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4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分卷阅读64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分卷阅读64

    类的规矩放在我身上不适用。”

    秦凯闻言瞪大嘴巴,视线不敢置信地在俩人身上窜来窜去,“你们俩?你……你……”他指着行衍惊恐万分,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好半晌,才吞了吞口水,憋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知道我们……不——是——人?”秦凯说到最后三个字,口水硬生生卡在喉咙间,憋得两个腮帮子都鼓起来,满脸通红。

    行衍好笑地点点头,“你那三个字说得真传神,不知道的以为你是□□精呢。”

    秦凯倒一杯水一饮而尽,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你……没什么想法?”

    “有啊。”

    秦凯警惕地看着他。

    行衍抚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打量他,“我在考虑把你上交给国家的可能性,唔——毕竟你这样子用来做标本还是不错的。”

    说着怕他不信似的,拧着眉状似思考地补上一句:“你也知道我们家的背景,要是突然作出这么大一个贡献……啧啧。”

    尽管知道是玩笑,但秦凯脸色依旧很难看,毕竟这主以前没这么一本正经跟他开过玩笑。而且主要是,确实实力雄厚,背景强大。

    秦凯越想越惊恐,门还适时地响了起来,被人拍得“啪啪”作响。他警惕地看一眼行衍,一脸防备地朝苏伊身后躲去,好似真的有人来抓他了一样。

    苏伊懒洋洋地起身去开门,脸上勾起一道玩味的弧度。

    终于来了!

    门外,陈光眼圈通红胡子拉渣,直勾勾地看着她。

    “简月在哪?”

    苏伊双手环胸往里走,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陈光看到里面两道身影愣了愣,但只顿了一秒,便紧随其后,“你告诉我,简月在哪?”

    “找她做什么?”

    陈光瞪着她,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她的阴谋,故意接近他,故意带简月去酒吧,甚至故意撺掇简月跟他离婚……

    “她是我老婆。”

    “现在知道了,那你早干嘛去了?”她端起桌上的醒酒壶,拿在手里晃了晃,蓦地回过身往他身上泼去,“这是简月交代的,昨天她就想这么对你做了。”说完便松了手,壶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响亮的破碎声。

    “我没得罪过你吧?”陈光拂去脸上的酒渍,隐忍着怒气,铁青着脸瞪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撺掇她跟我离婚!”

    “我在帮你啊,你不是早就想离婚了吗?你该感谢我啊。”

    陈□□得牙齿打颤,通红着双眼瞪她,脸色狰狞地像个绿巨人。

    行衍掂着手里的水杯,懒洋洋地抬眸扫他,“陈光,注意你的态度。”

    陈光冷冷一笑,视线在他们三人身上转了几圈,伸出食指指着苏伊,又指向行衍秦凯,“我知道你本事大,有这么一个两个男人都护着你。但是你别特么算计到我身上来,我知道你故意接近我们,如果有天被我查到……”

    行衍手里的水杯蓦地朝陈光那抛去,在半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砸中他脑袋。

    行衍朝他懒懒一笑,摊摊手,“抱歉,手滑。”

    作者有话要说:  下面是猫咪另一个版本的简介,写的不怎么好,没敢贴出来,但是内容透露的多点,给大家看看,觉得如何,文文开始预收了,《深夜和猫》,我知道这名字让你们怀疑甚至人生,暂用,请小天使们给个面子啦~祝你们天天开心~啦啦啦啦~说句话我们聊聊吧……

    作为一个高等类人形生物,他不过是多了双猫耳和尾巴。某次发生意外被人抓了,又被人卖了……

    生物学家秦淸,爱好研究各类生物,如痴如狂。

    对于不吃不喝的小喵,助理提议道:幼年小喵,可能还不会自己喝水。一般没有母乳,都是主人拿着吸管勺子一点点喂养的。

    对于晚上不睡觉的小喵,助理提议:一只没有安全感的小喵,可能还不习惯一个人睡觉,许多喵都有窝主人被窝里的习惯。

    她是生物学家,不是动物饲养员!

    ☆、番外-真相

    繁华耀眼的城市,零次栉比的高楼,车水马龙的街道,苏伊眨巴着迷茫地眼睛看向这一切。

    这是……她活着时,生活的城市和时代。

    她纳闷地皱着眉,仔细回想脑子里最后一幕。

    当时,似乎是在看邮件,简月隔三差五会给她发邮件,除了日常问候必不可少的便是风景优美的自拍。

    从开头眼神里透出的淡淡忧郁到最后的春光明媚,时间和世界正在慢慢治愈她。

    而那时看的邮件里,简月似乎是说自己下定决心与陈光离婚,虽然陈光没同意,但她已经决定起诉。并且有一个很优秀的中英混血正在追求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当时她脸上都溢满了幸福的笑。

    ……所以这就意味着她的任务完成了?

    但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苏伊循着记忆找到她住的地方,才渐渐发现这里和她离开时不一样,似乎更陈旧一些。但是她们住的小区却比当时新,跟新造的一样。

    “小伊,我们来堆爸爸妈妈吧。”

    小区的休闲设施场所,传来一个小孩稚气的声音,苏伊顺着目光看过去,那孩子对面一个小女孩扎着两只羊角辫背对她。

    小小的身子,羊角辫一甩一甩的,倔强地低着头把沙子堆出毛毛虫的模样。

    “我才不要堆他们,他们天天吵架。”

    不远处一个男人开着电瓶车鬼鬼祟祟的四处张望,故作漫不经心地把车停下,走到俩小孩身边。

    “小朋友,在堆小人呢!”

    羊角辫小姑娘依旧没抬头,另一个小姑娘显然外向一点,天真地仰着小脑袋,对他说:“小伊堆得是毛毛虫。”

    “哦,毛毛虫啊,真像啊。”那人双手摩擦了一下,蹲下身子诱哄:“小朋友,看你们堆得那么好,叔叔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外向的小姑娘眼睛眨了眨,说:“你是坏人,奶奶说坏人要卖掉宝宝的时候才会这么说。”

    男人似乎懒得再哄,双手架起她就往电瓶车走,小伊瞬间反应过来扑上去咬他的手。

    “哟,这小崽子看着没用,狠得哦。”说着手狠狠甩开她的小身子板,带着小姑娘跨上电瓶车。

    小伊看见自己小伙伴被带走,挣扎着直起小身板冲上去狠狠抓住他的手,张大嘴猛咬一口。

    男人吃痛,下意识狠狠一脚踹上去,小伊小小的身子抵挡不住,整个人瞬间被踹飞出去,头撞在花坛水泥上。

    苏伊飘着灵魂体,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小姑娘被带走,一个流了满满一地的血,无能为力的在原地跺脚自责。

    蓦地,花坛边扬起一阵清风,鲜红的液体边赫然多了一个人影。

    眉目冷淡,身姿卓越。

    苏衍。

    分卷阅读64

    -

    分卷阅读64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