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3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分卷阅读53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分卷阅读53

    放下酒杯,朝后靠,疲惫地揉揉眉心。

    爱不爱这种笼统的概念谁知道呢!

    “开始大概是爱的吧,只是后来时间久了,她的管束和平庸,让我觉得乏味又烦躁,就越来越不爱了。”

    苏伊低声一笑,“那如果有一天你老婆开始出去交际,开始约会别的男人呢?”

    陈光闻言一愣,须臾低下头思考她的问题,如果他老婆约会别的男人,他会怎么办?

    他似乎从没想过,总觉得她像是附属自己的一样,不会出现那么一天。

    但真的出现呢?

    ……愤怒、不甘?暴躁地发火?

    好像哪一种都有,但又好像哪一种都不足以形容那种心情。

    苏伊看着他神情变了又变,端起一杯酒,敬他。

    “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男人出轨吗?”

    “为什么?”陈光接过酒杯看她。

    苏伊晃了晃酒杯,盯着里面透光的液体,“如果把女人比作一杯红酒,那婚前,她一定是被刚醒过的酒,让你充满好奇、新鲜和满足。而婚后,这杯酒一直在你身边,你品尝过她太多遍,而她也过了最新鲜的保质期,你便会觉得索然无味,想去尝一杯新鲜的酒。但其实,每杯酒都会过那样一个保质期,也都会让你觉得无趣。”

    陈光皱着眉看她,“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出轨的人始终会出轨,其实问题不在于对方,而是在自己身上。或许有人会说,那你女人婚后可以自强独立,多保持点新鲜感。但是你要知道,新鲜感维持的是一时,如果男人仅靠新鲜感来爱自己的老婆,那他总会迷上别的新鲜感。”苏伊顿了顿,嘴角带着嘲意地笑,“况且,女人从不是男人的附属品,凭什么要让女人来委曲求全呢?”

    陈光盯着她半晌,皱眉不悦,“你在教训我?”

    苏伊摇摇头,“不是,我是想说,你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发情的味道。走到哪里都散发着寻爱的荷尔蒙,希望这样的你早日离婚,省得祸害你的贤妻。”说完她放下酒杯站起身,走了两步,又停下身子,扭头朝他笑,“哦,当然,也顺便祝你和小三天长地久。”

    陈光留在原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但他始终想不明白,她这样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是认识他还是认识他老婆?

    ***

    “喂——”

    苏伊刚走出酒吧门,便被喊住了脚步。

    行衍叼着烟点燃,走到她身边,“你倒是挺能聊啊!”

    “有事吗?”

    行衍把夹烟的手垂在腰侧,微眯着眼透着朦胧的烟雾看前方,“聊什么呢?”

    “我先走了。”苏伊瞥她一眼朝前走。

    真是聊不到一个频道。行衍空闲的手从兜里抽出来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对别的男人笑得像朵花,对我就板着张脸,是不是上过床的待遇要差点?”

    苏伊侧头瞪他,脑子突然一阵发晕,闪过一片白光。

    这个人对她来说,真的有毒。

    那种甜美的血腥味又瞬间充斥了她的感官,令她不能自拔。

    最近她越来越觉得伊莲这具身体像一道深渊,把她吞噬的越来越深,还挣扎不出去。

    “你快走开。”苏伊撇开脑袋,嗓音沙哑。

    行衍看出了她的异样,顿了顿,眉毛蹙起,拉过她的手把她往自己身边靠,“怎么了?”

    苏伊淡淡拂开他的手,“没事,我先走了。”

    行衍紧紧攥着她,眉毛深深地拧着,眼神深邃,“呵,你这人还真奇怪,是真在跟我玩欲情故纵的把戏吗?”

    苏伊抬眸看他,眼神充满侵略,现在的行衍在她眼里就像一块诱人的食物,满身都充斥着香甜可口的味道。

    让她忍不住咬上一口……

    “你知道吗?”苏伊嗓音暗沉,眼眸微微眯着,手轻轻抚上他白皙俊朗的脸,“你再靠近我,会死的很惨的。”

    行衍看着她,蓦地勾起邪魅的笑,“你听过一句话吗?杜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完就紧紧搂住她的腰,凑到她耳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敏感的颈项边,“天天能和你这么近,死也值得。”

    苏伊低呵一声,蓦地仰头吻住他,狠狠在他唇上咬一口,温热香甜的液体瞬间侵占她所有味觉、嗅觉。

    酒吧门口三三俩俩聚着人,时不时看着他们1窃窃私语,复而又低头笑。

    秦凯拎着衣服正准备去找苏伊,就在门口看到了这么惊人的一幕,一股浓烈好闻的血腥味充斥他的耳鼻。

    他震惊地楞在原地。

    他该不该上去救行衍?

    会不会被伊莲打死?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也,新文百鬼夜行求关注啊~~这个题材据说很冷,我这种新人小透明是不是应该重新换个新题材,不然我估计从头冷到尾诶。

    ☆、狂欢日5

    行衍看着飞驰离去的红色跑车,抚了抚唇,露出一抹带着邪气的淡笑。半晌,叼起一根烟,点上,双手插进裤兜走进酒吧。

    ……

    “伊莲。”秦凯试探地喊她。

    苏伊侧头看他。

    “那个行衍……你们怎么回事?”

    “没事。”苏伊干脆利落地移开视线。

    秦凯紧抿着唇看前方,时不时偏头觑她一眼。

    “有话直说吧。”苏伊受不了他这欲言又止的模样。

    秦凯抚了抚额前的汗,“不是说好不吸人血的吗?万一……被时空管理局的人知道就麻烦了。”

    苏伊看着前方沉默了两秒,侧头看他,“放心,我会保你安全的。”

    秦凯蹙了蹙眉,难得对她怒了,“我是这个意思吗?我们一起生活近百年,你总是一意孤行,难道到现在还看不出我是在关心你?”

    苏伊顿了顿,“我知道。”

    秦凯看她半晌,也深知她性子,吁了一口气,耐心地说:“行衍家世背景很强,而且他这人特聪明,万一被发现……我怕你惹祸上身。”

    苏伊懒洋洋地闭上眼,“可是他自动送上门怎么办呢?”

    况且他的血味道又那么甜!她在心里默默补充。

    秦凯看她半天,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他想了良久,凑过去提出自己最好的解决方案:“要不你躲躲?”

    苏伊盯着他,嘴角勾着难以捉摸的弧度,“你要我躲?”

    秦凯意识到自己用错词,挥挥手,呸了两下,“哎哟,女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指,他现在对你有兴趣,你先躲躲,不去他酒吧不就行了。”

    苏伊垂眸凝神半晌,“也行,但我要见陈光。”

    秦凯心下一惊,蓦地挑起眉,讶异道:“你又看上陈光了?”

    诶哟妈呀,他这真是吓碎了心啊!

    苏伊脸色冷漠,嘴唇弯起

    分卷阅读53

    -

    分卷阅读53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