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姐夫欺负我(四更)

疯狂神豪玩科技 作者:为情成痴

      疯狂神豪玩科技 作者:为情成痴

    第1192章 姐夫欺负我(四更)

    和父亲聊了许久,直到晚上十点半,老人家才拖着烂醉如泥的身子,准备返回他住的地方。

    母亲瞧了,让他就在这里住下来,他却坚决表示不在这里住。

    没辙,苏诚只能让小工机器人送他回去。

    完事儿后,母亲又拉着苏诚到了小黑屋,鸡毛掸子和扫帚准备起,对苏诚一个劲儿逼问。

    问他和赵颖宝是什么关系?

    无奈,摄于老妈没完没了的唠叨,苏诚只能老老实实坦白。

    得知真相,高琴除了一阵哀叹和不痛不痒的训斥外,也没对苏诚说什么。

    说实话,她都已经习惯了,习惯了儿子的花心劲儿。

    不过,好在是找的姑娘都很漂亮,看着养眼,以后生的孩子肯定也漂漂亮亮,英俊挺拔。

    ……

    凌晨一点。

    外面的世界烟花声大作,点燃了夜晚的寂寥,让节日的气氛攀升到了顶峰。

    但别墅里,却静悄悄的。

    走廊里白色的灯光下,一抹黑影鬼鬼祟祟地在走廊中穿行。

    来到一个房门前后,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然后倏然钻了进去。

    “混蛋,你终于来了,再不来我都要睡着了。”

    听到门口的声音,捂在被窝里的任舞抬起头来,撑起身子,幽怨地对门口说了一句。

    “嘘,小声点。”

    苏诚关上房门,来到床边,瞟了眼任舞,又瞅了瞅睡在里面的任贝贝。

    “小声什么,她睡得跟猪一样死,说什么她也听不到的。”

    任舞撅着小嘴,伸手拉开杯子,啪啪啪地在任贝贝腰部下拍打了几下,却见后者一动不动,只能听到轻微的鼻鼾声。

    苏诚见状,心里吁气,然后一屁股坐在床边上,开了床头灯。

    “你想咋办?”苏诚看向任舞。

    只见任舞俏脸微微泛红,洁白的贝齿咬了咬下唇,身子往苏诚那里挪了挪,抓住他的衣角,扭扭捏捏的。

    “我刚刚想了下,就在这里好了。”任舞低声说。

    “其实我觉得……咱们可以往床单上弄点血,不用真的来。”

    苏诚看着她那娇小的身材,以及楚楚可怜的样子,一时间竟然有些下不去手。

    好吧,苏诚矫情了,下不去手是假的,主要是任贝贝在旁边,苏诚心里有点虚。

    “不行,我一刻都等不了了,吻我,快点!”

    任舞听到苏诚的话,却气呼呼地弹起身子,然后莲臂一绕,将苏诚的脖子抱在了怀里,紧紧地将胸口贴了上去。

    苏诚被她捂得一阵憋气,推开她后,无语地道:“你这样捂着我,怎么吻?”

    “那我来。”任舞古灵精怪一笑,大眼睛一动,樱唇对着苏诚嘴巴,便是直接盖了上去。

    两人从一两年前就开始好了,对于接吻,那自然是轻车熟路。

    在苏诚的欺负下,这丫头很快就来了兴致,不一会儿,就把自己给扒得只剩几抹遮羞布。

    “丫头,我觉得咱们还是稳稳吧,去我房间得了。”

    苏诚看了眼旁边熟睡的任贝贝,心头有些犹豫,此时,她那美丽的脸蛋正好对着他俩这边。

    生怕她某一个时刻忽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令人不堪的一幕。

    “不行,就在这里。”任舞却异常坚决,死活不去别的地方。

    “你姐就在旁边啊。”苏诚苦笑。

    “要的就是她在。”任舞大眼睛一闪,忧愁地道:“明明是我最先和你好的,但到头来我却成了局外人,变成你的小姨子,我早就受不了了,今天必须把我们的关系挑开,不然继续下去,我会得忧郁症的。”

    “我知道你难受,但是……咱们揭开关系的方法可以委婉点啊。”

    “我觉得这样已经够委婉了,有理由,有情节,有展关系。”任舞道。

    “好吧,那你总得把手拿开吧,你这样拉着我皮带,我解不开裤子啊。”苏诚瞅着任舞,一副你真厉害的样子。

    闻言,任务娇靥泛红,羞意阵阵,小手扣在苏诚的皮带口子上,抖了抖。

    “那个……我现在忽然又有点害怕了。”任舞声音如蚊虫般微小。

    “既然怕了,那就算了。”苏诚没好气地道,他怎么有种这丫头是在故意逗他的感觉?

    “不行,不能算了,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制定这个计划,不能就这么放弃,必须要进行下去。”

    任舞声音大了些,转而又变得很小很小,“哎,听说第一次都很疼,是真的么?”

    “也就那么一会儿,过了就好了。”苏诚催促道,“你能不能先让我把裤子脱了,我这样硌得难受啊。”

    “难受啊,要不然,你先去祸害贝贝吧,我在旁边看一会儿……”任舞晶莹的大眼睛转了转,忽然这样说道。

    “你……”苏诚睁大双眸,这话他听了都羞愧,愤怒地道:“你还有没有点羞耻心?”

    “没事,羞耻心什么的,早就被我丢到九霄云外了,快点快点,我最近还准备给v群的那些家伙写番外呢……”

    听到这话,苏诚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感情这丫头现在还想着取材?

    心头一怒,苏诚伸手粗暴地搬开了她的小手,然后……

    “混蛋,你干嘛,我还没准备好呢!”

    “从一开始你就该知道,**我,没什么好下场的。”

    “喂喂喂,你等等,先让我酝酿一下……”

    “酝酿个屁,迟了!”

    于是,一副不可描述的画面,在屋内不可描述地展开,然后出了不可描述的声音,最后展成为了不可描述的境况。

    ……

    翌日清晨,脑袋晕乎乎的任贝贝,缓缓拉开眼睑。

    迷迷糊糊,隐隐约约的,她听到旁边传来一阵低吟的哭泣声。

    “鬼吗?”任贝贝心里一跳,连忙侧头一看。

    见到旁边的床头上,有个披头散的萝莉,身上穿着薄薄的衣衫,堪堪遮住那婀娜有致的娇小身躯。

    而在床尾边,正有一个穿着光着上身、穿着裤衩的男子,在抽着闷烟。

    “小舞,苏诚,你们这是……”任贝贝一时间有些迷。

    连忙取过被子,给任舞披上。

    “姐,呜呜……”任舞见到她,一个劲儿扑到她怀里,然后哇哇大哭。

    “怎么了,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任贝贝瞥眼间,见到旁边一抹嫣红而妖异的血迹,登时心头一跳。

    “姐夫,姐夫他欺负我,昨晚欺负了我,一晚上……”任舞抽泣中,断断续续地说道。

    第1192章 姐夫欺负我(四更)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