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分卷阅读2

    拆散一对是一对 作者:树丫

    分卷阅读2

    海里闪过六个大字,萧静静……狐狸精……

    好啊,她还没去找呢,狐狸精倒是闹上门来了。

    “婉婉……你醒了?”萧静静一进门就冲到她的面前,搂着她的双肩,上演一幕姐妹情深。泪眼婆娑,梨花带雨的模样,还怪叫人心疼的。

    苏伊轻笑一声,道:“没醒,你当谁在这里看着你呢!”说完,眼神还直勾勾地望着她。

    萧静静身躯颤了一下,勉强含着一抹笑意。余光瞥见身旁的陆祁,微微一讶异。看到他的白大褂后,眼里才浮上一抹了然。随后,皓白的牙齿咬着下唇,楚楚可怜地对着苏伊道:“婉婉,我真不知道你会这么爱陈季。如果,早知道……早知道你会这样,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和陈季在一起的。”

    苏伊沉默地看着她,深深觉得奥斯克欠她一个小金人。这演技,绝对秒杀一众影后,不进娱乐圈太可惜了。

    看着眼前低声抽啜的人影半晌,苏伊幽幽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她那个妈不会八卦到把自己女儿自杀这事传播的满天飞吧?

    果然,啜泣的人影身子猛然一怔。双眼闪烁着泪光看她,嘴里呐呐,就是说不出话。

    苏伊倏地笑脸一扬,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轻柔细语地安抚道:“好了,别哭了,万一哭成傻子可怎么办?”那脸色真挚的毫无讽刺。

    陆祁靠着她的床沿,饶有趣味地欣赏着眼前的一幕。自然也没忽视掉,那本该惹人忧怜的角色,此刻眼里含着的讽刺和狡黠。死过一次的人,果然不一样?

    萧静静吸了吸鼻子,瞄了一眼陆祁,把目光停在眼前的苏伊脸上。只是她忽然觉得林菀变了,好像收起了那些柔和的气息,变得锋芒毕露。

    萧静静犹豫道:“婉婉,你是不是恨我?”

    苏伊低低地笑出声,语气婉转:“怎么会呢,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她这话可是真心的,任谁抛掉了手上那么大一枚的渣男,都会庆幸吧!林菀现在只是受不了这些连环打击,到时候就别提多幸运了。

    “婉婉……”

    苏伊微微有些不耐,她这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需要好好休息。可没有再多余的精力和脑细胞应付她了。再说,还拖着一个病怏怏的身子呢。

    眼见萧静静还想说什么,苏伊装虚弱把求救的目光瞥向身后的陆祁。

    他一脸悠闲地望着她,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静静,你既然知道我自杀,那应该知道我现在很虚弱。”说着,停顿了片刻,盯着她的眼睛道:“你再说下去,恐怕我就因你,虚弱而亡了。”

    萧静静手指轻颤,指尖发凉,沉默了半晌,才嘱咐道:“那你好好休息,我今天先走了。”

    “嗯,也祝你睡眠安稳。”

    萧静静脸色泛白,咬着牙瞥了她一眼。拉开门,迈着小碎步跑了出去,甚至不敢看陆祁一眼。

    苏伊收回门上的视线,随手拿起桌边的一颗橘子,剥开金灿灿的皮。就着橘络塞了一瓣进嘴里,甜得跟淡水似的,不好吃。无聊地随手剥着橘络,目光凉凉地扫陆祁。

    “陆医生,戏看够了么?”

    陆祁:“要不是今天亲眼一见,实在不敢相信,和昨夜听说又哭又闹的是同一个人。”

    苏伊递了个橘子给他,“吃吗?”

    陆祁瞟了一眼她嫩白手心里的橘子,摇摇头。

    苏伊收回手,继续剥橘子,低声喃喃:“医院里不好好救死扶伤,天天那么八卦。”

    陆祁:“八卦是人类的精神力来源。”

    苏伊低笑一声:“陆医生,你确定人类有这么为自己说三道四找借口么?”

    陆祁淡淡一笑,站直身子,低头扫了她一遍。“看你状态不错,我就先走了,有事按铃。”

    “按铃来的是你吗?”苏伊吃完最后一瓣橘子,舔了舔嘴唇,问道。

    陆祁:“不是,不过有事的话你可以找护士叫我。”说完,再度瞥了她一眼,确定没有任何异议才走出了门。

    苏伊唏嘘了一口气,撑着肚子躺了下去。这林菀的胃真小,才吃了两个橘子就撑了。她可是要吃遍天下美食的人,真是瞬间感觉到淡淡的忧桑。

    ☆、平行世界2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天空一片深蓝。风凉丝丝地从窗户的缝隙中吹进来,吹醒了白色小床上的身影。

    苏伊柔软的发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晕出了一片如墨的黑,整个脸蛋埋在被子里,只露出白皙粉嫩的耳朵。具体来说,这是李婉的,但现在是她苏伊借用的,就属于她。

    苏伊坐起身子,黑发在身后划出一道墨色的弧度,修长细嫩的手指揉了揉睡得有些发闷的脑袋。半晌,才闭眼打开日光灯,慢慢适应光明,缓缓睁开了眼睛。

    揉了揉有些空虚的肚子,苏伊左右瞥了两眼,全是水果。李母看她情况良好,也便表示晚上不会再来,让她自己解决晚饭。

    低头看着身上蓝白条纹的病号装,苏伊犹豫了半晌,决定换回自己的衣服出门解决晚餐。毕竟名以食为天,身子不是她的,但感受是她的。

    拧开把手,正巧碰上门口经过的陆祁,他挑眉上下扫了她一眼,问:“这是要出去?”

    苏伊:“我饿了,想出去吃点东西。”

    陆祁:“……楼下左拐有食堂。”

    “我不想吃食堂。”病人难道连出门选择吃饭的权利都没有?更何况她身体又没问题,只是想轻生,算是……脑子有问题?

    陆祁低头看资料的目光,移到她脸上,神色淡淡道:“你妈让我看着你,现在你的活动范围只有医院。”

    “陆医生真尽责。”苏伊啧啧赞叹了几句,目光戏谑道:“那我现在去楼下吃饭了,说不准就会跑出医院,你要不要看着我?”说完,也懒得去坐电梯,直接朝旁边的楼梯走去。

    陆祁凝眸思索,虽说她现在一切正常,但毕竟是个几度轻生的人。而且越是过于平静,还平静的反常,那么意外来临的时候,也会越暴烈。本着救死扶伤和良好诚信的品质,陆祁把手上的资料递给身旁经过的女护士,叮嘱道:“放我办公桌上。”

    女护士爱心眼望他,“好的,陆医生。”直到陆祁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她才作花痴状跺了两下脚,悠然地离去。

    正准备走出医院门口的苏伊一把被抓住了手腕,回过头,一身白大褂身材挺拔俊秀的陆祁正严肃地看着她。

    还真来?这么闲,医生是不是都不需要干活……

    无奈地低声叹息:“陆医生,你放心好了!我现在状态很好,不会出事的。再说了,我就在医院附近的餐厅吃点东西。”

    “食堂里有供应晚餐。”陆祁仍是一副不容抗拒的态度,手上的力道也丝毫没松开。

    分卷阅读2

    -

    分卷阅读2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