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8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分卷阅读58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分卷阅读58

    么到这里来了?”

    听着她不冷不热地语气,行衍挑眉,“我不能来?”

    秦凯在他们身上打量几眼,藏着酒向后退,“我要出去了,今晚可能不回来了,你们好好玩啊。呵呵呵……”

    须臾,他又把同情的目光投在行衍身上,在心里叹气,行少,你不听劝,那我也只能为你祈祷了。自求多福吧!

    苏伊和行衍的目光同时落在他身上。

    他纳闷地眨眨眼,小心翼翼地退到酒柜,把酒放好,再倒退出门口。

    直到走出房门,隔离那两道气场强大的视线,才长长吁了一口气。

    他这是做什么孽了?

    房间里瞬间静得可以听见呼吸声,行衍轻轻咳了两声坐回沙发上,“和谁出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苏伊懒得理他,放下包便走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门刚关上,桌上的手机变响了起来。

    行衍看一眼屏幕,脸色蓦地沉了下来,顺势拿起按了接听。

    “伊美女,不知可否赏脸晚上一起喝一杯?”

    行衍冷哼一声,靠向沙发,懒洋洋地开口:“陈公子最近真清闲,老婆小三团团转,还有这么多时间?”

    那头的陈光听见行衍的声音,蓦地呼吸一滞,拿下手机再三确认号码才重新举到耳边尴尬地开口:“行少,你在啊?”

    行衍轻嗤一声,“依依已经睡了,有事你就跟我说吧。”

    陈光捏紧手里的手机,扯着嘴皮笑笑:“没事,只是想叮嘱伊莲一些明天的工作。”

    “哦——这样啊!”行衍笑着感叹一声,须臾又缓缓开口:“依依平常多谢陈总照顾了。”

    “……哪里哪里,应该的。”

    “呵,应该的……”

    行衍怪腔怪调的声音一时让陈光无法拿捏,心头上下跳了许久,那头才又传来低沉的声音:“那我这从小小心眼的毛病也是应该的……”

    作者有话要说:  差点以为今天没上榜!哈哈~求收藏求留言,在追的人打个1好吗……

    顺便问下,有人喜欢看叔侄文吗,我最近好迷哦,没血缘的,叔叔和侄女。

    好像自己写一篇伪叔侄文啊,有人喜欢,想看吗????

    (跌打滚爬求收藏求留言)

    ☆、狂欢日10

    苏伊出来时正看到行衍挂上电话光明正大地玩她手机。

    她走过去,行衍懒洋洋地抬眸把手机递给她。

    接过手机,翻看了两眼,苏伊居高临下地俯视他。

    他靠着沙发,挑眉看她,一副“挂你电话怎么了”的神情,就差在脸上写着“天大地大老子最大”。

    苏伊懒得跟他争执,放下手机径自转身回了房。

    行衍很自觉地跟在身后,却在房门口吃了闭门羹。

    行衍心情好,被关在门外也不恼,就这么倚着房门,贱兮兮地对里面说话:“昨天不还热情似火的嘛!”

    里面没声音。

    “其实我有特殊的开锁技能,要不要演示给你看?”

    里面依旧没声音。

    行衍挑挑眉,转身从茶几上苏伊的包里掏出钥匙,展现他的神技能,用一把钥匙开遍天下门。

    刚插/进去,门便被从里打开,苏伊披散着微卷的长发,穿着一身白色丝绸睡衣看他。

    行衍目光从她脸上滑到颈项又落到胸口,半晌才缓缓移开,喉结滚动,眸光闪烁不定。

    “给你两个选择。”

    苏伊伸出手指。

    行衍看她。

    “第一个,出门右转。”

    行衍懒懒一笑,握住她的手指,薄唇凑到她雪白如凝脂的颈项边,“我选第二个。”

    苏伊伸手抵住他,“第二个是客厅沙发借你一晚。”

    “沙发太硬,睡着不舒服。”

    “那就滚回去。”

    行衍利落地关上门,反手把她压在门板上,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垂,嗓音低沉:“不想要我吗,不想喝我的血了?”

    苏伊沉默许久,压下脑子里细细密密的念头,才抬眸看他,“行衍,你三观真是扭曲。”

    行衍动作一顿,双手滑到她腰间,把她按到自己身上,暗哑着嗓音:“为什么?”

    “因为你一点都不好奇我是什么人,为什么喜欢喝你的血。”说着便伸出手缓缓抚上他好看的唇,动作极致轻柔,“不害怕吗,有一天血尽人亡……”

    行衍看她半晌,倏然咬住她手指,“你可真会滥用成语,我教你,是精……尽人亡,无所谓。”

    说着搂住她的细腰扭身翻到床上,对着红艳饱满的唇啃了下去。

    苏伊推开他,屏住呼吸侧头看向窗外,以抵挡他身上的诱惑,“你先去洗澡。”

    行衍轻嗤一声,揉揉她的头发,对着红唇又啄了好几下才心满意足地直起身子走进浴室。

    苏伊看着他的背影进浴室才起身走到窗边,打开窗,白色窗幔轻轻随风飘扬。

    月光透过窗户照耀出一地光辉。

    窗外,夜色撩人,整个五光十色的城市仿佛被笼罩在迷离的暧昧之下。

    单薄的身子隐现在窗幔下,裙角微扬,长发飘扬,周身仿佛被晕染了一层迷蒙的光。

    行衍出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幅光景,孤冷而悠远,让他感觉他们之间仿佛隔着光年的距离。

    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

    “干嘛呢!”他走上前从后方搂住她,刚洗过的头发垂落下滴滴水珠顺着好看的颈项滑落进胸口。

    “松开。”

    行衍用行动反抗,反而搂地更紧了,把脸埋进她后项深深吸了几口她的香味才稍稍拂去紊乱不安的心。

    抬起头,下巴枕在她肩上,“看什么这么专心?”

    “……一个躲在黑暗处活几百年的人有多孤独?”苏伊看着窗外,眸光无焦距,似问非问的开口。

    行衍又埋进她颈项闷笑了两声,“谁能活几百年?除非不是人。”

    “那你觉得这世上有非人的存在吗?”

    “……畜生算吗?”

    “……”苏伊觉得她的手不受控制的想要掐上他脖子。

    行衍抬起她下巴看那双不满的美眸,喉结一动,低下头含住那双让他心猿意马的红唇咬了两口,才又抬头说:“也许是有的。”

    说完又垂眸看她,“比如你,像个吸血鬼一样。”

    “那你怕吗?”

    “怕什么?你?”行衍一把拖她到床上,压上去,温热暧昧的气息在相互之间流转,“你倒是想得美。”

    苏伊弯了弯唇角闭上眼,也不想再去计较什么,思想渐渐归于混沌,只有那疯狂而吸引人的味道弥散开来。

    她伸出手搂住行衍,自下而上的压过去,长发披散开来。

    行衍双手抚着她后背,低声闷笑,“别着急,喜欢在上面就在上面

    分卷阅读58

    -

    分卷阅读58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