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25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25 节

    代代相传,两人在

    相交之余还经常切磋武艺。钟总裁见到女儿有这样一个朋友相拌,十分放心,更

    加专注于工作。

    一天,雪玉应邀来到伊木家,在城市里拥有一幢别墅也只有有钱人才能办到。

    全日式的三层别墅,内设游泳池、花园、草坪,外部保安系统严密,20台监视器

    24小时监视别墅外的动静。

    枫依然是一身和服站在门口迎接,雪玉自从到了日本就整日被花粉过敏搅的

    痛苦不堪,外出必须带上厚厚的口罩,一下车连话都顾不得说就拉着枫闯进别墅。

    别墅内的空气终于让雪玉摘下戴了数日的口罩,“日本的空气真叫人受不了,难

    道没有能呼吸新鲜空气的地方么?”

    “当然有,比如现在的北海道,依然是白雪茫茫,要是你有兴趣我可以带你

    去玩一玩。”

    “算了,那种地方还不是要戴口罩,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两人闲聊了几句,

    枫突然提出看影碟,60寸液晶数字电视其实和看电影没有区别,雪玉在家就喜欢

    看日本偶像剧但她担心自己的日语,“没关系,我已经特别为你制作了中文字幕。”

    枫告诉她,“真不好意思,麻烦了。”

    雪玉十分感激。《猿蓿苤灸艘链怠贩隳贸稣馀蘢vd,“我们就看这个吧。”

    对日语几乎一窍不通的雪玉并不知道“猿蓿堋笔鞘裁匆馑迹挂晕侨毡景娴摹?br />

    木乃伊》于是同意了。影片开始播放,一名身穿和服的美丽少女戴着口罩走到了

    一条小巷。

    突然,跳出几名戴口罩、头巾、墨镜的人,一把抓住她,一人扯下她的口罩,

    将一大块布塞进少女准备大叫的嘴里,另一人迅速将早已准备好的胶布贴在少女

    的嘴上,又用一块白布蒙住她的口鼻,在脑后系紧。再用黑布蒙上她的眼睛。与

    此同时,其余几人拿出绳子,先把她双手扭到身后,把绳子在手腕上紧紧绕了几

    圈,然后交叉绑了起来,剩下的绳子绑住肘关节,捆紧后绕过前胸,绑住丨乳丨房,

    再绕回来把胳膊和身体固定在一起,整个过程中,那少女一直呜呜闷叫。捆完她

    的脚,有一人拿出一个密码箱,几人七手八脚的把少女塞进箱子,盖上箱盖,扣

    上锁,一人拉出扶手,拖着箱子走向远处。

    雪玉看到这里,眼神已经不对了,她感觉,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什么在蠢蠢欲

    动。片子继续放下去,剧情变得十分简单,绑架者也都是一些少女,都是同一个

    医院的护士,她们将“猎物”带回医院废弃的仓库,每天用各种手段对被害人进

    行捆绑、包裹、堵嘴,被害人大部分时间像木乃伊一样被纱布和绷带包裹全身,

    锁在仓库里,有时候还要被装箱,经过几天这样的日子后,她终于乘人不备,逃

    了出来,逃跑时,身上还披着风衣罩住木乃伊的身体,脸上戴着口罩挡住塞紧的

    嘴,全身只有脚能动。护士们找了一天,一无所获。从此以后这些护士相继失踪,

    当最后一个护士被捆绑、堵嘴、蒙眼、装箱后扔进一个地下室,那里有好几个箱

    子,里面发出呜呜呜呜的叫声,绑架者摘下口罩,就是那位少女,于是,一轮新

    的木乃伊制作、饲养、调教开始了。

    影片结尾,这些少女居然成为好朋友,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这样的片子,

    雪玉是第一次看到,她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越来越快,聚精会神

    的看完整部影片,她的脸都红了。“伊木枫,你让我看这种影片是什么意思?”

    雪玉有一丝兴奋、一丝恼怒,但她发现,自己身边的沙发已经空了,伊木枫

    消失了。都是自己太大意了,雪玉暗想,明知道她会忍术看影碟还那么专心,人

    溜了都不知道,而且为什么看这种影碟会这样专心,难道……她不敢往下想了。

    忍者擅长释放毒气,雪玉先带上口罩,然后开始寻找出口,但是,没走两步就跌

    回了沙发上,不好,口罩里有毒,雪玉急忙扯下口罩扔在一边,还好没有吸入太

    多,雪玉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门口走去。一身忍者打扮的枫突然出现在

    她面前,“雪玉,我没想到你看的这么认真,看来我们还是同好。”

    “闭嘴。”

    雪玉拼尽全力打出一拳,她明白如果不能一招打倒对方,自己就完了。然而,

    拳头却打在一张巨大的棉布包袱皮上,枫就站在包袱皮后面,拳风完全被包袱皮

    所吸收,同时,包袱皮向雪玉盖下来,她还没明白怎么回是,已经被包在了里面,

    一股浓浓的香气在包袱里弥漫,在昏厥前,她听到枫在得意洋洋的解释“包袱皮

    是忍术里不可或缺的东西,可以用来隐藏自己,携带武器,我却喜欢用它来装人,

    晚安。”

    大约一小时,雪玉清醒了过来,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呼救,但发出的声音竟

    然是小的可怜的呜呜呜呜声,这时她才发觉,自己的嘴变成了实心的,舌头被一

    个软软的东西压的动弹不得,嘴唇的感觉是被粘住了,好象是贴上了胶布。鼻子

    的呼吸十分不畅,一个厚厚的口罩压着口鼻抑制呼吸,口罩外面用纱布缠绕,一

    直包裹住整个头部,只露出一双美目。雪玉费力的动动身子,却一动不动,仔细

    一看,全身已经笼罩在白色的纱布里了。“你醒了。”

    枫的声音出现了。雪玉尽最大努力扭动身体并发出呜呜呜呜声,眼睛里充满

    恐惧的泪水。“你一定想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样子,我可以保证,”

    雪玉被扶起来,摆在镜子前,她惊呆了。镜子里立着一个洁白的木乃伊,给

    人一种纯洁的感觉,由于双手被绑起来包在身后,雪玉魔鬼的身材一览无余,除

    了“美”

    雪玉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像雪一样洁白无暇,像玉一样玲珑美丽,雪玉明

    白了自己名字的含义。“我知道你有花粉过敏症,所以尽量让你少接触空气。”

    回想起刚到日本时那副痛苦不堪的样子,雪玉竟有了一种安全感,在纱布口

    罩下的呼吸是那样另人窒息、安详,雪玉竟越发爱上了自己现在的样子。枫重新

    把她放倒,“东京空气是有些不好,不如我们去北海道,我在那里有一套房子,

    现在去还可以看雪。”

    雪玉一下回过神来,去了北海道,自己就没有逃跑的可能了,但现在的样子

    也无法阻止,只有任人摆布的份了。伊木枫拿起电话,先打给自己的父亲告诉他

    自己要带雪玉去北海道游玩,接着她拨通了雪玉父亲的电话。“钟伯父吗?我是

    伊木枫,雪玉的花粉过敏症让她很不舒服,我想带她去空气较好的北海道,具体

    让雪玉自己跟您说明吧。”

    雪玉听着纳闷,自己嘴被堵塞着,难道她要放开自己,那么自己肯定会在电

    话前喊救命。注意拿定了,但枫并不过来,她等了一会儿,居然换上雪玉的声音,

    “爸爸,我现在在伊木姐姐这里,我们已经决定了,今晚就走。”

    雪玉没想到枫竟能模仿自己的声音这么像,她急的赶紧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

    希望电话那边的父亲能听见。枫可不会让她这么作,虽然声音小到像蚊子叫,但

    忍者都是十分谨慎的,她一脚按在雪玉的脸上。日本人在家都不穿鞋,雪玉只见

    一只白色的东西捂在自己脸上,自己就无法呼吸了,口罩外面枫的脚挡住了空气,

    雪玉快要窒息了。“晚上走太危险了吧,不如你们明天再去。”

    “没关系,有伊木姐姐陪我,而且晚上才有去那里的飞机,东京的空气真让

    人受不了,我想快点走。”

    “好吧,要带什么东西么?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不用,伊木姐姐这里什么都有。”

    “那好,到达北海道后打个电话回来。”

    “谢谢爸爸,我会的,再见。”

    雪玉听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伊木枫抬起脚,放下电话,看着地上无助的雪

    玉,雪玉几乎绝望了,但她突然想到,作飞机,自己这个样子会被查出来。“我

    的小木乃伊,我们该去准备一下了。”枫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抱起“木乃伊”雪

    玉走了出去。

    “首先,需要你的配合。”枫拿出一条毛巾,她解开雪玉头上的纱布,摘下

    口罩把毛巾捂在她的口鼻上,再蒙上口罩固定。雪玉闻到一股浓浓的香气,身体

    渐渐麻痹了,她知道毛巾上有麻醉剂,但口被塞,只能用鼻子呼吸。“不要担心,

    这种麻醉剂只能麻醉你的身体,不会对大脑有影响。”

    枫告诉雪玉:“你可以亲眼看着我怎样制作,学习学习。”说完,她拿来一

    个很高的枕头,垫在雪玉的头下。雪玉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自己全身—紧密严实的

    木乃伊。枫的动作很快,她拿来一把剪刀,三下两下剪开雪玉身上的绷带和纱布,

    扔在一边。现在雪玉可以看见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在失去洁白的纱布包裹后,

    更加白嫩,散发着一种新的美丽气息,一种完全暴露的美。

    枫走了出去,留下雪玉孤芳自赏,过了一会儿,枫费力的扛着一个棕木色的

    大箱子回来了。箱子是人型的,其实就是古埃及装木乃伊的盒子,木料散发着一

    种特殊的香气,上面画着埃及人制作木乃伊的过程,整个箱子显得古香古色。把

    箱子放在地上,枫累得气喘吁吁。她拿出钥匙,输入密码,打开箱子,“换上工

    作服,我们就要开始了,加油!”

    枫脱下自己全部的衣服,模特的身段一览无余,躺在地上的雪玉如果不是口

    塞棉布,一定会叫出来。雪玉的角度看不见箱子里有什么,只见枫从里面拿出一

    只白色保暖棉布口罩,戴在自己脸上,蒙住了眼睛以下所有的脸,又拿出一顶白

    色手术帽仔细的戴在头上,把所有的头发和眉毛都藏在帽子里,接着是一套白色

    连体手术服,紧紧的贴在枫完美的身上,她戴上连体头套,把帽绳在下巴处系紧,

    再从头套内侧拉出一片帆布,蒙在口罩上,固定在另一侧的头套内,接着,又是

    一只白色无菌口罩罩在头套外面,最后,枫套上一双丨乳丨胶手套。雪玉眼里的枫就

    像一个白色的天使,洁白、美丽、又有一丝神秘,不知道古埃及人制作木乃伊时

    是否也要包的严严实实的。

    “right,”

    枫的声音从三层遮盖物里传出,显得沉闷、性感。她拿出一只导尿管,塞进

    雪玉的荫道,雪玉的下半身已经完全丧失了知觉,什么都感觉不到,再用几块碎

    布堵住荫道,外面帖上一块胶布,完全封住了荫道,雪玉如果想小便,只能通过

    那条导尿管。下面是肛门,因为路程总共12个小时,下飞机后还要坐汽车,所以

    先要让她排除体内的杂物。一根管子被插入了雪玉的肛门,枫打开水龙头,开始

    放水。

    如果不是下身麻痹,雪玉一定可以咬碎嘴里的棉布叫出声来,现在,她只能

    感觉到直肠里有什么东西。拔出管子,一个塑料袋迅速罩在雪玉的肛门外面,接

    着排除的秽物,数次后,排出的只有清水,枫用卫生巾给她擦干净,然后把几个

    塑料袋拿去扔掉了,最后,她拿来一个肛门塞,塞在里面,再在里面塞上棉花,

    雪玉的肛门被撑到了最大,还好她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在肛门外帖上胶布,一直帖到荫道,这下雪玉的下身完全被封闭了,如果在

    过程中有知觉,相信第一次玩这种游戏的雪玉一定会因呼吸不畅窒息而死。下面

    是手,枫拿来一捆纱布,把雪玉的手指包在一起,然后一层一层的往上包,直到

    一对小臂变成一对白色的纱布柱。把双臂交叉在胸前,双手抓住自己的丨乳丨房,枫

    给雪玉摆了这样一个姿势,她也不知道这样代表什么?但既然古埃及人是这样,

    自己也要模仿的像一些。包完手臂,枫拿出几盒保鲜膜,“路程太远,箱子里太

    热,我怕你丧失太多的水分,所以来帮你保持一下。”

    说完她开始包裹雪玉的身体,从肩膀开始,斜绕两圈再转道另一个肩膀,再

    绕到胸、腹、臀、腿、脚、直到把脚完全包裹,枫还觉得这样不够,又拿起另一

    卷保鲜膜重新包裹……半个钟头过去了,雪玉的身体就像一个水晶木乃伊,透明

    的,里面若隐若现着一个女人艺术品般的身体。枫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绷带开

    始了第二层的保护,随着绷带一圈一圈的包裹在自己的身体上,雪玉突然有了一

    种安全感,她甚至希望自己的感觉能快一点恢复,就能好好感受保鲜膜和绷带带

    来的封闭与安全。

    上百米的绷带足足把雪玉包了个够,但还有最后一道工序—纱布。其实,雪

    玉身上的束缚物用来束缚狮子都绰绰有余了,纱布只是增加木乃伊的美感。洁白,

    纯净的纱布逐渐包裹了雪玉的整个身体,雪玉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美丽。枫和雪

    玉共同欣赏了这件木乃伊艺术品,两人都为她的美丽、圣洁所折服。

    枫摘下雪玉的口罩,拿开毛巾,雪玉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现在只剩下嘴

    里塞的棉布了,雪玉呜呜叫了几声,希望枫能帮助她恢复嘴的自由,枫果然掏出

    了棉布。“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

    “那怎么行,你现在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我不希望这么快破坏她,而且你

    放心,姐姐只会让你更加美丽动人。”

    “我不是你的同类,你放过我。”

    “怎么不是?从你看影碟时我就看出来了,只不过没人调教你,放心,我会

    好好教会你一切。”

    “神经病、变态。”

    “随你怎么说,过几天,你就会理解我并且和我一样了。”“不要……呜呜

    呜呜”

    枫又把棉布塞回雪玉嘴里,“等一下,我给你看一些好东西。”

    枫抱起雪玉走到地下室。

    “呜呜呜呜”雪玉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座石膏制成的金字塔的半成品屹

    立在地下作坊里,这座白色的金字塔长约有3米,高度大约也有3米还未完成,

    在完成的底座上,有一个人型的槽,雪玉回想起那个埃及木乃伊箱子,似乎就是

    固定那个的。

    911以后,全世界都关注航空安全,一个包裹严密、口塞紧密的少女不管装

    在箱子里,还是穿上大衣戴上口罩冒充正常旅客都很难过关,但是托运的货物检

    查就没那么严格了,更何况艺术品谁也不会怀疑里面有一个木乃伊般的少女。

    现在,她明白了枫的全部计划,但也无可奈何。这时,枫扛着木乃伊箱子艰

    难的走了下来,雪玉可以听到枫口罩后面沉闷的喘气声。把箱子放进金字塔的槽

    里,正好密合,她弯着腰,喘着粗气,含糊不清的话语从口罩后传来,“来看看

    你的新家,木乃伊小姐,金字塔还不错吧,还有你的睡床,也只比别的床多一个

    盖子。”

    雪玉的心里充满了恐惧与希望,她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害怕还是高兴。

    “最后让我来包裹你可爱的头吧,把最后几个洞也堵上”枫的声音让雪玉感

    到恐慌。

    一卷保鲜膜先把她的脖子、额头、下巴、脸颊封闭。枫拔出雪玉嘴里的棉布,

    用一个夹子夹注雪玉的鼻子,这样可以让雪玉不能闭嘴。她解开外面的口罩,揭

    开帆布,拿出最里层的口罩,那个口罩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上面还有枫的口红和

    脸上的粉底。枫把口罩带扯掉,然后将这个厚厚的口罩塞进了雪玉的嘴里,接着

    又将帆布和无菌口罩也塞了进去。雪玉要窒息了,被夹住的鼻子无法呼吸,嘴又

    被这么多东西塞进。

    看着雪玉通红的脸,枫急忙拿下夹子道歉,“对不起,我忘记了。”

    最后一个口罩只塞进去一半,雪玉的嘴却已经塞满了,再塞就要塞进喉咙了,

    枫无奈,只好把那半个口罩在嘴上抚平,然后拿出一大块胶布,帖住了雪玉鼻子

    以下的全部,接着,一块保鲜膜紧紧覆盖在胶布上,再次将其密封,为防止脱落,

    枫用胶布把保鲜膜的周围帖上,最后用纱布缠在上面。枫一旦开始使用纱布就停

    不下来,她用两块胶布帖住雪玉的眼睛,再用纱布疯狂的缠绕,一会儿,雪玉的

    头部只剩下白茫茫的一团,只有鼻子露在外面。

    枫拿出一个口罩,给她戴上,“这个口罩我戴了一年,还没洗,你就当和我

    间接接吻吧。”

    雪玉闻到口罩里有一些香味一定是枫留下的,呼吸着枫的气息,她对枫产生

    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枫最后用纱布把口罩固定了一圈,木乃伊完成了。看着这件

    洁白的艺术品,枫兴奋的将自己的唇印印在木乃伊的面部。雪玉终于进入了全封

    闭状态,她的身体渐渐有了知觉,她感到无限紧密,荫道和肛门都有痛苦传来。

    或许我前世就是用木乃伊的方式下葬的,雪玉竟对木乃伊状态产生了快感。

    把雪玉放在木乃伊箱子里,枫从盖子上拉下一个氧气面罩,固定在雪玉的口

    罩上面。盖子盖上后是绝对密封状态,金字塔完成后也是密封的,氧气面罩通过

    盖子里的压缩空气供氧,这些压缩空气足够支持三天。接着把导尿管接到箱子下

    面的一个袋子里,工作完成。箱子盖被盖上,雪玉听不到任何声音,她明白,自

    己完全被与世隔绝了,透过口罩传来的空气还能维持,身体却一动不动,箱子里

    似乎被她塞满了,没有多少剩余空间。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忍受还是在享受这一切。

    关上盒盖,枫开始完成这个石膏金字塔的剩余部分,大量液体石膏覆盖在木

    乃伊箱子上,枫开始雕塑它们,不到一个小时,这座比人还高的金字塔完工了…

    …

    7:30分,东京机场,工作人员正在检查每一位旅客的行李。一位戴着口罩

    和墨镜的少女走到了安检人员面前,检查员看着她的机票,“伊木枫,请问您是

    伊木胜的什么人?”

    “正是家父。”少女彬彬有理的回答。

    大财团总裁的千斤,难怪穿成这样,有钱人也不好当,老担心被绑架,检查

    员这样想。

    “您要托运一批货物,可以带我去看看么?”

    “当然,麻烦您了。”少女的话总是让人舒服。

    检查员站在一堆石膏艺术品中间,“想不到小姐对艺术这么在行。”

    “过奖了,这些只是要送去给我北海道的老师,北海道艺术馆馆长冈齐教授。”

    站在一座石膏金字塔面前,检查员的目光被它吸引了,太漂亮、太逼真了。

    “不知道这樽金字塔里有什么?有木乃伊么?”检查员笑着问,“当然有,

    一个非常美丽的木乃伊。”

    枫藏在口罩后面的脸也笑了起来。

    半小时后,飞机起飞了。检查员喃喃自语:“多好的女孩呀,虽然看不到她

    的脸,但我想一定是一张美丽动人的脸。”

    两个小时以后,飞机在北海道机场降落,一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货车迎了上

    去。38岁的司机武藤满腹牢骚,这大半夜的还要跑这么远的路,也不知是什么人

    送的什么货,要不是对方出价太高,自己又有老婆孩子要养,还真不想来。

    “请问,是武藤先生么?”一种胆怯的声音传了进来,武藤急忙打开车门跳

    出来。

    一位全身被白色羽绒大衣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少女站在他面前,臃肿的羽绒大

    衣掩盖住了少女的身材,头被连体的羽绒帽遮住,在夜里看不清脸庞,唯一能看

    清的是一张白色的大口罩捂住少女神秘的脸。

    “我是武藤,请多多关照。”

    “请多多关照,货物在那边,麻烦您了。”少女甜美的声音从口罩后面传出,

    武藤不禁一哆嗦,她一定是个美女。

    机场的工作人员将一箱箱石膏艺术品搬上车,少女一直站在一旁,低着头,

    一言不发。

    有气质,武藤暗想。

    装运完毕,少女对工作人员一鞠躬“谢谢各位,辛苦了。”

    懂礼貌,我要是有这样的老婆,不不,女儿该多好,武藤想。

    “武藤先生”少女甜美的声音打断了武藤的思考。

    “小姐,您请上车,我去锁好车门就出发。”

    “不用了,武藤先生,请让我待在货箱里。”

    “什么?”武藤开了十几年的货车第一次听到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对不起

    小姐,货车在行驶途中货箱是一定要锁上的,里面会很闷热的。”

    “没关系,我很信任武藤先生,而且,我想跟我的朋友待在一起。”

    把石膏艺术品当朋友,一定是艺术系的学生,没等武藤说什么,少女已经走

    进了货箱“武藤先生,我想休息一会儿,剩下的麻烦你了。”

    武藤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又一想算了,顾客就是上帝,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而且人家一个少女和我坐在一起肯定很害怕,像这种家教很严格的女孩,由她去

    吧。

    “那委屈您了,如果有什么事,敲两下货箱叫我。”武藤关上门,上上三道

    锁,开始开车。

    枫坐在没有一点光亮的货箱内,身为忍者的她不惧怕黑暗,但闷热的货箱却

    让她满身大汗。此时的她依然是大衣、口罩,而且还是双层口罩,口罩内的小嘴

    塞着雪玉的内裤,双手被绑在身后。她只是想体验体验雪玉现在的感觉,在车门

    锁上时,拿出雪玉的内裤,掀起口罩,塞进嘴里,再拿出另一条口罩,捂在脸上。

    随后使出忍术中的自缚术把自己捆绑起来。

    忍者要忍常人所不能忍,在学习忍术时父亲就这样告诉她。训练中经常要接

    受这种训练,比如绑住手脚,用棉花塞住口鼻5分钟,枫第一次练习时缺氧昏迷,

    第二次狂流鼻血。还有把枫装进一个棺材里,钉好盖子,埋在地下,棺材里有24

    小时的氧气,负责救她的人第二天把她挖出来时,枫失声痛哭,至于下雪天只穿

    泳装绑在树上,夏天穿上大衣捂上口罩包进棉被都是家常便饭。经过这样严格的

    训练,枫不管身体、意志上都达到了一个忍者的要求。

    雪玉虽然学习过武术,但从没经历过这种事情,目不能视、耳不能听、口不

    能言、鼻不能息、身不能移,似乎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但真没有知觉还好,

    外面是冰天雪地,里面是闷热难挡,汗水被保鲜膜牢牢的封闭在身体里,感觉就

    像是刚刚洗完澡没有擦一样。最要命的是挡住氧气面罩的口罩,如果湿透了就无

    法再呼吸,那自己就变成真正的木乃伊了。要减少出汗量,雪玉渐渐冷静下来,

    既然一切努力都是白费,还不如顺其自然,如果真要憋死了,那也是命中注定,

    还不如睡觉,这样想着,雪玉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一望无际的沙漠,雄伟壮观的金字塔,法老坐在他那辆由黄金宝石制成的比

    房子还要大的车上,前面有数百个奴隶拉着车前进,两旁金色盔甲的武士整齐的

    前进,所到之处,百姓皆顶礼膜拜,构成了一副雄伟壮丽的图画。法老身边依偎

    着几个衣着艳丽的少女,她们是法老的宠妃,到哪里都跟着法老。

    雪玉惊奇的发现,自己也是那些妃子之一,现在正靠在法老的腿上,法老威

    严,但是陌生,雪玉想走开,但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她转眼看了看周围那些美丽

    的少女,竟然从中找出了几张熟悉的面孔,那是枫、白静,她几乎叫出来了,但

    嘴里塞着什么东西,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枫似乎很喜欢她,总是找机会靠在她

    身上,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几天时间,雪玉就像在看一部没有字幕的埃及

    电影,无法作任何事情。

    一天,雪玉又在看着自己梳妆打扮,突然闯进来一个女佣对她说了一些听不

    懂的话语,她急急忙忙赶出去。法老的卧室里,十几名妃子围在法老的床前,显

    然,他已经断气了。接下来的几天,雪玉感觉到了“自己”的痛苦和恐惧,终于

    一天,司祭带着几个士兵走了进来,雪玉不懂埃及语却听懂了意思,法老遗愿,

    所有的妃子制成木乃伊,到金字塔里陪伴他。

    一个士兵走过来,把她的双手拧到身后反绑起来,另一个士兵捏住她的脸颊,

    塞进一块亚麻布团,再用一块丝绸蒙在外面。司祭拿出一条麻袋,把她装了进去。

    雪玉完全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状态,等被从麻袋中抬出来时,她看到了一

    间石砖砌成的房子,几个穿着古埃及白色丝绸长袍的少女站在一边,自己被绑在

    一个装木乃伊的人型棺材里,嘴里依然塞着亚麻布。

    一个少女走过来,在她的鼻子里插入两个金属管子并用亚麻布塞进鼻腔固定,

    雪玉知道,自己的呼吸只能靠这两根管子了。另两个少女抬来一个桶,里面有一

    些粉末状的东西,她们把桶抬到棺材边上,开始往里倒,棺材里的自己全力挣扎,

    雪玉也感觉到被活埋的恐惧和无助。一个少女用手捂住管口,防止氧化钠进入呼

    吸道。氧化钠是作为干燥剂使用,雪玉看见自己完全被氧化钠掩埋了,只露出两

    个金属管子。少女盖上了棺材盖子,雪玉又丧失了视觉,听觉,只能在棺材里等

    待结束。

    不知道过了多久,盖子被打开少女把她从氧化钠里挖了出来,此时的雪玉看

    见自己的皮肤已经干燥的不成样子了。拔出鼻子里的管子,解开身上的绳子,拿

    出嘴里的亚麻布,少女们把她架到水池里,开始为她清洗,雪玉发现自己已经绝

    望了,像木头人一样任人摆布。

    清洗完成,少女们把她放在一张石头砌成的床上,开始在她身上涂上油膏和

    香料,不一会儿,雪玉的身体变成了铜黄丨色。接着,雪玉看见了自己最熟悉的东

    西—亚麻布。少女开始包裹她的身体,从手指和脚指开始,乃至四肢、全身,这

    样紧密的包裹,比起枫有过之而无不及。洁白的亚麻布足有1公里长,厚厚的裹

    在她身上,在包裹头部时也没有留下一点缝隙,雪玉只能通过没有塞住的嘴和鼻

    子透过亚麻布艰难的呼吸,又过了很长时间,雪玉感觉到自己被抬了起来,放进

    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棺材里。“啪”棺材关上的声音,也是雪玉最后听到的

    声音……

    雪玉惊醒了,眼前一片黑暗,她分不清自己是在梦境还是现实?下意识的动

    了动舌头,被东西紧紧的压住纹丝不动,鼻子里传来枫的香味和自己的汗味,看

    来梦境与现实都一样,雪玉想,如果这都是梦,就让我早点醒来吧。

    经过长时间的行驶,武藤终于找到了目的地—大山下的一片林子里的一排日

    式建筑,显得古香古色。武藤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赶忙停下车,跑到货箱边,打

    开锁。枫忍者的听觉迅速察觉到了,她使出解缚术,3秒钟就解开身上的绳子扔

    到一边,同时拔出嘴里的内裤。

    武藤打开门神色慌张的说:“小姐,再往前就是私人领地了,听说这里是忍

    者出没的地方,很危险。”

    “没关系,你把这个牌子放在车头,没人敢动你。”枫拿出一个金色的牌子,

    武藤接过去,上面写着伊木两个字。

    能有这个牌子的,一定是和忍者有些渊源的,说不定还是首领的女儿,还好

    路上没对她做什么,否则死定了,武藤想到。

    车停在门口,枫下车按了一下门铃,门开了一条缝,一个黑色的忍者猛然出

    现在枫的眼前,他单膝跪地,“小姐,有什么吩咐?”

    “帮我把车上的东西搬进去。”忍者赶到车后,把车上的木箱扛在肩上,搬

    进里面。

    武藤想去帮忙,但刚走到门口就站住了,门上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私人领

    地,擅入者死”

    “你把东西搬下来就行了。”枫说,武藤急忙把东西小心翼翼的搬下车,万

    一人家要灭口,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还不是没人知道。所有东西都搬下车了,

    枫拿出10万日圆交给司机,“这是你的小费,请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个位置。”

    “是是”武藤拿着钱跳上车,飞也似的跑了,再也不接这种活了。

    所有的东西都搬进去了,金字塔是两个人合力抬进枫的房间的。

    “其他的人呢?”

    “小野带着他们去进行1个月的野外训练,1个月后才能回来,目前只有我

    看家。”

    “好,你马上把这些艺术品送到北海道艺术馆馆长冈齐教授那里,我想一个

    人呆几天。”

    “可是,从这里到北海道艺术馆往返要3天。”

    “没事,我来看家,你去就是了。”

    忍者还想说什,但看见小姐威严的脸,只好服从。

    “还有,冈齐教授最近有一副新作品,你给我拿回来,如果没有完成,就等

    到他完成。”

    “是”忍者说完就出去了,他换了一身便服,开着一辆货车出发了。

    雪停了,阳光照耀着大地,白色的雪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射出纯洁的白光,屋

    檐和树支上的冰晶如水晶般明亮。

    枫已经工作了半个小时了,她把金字塔切开,把棺木搬出来,再把金字塔复

    原。打开棺木,看见那洁白的木乃伊,枫感到所有的辛劳都是值得的,她真不想

    破坏这件艺术品,她把雪玉的氧气面罩拿开,用数码相机把木乃伊的各个角度,

    远景近景拍了个够。

    雪玉从睡梦中醒来感到自己已经被从金字塔里放了出来,她赶紧发出“呜呜

    呜呜呜”的声音,因为已经憋的受不了了。枫把她放倒在地上,揭开她脸上的口

    罩。一股清新的空气通过鼻腔涌进雪玉的肺部,虽然看不见,但她已经闻到了北

    海道的气息。

    枫解开她头部的束缚,拔出嘴里的口罩,雪玉用充满泪水的眼睛望着枫,

    “求求你放了我吧。”

    “你还有点别的没有?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否则就蒙上你的眼睛,也不要

    再对我说这种不可能的话,否则就堵上你的嘴。”

    雪玉不敢了,只好一言不发的躺在那里,“我们来吃早饭吧。”枫把一盘寿

    司端到雪玉面前,像喂孩子吃饭的母亲,雪玉不敢违背她的意思,勉强吃了一点。

    “这里是我们伊木家训练忍术的地方,方圆20公里内只有山和树,所以你不要想

    逃走,会死在外面的。所有的忍者都要一个月才回来,所以这里是你我的二人世

    界。”

    “我不是同性恋,更不是虐待狂,你……呜呜呜呜。”

    枫拿出忍者绑架专用的塞口布塞在她嘴里,布团里的海绵会涨大直到充满她

    的口腔。枫又把她一直戴的口罩戴在雪玉的脸上,“好了,1个月你都要和口塞、

    口罩这两个朋友作陪,我们先去看影碟吧。”说完,枫打开柜子,里面有整整一

    柜子的猿蓿芟盗杏捌蠢矗械目戳恕?br />

    几天过去了雪玉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她还记得第一天枫帮她洗澡的情景,

    枫给她戴上一条蘸着氯仿的口罩,她一会儿就昏迷了,等她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

    温泉底下,嘴里插着一根忍者水下呼吸用的管子,四肢被成大字型绑着,枫在边

    上帮她擦洗,洗完后,枫把她的头抬出水面,再次用口罩捂晕她,等她又恢复知

    觉,已经变成木乃伊躺在地上了。每次被包裹成木乃伊,都是用纱布把手臂和身

    体包在一起,双腿合拢包在一起,头部只留下正面脸,脸颊、下巴、头发、额头

    都被纱布所取代,留下眼睛是为了看猿蓿芟盗杏捌粝伦旌捅亲邮俏擞酶髦?br />

    方法堵塞它们。

    目前为止,雪玉已经用过了塞口球、塞口棒棒、塞口口罩、塞口布、塞口棉

    花、塞口内裤以及皮质塞口用具,各种型号的口罩也先后尝试,当然,还有忍者

    专用面罩、穆斯林妇女的面纱等等。雪玉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生活,脸上竟渐渐

    有了笑容,对这些束缚用具也渐渐喜欢上了,对枫也产生了好感,内心深处的欲

    望渐渐爆发。

    一天,她主动要求枫用自己的袜子堵她的嘴,看着猿蓿芟盗械牡缬埃欧?br />

    的袜子。雪玉越发喜欢上这一切了。晚上,雪玉睡觉的床正是那个木乃伊盒子,

    她全身被纱布包裹,嘴里塞着纱布团,蒙着口罩躺在里面。但雪玉并没有听见熟

    悉的上锁的声音,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动静。

    雪玉决定试一下,她用脚碰碰盖子,居然没有锁,机会难得,她用全力往上

    一踢,盖子居然开了。虽然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但雪玉灵巧的身体和武功还在,

    她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往床外面跳,两三步跳到了柜子前面,用力一撞,柜

    子上面的武士刀掉了下来,而且刀鞘同刀分离了,雪玉费力的将身体移过去与刀

    摩擦,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纱布被割断了,雪玉解开身上的束缚,开始考虑下

    一步行动,首先,自己一丝不挂,得先找到衣服,还有,万一枫醒来发现自己不

    在,以自己的武功和对地形的熟悉不可能打的过她,只有先下手为强。她打开柜

    子拿出平时给自己使用的氯仿口罩,并找到一条毛巾裹在身上。

    她轻轻的走到了枫的房门前,拉开房门一下扑上去,用口罩使劲捂住枫的口

    鼻,枫也是一身功夫,一脚踢开雪玉,但还是吸入了一点氯仿,开始有点神志不

    清,雪玉抓住机会,把身上的毛巾扔向枫,枫一手拨开毛巾一手准备打向冲过来

    的雪玉,但雪玉猛的出现在她的背后,一记手刀把她打晕。看着倒在地上的枫,

    雪玉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怎么处置她呢?让她尝尝我的感受吧。雪玉把枫抬到平

    时囚禁自己的屋子里,用对付自己的东西来对付她。

    雪玉先用纱布包裹枫从手指和脚指开始,乃至四肢、全身,这样紧密的包裹

    似乎她以前干过,极其熟练,她把几天的力气全部使出,不一会儿,枫的身体就

    变成了纱布卷,不管用什么解缚术也难以解开。下面是头部,纱布已经包裹住了

    眼、鼻、口以外的一切,选用什么塞口物呢?雪玉拿起原先塞在自己嘴里的纱布

    团,

    第 25 节

    -

    第 25 节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