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32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32 节

    ………”零子大吃一惊。

    “和你想的一样,就是世界四大黑社会中的其中一个。”林黛羽回道。

    “godhand………龙蛇会……。天堂笑顏。”零子感到一阵晕眩,想不到事

    情发展如此出人意料,四大黑社会中的叁个竟然都与此有关。

    “你们的目的是什麼?”林黛羽转身怒问道。

    “哎呀呀,黛羽妹妹似乎误会我了哦,我们龙蛇会与零子妹妹的事情毫无关

    系。只是……。”陈春顿了顿,“我们对godhand和天堂笑顏的纷争很有兴趣。

    嘛,两位都是聪明人,想必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是不是没有其它选择?”零子沉下声音。

    “好像是的。”陈春耸耸肩,事不关已的笑了笑。

    “陈春,你这是在威胁零子?”林黛羽也明白了潜在的意思,既然资料是经

    龙蛇会的人经手从godhand内部盗取,那麼他们想必也会拥有资料的备份。做为

    竞争对方,龙蛇会自然很愿意坐山观虎看着天堂笑顏和godhand互相争斗,以获

    渔翁之利。而零子则是最好的导火索。

    “好,陈春是吧?我同意你们的要请。”零零重重地点了点头,仿佛下了很

    大的决心。

    “哈哈哈哈,很好很好。那麼交易就算初步完成了,你家族方面的事情我们

    会处理的,零子妹妹只要专心打好比赛就可以了。嘛,我想两位想必还有很多话

    要说吧,我就不打扰两位了,在下先告辞。”说罢,不等两人回话,陈春就自顾

    自地走了出去。

    屋内一片寂静。

    “零子,你一定要小心陈春这个人。”许久,林黛羽才发话。

    “谢谢你,他是个可怕的男人,我知道的。”零子点点头。

    “对不起,害你越陷越深了。”

    “这不是你的错。”零子沉声回答道。

    “零子。”

    “恩?”

    “我是被人胁迫才参加这场搏击大赛的,为此……我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的

    东西。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想你步我的后尘。”

    “当然,可是,我们又该做什麼呢?”

    “同心协力!”林黛羽抬起头,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下面有请,我们的小凤仙蓝岭小姐。”菲妮莎挑逗的声音在擂臺中央扬起,

    性感妖艳女王穿束让她一出场就获得了热烈的掌声。

    然而,这次的主角却并不是她。

    蓝岭低着头,慢慢地走上了擂臺和往常一样,她穿着亮丽的蓝色紧身皮衣,

    扎着俏丽的马尾辫,但脸上的神色却略显疲倦。虽然已经接受了赛前护理,但几

    日以来连续不断的xing虐仍然耗尽了她大部分的精力。

    “我不会输的!”蓝岭默默对自已打气,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如果输入恐怕

    自已就得陷入godhand无尽的轮jian地狱中去,直到死亡为止。

    “蓝凤仙!蓝凤仙!”观眾在臺下大声喊采,但他们并不是想要为可怜的女

    孩打气,而是没有丝毫怜悯地期待她陷入更深的欲望地狱中去,以满足他们的yin

    虐心理。

    “欢迎大家来观看,这次专为蓝凤仙选手准备的惩罚游戏。我们比赛的方式

    很简单,也很为选手着想。”菲妮莎顿了顿,向臺边的工作人员挥了挥手,很快

    一根粗大的麻绳慢慢垂了下来,这根麻绳十分之长,几乎可以环绕整个擂臺,每

    隔一米左右的距离都会有一个粗大的绳结,蓝岭很快就明白了他们的意图,她做

    好了心里准备。

    菲尼莎将粗绳拉到地上,然后套进地上的马达,马达一点一点地运作起来,

    上面的绳子也开始一点一点地崩直。“啊哈,我想在场的观眾以经知道这次惩罚

    的项目是什麼了。我们的蓝岭小姐将骑在绳子上面,绕场一周,当然了我们会在

    中途加入一些小玩意儿,以增加游戏的乐趣。蓝岭小姐的胜利条件很简单,只要

    能够顺利在十分鐘内绕场四周,并且不掉下来的话,就宣告胜利,大家说我们的

    条件是不是很公道?”菲尼莎嘲弄的说道。

    “卑鄙。”蓝岭恨恨地报怨着。

    菲尼莎走到蓝岭面前,将她的双手反绑的身后,然后褪下裙子但没有直接拿

    去,而是摆放在脚跟。蓝岭明白,这是在限制她的步伐。接着,菲尼莎不知从哪

    拿来一把小刀,对着女孩雪白的内裤轻轻一刀,诱人的下体就这样裸露在了眾目

    睽睽之下。

    “好了,跨上去。”菲妮莎伸手摸了摸女孩的阴沪,命令道。蓝岭只得费力

    地提起左腿分到绳索的另一边,她感到麻绳紧紧地帖在自已的阴沪上,毛躁的绳

    面让她觉得十分不舒服。

    菲妮莎又走近了一些,然把用手简单地比试了一下绳子的高度和荫唇所在的

    位置,“把高度再抬高一些,我要让绳子也能够到她的菊门口。”她命令道。

    “好了,绷紧绳子。”随着马达的转动,绳子开始慢慢嵌入女孩的私丨处。

    “啊!”蓝岭吃痛叫了一声。

    “好了,小凤仙,计时开始!”连着马达的麻绳开始转动,然后粗糙的绳索

    也开始移动。很快,第一个绳结开始蹭过她的密丨穴,对她的阴di进行着磨擦。菲

    妮莎残忍地笑着然后走上前分开她的荫唇,少女最敏感的部位就这样暴露在外,

    绳结继续向上,磨擦起她的菊门,火辣辣的疼痛让女孩站立不稳,险些倒了下去。

    麻绳像耕牛一样缓慢地向前行进着,女孩感到火辣辣地疼痛,一个个绳结在

    蓝岭的荫唇间磨擦着,然后慢慢移动菊门口,像一把恶毒的锯子一样蹂躪着女孩

    最娇嫩的部位。

    “呃………呃……呃…。”身体开始习惯绳结的刺激,蓝岭开始稳住身形,

    一步步艰难地向前走去。绳结像波浪一样不断拍打着女孩的神经,被褪下的裙子

    纠缠在脚边,让她举步为艰,而做为搏击选手出色的体力和平衡能力帮助了她。

    终於,她走到了终点。

    “哎,不错,只花了二分鐘嘛,再接再力吧。不过我说过,我们要加点小东

    西。”

    “是什麼?”蓝岭害怕地看着菲妮莎,不过很快她就知道是什麼了。菲妮莎

    带来一个黑色的眼罩扣着了自已的双眼,什麼都看不见的女孩马上就失去了平衡

    感。

    “不要,这样怎麼走?”蓝岭抗议起来。

    “还有八分鐘哦。”菲妮莎嘲笑着用力拍了拍蓝岭雪白的臀部。

    “啊!”蓝岭一个鋃呛,幸好及时稳住了双脚才不至於失去平衡倒下去。失

    去双眼的视力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麻绳本来就很高,蓝岭几乎要踮着脚尖才能

    行走,现在再加上视力的丧失,她不得不更加小心,但绳结的移动更快了,几乎

    嵌进她的身体,蓝岭开始忍不住发出阵阵沉重的喘气声,此时她的体力已消耗了

    不少。

    “啊!!!怎麼回事?”蓝岭尖叫起来,行到半路的时候,绳索开始剧烈晃

    动,女孩感觉自已就被海浪中的小孩,随时都可能被打翻。她停在路中央,努力

    稳住自已。这是菲妮莎的小把戏,她知道。为的就是让她混乱以达到拖延时间的

    效果。蓝岭强忍着蜜丨穴所带来的阵阵疼痛和瘙痒感,挣扎着走到了终点。

    “哈…………哈………哈………”蓝岭不住喘吸。

    “现在可不是你喘吸的时候,还有五分鐘,你能再走两圈吗?”菲妮莎在旁

    边用夸张的语调问。

    “…………。”蓝岭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菲妮莎拿了个什麼东西走过来。

    “这是什麼?”双目一片漆黑的蓝岭,转头问道。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已不

    必问的。菲妮莎走过来分开自已的双腿,冰冷的液体注入了自已体内,浣肠?她

    恐惧地想道。

    “好了,你可以开始接下来的路程了,记住不许漏出来。如果你忍不住,那

    麼也算你输。”

    “不……”蓝岭一声悲鸣,这太可怕了,体内的液体将她的腹部绞成一团,

    她感觉自已好像要被这可怕的液体撑满了,它像火一样灼热,女孩喘着粗气,这

    简直让她无法自制。整个过程就好像地狱一般,每走一步都是一种煎熬,蓝岭觉

    得自已马上就要疯了,但是她不敢停下来,一旦失败,后果简直不敢想像。

    “啊…………啊……。啊……”沉重的步伐,赤裸下体的蓝发美女在聚光灯

    的照耀下艰难地行走,她的跨下是一根粗大的绳索,绳索上的绳结在马达的牵引

    下不断摩擦着女孩柔嫩的蜜丨穴,她汗如雨下,在这个沉重的擂臺上,仿佛可以听

    见数百人沉重的呼吸声,但她已经不在意这个了,腹部的排泄感让她发狂,精神

    也开始迷离,一步一步,终於走到了终点。

    “哈……哈……哈………”蓝岭感到全身都要虚脱了,她艰难地站直身子,

    向旁边的菲妮莎发问,“告诉我,还有几分鐘?”

    “真遗憾,小凤仙,这次你花太长时间了。还有一分鐘多一些,恩,好吧。”

    菲妮莎一拍大腿,故作怜悯地说,“我是很仁慈的,刚才帮你浣肠浪费了不少时

    间,我就帮你补回来好了。叁分鐘,怎麼样?一共给你叁分鐘。”

    “恩。”蓝岭吃力的点点头,她别无选择,这已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不过即使是仁慈的我,也不能坏了大赛的规程,这是最后的道具了。”虽

    然看不见,但蓝岭感到一个类似张口钳的东西塞进了自已的菊门,把红肿的菊门

    再次张开,然后灼热的液体被灌了进去,接着,蜜丨穴也被塞进去了同样的东西。

    “小凤仙,我用扩张器把你后面的两个洞都关死了,这样你的小屁股也填满

    了,这样你也不必担心排泄的问题了吧?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呢?”

    蓝岭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回应她的嘲笑了,她一步一步往前走,事实上绳结带

    来的疼痛感她已经不在乎了,只腹部的绞痛让她生不如死,女孩不得不花精力来

    应对这种可怕的感觉,她不得不大声尖叫来分散自已的注意力。前进,前进,她

    脑内只有一个念头。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尖锐的响声从她声边响起。

    “好了,可怜的小凤仙,时间到了。”

    刚说完,蓝岭两眼一黑,翻身倒了下去…………

    (9)

    ***********************************

    之前总是有读者希望我加强背景描写。相关的背景设定当然是有的,但我的

    原意是在故事的进行中一点点关待出来。虽然一下子放出来也没关系,但这样肉

    戏的描写就会变少了啊。

    ***********************************

    在小岛东北方有一幢奢华的别墅,别墅的主人就是这个岛的掌控者,七天王

    之一的菲妮莎。虽然已是深夜,但菲妮莎的别墅内仍然闪有亮眼的灯光,两个人

    影在巨大的床铺上疯狂的交缠在一起。男方一个是健壮的青年男子,虽然体格强

    状,但此刻已是大汗汗璃,眼中的充满着疲倦甚至于痛苦。而他的对手,则在兴

    奋地享受着这一切,她的身材高挑,腰部纤细,简直是魔鬼一般的身段。但神情

    和势态却十分的放荡,就像神话中邪恶的梦魔一样,在疯狂的吮吸着男人jing液,

    菲妮莎忘情地浪叫着,终于随着男方一声悲鸣,结束了这场交合。

    “嘛,真是不够意思呢。”菲妮莎用看垃圾一般的眼神看着瘫软在床的男人。

    “本来看你还有点像样,想不到这么没用。快滚吧!”

    “是!是,菲妮莎大人!”男人唯唯诺诺在站起来,也不顾自已赤身裸体,

    朝菲妮莎鞠了个头就抓起衣服匆忙逃了出去。

    “哼,真是没用。没有丹在果然不行啊。”菲妮莎摇了摇头,其实她自已的

    身体也已经很疲倦了,但仍然欲求不满,身体发烫。无奈,她决定去洗个澡清醒

    一下,于是光着身子就走了出去。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菲妮忽然感到了一点的

    不对境,平时在一旁伺候的俊美男仆竟然一个都不见了,空气中还弥散着一股淡

    淡的香味。

    “什么人!”警觉起来的菲妮莎忽然瞥见前方出现了一个苗条的人影。人影

    越走越近,菲妮莎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对方的身影了。乌黑的长发用淡红的发

    带捆束着,一身白衣如雪的素服,菲妮莎很快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林黛羽,哼,原来是你,你来干什么?”

    “来取你的性命。”林黛羽淡淡地回答着,神情平静地出奇。

    “哦,这也是你干的?”菲妮莎顿了顿,忽然笑了起来,“恩,我想我错了,

    你一个人干不了这事。是天堂笑颜?还是龙蛇会?哼,真是可悲啊,林黛羽,看

    来你的一生都会是别人的玩偶了。”

    “你不用激我,没有用的。”林黛羽面不改色的回答。

    “激你?你不会真的这么愚蠢吧,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对付我?你

    背后的那些人呢?”

    “没错,我只是个弃子而已。”林黛羽冷冷地说道。

    “哦,看来你以经接受了自已的命运?林黛羽,你不妨想想,即使你打败了

    我,你真以为自已能逃出godhand的手掌心吗?你背后的组织不会站出来帮你的,

    这样的话,你的父母朋友会怎么样?你不在乎自已,但他们呢?”

    这是林黛羽的软肋,也是她最大的弱点。

    “你们不敢动他们的。”谁想林黛羽却不动声色。

    “约克比你想的更冲动。”

    “你们的大哥却比你想的更冷酷。”林黛羽盯着她,一字一字地回道。

    “你什么意思?”

    “只要他敢动我的亲人们一根手指,我也就不会再听命于他。我愿意去赌一

    把。”

    “你的意思是你在他心里的份量比我这个七天王之一菲妮莎还高?别自以为

    是了!”

    “这可不好说,我的意思是说,你死了,即使他杀了我,你也不会因此而复

    活。聪明人都知道会选择哪一方。”

    “哼!”菲妮莎一时语塞,她想不到眼前的小姑娘竟然有如此胆力和细腻的

    思维。

    林黛羽一步步向前,眼神变得凝重,她开始聚集力量。

    “你背后的组织是龙蛇会!”菲妮莎突然想明白了。

    “没错。”女孩点了点头承认。

    “你太天真了,即使你搞垮了我们,你以为龙蛇会就能够给你自由?”

    “不知道,大概不会。然而龙蛇会的兴趣不在我身上,他们想要的只是在你

    们和天堂笑颜的斗争中获得渔翁之利而已。没有其它选择的话,我愿意选一个较

    好些的。”

    “哼,那我告诉你,你的打算从一开始就错了。”菲妮莎忽然大笑。

    “比如说?”林黛羽冷冷的发问。

    “你根本就不会是我的对手。”菲妮莎突然身形暴起,冲向林黛羽。林黛羽

    被打的一个搓手不及,连忙用双手隔档。

    巨大的冲击力,菲妮莎在性茭过后不仅没有显露出疲惫感,反而精力更加旺

    盛似的,不断以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向林黛羽扑去。最为七天王来说,菲妮莎的拳

    力脚力并不重,体力也远逊于丹和约克,但这仅仅是以七天王的衡量标准来说的,

    以普通搏击选手来说,她的攻击力已经是高端的了。

    “强,很强。”菲尼莎突然暴发出来的力量让林黛羽大为吃惊,自已被打的

    步步后退,然后没有反击的余地,用于隔档的手臂已经隐隐作痛。

    “怎么了?怎么了?要打败我只有这种程度可不行的哦。”菲妮莎疯狂大笑

    起来。

    “笑吧,笑吧,再疯狂一些,这样我才能有胜算。”林黛羽心中暗付,她很

    明白,自已在力量和体力上的差距,要打败菲妮莎只有发挥自已唯一的优势,中

    国武术传承的借力打力,以静制动,最大程度的消耗对方的体力。剧烈的性茭之

    后,菲妮莎的体力势必大减,现在只是靠高亢的精神力支撑而已,更何况还有那

    淡淡的花香……………

    “喝!该死的林黛羽,为什么不反击?再躲呀,我看你能躲到几时,势如雷

    霆的一记回旋脚重重地朝林黛羽头上扫去,但对方只是伸手轻轻一挡,便顺着自

    已的脚力朝相同方向飞去。无法尽性攻击让菲妮莎十分恼火,对方丝毫没有破绽,

    自已的体力却流失地越来越快,还有那莫名的香气,恩?香气?

    菲妮莎忽然停下了攻击,大声问道“这香气是怎么回事?”

    “只能剥夺人们的体力而已,当然,我事先服用了解毒剂。”

    “卑鄙!”菲妮莎怒骂起来。

    “卑鄙?那你们对我做的又是什么呢?”林黛羽幽幽地说道。

    “给我闭嘴!!!!!!!”狂乱的菲妮莎再度向女孩扑去。然而女孩只是

    静静地站在那里,完全没有躲避的意思,正诧异间。一声枪响从屋外传来,菲妮

    莎躲闪不及,子弹直射入她的脑门…………。

    “龙蛇会?”林黛羽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尸体倒下,回也不头地问道。

    “是的,我们也知道白莲花小姐可能会下不了杀手,所以就由我们代劳了。”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知道了,菲妮莎是我杀的,我会这么向他们报道,你走吧。”

    屋外沉默着,人已经悄无生息地离开了现场。

    良久,林黛羽突然颓然地倒在地上,一股深深的恐惧感袭上她的心头。

    “godhand会怎么对付我呢?”她真的想一死了之……

    此时,擂台上已是全场爆满,数千名观众围坐地现场。对他们来说,今天是

    一场难得的比赛,欲望搏击选手中的名星,冰雪玫瑰缇娅斯的征罚游戏。冷傲的

    缇娅斯在第一次出场时就牢牢抓住了观众的兴趣,然而她的格斗技巧太高,几乎

    是以完胜的姿态战胜每一局比赛,每一次胜出,人们的欲望就被吊得更高,大家

    都迫切地希望看到这位冰冷的美女在众目睽睽下当众出丑的美景。终于,机会来

    了。

    “让大家久等了,现在有请我们的名星,缇娅斯小姐出场。”主持人大声宣

    布。

    缇娅斯在观众的呼喊声中缓缓走上现场,脸上一如既往像戴着冰雕面具一般

    的神情。然而于往常不同的是,冰玫瑰此刻全身赤裸,丰满的双丨乳丨和修长的身段

    顿时赢得了全场的掌声,只见聚光灯一闪,人们立刻将眼光移向了女性最隐私的

    部位。

    赛场上沸腾起来,缇娅斯面无表情地站在场上,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赛

    事却仍然没有开始,女孩默默地承受的观众的视奸,不过没有露出丝毫的怯懦。

    终于,主持人说话了。

    “现在,为大家介绍一下比赛的规则。规则很简单,大家也看到了,场上左

    边有六个玻璃杯,我们的冰玫瑰小姐,只要按时在规定的时间内用jing液灌满它们,

    并饮下去就可以了。至于jing液从哪里来?我们会邀请在场的观众做为志愿者来协

    助比赛进行。”

    主持人的话刚说完,观众间立刻就爆炸了,人们纷纷示意表示愿意协助,场

    内热火朝天。每个人都想亲自来品尝眼前的美女,由于人数太多,举办人员不得

    不采用随机抽取的方法来决定协助者。

    缇娅斯冷冷地看着眼前yin乱的人们,她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

    人员的选取很快就结束了,不一会儿,十个男人缓缓走上了现场。他们每个

    人都戴着一个奇怪的假面具,看不清楚脸。但从华贵的衣着来着,他们都是各个

    国家的社会名流,毕竟观看一赛如此具有诱惑力的比赛花费可不小。

    “各个请先准备一下吧。”主持人示意上场的协助者,然后他走上去,命令

    一边的工作人员强行将缇娅斯按倒在地,“现在开始你就爬着吧,记得不允许站

    立起来。”

    “我明白了。”缇娅斯咬咬牙,表示顺从。

    “现在我们为你打扮一下。”主持人说完,从旁边接过一根细长的黑色皮带,

    用皮带将他的双臂和上身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让她只留有小臂和双手能进行非常

    有限的活动。然一个副沉重的双铐将她的双脚锁在一起,之后他还戏弄似地将一

    个颈圈套在了女孩的颈部。

    “好了,现在你就像母狗一样了。”主持人笑着提起皮带,在她浑厚的屁股

    上踢了一脚。缇娅斯只得困难地跪在地上挪动双膝,朝台上的那些男人爬了过去。

    “这样就差不多了,记住,你的时间是有限的,比赛开始!”

    缇娅斯明白自已别无选择,只能强忍着屈辱慢慢爬到其中一个男子的面前,

    握起那早已勃起的棒棒,张开嘴吮吸了起来。顿时一股男人的腥臭直冲入她的鼻

    腔,让缇娅斯直打恶心,但无奈,她开始用手抚摸着男人的茎身然后开始慢慢吮

    吸起来,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它轻轻地放在男人的胯下,握住对方的茎袋慢慢揉

    起来。

    “哦,想不到我们的冰玫瑰动作如此的熟练?难道对这种事已经驾轻就熟了?”

    主持人恶毒地嘲笑起来。

    缇娅斯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无视主持人的话,继续吮吸着眼前男人的rou棒。

    “哦,对了有件事忘了提醒你,男人的总数是无限的,想必有更多的人愿意

    帮助你完成任务吧,所以不要迟疑了,用你的身体去尽量满足他们吧,jing液越多

    越好,不是吗?”

    缇娅斯很快就感觉到了有人从背后侵入自已的身体,男人开始逼近,女孩不

    得不空出两只手服务两边的rou棒。很快,第一个被吮许的男人开始吼了起来,他

    身体剧烈扭动起来,一股粘稠腥臭的滚烫jing液猛烈地涌进了缇娅斯的小嘴中,缇

    娅斯措手不及,她白着眼不断咳嗽着将那rou棒吐了出来,不过大量的jing液已经撒

    在了她的身上和脸上。

    “啊啊啊,真可惜,浪费了呢,可是冰玫瑰,时间可不多啊。”主持人恶毒

    地说道。

    缇娅斯没有办法,只能转身爬到另一个男子面前,握住他的rou棒再次吮吸起

    来。起初还算顺利,但渐渐地,随着身后男子的突刺越来越猛烈,缇娅斯完全集

    中不了精神,终于随着一声怒吼,大量的jing液再次涌进了缇娅斯的身体里,只不

    过这次是身后的那个洞。缇娅斯缓过神,准备一心服务眼前的rou棒时,背后空着

    的肉丨穴立刻就有新的rou棒填充了进来。意识到自已无然专心的动作时,缇娅斯只

    好强忍住背后的快感,全力的吮吸着眼前的rou棒。终于,rou棒再次有了剧烈的反

    应,她急忙松开嘴以迎接即将到来的jing液,很快,缇娅斯两眼翻白,但总算接住

    了腥臭的jing液。

    含着大量jing液的嘴涨得鼓鼓地,让女孩十分难受。但为了不让辛苦得来的精

    液浪费,缇娅斯只得一点一点的挪动身体,慢慢爬到放有杯子的台桌前,张开嘴

    将口中的jing液吐到里面中去。满口的jing液只填充了浅浅的一层,想到还有满满的

    五大杯,冰玫瑰就感到一阵无比的绝望。

    缇娅斯转过头,慢慢地朝男人们爬去。此时刚射完精的男人已经从场上退出,

    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男人走到台上来。女孩惊讶地看到,其中有不少是已经年迈

    的老人,不禁在心里暗暗叫苦。

    男人的冲击还在加剧,他们一边在享受着可怜女孩的肉体,一边在进行骚扰

    以分散她的注意力,他们不放过她的每一个地方,蜜丨穴,肛门,丨乳丨房都在遭受着

    无情的侵犯。有人从后拉住她的头发,迫使她仰起头,以至于缇娅斯无法顺利地

    用嘴吮吸别人的rou棒。大量的jing液撒在她的身上,脸上,和肉丨穴中,但没有一滴

    是射在她口中的。就这样,缇娅斯在不断的折磨中,反复和男人进行着抗争,同

    时又要尽量服务前方的rou棒让对方she精。

    终于随着又一声爽快的吼声,最后一股jing液射入缇娅斯的口中。这样一杯的

    jing液终于灌满了,此时的女孩以大汗淋漓,不断在喘着粗气。赤裸的美妙躯体上

    布满了大量的jing液。

    “怎么了冰玫瑰,这样下去时间会不够用的哦,快点喝下去。”

    “恩。”缇娅斯疲倦地点点头,伸手拿起眼前盛满腥臭jing液的杯子,停了停,

    然后强忍着恶心一口气喝了下去,喝完后剧烈地咳嗽起来。

    “味道还行吧?这可是你努力攒来的啊。”主持人讥笑道。

    此时的缇娅斯已经没有反击的力气了,她吃力的转过头,慢慢地爬向男人们。

    还有五杯,五杯,缇娅斯感到一股强烈的无力感。也不知过了多久,缇娅斯感到

    自已的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她已经不在乎屈辱感了,身体内被急迫感所驱使,

    吮吸着一根又一根的rou棒。第二杯,第三杯也被灌满了。第四杯的时候,缇娅斯

    感到事情有了变化,身边的不到是精壮的成年男子,而是换成了一群老人。老人

    的rou棒比起成年男子的更为恶心,恶臭味更强烈,但这还不是最糟的,无论缇娅

    斯怎么努力,都很难让老人那垂软的rou棒she精,即使使出浑身力气,所得到jing液

    量也远远少于成年男子。身体已经开始麻痹,体力已到了极限,到后来完全是机

    械性的一点点吸着rou棒。

    过了很久,第五杯终于被填满,缇娅斯挣扎着将浓厚的精力灌入自已的腹中,

    她感觉身体已经要被jing液填满了。还剩一杯,时间却已经不多了,憎恶,绝望,

    愤怒,种种负面感情涌向她的心头,她想到了自已的从前,那段黑色的回忆,那

    段屈辱的过去…………。

    我要复仇!我要对那个男人复仇!

    缇娅斯的心在怒吼……

    (10)

    ***********************************

    主要的肉戏被我压到下一集去了,因为这样可能会流畅一些。关於剧情,林

    黛羽是女主角没错,不过她的情节走向并不是复仇。

    ***********************************

    ‘大哥’正在享受着他精美丰富的早餐,方才肆意地宣泄让他心里愉快极了。

    面对他的,是一张宽大,松软,非常华丽舒服的床。床上的女孩还在轻轻抽泣着,

    她是完全赤裸的,细弱的腰肢,柔软修长的腿和坚挺的丨乳丨房,谁也没想到,擂臺

    上平静优雅的白莲花此刻正像一只无助的羔羊一般,饱受着无情的摧毁。‘大哥’

    喜欢这样的女孩,他喜欢听说她们呻吟和哭喊,喜欢看她们倒地自已身下,无助

    地挣扎,这是他最大的乐趣。而林黛羽则是他最中意的一个,他喜欢文静温柔的

    女孩子,但她们都太过脆弱,没有几个能撑过他那非人的折磨。但林黛羽不同,

    她同时拥有知性和坚毅两种特性,她很聪明,懂得反抗命运但又太过善良,看着

    她在自已布下的迷宫中挣扎求生的过程,给他来说是一种无上的享受。

    林黛羽雪白的身子蜷曲在华贵的被褥上,柔弱的身躯显得娇弱无助,楚楚动

    人。她已经睡着了,睡得很沉,那只因为她已被折磨得太久,哭得太疲倦。

    “臭表子,就这麼睡着了?”约克还意由末尽,他走到林黛羽身旁,拿起手

    中的巨大按摩棒对着女孩的肛门就重重地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沉睡的林黛羽被突如其来的刺激惊睡,她扭动着身体,

    想要躲避巨大的电动棒棒,但身体却被牢牢按住,丝豪动弹不得。

    “够了,约克。”

    “怎麼了大哥,你该不会心软了吧?她对我们组织做的事可是罪无可赎。”

    约克满脸不快,继续用力将电动棒插得更深,并按下了电击按扭。顿时电光闪烁,

    女孩的身子像脱水地鱼一样,上下抽动着,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哭喊。

    “我说够了!听到了没有!”大哥重重地重复了一遍他的命令。

    “啊?为什麼啊?”约克更不满了。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冲动啊。”房间内一个削瘦的男子用不紧不慢地语气

    说道,“这个小表子接下来还有表演,你现在把她弄垮了,接下来我们难免会被

    其它道上的朋友取笑。龙蛇会想必很愿意看到这一幕。”

    约克听了对方的话,似乎也觉得有理就不甘心地松开了按摩棒,走开时还不

    忘在女孩的双丨乳丨上踢一脚。林黛羽浑身颤抖,全身蜷曲在一起,重重地喘着粗气。

    “来人。”男子打了个响指,“把这个女人送到医务室去治疗,这可是我们

    重要的玩具,记住了吗?”

    两个手下快步上前,抱起赤裸的林黛羽走了出去。这样,室内就只剩四个人

    了,冷静的大哥,暴躁的青年约克,削瘦的男子和在一旁一脸事不关已的胖子。

    “我召你们两个来,事态想必已经很清楚了。”大哥首先发话。

    “恩,事情我和福兰特已经大致明白了。我的想法是,发难的应该主要还是

    龙蛇会,天堂笑顏那里暂时不会有什麼动作。”

    “恩,最近由於龙蛇会在东南亚的市场份额被我们挤压,加上南非不断冲突

    的地块之争愈演愈烈,他们想必会有一些动作。当然了,像龙蛇会这样巨大的组

    织绝不可能毫无主张地就采取正面行动。所以嘛……”胖子顿了顿,轻笑着看了

    看大哥,“或许,我是说或许欲望格斗大赛就会是他们所拟定的突破点。”

    “和我想的一样。”大哥拍了拍手,“所以我才会把你们两个叫回来,现在

    我们七个人之中丹和菲妮莎已死,只有约克一个人不足以协助我管理整个大会,

    所以我需要你们两个回来。”

    “疯狂医师呢?他不在这里?”胖子挑了挑眉。

    “我派他去俄罗斯了,因为有件事我一直很在意。”

    “哦,什麼事?”

    “这场大赛里有一个名叫緹婭斯的俄国女人,她於其它格斗选手不同在於,

    我们跟本查不出有关她的任何背景资料,她的过去所有的一切一片空白,就好像

    凭空从这个世界上跳出来的一样。”

    “似乎挺有趣。”胖子嘴唇轻微地抽动了一下。“

    “然而如果只是这样并不值得我如此大费周章。只要她不是什麼妖魔鬼怪,

    我就一定有自信可以查出眉目。事实上早在几天前,就由布拉福亲自出手在赛场

    上击败了那个女人,但就在我们准备进行拷问的时候,上面bigdaddy大人就亲自

    发出勒令不允许我们对那个女人出手?”

    “bigdaddy亲自下的命令?”

    “是的,所以我才十分在意这个女人究尽有什麼背景可以让digdaddy亲自下

    令关注。所以第二天我就让布拉福前往俄罗斯调查。”

    “查到了什麼?”

    “没有。”大哥摇了摇头,“目前为止布拉福还没有带回来任何情报。digdaddy

    的态度非暖味,坦白说我不知道上面在想些什?br />

    “我好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削瘦的男子神经质地笑了笑。

    “事情还有更出人意料的发展,原本那个俄国女人已经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只是我没有想到那个林黛羽会突然跳出来,而且她尽然会选择通过正常的大赛规

    则来试图解救緹婭斯,坦白说她这一招选得很好,任何自作聪明的行动都逃不过

    我们的情报网,但如果所事情放上臺面的话,其它组织的人都在看着,我们根本

    无法拒绝。”

    “林黛羽?”胖子邹了邹眉,“就是刚才那个一直被你们玩到现在可怜女孩?

    她是谁?”

    “我们的一个玩具而已。”约克满不地乎地说道。

    “玩具?”削瘦的男子哼了一声,“一个不安份的玩具。”

    “就是因为这种不安份才有趣啊,驯服屈从的女人到处都是,但像她那样的

    女孩却很少见。她越努力越挣扎,玩弄起来的乐趣就更大,看着她一次又一次地

    从绝望的深渊中爬上来,然后又一次又一次地被我们打击下去,看着她痛苦和无

    助的模样,的确是最好的享受啊。大哥这麼将她放养在外面,也就是为了给她一

    点奋斗和挣扎的目标吧,不至於沦落的太快。”

    “没错,她既然想玩小把戏,那我就陪她玩得尽兴。虽然这件事出乎我的意

    料,但我可以保证林黛羽仍然逃不出我的掌心。我甚至以经想到了一个美妙的点

    子来折磨这朵可怜的小莲花。”

    “何以见得?”

    “再聪明的女人也会有她的弱点,有的人的弱点是财富,有的人却是权力。

    而现林黛羽最大的软肋,也就是她的亲人们都捏在我的手里,我敢保证她一定会

    听命於我。”

    “你认为林黛羽在接下来的比赛是会胜还是会输?”

    “赛事已经安排好了,虽然情非得以,但大赛所作出的承诺一定要得到保证,

    比赛可以不公正,但承诺一定要公正。男人的欲望和女人的欲望,男人为了欲望

    而付出金钱,女人为了欲望而献出肉体,只有维系住这两点才是大赛存在至今的

    关键。”

    “我们明白。”另外两人对视了一眼。

    “林黛羽!林黛羽!”在观眾的热烈簇拥声之中,林黛羽一如既往地穿着白

    色的素服,面带着丝丝忧伤的表情缓缓走上擂臺,而她的对手们早已等候多时了。

    林黛羽这次的对手是叁个壮硕无比的黑人男子,和他们强壮的体型比起来,林黛

    羽的身材显得是那样的柔弱和纤细。就好像势在必得一样,黑人们yin笑着露出了

    雪白的牙齿。

    “緹婭斯,这样就可以救助到你了吗?”她有些怜惜地看着擂臺外,被以屈

    辱态势绑着的冰玫瑰。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摆起了战斗的架式。

    ……

    在林黛羽的私人房间内,緹婭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注视着周围的环境。房

    间内的空间并不大,但家具和器皿摆放着却整齐有序。除此之外屋子里并没有任

    何特别之物,甚至连任何锻炼的器材也没有。只有零星的书本和几只像起来像是

    捡来的小狗小猫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一个格斗家似乎并不需要这些东西。然后她

    抬头望向门的另一边,救了自已的女孩此刻正在厨房烹飪着菜肴,一股浓香从厨

    房里传出。緹婭斯冷哼一声,她已经明白房间的主人

    第 32 节

    -

    第 32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