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把你画在我心上 作者:一零九六

      把你画在我心上 作者:一零九六

    分卷阅读11

    把你画在我心上 作者:一零九六

    分卷阅读11

    了。

    接下来的一顿饭吃得波澜不惊。面对唐颂的平静,她反倒更希望他嘲笑自己一番,那样她就可以龇牙咧嘴地进行反击,而不是吃了闷亏似的不敢抬头看他。

    既然是唐颂请她吃饭,收拾碗筷自然也是他负责。

    甘棠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准备回去,只是当她穿上大衣,却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她刚刚出来得急,钥匙落在了鞋柜上。

    唐颂洗完碗,出来时就见甘棠扶额站在电视机前,嘴里还在嘀咕什么。

    “怎么了?”他问道。

    “我回不去了。”她语气挫败,“门锁了,钥匙没带。”

    “哦。”

    “你怎么这么镇定?”甘棠有点生气。要不是赶着给他送酱油,她也不至于这么着急,“都是你……”

    始作俑者忽然开口,“我这里有你的备用钥匙。”

    甘棠的眼神明显一亮:“对哦。我都忘了。”当初租公寓时,他们两个就给了对方一把备用钥匙以备不时之需,只是两个人的生活习惯都很规律,也没什么突发情况,没想到今天倒是派上了用场。

    “你等着,我去找找。”唐颂回了卧室。

    甘棠坐在沙发上等,暗笑自己记性实在不好。又想起他的房门钥匙也在自己那里,莫名的,心情好了一些。

    结果唐颂很快出来,说了一句:“没找到。”

    泼了她一身冷水。

    “那怎么办?”

    “你问我?”

    “怎么会找不到呢?平时没用过,应该就放在原先的地方啊。”

    “你的意思是,你能记得我的备用钥匙在哪?”

    甘棠噎住。她连有备用钥匙这回事都忘了,怎么可能记得把他的放在哪个角落。只是他凡事都喜欢井井有条,关键时候却还是掉了链子。又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把自己的事放在心上,所以才健忘?她的心情又低落下去。没发现自己偏离了重心。

    “实在不行,你今晚先睡这里。”唐颂忽然说,“明天再想办法。”

    她像是没听清,愣愣地看他。

    “这个点找开锁师傅太迟了,你明天不是要上班吗,先休息。”他补充道。

    甘棠眨眨眼睛:“我手机和包都落在家里,怎么上班?”

    唐颂想了想,说:“我之后几天都不忙,明天帮你找人开锁,然后给你送过去。”

    “可是……”

    “当然,如果运气好,我明天早上找到钥匙也说不定。”他打断她。

    “可……”

    唐颂有些不耐烦起来,刚想问她还有什么问题,就听她转了语气:“那我睡哪?”

    “就卧室一张床,你爱睡不睡。”

    甘棠觉得这个晚上很奇妙,奇妙得让她恍惚,感觉自己像是个误食了魔法苹果的女孩进入了陌生的森林。又像是坐过山车,一上一下折腾得她够呛。

    唐颂的卧室很简单,一张大床,一盏灯,入墙式的衣柜对面是窗户,窗户旁边是一张小型的单人沙发。都是冷色调,看着很舒服。

    “你把被子放到沙发上去。”他指挥她,然后从衣柜里给她拿出另一套干净的床上用品。甘棠偷偷回头看了他一眼,心里却涌起一股新奇的甜蜜。

    这是她没见过的唐颂。居家的唐颂。

    “你先洗澡?”唐颂顿了顿,“不过……我这里没你的睡衣。”

    甘棠的脸腾地一红,最后是拿了他的睡衣睡裤进了浴室。

    甘棠真的是以全程发懵的状态洗完了澡,抹开镜子上的水雾时,她看着从头到脚一身黑的自己,愣了许久,才打开洗漱台上放着的一次性洗漱套装。

    那是他画室用剩下的,带回来刚好派上了用场。

    唐颂看着她从浴室出来,第一感觉就是睡衣太大了。

    她平时看着不矮,也没有很瘦,但缩在宽松的睡衣睡裤里,整个人显得很娇小。又因为布料有些滑,她不得不反复地把裤腿往上挽,才不至于拖到地上。

    他想了想,从抽屉里给她翻出几个长尾夹。

    她很快地固定好,走起来果然方便很多,不由得诚心诚意地夸他聪明,他却只是嗯了一声,然后擦过她的身子走进了卧室。

    “喂!你不是说让我睡床的嘛。”

    唐颂没想到她会跟进来,忙将那个金属小物件捏在手里,而后迅速地关上抽屉。

    “你好像有点心虚?”甘棠盯着他,“你进来干什么?”

    唐颂确定她只是来跟自己争床的,莫名地松了口气,脑子一转:“我拿换洗的衣服。”

    甘棠也不知想到哪里去了,脸上又是一红,转身走了。

    于是他也不再管她,把从画室带回来的毛毯和换下来的衣服放进洗衣机,然后很快地冲了个澡。

    因为睡衣给了甘棠,所以他只能套了件夏天的短袖,下面则是条沙滩裤。

    “你这样搭配很好看。”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甘棠没话找话,回头看他。

    他用毛巾擦着半湿的头发,示意她往旁边挪挪位置。甘棠洗完澡后理智回笼,心情也变好,便给他腾了点空间。

    男人在她旁边坐下,沙发微陷,沐浴液和洗发水混合在一起,有一搭无一搭地挑逗着甘棠的鼻尖。

    她摸了摸鼻子,忽然就没了看电视的心思。

    她左边是床被子,右边是唐颂,意识到此情此景有点暧昧。

    “唐颂……”她被自己的语调吓了一跳。

    “那个……那个,”她清了清嗓子,“几点了?”

    他看了眼挂钟:“九点半。”

    “你,你明天早上应该会在七点之前起床……?”

    “六点半。”他转过头,重新看起电视。

    甘棠动了动脚腕:“那你记得叫我。”

    他没回答,身旁的女人忽然站了起来,连招呼也没打,就匆匆忙忙地进了卧室。那一声门关上的咔哒,让他莫名有些烦躁。

    ☆、阳错

    第二天,甘棠是被冻醒的。

    睁开眼睛的同时,卧室的门被敲响。

    “马上。”她掀开被子坐起来,才发现睡衣的扣子开了几颗,半个肩膀露在了外面。

    她打了几个喷嚏,换好衣服出了卧室去洗漱,洗漱完之后就见唐颂站在厨房里,而桌上摆着两份早餐:白粥,包子,和她昨天买的榨菜。看样子某人是早就起了。

    “怎么不开灯?”

    “停电。”

    她试着摁了几下开关,果然没反应。

    “大清早就停电。”

    “两点停的。”

    她缩了缩脖子,没了空调,难怪被冻醒。

    “你两点还没睡?”

    唐颂拿了几个鸡蛋出来。

    甘棠拿过一个往桌上一磕,剥着鸡蛋壳,问了一句:“你不觉得冷?”

    唐颂看她把鸡蛋往嘴里塞,说:“冷,所以我又拿了条毯子。”

    “哦。

    分卷阅读11

    -

    分卷阅读11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