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44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44 节

    作用,早上一醒来,小白一看到停在门外的房车,就坏坏的联想起来小雪被自己

    塞进了铁皮箱,可是当她回过头,看到液晶闹钟上显示的日期的时候,简直不敢

    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急忙打开电视,确认自己已经把小雪关在车里面七天有余了

    以后,吓得急忙打电话给老k,然后只穿着内衣就拿着扳手冲上旅行车,看得路

    过的老太太直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太开放了,一大早穿成这样也敢上街……

    看着还被反拗着双腿满身腊油且神志不清却还高潮不断的小雪被化装成医生

    的老k抬上伪装的救护车呼啸而去,小白这才放下心来,也是,能研究出s1药

    剂的研究所,什么不能治好呢?想着,小白竟然在大街上就将双手伸进内裤和胸

    罩里抚摩了起来,嘴角露出yin荡的微笑……

    圣诞新年庆

    时间一晃就到了年末,小白与小雪的服装店的生意也好得让她们两个连晚上

    睡觉的时候都在笑,于是小雪又提出要小白帮着办一次圣诞“活动”。小白想想

    自己上次把小雪搞得也够惨的,最近的生意又这么好,算了算了,心情不错,就

    由小雪去了。小雪高兴地准备东西去了。

    平安夜前一天深夜,店铺还没到关门时间,小雪就把店门关了起来,把小白

    拉着手拖到仓库里的一角,小白还以为自己又会看见塑料外壳之类把自己打扮成

    服装模特的东西,结果只看到一个木头架子,看上去像是随便拼凑起来的简易木

    头沙发,只是稍微矮了点,椅面上多出两个凹坑,也没有扶手,但是靠背还是蛮

    正规蛮高的红色布制靠背,上面有一些彩灯。看来小雪是要自己当肉体坐椅了。

    小雪先让小白把自己脱光光,并把一头长发盘起来,然后让她跪在那个椅子

    边,将两个豪丨乳丨对准两个凹坑趴下去。毕竟也是12月底了,即使是在开了暖气的

    仓库里,小白还是被冰冷的椅子冻得好几次都想爬起来,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小

    雪,她也就咬咬牙挺住了,就当是另一种虐爱地方式吧。当小白开始将椅子趴热

    以后,她才注意到自己的丨乳丨头钻过凹坑里的小洞伸到了外面,椅面下方则是两个

    洞,从侧面看不到什么,但是稍微斜一点就能看到两个已经开始肿涨的奶头被镶

    在两颗金属八角星的中间。椅面和凹坑里自然也不是平的,有很多木头在刨挖过

    程中产生的毛刺已经扎得小白开始哼哼了,这两个凹显然是因为时间不足,刨得

    不够深,小白的小半个丨乳丨房还塞不进去,只能勉强凑合一下了。

    小雪拿来她们两都很喜欢的胶带,让小白将小腿和大腿并拢起来,然后将她

    的大小腿以及木椅的两条腿分别包扎在了一起。等把小白的腿固定住,小雪再走

    到小白的面前,把小白的两只胳膊也和都是毛刺的椅子腿给包扎在一起。这样,

    小白已经像是一张人肉沙发的坐垫了,但显然,这还没有达到小雪的要求。小雪

    又拿出四个大大的红色倒梯型空椅腿,将椅子的四个脚都放进去从下面钉好,这

    样从外面就完全看不见小白的四肢了。小雪又从一个大纸箱里抱出一大块红红的

    东西,原来,这是用来盖在小白身上的布制坐垫背壳,用这个罩住小白以后,大

    家从外面看起来就真的只能看见一张普通的布沙发坐垫了。当然,小白一定不会

    感觉很舒服,原因就是那个坐垫底下盖在她身上的部分像是个人体模型的后背,

    后背的里面尽是密密麻麻的小刺,而且小雪还翻倒椅子,用锣栓将背壳两侧的几

    个固定点和椅面的下板栓到一起,仿佛不把那些刺都扎到小白的背上就无法让人

    满意似的。当小雪扶正椅子,试坐在“坐垫”上的时候,被挤压到胸部和小腹的

    小白,发出了痛苦又yin荡的呻吟声。由于在背壳和布面之间填充了不少海绵,所

    以坐在椅子上的人是一点都感觉不到他其实坐在一个美女的后背上。可是背壳又

    是半软的,所以小白可以说是横竖都遭罪。

    坐够了,小雪开始组装“沙发”的“扶手”。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红色

    长方体布扶手,但是,在扶手的下方应该固定在椅面上的镙栓位置上却多出了一

    根将近20厘米长的塑胶管。小雪撕开坐垫侧面布料的魔鬼粘,笑嘻嘻地给小白看

    了看这个扶手,小白马上就吓得使劲地直摇头,可是已经任人宰割的她马上就被

    小雪捏住了脸颊,将那根长长的塑胶管一点一点地插进她的嘴里,插得小白直想

    吐,可是又怎么也吐不出来。眼看着那么长的管子竟然这么顺利地一直插到小白

    的胃里,小雪惊讶地问:“你什么时候把深喉咙练到这个程度的?”小白则是有

    苦说不出,她明明是被小雪硬塞进去的,区区食道的力道哪能跟手上的力气比?

    小雪开心地将魔鬼粘粘好,怎么看都只是一根固定在坐椅上的扶手的支撑管。固

    定好扶手的上端以后,小雪还用手按了按扶手,按得小白那是眼泪花花的,无论

    怎么样,食道和脖子毕竟都不是用来承重的部位,更别说她还必须一直仰着头,

    一动都动不了。

    装完了一侧的扶手,现在自然是另一侧。小雪撕开另一侧的魔鬼粘,小白已

    经被搞得yin水直流的下体就一览无余地呈现在小雪的面前。小雪将一根和另一侧

    很像的长管子在小白的肉丨穴口戳了戳,吓得小白直哆嗦。可是小雪只是拿她的yin

    液当润滑剂使,她完全不顾小白那沉闷的哀号声,将管子一口气插进小白的屁眼

    里,疼得小白感觉自己的直肠好象要被穿透了一样。紧接着,小白又感觉到小雪

    将一根导尿管熟练地插进了自己的尿道里,而且还在滞留球里注了水,拔是拔不

    出去了。然后,小白就感觉自己好象被人从下体给破开了,小雪拿了一个巨大的

    柱状家伙毫不惜香怜玉地给小白塞了进去,小白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不会是简单

    的震动棒了。固定好这一侧扶手的上放固定点以后,小雪又整理了一下这侧的魔

    鬼粘和裙边,这下就算是告诉你这张沙发里有个美女你都很难相信了。

    小雪满意地坐在“小白牌”红色布沙发上自言自语地说:“看来明天可以让

    顾客们有一个舒适的休息用椅了!”说完,丢下“小白牌”沙发,洗洗睡去了。

    而可怜的小白只能仰着头期待着这个圣诞节快点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小雪叫上约好圣诞节来打工的一个大学女生一起到仓库来搬

    “小白牌”沙发,虽然小雪千叮咛万嘱咐要抱着椅面和椅背搬,可是那位女生不

    知道是因为力气太小还是偷懒,她愣是一只手提着扶手,一只手扶着椅背,和小

    雪一起把沙发搬到了店门口,期间小雪好几次都想提醒她别提着扶手,但是又不

    好意思说,怕她会好奇地去看看为什么不能提,只好作罢。而可怜的小白,突然

    屁眼被人提了起来,用她可怜的肠子来承当了自己的体重和其他结构至少四分之

    一的重量,而且还摇开晃去的,疼得她即使嘴里被插了根那么长那么粗的管子也

    无法抑制住的yin荡地呻吟了起来。还好小雪故意发出的喘气声掩盖了小白的哀号,

    才没让这个计划没有在一开始就破功。

    毕竟是圣诞节,屋外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即使是被包在一堆海绵中间的

    小白也感觉到了严冬的威力。还没几分钟她已经被冻得有点失去性趣了,可是,

    小雪可不会让小白活活冻死的,她按下了靠背后面的一个按钮,这时候,椅背突

    然开始播放圣诞音乐,彩灯也开始闪烁,而同时,小白感觉到自己的两个丨乳丨头开

    始随着彩灯的闪烁被微量的电流刺激了起来,而她下体的那个巨大的东西竟然开

    始发热。这下小白可是外冷里热得够戗了,偏偏还有受音乐吸引的小朋友跑过来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蹦啊晃啊,抓着扶手摇来摇去,吓得小雪赶紧过来把调皮的小

    孩赶走,可这已经把小白给折腾得快要隔屁,她高潮了一次又一次。yin水和口水

    一滴到地上就结成了冰,可是又有几个人会注意到地上的雪花里还混有那么yin荡

    的成分呢?更糟糕的还在后面。先是装扮成圣诞老人的大胖子同业协会的主席,

    挨家挨户的给小本生意的店铺送礼物,送到小白与小雪的店的时候,实在是有点

    走不动了,连门也不进,一屁股坐在这个醒目的红沙发上,这一下差点坐断了小

    白的脊柱,要不是有个背壳,小白这下非残废了不可,而小白这才发现自己下体

    的那个热棒并不那么简单,似乎坐在自己身上的人越重,那个棒子就越热,否则

    就只会产生微弱的热量来保证小白不被冻死,而这位主席先生这一坐就好象把一

    块烙铁烫在她的子宫里一样,她一下子就爽昏了过去。当她幽幽醒过来的时候发

    现那位主席已经走了,似乎也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由于人流的减少,小白又被

    冻得开始盼望有人坐到自己背上,好让自己暖和一点。还是小雪好,她借口店里

    空气不好,端着自己的午餐坐到外面的“小白牌”沙发上就餐,她的体重刚好能

    让小白从荫道和子宫里感觉到适当的温暖,又不会太热。她还趁大家不注意,翻

    开扶手的面,将一包热牛奶倒进去喂小白喝。虽然又烫得小白不轻,但是在冷天

    喝热饮,总算是一件好事。

    下午,由于货卖得意外地好,小雪需要亲自跑一趟去进货,她交代那个大学

    生一定要注意别让小孩捣蛋那张沙发,也别让人老坐在沙发上,特别是胖子……

    可是,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反正小雪不在,先折腾小白的就是这位大学生,吃

    饱了饭的她,一看下午的购物潮还没到,竟然横躺在沙发上休息起来。这一躺不

    要紧,小白的上中下三路同时都被压迫到了,而且大学生还嫌喇叭吵,把电源给

    关掉了,弄得小白是又痛苦又受冻,本来还不怎么觉得的尖刺感都越来越明显,

    而可怜的小白只能无声地流着眼泪,她多希望有人来救救她呀,她快要被冻死折

    磨死了……突然,小白感觉到自己背上的压力没有了,显然是来客人了,小白又

    感激得痛哭流涕,她如果现在是自由的,一定免费送给这位客人所有他想要的衣

    服。

    “这里是小白和小雪开的店吧?”一位老人的声音,这声音怎么这么熟?

    “啊啊,是,是的,老板出去进货了。”大学生赶紧打开电源播放音乐,小

    白也终于又可以有点温暖了。

    “哦,我是你们老板的父亲,我就在这里等他们吧。”啊?啥?老爸?您老

    怎么每次都是我在倒霉的时候来帮倒忙啊?呜~老爸你好重~呜~咪咪被压坏了

    啦~呜~老爸你最近又胖了啦~啊!老爸你正在玩弄你女儿的屁眼了啦!别再捶

    扶手了,您怎么听着音乐就喜欢打拍子的习惯就不能改改呢?呜~我好命苦啊~

    啊!又要高潮了……

    小雪背着一口袋的货才到店门口,就看见小白的老爸正大咧咧地坐在“小白

    牌”沙发上,看他那发福的肚子和一身厚重的冬装,小雪就知道小白一定很惨。

    当然,要是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被自己坐了那么久……小雪不敢想,赶紧去招呼老

    爷子进店里暖和一下:“您看您怎么来了?小白不在……”

    小白的老爸一拍扶手:“怎么?她不在我就不能来啦?”小白:老爸!你想

    杀了你女儿吗!我的肚子好热好痛啊!呜~我怎么这么可怜……

    “没那事,没那事,我不是您的干女儿吗?您快进店里来,里面暖和!”小

    雪赶紧使劲招呼。她心想:我的娘,老爷子您下手能轻点不?您女儿会被你害死

    的。到时候可别追杀我呀……

    小白老爹又一拍扶手:“诶!这像句实在话,没白疼你们这两个闺女。”小

    白:呜~爹,你可真够疼我的,疼死我了……我一定不是您亲生的……呜~

    “行啦,小白不在,我也不耽搁了。路过这里,还有事呢。走了啊!”小白

    爹双手撑着扶手站了起来,撑得小白脸都紫了,眼睛快给瞪了出来:您没事拐过

    来干什么呀!你折了我的寿了老爸……

    “您慢走啊!有空再来,回头我跟小白说您来过了。”小雪扑闪着大眼睛装

    可爱。

    “对了,说你们一句啊,那张沙发太难坐了,赶快扔了,别影响了生意。祝

    你们生意兴隆啊!走了!”说完,小白的老爸晃着晃着就走了。小白:老爸我恨

    死你了啦……呜~我怎么这么可怜呀……不,不行了,又要高潮了……

    就这样,这天来了不少熟客,大家都想在这张应景的沙发上休息一下,坐得

    小白好象被都是刺的压路机压过一样动弹不得,她感觉今天自己一定会瘫痪的…

    …而且她觉得自己的子宫应该已经快要熟了……她突然发觉今天自己还没有排过

    尿,天啊!小雪,您快把我放出来吧,快要爆炸了……就好象听见小白的哀求,

    小雪走到椅子边上按了个隐藏的开关,小白突然感觉到膀胱的压力被释放了,但

    是她马上就知道尿液去哪了,一股暖流顺着插在屁眼里的管子流了进来……可怜

    的小白就这样被摆在室外了整整一天,这还不算,平安夜里,小雪竟然就把她摆

    在店里用彩灯来吸引顾客的关注,而第二天又被摆到了屋外整整一天,而这两天

    的时间里,只要夜里和没什么人的时候,小雪就会倒点什么东西给小白喝点。小

    白的肠子则已经快要被自己的尿灌满了,刚好有位年轻的妈妈抱着个小孩往沙发

    上一坐,小白满肠子的尿就再也装不下了,从她的口里和屁眼里喷了出来,溅湿

    了布沙发的扶手,又很快在上面凝结成了硬块,害那位妈妈以为自己的小孩尿湿

    了人家的沙发,连忙地陪不是,急急忙忙地走了。而“小白牌”红色布沙发也再

    也没大人肯坐上去,只有一些不明就里的小孩坐在上面一下就被大人赶下来了,

    总算是让小白的圣诞节不那么难过了……

    到了傍晚,有种货又快卖完了,小雪不得不再一次离开店去进一下货,她这

    次跟大学生说:“那张沙发很脏了,别让人坐上去了。”然后就很放心地离开了。

    可是等她回来的时候,她总觉得门口有什么不对劲,突然,她明白了!沙发不见

    了!

    “沙发到哪去?!”小雪几乎是尖叫着冲进店里质问那个大学生。

    “那张沙发不是很脏了吗?你刚走,刚好有个穿得跟圣诞老人一样的客人说

    蛮喜欢那张沙发的,我就随便喊了个很高的价钱八千块,他居然真的肯给那么多

    耶!我想老板你买这张沙发也不会花那么多钱吧?看起来做工很一般耶,我就把

    它卖了……”小雪还没听完就昏倒了。

    “老……老板,你不要紧吧?”

    “呜~小白,我对不起你……”

    “这张沙发是小白老板的吗?那她也应该很高兴呀,我们卖了个好价钱耶!”

    “你这下害死小白,也害死我了啦~呜~这下死定了,几个钟头了,我这上

    哪找去啊……”

    “那,那张沙发很重要吗?我,我不知道……”

    “当然很重要了啦!呜……小白……”

    当晚一脚踹飞那个惹事的大学生以后,小雪就发疯地满城打听有没有人看见

    有人用车子运着一个红色的布沙发,可是消息却让人绝望,因为这天是圣诞节,

    满街都是化装成圣诞老人的游行,而且大家都是用车子运着一张红色的沙发让圣

    诞老人坐着……

    一夜未合眼的小雪,呆坐在自己的店门口,想象着小白被人发现的时候会是

    什么样子,想着想着,竟然哭着笑起来。

    突然,一个硕大的黑影出现在低着头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笑的小雪面前。

    “你是这个店的老板吗?”大块头问到。

    “您是?”

    “你们昨天居然买给我张臭沙发!太过分了!要不是我今天感冒好了点,我

    还闻不出那个味道!”大块头生气地嚷嚷着。

    “那那那,那那张沙发呢?”小雪好象看见了位壮硕的天使,光芒那个耀眼

    啊!

    “在我车上,自己去搬!把钱还我。”大块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位憔悴的

    女店主一脸看见救星的样子,但是明显语气缓和多了。

    接下来的事就不用多说了,可怜的小白的两旦期间都在床铺上度过,而心虚

    的小雪一早就把那张椅子拆了,她可不想自己也被装到椅子上来这么一次,只是

    下次该玩什么呢?作者和大家都需要努力地思考……

    外篇小白与小雪之改造项目

    近来在网络上新出现了一家著名的个人网站,它的出名不是因为网页漂亮,

    也不是因为资讯的更新快捷,吸引众多网友的是网站的两个女主人──小白和小

    雪。

    同样具有娇美面庞和魔鬼身材的小白和小雪今年都刚满20岁。四年前的一

    次网聊让两人结识并很快成为了亲密无间的朋友。成为朋友的原因很简单──两

    人都极度喜爱刺激的性体验,尤其是各种虐恋。

    结识四年来,小白和小雪一起尝试了各种各样网上流传的虐恋花样,并把被

    虐经历拍成图片和短片,配上心得体会发到网上,以求不断找到新的刺激。由此

    网站逐渐在网络中打出了名气,小白和小雪也成了无数的网友虐恋假想的对象。

    网站成名後,吸引了无数的网友主动参与,人人都想试一试同时对两名美女

    施虐的快感。但经过几次与网友交流之後,小白和小雪却深深失望了,网友们提

    出的虐待花样无非就是灌肠、捆绑等等,这些早在两人几年前都体验过了,重复

    的经历已经满足不了两人饥渴的欲望。直到……

    一天清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小白从睡梦中叫醒,话筒里传来了一个陌

    生的声音──一个自称老k的中年男人。

    原来,老k是一家神秘的未来军事科研机构负责人,这家研究所近期在人体

    改造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为了验证成果的实效和普及性,特推出了一个人

    体改造推广试验项目,并授权老k全权负责。

    老k想起了网络上那家知名网站,所以特地打电话来,询问小白小雪两人是

    否愿意成为该项目的第一批志愿者。并且保证,试验会让两人体会到前所未有的

    虐待感受,而且对身体不会产生任何损伤。

    丝毫没有犹豫,小白被老k形象的描述和心底的憧憬所鼓动,立即答应了下

    来。第二天就联络上小雪,乘民航飞往老k所在的北方小城。小白如此积极的态

    度在试验结束後还被小雪嘲笑了很久。

    两人一下飞机,就被老k直接接到了试验室。在小白迫不及待的催促下,老

    k详细地向两人解释了这次人体改造推广试验项目。

    原来,该研究所研制出了一种名为「s1」的试剂。该试剂对人体注射

    之後,可在六个月里代替血液在人体中的作用,保障人体的各个器官正常生理机

    能,注射期间无论受到何种损害,只要注射还原剂,身体即可恢复如初。

    但「s1」有一个副作用──在注射後,人体的弹性、触觉、味觉、嗅

    觉将会无限制的扩大,而且会24小时的清醒,无法睡眠。如果接受试验,老k

    将对两人的身体做各种改造,包括器官的切除、移植等等,以测试试剂的最大效

    能。

    既然千里迢迢赶来了,小白和小雪都怀著对试验的期望,签下了同意试验的

    合约。

    经过一天的休息,试验终於开始了。

    老k宣布,在长达六个月的试验期间,共分为四个实验步骤:

    一、弯曲变形试验;

    二、嫁接移植试验;

    三、改造组合试验;

    四、抗磨损试验。

    一、弯曲变形试验

    老k首先对小白和小雪进行了「s1」注射。随著「s1」进入身

    体,小白和小雪都感到自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皮肤也逐渐敏感起来,身体与

    其他物体稍微有一点接触,大脑都能有清晰的感觉。

    因为「s1」能使肌肉的弹性最大限度的扩张,所以首先进行的是对身

    体扭曲变形的测试。小白和小雪被安排到不同的日子分别进行试验,老k对她们

    的解释是这样可以一人做试验,另一个人观看,加深两人对试验的了解。

    第一天是小白。

    等小白脱光衣服,按要求趴在工作台上,四名工作人员开始了紧张的忙碌。

    只见两个工作人员分别抓住小白细长的小腿,用力向两侧分开,直到两腿呈

    一条直线才在工作台上固定好,小白的荫部完全暴露出来,粉红的荫唇也随著两

    腿的分开而大大张开。

    另外两名工作人员将一个直径30公分,长不到20公分的金属圆筒放在小

    白的腰上,扶著她小白的肩膀,把小白的上半身向後使劲弯曲,直到小白的头贴

    到了自己的荫部,整个身体紧贴著圆筒围成了一个圆圈。这种夸张的高难度动作

    是小白以前绝做不到的,看的一旁的小雪惊讶得直伸舌头。

    小白在这种姿势下,眼前就是自己的荫部,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羞得小白小

    脸通红,刺激得连阴di也膨胀起来。

    老k在一旁解释说:「「s1」试剂已最大限度的提高了你身体关节韧

    带的弹性和柔韧性,为了让你保持这种姿势一段时间,现在要动一个小手术。」

    说著,老k用一把手术钳夹住小白的舌头,在舌尖上涂了一点快乾生物胶,

    又用另一把手术钳夹住小白的阴di,把两处接在了一起。几秒钟後小白的舌头与

    阴di就黏在了一起,随著小白舌头的活动,她的阴di也就不断地受到刺激,在这

    种刺激下,小白的yin水不断地从荫道中流出,又顺著小白的舌头,淌进了她自己

    的嘴里。

    紧接著,老k又把快乾胶涂抹在小白的鼻子上,两手快速扒开小白的肛门,

    几名工作人员前後一合,小白的鼻子就被塞到了肛门里面,几秒钟後就牢不可分

    了。此时的小白只能在自己屁股後面露出两只眼睛,几乎整张脸都被埋在自己的

    臀缝里,鼻子除了能闻到自己肛门的臭气外已经没法吸气,嘴巴始终合拢不上,

    呼吸只能靠舌头支撑开嘴巴与荫唇间的一点缝隙,而舌头一动又会带动阴di,继

    而刺激的yin水流淌不止,几乎把小白的整个嘴都灌满。

    接下来,工作人员把小白的胳膊向身後一掰,把她的两手掰在身体中间的圆

    桶里黏成合十状。又把她的两腿从工作台上松开、对折,从身体的两侧塞进了圆

    桶当中。现在,小白变成了一个又白又软的轮胎的模样。

    老k对小白说:「我们接下来要把你作为轮胎,装在我们研究所的重型运货

    车上,今天你的任务是往仓库拉30车钢锭,每车载重量80吨。不过你放心,

    「s1」能保证你不会受伤的。」

    说完,工作人员就要进行安装,却被老k拦住。原来老k发现了一个问题,

    小白的身体极为柔软,一旦压上重物会使她著地的一面完全压扁。老k捉摸了一

    会,想出了个主意──充气。

    普通的充气方式是行不通的,从小白嘴里灌入的气体还会从小白的嘴巴与阴

    唇间的缝隙里漏出。

    老k采取了一种更科学的方式来保证小白体内气体的循环利用,即发酵。方

    法很简单,工作人员从小白嘴里喂入大量的生黄豆、萝卜和过期变质的酸奶,这

    些食品经过小白肠道的消化会产生大量的气体,排到肛门时,堵住自己肛门的鼻

    孔又会把这些气体吸入体内,形成一个不间断的循环,即使有所泄露,小白肚子

    里的食品也足以保证气体一整天的排放量了。

    小白的舌尖因为与自己的阴di连接在一起,所以让嘴巴来咀嚼食品是不可能

    了,只能采取灌食。灌食的过程是相当痛苦的。在不用考虑营养吸收问题的前提

    下,卫生也就不用多考虑了,工作人员先用脚把黄豆和萝卜分别碾碎和跺烂,搅

    拌在一起成糊状,再把小白的嘴巴扒开一条缝,用手一把一把的抹进去,等填满

    一口,就灌一包变质酸奶,把黑糊糊的黄豆萝卜糊冲进小白的胃里。

    就这样操作了二、三十次,小白的肚子眼看著从扁平慢慢隆起,老k为减少

    等待时间,加快消化过程,又让工作人员给小白喂下大量的生酵母块,把小白撑

    得是直翻白眼。

    等了十分钟後,只见小白高高隆起的肚子开始作不规则的蠕动,还不时传来

    「咕噜咕噜」的响声,小白也露出痛苦的表情。酵母开始发挥作用了。生黄豆、

    萝卜以及过期变质的酸奶经过酵母的发酵和肠胃的消化,变成了稀便和臭气,通

    过消化系统、肛门、鼻腔,开始了在小白体内的可怕循环。

    等工作人员七手八脚地把「小白牌」轮胎安装完毕,小白开始了一天辛勤的

    劳动:重型运货车把小白从颠簸的道路上碾压得变了形,一圈圈的碾压又加速了

    小白肚子里食品的消化,消化完排出的臭气夹杂著大量稀便一丝不剩全被小白自

    己通过鼻腔吸进肚子里,让小白原来柔软的身体变得极具弹性。

    路上石子的磕碰,再加上阴di和肛门的刺激不断,痛苦和高潮交替出现,直

    到午夜才结束了小白整整一天的折磨。此时小白的肚子里已经灌满了自己的yin水

    和臭气,脸上、嘴角也到处都是黏液,让一边全程陪同观看的小雪也刺激的湿透

    了内裤,心里捉摸著明天轮到自己将会有什么样的遭遇。

    第二天,小雪早早的来到了试验室里,小白也注射了还原剂恢复了原样站在

    一旁,等待著新一轮的测试。

    老k宣布,今天测试的主题是扩张和拉伸。分别对不同的身体部位作不同的

    测试,从头部开始。

    老k先让小雪两腿叉开跪在地上,工作人员把她的膝盖和脚腕分别用四只铁

    环牢牢地固定,两只手也从背後交叉捆住,老k一摁电钮,地上缓缓升起了一根

    钢棒直通进小雪的荫道里顶住了她的子宫口,又取出一只鼻钩钩住小雪的鼻孔并

    高高吊起,鼻钩尾部的细绳绷得笔直,牵引的小雪高昂起头,张大了嘴巴,鼻孔

    被挣成了两个黑洞,整张娇美的脸庞顿时扭曲得变了形,一时间,痛苦主宰了小

    雪的全身。

    老k一挥手,一旁操作的工作人员一起散开,只留下两名男性工作人员在小

    雪的身旁,两人先试探性的用食指塞进小雪的鼻孔转了几下,看到她还能承受,

    於是二话不说,拔出手指掏出荫茎就插进了小雪的鼻孔里。

    开始还一先一後,接著慢慢变成了同时插入,最後两人竟然抽插起来,开始

    了前所未见的鼻孔性茭。这两根荫茎可要比手指粗多了,小雪的头被鼻钩拉住无

    法躲避,只能任他们蹂躏,鼻孔被撑得只剩一层薄薄的肉皮,紧紧箍在荫茎上,

    只五分钟就让两人射了精。

    不等jing液流出,又有两名工作人员换了上去继续抽插,这样交替上阵,jing液

    顺著小雪的鼻腔不断的流进肚子里。

    一旁闲著的两名女工作人员也兴奋了起来,脱下鞋,把脚从男工作人员的间

    隙中硬塞进了小雪的嘴巴里,小雪的小嘴被塞得满满,扩张到了极限,鼻孔无法

    呼吸,嘴里的味道又臭又咸又苦,脸上分不清口水、鼻涕、jing液,眼泪一个劲地

    往下淌。

    这样过了一个小时,十几名男工作人员都she精过後,小雪这才得以呼吸,一

    解开束缚,小雪就瘫倒在地上,嘴里还在不停地呕出黏稠的jing液。

    刚以为能休息一下,却听到一旁的老k说道:「好了,下面测试丨乳丨房。」

    工作人员拿来了两支巨型针管。

    老k解释说:「针管里这种液体是我们新近研制出的特种营养液,一旦注入

    人体就可以转化为海绵体,能吸收各种液体,且吸收後体积能膨胀到自身的一千

    倍。」

    说完就把小雪平躺著摆在地上,对著小雪的两只丨乳丨房注射了下去,注射完毕

    又叫工作人员不断地往丨乳丨房上洒水。

    就这样,十几桶足有一百多公斤的水洒下之後,小雪胸部由原先的36d,

    慢慢膨胀起来,越来越大,一直涨到了老k腰间这个高度才停止,变成了两个直

    径足有100公分的巨大肉球。

    在老k的示意下,两个工作人员往上一跳,小雪的丨乳丨房竟把两人弹起了3米

    多高。老k还不罢休,又往小雪的丨乳丨头里注射催丨乳丨剂,让小雪的丨乳丨头涨到了乒乓

    球大小。2分钟後,丨乳丨头竟开始分泌起了丨乳丨汁,而且越来越多,分泌速度也越来

    越快,最後竟像喷泉一样喷涌起来。一旁的小白好奇地凑上前尝了一口,竟然有

    一丝甜味。

    小雪也忍不住伸手自己摸了摸,虽然因丨乳丨房变的巨大够不到丨乳丨头,但几下抚

    摸也让小雪感觉到强烈的刺激,荫道收缩了几下,竟然泄了出来,达到了高潮。

    老k让工作人员把丨乳丨汁收集起来,随即命令继续测试第三部份:「内脏」。

    老k拿过一根模样奇特的透明橡胶管,并对小白和小雪简单解释,原来这橡

    胶管是由四根头粗尾细的管子组合而成,每根管子粗的地方都有小腿粗细,四根

    管子中间的连接处有一个滞流阀门,平时关闭使四根管子相互封闭,一旦打开,

    可保证其中三根作为入口的管子向第四根管子的单向通畅,还能防止逆流。

    老k挽了挽袖子,分开小雪两腿,两手用力一扒,竟把小雪的尿道撑开了碗

    口大小,小雪不知道是痛还是爽得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小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一名工作人员上前把橡胶管的一根入口管塞进尿道,老k一松手,管子牢牢的嵌

    在了小雪的尿道里。老k还不放心,又用手拽了拽,拽得小雪几乎翻起了白眼。

    紧接著,老k又对小雪的荫道和肛门如法炮制。

    这时,小雪先前喷出的丨乳丨汁已被收集在四个大桶中,雪白的散发著丨乳丨香。老

    k看了却不太满意,嫌太少,叫工作人员想办法增加一些,不用丨乳丨汁也行。於是

    一干工作人员开始发挥起来,可乐、蜂蜜、辣椒水、香油都加在了丨乳丨汁里,还有

    几名工作人员撒了几泡尿进去。老k又取来了止呕剂、利尿剂、强力泻药以及兽

    用催丨情剂加进桶里,搅拌均匀,於是原来的四桶丨乳丨汁变成了十桶颜色漆黑、散发

    著奇怪香味的半凝固液体。

    工作人员搬来了一台小型水泵,一头与水桶连接,另一头从小雪的嘴里深深

    地插进她的胃里。水泵接通电源一开动,十桶液体就源源不断地泵进小雪的肚子

    里。小雪被撑得直翻白眼,但又在「s1」的作用下始终保持著清醒。转眼

    间,十桶说不上什么成份的液体就全部灌完。小雪的肚子此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

    半人多高的雪白圆球,原来小巧的肚脐也被撑得核桃大小。

    在利尿剂和强力泻药的作用下,小雪肚子里的液体从尿道和肛门排泄进了橡

    胶管,兽用催丨情剂也开始发挥作用,小雪的小脸涨得通红,yin水像撒尿一样喷涌

    而出,丨乳丨房在刚才的基础上又进一步涨大。

    转眼间,三根入口管都被灌满,但在滞流阀门的作用下停止了流动。

    一名工作人员迅速地拔出水泵管,另一名工作人员用力地把作为出口的第四

    根管子塞进了小雪的食道里。因为四根管子都是前粗後细的设计,所以丝毫没有

    脱落的可能。

    老k对站在一旁的小白说:「下面,我们将要打开滞流阀门的开关,小雪体

    内的液体将会通过尿道和肛门排泄进橡胶管,在阀门作用下,这些排泄物加上小

    雪的yin水又会顺著管子流回小雪的肚子,形成一个循环。因为我们事先在液体里

    加上了利尿剂和泻药,所以这种循环没有我们的同意是不会停止的,这个测试将

    持续一整天。为了让你更好的体验到测试的乐趣,这个开关我们想让你来动手打

    开。怎么样?」

    听了老k的话,小白极为乐意地同意了。在小雪期待与害怕交织的眼神注视

    下,随著小白右手轻轻的一扭,小雪体内可怕的的液体循环开始了。

    只见漆黑浓稠的液体没有间断的从撑大的尿道和肛门里喷涌而出,再加上大

    量yin水的稀释,从橡胶管中又顺著小雪的食道灌入了小雪的胃里,并在利尿剂和

    泻药的作用下,没在小雪的肚子里作丝毫停留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循环。小雪下

    身的三个孔洞被塞得满满的,肚子里的兽用催丨情剂也在一波波的刺激著小雪的性

    欲,小雪顿时陷入了被高潮和痛苦轮流主宰的地狱。

    就这样,在来到研究所的第一个月里,小白和小雪轮流体验著从未有过的经

    历。

    为了便於试验,老k禁止两人穿上衣服,测试的内容也是花样翻新,有一次

    老k甚至把小白的荫道口撑成了1米x1米的正方形,并用混凝土把小白的上半

    身凝固,倒过来摆在了研究所的大门口,肚子上还烙上了「垃圾桶」三个大字。

    那一天结束後,小白的荫道被烟头、果皮、废纸塞得满满的,甚至还有两只

    老鼠爬了进去。当天晚上。小雪忍著臭味,捏著鼻子从小白的荫道里掏出了好几

    十斤的垃圾……

    转眼间,第一轮测试结束了。

    二、嫁接移植试验

    试验进入了第二个阶段──改造移植。据老k介绍,在这个阶段,测试的内

    容已不仅仅局限於对身体外观的改变,为进一步测试「s1」超强的保护能

    力,在下面的一个月里,将对小白小雪两个人的肉体作彻底的改造,仍旧由两人

    轮流进行。

    在小雪的积极要求下,这一轮从小雪开始。

    第一天。

    老k让小雪呈「大」字形平躺在手术台上,把她的四肢、脖子、腰部都一一

    固定好,一名工作人员用剃刀把小雪全身的毛发,包括腋毛、荫毛都刮了个一乾

    二凈。

    第 44 节

    -

    第 44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