。”高大男子未答话,依然前行,已上台阶向殿内高台而去,儒雅男子又道

    :”七弟此去江南惹出些事端,怕是已然招惹了正道,此时左有天魔道,右又恐

    有正道,只怕。”说到此时便顿住未言。

    高大男子听了停了下脚步,随后又前行走上高台,背对两人,三人静立一会,

    高大男子忽然轻声笑了出来,片刻后止住笑声,言道:”吾等前方,绝无敌手。

    ”

    台下二人顿了一顿,片刻后,儒雅男子也轻笑起来,言道:”金麒岂是池中

    物,一遇风雨便化龙,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

    【yin缚江湖】打印|推荐|评分

    2009-8-1510:25

    【yin缚江湖】

    作者:

    2009年8月2日发表于sexinsex

    本站首发

    老者和两名黑衣男子分散而逃后,行不了多远,便觉体内寒意大增,先前三

    人都已中剑负伤,被内力破入体内,夕水凝瑶乃天下绝顶内功,阴寒无比,三人

    虽强压伤势,此时都觉经脉窒塞,再行内伤将愈重,须停下立即疗伤,但此时如

    何敢停,只得前行,行程愈慢,终被诸女追了上来。

    云水瑶三姐妹追去老者,其余六女追向那二人,两男终被六女追上,见走脱

    不得,竟拔剑自刎了,六女无奈只得返回客栈,老者功力虽高强一些,却也被三

    姐妹追上,此老者乃青龙会江南道的江坛主,武艺虽非很高,但为人甚有韬略,

    更是会主亲信,青龙与魔门终要分出个胜负,被委以重任来此,一则观察正道情

    形,二则必要时与正道接触以牵制,以防两面受敌。

    青龙会深藏不露,行事虽诡异,但并无多少恶名,此次方吟南所为,实犯了

    大忌,终被凌水阁盯上,老者虽劝阻,无奈对青龙内部情形甚为了解,知方吟为

    会主结义七兄弟的七弟,备受宠爱,即便有所过错,最多也只被斥责几句,便只

    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为了不被暴露,多有出谋划策。

    老者一见三女追上,见无法走脱,一死了之虽易,但想起会长委以的重任,

    心中瞬间寻思起来,随后停下脚步,转身言道:”我既逃脱不得,便随你等回去,

    此事非青龙之意,乃令主一人之意,我愿说出被擒女子下落,我想青龙会主并无

    意同凌水阁结怨。”

    云水瑶见状便说道:”青龙也无多少恶名,那令主强行催动某功,似被反噬,

    已然身亡,既如此,你随我等解救完被擒女子,此事便了。”那老者听了,身体

    猛然一震,自己深知青龙之底力,那方吟南实重要无比,此事恐恩怨极深,绝无

    善了可能,如若收服魔门,日后定然要杀上凌水阁,只怕到时必然血流成河。

    见眼前三女娇美无比,心中忽生出怜悯,却又突然想起车中白衣女子身份,

    如若被救,只怕是要将天都捅破了,心里大惊,以白衣女子门派之号召力,即便

    以青龙之实力,在对敌魔门同时,又面对正道各派,只怕也难逃一败,心中暗叹

    方吟南实在胆大妄为,色胆包天。

    老者被三女押往客栈,左思右想却不得其法,心里惴惴不安。行到客栈,只

    见六女已在门前,告之云水瑶那二人已身亡,搜索马车后并无发现,只是店内伙

    计已不见踪影,老者听闻,心中甚为奇怪,寻思片刻,已想到必是俞少亭贪图白

    衣女子美色,已将人带走,心下稍安。

    想到那女子被红绳缚住,纵然厉害无比,也绝无脱绑可能,此时也只能希望

    俞少亭金屋藏娇,莫要将人放出来。又提出要将方吟南尸首带回,云水瑶见人已

    死,知此事已了,便不在过问。

    众女在客栈内休息片刻,收拾准备完毕,便要启程归去,众女追查两月已觉

    疲惫,见此事终了,心情都愉悦起来,说说笑笑,只是如月却望着鹿镇方向,久

    久不动,如雪一见言道:”再看,便要成望夫石了。”

    云水瑶听见望夫石,心里忽然触动,眼前不由出现一个少年的背影,坚毅刚

    强却在舞剑,想到五年前自己行走江湖,如一个小女孩般追逐在他背后,一同练

    剑,一同玩耍,一同行走江湖的美好时光,不禁浸入回忆久久不醒。

    俞少亭将白衣女子扛在肩上,手提古剑,行向鹿镇,虽扛着一人,但此一年

    多勤于锻炼,又修了天剑内功,肩上女子甚为轻巧,也未觉吃力,一路前行,此

    时天色未暗,不敢进镇,便藏于镇外几里处的树林,想坐下休息,又不敢将此女

    置于地上,便盘腿而坐,将女子放于腿上,眼光已不禁看向女子胸部。

    见红绳绕在胸前,竟是在两丨乳丨中间交叉绕过缚住,又在双丨乳丨上下各勒了一道,

    红绳白衣,女子丨乳丨房竟被绳索勒起两团鼓了出来,此女丨乳丨房颇大,俞少亭细一比

    较竟不小于如月三姐妹,rou棒不由直了起来,已顶到白衣女子臀部,又察看了缚

    住此女的红绳,发现前身竟也无绳结,心中奇怪,想了片刻。

    又见被红绳缚住的双丨乳丨,心痒难耐,便双手握住,揉捏起来,只觉柔软圆滑,

    隐隐有弹力冲入手心,舒爽异常,更加用力搓揉,又想到此丨乳丨房怕是早已被那方

    吟南揉捏过,心里便觉颇为不爽。揉捏一阵之后,又不禁看向脸,心里赞叹异常,

    女子美貌竟远胜云水瑶三姐妹,仔细看了两眼,忽觉此女脸上圣洁异常,灵气逼

    人,仿如天上仙子。

    心中生出不可亵渎之心,欲念大减,揉捏双丨乳丨之手也已放下,不敢再看其脸,

    只是白衣女子身上一阵阵幽香不停飘入鼻中,少女体香入鼻,虽运起内力压下燥

    热阳气,心中却实在难耐,颇为难受,又想去摸丨乳丨房,想起女子圣洁模样,却又

    不敢,便将白衣女子翻了过来,臀部朝上,丨乳丨房却压在了大腿之上,只觉被两大

    团软肉压住,十分舒服。

    先前行路之时,便多有揉捏白衣女子臀部,此时再也按耐不住,双手抓住两

    片臀瓣揉捏良久,方才觉得欲望稍有满足,rou棒却早已顶在女子的腰部,又运起

    内力,终是压下了燥热,腿上被双丨乳丨压的也渐觉得有些适应,心里慢慢静了下来。

    此时离天黑还有些时候,闲来无事,想起先前在方吟南身上取了三本书,便

    拿了出来,其中一本书面血红,取出一看,封面上写道血神经,匆匆翻过,

    开篇却也是一内力心法,其后是一掌法,最后数页竟是所述一条红绳,粗略看了

    几眼,所说此绳乃血神经所著之人,费劲心力,所用数十年方才制成,名血神链,

    须血神心法有成方可操纵自如,被缚之人内力则被压制在丹田,若被此绳捆住绝

    无可能逃脱,不惧水火,纵使神兵利刃也难以断开。

    俞少亭又看了一眼白衣女子身上红绳,心下猜想便是此绳,此时身处树林并

    不安全,也未细看下去,又向后翻去,见尾页却是记了一药方,所说药性厉害无

    比,纵使绝顶高手中之也必昏迷,又细看了几眼,见其中竟有千年龙胆草此药,

    俞少亭本聪明,仔细一想,便想到青龙大费周折寻药,原来便是要擒此女子。

    又想起青龙人多势众,擒一女子如此劳师动众,只怕此女武艺甚高,恐不下

    于凌水阁众女,心中一惊,又想到先前看到的红绳功效,便定了定心神,怕是这

    女子无法逃脱,又将白衣女子翻过身来,见还在昏迷,只是小嘴却未堵,心下怕

    此女醒了呼救。

    便想寻物来塞住嘴,用自己身上之物,终觉不适,便大着胆子,从白衣女子

    胸前绳索旁摸入怀中,却只有一条丝巾,取了出来,觉得甚小不适,心下一热,

    手已探入女子领口,抓住肚兜,红绳虽绕在胸口,却缚的并不深,便慢慢抽出肚

    兜。

    却是一条红色的肚兜,看向白衣女子之脸,心中不忍去捏嘴,便轻轻捏住,

    小巧秀气异常的鼻子,片刻白衣女子双唇已然微张,便将肚兜慢慢塞入小嘴,白

    衣女子似有所觉,俞少亭一惊,观察片刻,女子却又无反应,,便放下心来,又

    用丝巾绑住小嘴在脑后缚好。

    此时心中定下,又去看其余两书,一本名神龙变,打开一看,似是说的轻功

    步法,匆匆翻完,便不去管,另一本书名却是yin缚道,见了之后心跳微快,翻开

    后,里面却是说的一些捆绑女子的方法,心跳愈快,匆匆后翻,竟多有所说如何

    凌虐女子,俞少亭对女子颇为怜香惜玉,见了愈加心惊,不敢在往下看,便合了

    书。

    俞少亭背靠一树,忍不住又看了白衣女子面容,一时离不开目光,不禁看住

    发起呆来。

    青龙大殿之上,三人还在商谈,儒雅男子接着言道:”未知大哥此次闭关如

    何。”高大男子叹了口气,言道:”确已竟全功,但若要大成,突破极致,还欠

    一对手,只是此人可遇而不可求,只能顺乎天意。”

    儒雅男子又言道:”七弟此次惹的麻烦非同小可,如若暴露只怕正道将群起

    攻之,竟擒了圣门当代弟子,刚入江湖的林心瑶。”

    说完顿了一顿,心中竟似有点犹豫,又言道:”为擒林心瑶,四弟竟身负重

    伤,据七弟遣回随从所言,竟伤了元气,怕是要调养数月。”

    高大男子身形一动,转过身来,只见是一中年男子,面色刚毅至极,长相甚

    为不凡,隐隐露出一股霸气,此时脸上显出一丝怒意,言道:”为一女子,竟让

    四弟受此重伤,实太过顽劣”

    健壮男子吃了一惊,说道:”此女子竟如此厉害,能伤到四哥。”

    儒雅男子又叹道:”还不止如此,七弟一见那林心瑶后,惊为天人,此后茶

    饭不思,以七弟眼光,便知此女容貌绝世,四弟却言看不透此女只怕不敌,七弟

    便想用那血神经上之药,只是以我派收藏药物,还缺一株千年龙胆草,后江坛主

    安排取来,此女中了此药后竟能压下药力,与众人大战,余人武艺插不上手,四

    弟被其重伤,只是激战中那女子也压不下药力,方才被擒。”

    高大男子微露吃惊之色,言道:”好一个林心瑶,已不下于三弟了。”儒雅

    男子接口言道:”是以我心中甚为优虑,圣门之强另人生畏,实不知深浅,正道

    高手众多,尤其林孤鸿与龙云天平生未逢一败,眼下三弟对上剑神只怕难以言胜,

    好在以江坛主行事,想必未被看出破绽,此时应及早与天魔道一决胜负。”高大

    男子陷入沉思,三人不言。

    树林中,俞少亭依然坐于树下,此时天色渐黑,却又等了数个时辰,方才将

    白衣女子扛于肩上,手提古剑,向镇上而去。

    一路悄悄而行,却是行至镇上先前山贼在此的据点宅子,俞少亭心细,想到

    山贼都已亡,只剩自己,如月既已离开此镇,此间宅子应安全之极。此宅颇大,

    有数间房,匆匆进入一间卧室,见里面数月无人,已然布满灰尘,便将一把椅子

    仔细打扫干净,将白衣女子放于椅上。

    又匆匆开门开窗,取了清水打扫起来,只是片刻间打扫不完,床上被褥数月

    无人换洗,味道难闻,纵非如此,想来一群山贼用过的被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此时夜已深,不想将女子置于臭床之上,便搬来两张椅子拼凑在一起,将白衣女

    子放在上面,此女先前便是双腿弯曲被缚,身形又娇小,此时便如猫儿一般,卷

    缩在双椅中。

    俞少亭一见,此女被缚卷缩的模样,甚为娇弱,心中生出怜惜,直想好好保

    护一番,便将自己外衫脱了盖在此女身上,抚摸着秀发,心中已然生出波澜。随

    后躺在床上,想着今日所发之事,心情起伏不定,不知何时已沉沉睡去。

    第二日,醒来之时已是中午,双眼一睁,见白衣女子还蜷缩在椅上,不知为

    何并不想起身,只是呆呆的看着此女,生平第一次与一女子共处一室过夜,不由

    思绪万千,呆看着白衣女子不时面露微笑,却是有些傻笑。

    又想起家里老母,片刻后竟有了娶此女子为妻的念头,却又想到,如此绝世

    美女,武功又高,自己一个穷书生,无权无势,生的虽有些俊秀,但如何配得起

    此女,况且还落过草做过山贼,当真是痴人说梦,但此念一起却是难消,心下烦

    躁不安。

    便在床上辗转反侧,心中欲念终是强了起来,想到自己此番行径,确也是乘

    火打劫,虏了这女子,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将此女金屋藏娇,待到生米煮成熟饭,

    想不嫁也不成了,心下定了主意,一颗心顿时活了起来,觉得浑身充满干劲,立

    刻便跳下床来。

    见此宅数月无人,便大开门窗透气,又将被褥等旧物全都扔掉,去了镇上购

    置新物,只是先前所拿银票在此镇却无法对换,便只能拿出工钱先行购置一些,

    回到家中里外忙碌,将白衣女子又抱之院中椅上,将房间冲洗干净,直忙到黄昏,

    已觉腹中饥饿。

    外出用完饭,将女子抱入房中,放于床上,又想起此女昏迷不知几日,昨日

    至今却是滴水未进,便取了水来,将女子嘴上丝巾解下,取出肚兜,只见小嘴微

    张,似乎被肚兜塞住有些气闷,便将杯口放于唇边,缓倒入口水,却已是口渴,

    下意识饮了起来,俞少亭此时心中生出温柔,手中抚摸秀发,又呆看片刻,心里

    盼着此女醒来,又怕面对时不知如何开口,心下矛盾。

    服侍完白衣女子,便又里外忙绿起来,直忙到深夜,方才觉得较为净爽,心

    下满意,又觉疲累,回到房中,将女子用被盖好,在一旁看了片刻,不觉倒床而

    睡。

    早晨时俞少亭醒来,渐有所觉,睁眼一看,自己正从背后拥住白衣女子,女

    子猫儿般卷缩在自己怀中,双手正抓住女子胸前,被绳索勒得圆鼓的双丨乳丨,不禁

    手中一动,揉捏了两下,甚为舒服,晨间阳气十足,rou棒早已竖起,顶在女子臀

    沟之中,却不知为何此时肉欲甚小,心中觉得十分温暖,深吸了一口白衣女子身

    上的幽香,起了身来。

    想起宅内事物未定,还有许多物件需购置,银票又不能兑换,怕是要去次县

    城,便将屋内门窗关好,临出门前又想到,如若此女醒来恐会呼救,便又将有些

    潮湿的肚兜赛好小嘴,用丝巾绑好,锁了门,出门去了镇上,租借了马匹,向县

    城而去。

    中午时分,屋内的白衣女子渐渐有了知觉,慢慢醒了过来,睁开双眼定了定

    神,见处于一间屋内,睡在床上,刚要起身,顿觉身体被绳索捆绑,又觉嘴里竟

    被塞着东西,小嘴被丝巾缚住,眼光向下一望,却是自己随身那条。

    便运气想要挣脱,一试之下不由心中一惊,内力虽在,不知何故,却被压制

    在丹田处冲不出去,不知昏迷几日,一直未进食,只觉浑身无力,无力挣扎,便

    勉力坐起身来,感觉小腿似被并拢缚住,弯向大腿,直不起来,便转动身体挪出

    被子,见小腿被折向大腿弯着,在大腿上也缚了几道,一跟绳拉直连在中间。

    如此无法下床行走,只得作罢,双手被扭在背后,向上掉在颈下缚住,动了

    动手臂,感觉到绳子密密麻麻,竟将双臂缚的动弹不得,知无法逃脱,便靠在床

    边坐着,又见到缚住自己的绳索,竟是一条血红色的长绳,甚为妖异,便又运起

    内力,发觉红绳中似有波动传入体内,此时体内并无其他异状,便猜到竟是这红

    绳封住自己功力,心下吃惊。

    又见自己胸口丨乳丨房被绳索交叉上下捆住,将两个奶子勒成两大团,高高挺在

    胸前,丨乳丨房竟还感觉有些异样,似被揉捏过,忍不住一阵羞恼,又觉胸前感觉不

    对,便从领口向下看去,却是没了肚兜,想起嘴中之物,用小舌添了添,知道必

    是自身肚兜,不禁气苦。

    又坐了些时候,定下心来。

    便回想被擒时所发之事,正在山间行走,前方已有数人等在那里,那少年出

    言便是看中自身美貌,要擒住带回去,明言先前在客栈,自己所用饭中已下了药,

    不知用何物后便觉体内有药力涌出,却无大碍,还能用内力压得住,却未想到其

    中一人武功之高,已不下于先前华山之上观战的数位正道绝顶高手,全力催动内

    力对敌虽胜,却已压不住药力被擒。

    想到此处,心下不禁有些恼怒,又有些感叹,本想自己玄功大成,百毒不惧,

    想会尽天下高手,却未想几月后便被一伙无名之人所擒,所中之药竟一时驱散不

    得,只能用内力压住,世上竟有如此厉害之药,且那无名之人武功高强,自己在

    圣门日久,却是小瞧了江湖,甚为大意,当有此劫。

    林心瑶虽初出江湖,但圣门玄功已然大成,实为一等一厉害人物,达此境界

    者心志便异常坚韧,眼下虽内力被制,被缚于床上,却镇静异常,心中已想到那

    人擒住自己多半只想奸yin,待那人前来,再做商量,看能否说动对方。

    俞少亭行到县城,换了银票,大肆采购一番,衣食均购了许多,便买了马车

    行了回来。回到镇上,已是下午,将租借马匹买下,诸事办妥便回了宅子。林心

    瑶在房内已听见马车之声,知那伙人归来,便望着房门。

    俞少亭将马车拉入院中。又将车上之物取下,放置完好,便松了口气,离开

    半日,心中甚为想念那白衣女子,便急忙开了锁,推门而入,见那女子正坐靠于

    床上,看向其脸,正与林心瑶双眼对视,俞少亭只觉脑中一震轰鸣,此时感到天

    地间之剩下那双美目,只觉自己在那双眼下极为渺小,一时呆住了。

    人之魂在于脑,脸之魂在于眼,睁开双眼的白衣女子,俞少亭便觉是天上下

    凡的仙子在看着自己,似看透了自己的过去,又看透了自己将来,明明未言,却

    又似说了千言万语。

    先前是容貌绝世,此时配上美目,似连天上仙子也比了下来,此时便觉多看

    一眼也是亵渎,偏偏自己双眼似被定住,再移不开,心中只觉羞愧无比。

    林心瑶见进来一少年,长相颇为俊秀,却不在先前擒住自己的数人之内,凝

    神看去,眼中射出精光,凡上位者眼光俱能摄人,绝顶高手更甚一筹,只是林心

    瑶本已生的极美,自己美目凝神看着俞少亭,早已将俞少亭看得身不知何处,双

    眼痴呆,一脸傻样。

    林心瑶却还以为是同伙,便不在注视,收回目光,俞少亭又发呆了甚久,方

    才清醒过来,只是此时心态早已诚惶诚恐,和先前离去时已天壤之别。林心瑶见

    此人看了自己发痴,颇为轻视不耻,不在看他。

    俞少亭战战兢兢走了过去,说道:”姑娘,你终于醒了。”林心瑶见此人反

    应奇怪,便想发问,又觉自己还被肚兜塞着嘴,便看了看自己嘴示意,俞少亭连

    忙解下丝巾,取出肚兜,林心瑶便觉气爽起来,思索片刻说道:”你是何人,为

    何在此。”

    俞少亭又被她双眼一看,脑中空白,便道:”我是在悦来客栈时,见到门口

    两帮人拼杀远去,我上车看见姑娘,便将姑娘接来此处。”林心瑶心中一动便细

    问了详情,俞少亭此时有一句说一句都答了。问完林心瑶松了口气,知道自己已

    然逃离那帮人。

    便对俞少亭说道:”这位公子可否替我松绑。”俞少亭一听松绑,终是回了

    回神,心下犹豫起来,林心瑶一见便知此人对自己也有歪念,便道:”莫为阁下

    也想做那采花贼,想要奸yin与我。”

    俞少亭又看向对方双目,心下一阵羞愧,急忙说道不敢,便想解绳,忽又想

    起此绳无绳结,按那书中所说,眼下却是解不开,便道:”姑娘,非是我不替你

    解绳,而是这绳甚为怪异,并无绳结,解不开来。”说完便取了铜镜放在林心瑶

    身侧,让其察看。

    林心瑶扭动身躯,见却并无绳结,想起先前此绳的怪异,知其所言非虚,又

    想起自己先前被捆于床上,闲来无事打量四周,发现自己佩剑放于桌上,便道:

    ”你取了桌上之剑来割断此绳,此剑甚为锋利,应当无碍。”

    俞少亭一听心下犹豫,却终是走了过去,拔出剑,只见剑身细长,寒光逼人,

    知是一把宝剑,心下惴惴不安,唯恐此剑割断红绳,走了过来,在林心瑶小腿与

    大腿之间的那根绳索内侧割了起来,绳子却是丝毫无损,不由心中隐隐欣喜,又

    抬头望见女子双目,心中一颤,一咬牙,双手用力猛然割去。

    许久后,俞少亭双手都已红了,红绳依然无损,林心瑶见状叹了口气说道:

    ”罢了,只怕此绳非特殊之法不能解开。”又问了俞少亭姓名,俞少亭则答之,

    片刻后,俞少亭心中一动,便道:”还未请教姑娘姓名,为何被困于车上。”

    林心瑶稍沉默片刻答道:”我也不瞒你,我名林心瑶,乃圣门弟子,此次下

    山阅历,不慎被一伙不知名的恶徒所擒。”俞少亭刚入江湖一年,却又做的山贼,

    对江湖之事所知甚少,如何知道甚少出现在江湖的圣门。

    便道:”我对江湖之事所知不多,不知姑娘师门威名,甚为惭愧,不过先前

    客栈门口激战的女子,我却偶然知道是凌水阁的弟子,据闻凌水阁威名远播,不

    过想来姑娘师门定然也非同小可。”

    林心瑶却知俞少亭是恭维,心惊自己竟被凌水阁的人所救,想到云水瑶曾邀

    自己同去江南,猜

    第 58 节

    -

    第 58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