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明月落我怀 作者:一颗萝卜

      明月落我怀 作者:一颗萝卜

    分卷阅读29

    晈下去,应该会爆得满嘴都是女孩儿香甜的汁液吧。

    将两片都吃进嘴里,用舌头翻搅拨弄,用牙齿咬磨,娇嫩的肉瓣被他蹂躏得肿起。

    沈明悦晈着唇,但仍然阻挡不了齿间溢出的咿咿呀呀桥吟声。

    叔叔在吃着她的小穴儿,她不敢低头瞧,每次叔叔都将她下面反反复复的舔弄,把那儿当成一块香肉一样,又咬又啃的。

    “啊……”

    叔叔的鼻子顶着她的小豆豆了,而且下巴冒出的一层浅浅的胡茬磨擦她娇嫩的腿心,又痛又痒。

    陆淮与吃相凶猛,挤开她贴合的肉瓣,用嘴堵住女孩儿的穴缝,这样那些水儿直接流进他的嘴里^也嫌不够解渴,狠狠吸了口她的逼。

    抽烟会有烟癮,但陆淮与意志力强能戒掉,现在他觉得自己有性癮,热衷于玩弄女孩儿,只想狠狠蹂躏她,把_欠负到眼泪汪汪。

    他不想戒掉这种癮。

    睃了几下她的穴口,舌头插进她小穴里搅弄抽插,女孩儿的穴儿被他吃得不断冒出水,沿着他的下巴流下。

    他玩够了又昭住那颗阴核吸吮,小豆豆在他嘴下瑟瑟的抖。

    最敏感的地方被男人含在嘴里用牙齿晈,沈明悦经受不住,蹬着腿儿泄了,涌出的淫水打在老男人脸上,黏黏哒哒的往下滴着。

    陆淮与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唇,把女孩儿香甜的蜜液卷进嘴里。

    她杏眼朦胧冒着水雾,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陆淮与站起来在她双腿间,让她平躺在桌子上,脱了裤子露出青筋环绕的紫红巨屌,扶着肉物摩擦了几下她湿哒哒的嫩逼,龟头沾上了她的淫水,在灯光下冒着水光。

    “乖肉肉,掰开小逼让叔叔入你。”

    这老男人坏得很,要禽女孩儿的逼还要她自己掰开给他入

    沈明悦刚才已经被他玩得手脚发软,手不由自主的颤抖,捏不住那两片湿软的花唇。

    "呜……叔叔我捏不住……"

    陆淮与笑,两指将它按压住,握着巨物缓缓送进了她穴儿里,里面湿热紧窄,嫩肉肉严严实实的裹着他的屌,两片肉瓣被撑得透明,勉强承受他的操弄。

    明明就没那么大的胃口,偏偏又倔,扭着屁股要将他整根吞进去。

    女孩儿骨架小,那里也紧得很,陆淮与每次前戏都做得很足,玩得小穴儿水汪汪的,

    他的大鸡巴一进去就噗嗤一声挤出一点淫液。

    捏住女孩儿的脚腕,前后摆动腰臀撞击她的嫩穴,沈明悦被他撞得往前移,都快到桌沿了,手胡乱挥着想抓住什么东西,办公桌很大,但是沈明悦担心碰到他的那些文件,只好抱着他的一边手臂。

    男人正在使力,手臂上的肌肉明显,勃发健壮。

    女孩儿就是一个水做的淫娃娃,水多得很,扑蔽簌流下在她的臀缝处汇了一小滩。

    "小淫娃怎么那么多水,是不是叔叔入得你很舒服?"

    "呜嗯......〃

    舒服,只要是叔叔都舒服。

    沈明悦最开始对于注事里的快感是陌生的,像一张白纸,被陆淮与慢慢一点点调教,渲染上缤纷的色彩,每次的高潮和那舒服又可怕的快感也是老男人给予。

    陆淮与发了狂似的挺动,她娇喘哭叫,两团乳儿晃来晃去」也双眼渐渐猩红,在她逼里抽动了几百下。

    到最后关头拔了出来,对准女孩儿腿间的无毛小嫩逼狂泄而出,白色浓郁的精液i勒也可爱幼嫩的小逼完全糊住。

    湿湿黏黏的_团浓精,有些滑进了艳红色的肉缝里,有些流下来和桌上她涌出的蜜液混为—体。

    正文三十六.老男人毫无底线的宠,就快要把女孩儿给娇惯得无法无天了

    三十六.老男人毫无底线的宠,就快要把女孩儿给娇惯得无法无天了

    陆淮与工作忙,明年要调回京都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好。

    沈明悦最近都住宿舍,偶尔回一次家陆淮与都逮着她_顿蹂躏,第二天要上课了眼睛都还睁不开,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老男人憋了一个星期,昨晚在书房将她翻来覆去折腾了许久,此时心情极好,吻了下闷在被子里的女孩儿。

    “悦悦乖,叔叔送你去学校。”

    "呜……好困……"

    沈明悦哼哼唧唧的,从被子底下钴了出来,昨晚被叔叔按在办公桌上入了好几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她再也不敢让他憋这么久了,一身的劲儿全使在她身上,转念一想,要不待在宿舍等高考结束了再回来?那样大概会更惨吧。

    陆淮与牵着小姑娘的手,另一边手替她拿着书本,小姑娘跟在他后面揉着眼睛打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女孩儿刚打完哈欠,惺忪的大眼水润润的泛着光,小脸呆呆傻傻的可爰极了。

    陆淮与低头在她嘴上吻了一下,被进电梯的人看到,正是之前在电梯里遇到的那对父子。

    小男孩的父亲看到这一幕,惊讶的瞪大了眼,这位爸爸即便是再喜欢自己女儿也不该吻她的嘴吧,小姑娘长大了,父亲也该有男女之防呀。

    但别人家的事他也不好说什么,尴尬的打了声招呼,"早啊,呵呵..."

    陆淮与知道他为什么惊讶,也不解释,笑了笑说,“早。”

    沈明悦的瞌睡虫一下子被赶跑了,她可做不到像叔叔那样淡定,尴尬得想躲在他后面不出来。

    直到坐上车脸还是红的,

    捂着脸细声嘟囔,“丟死人了。”

    陆淮与打着方向盘,听到小姑娘的话,"丟什么人,爸爸送你上学不开心吗?"

    这老男人脸皮厚得很,当然不觉得丟脸,现在还真当起她爸来。

    那有他这样的爸爸,揉女儿的胸吸女儿的奶头,还俞女儿的屄要她给他生孩子。

    沈明悦小脸通红,"爸爸昨晚弄得我好痛。"

    陆淮与低笑,小姑娘放开了不少,还配合起他来。

    "把我的乖肉肉给弄疼了呀,下次爸爸温柔点,放假回家又给爸爸弄好不好?"

    她细声细气的答好。

    陆淮与嘴角越加上扬,养了个女孩儿真好,放在身边逗弄几下心情都愉悦不少。

    像所有家长那样送自家孩子去学校上课,只不过老男人还按着小姑娘在怀里,擒住小姑娘的嘴儿吮了好一会儿才放开她。

    沈明悦被他吻得气喘吁吁,捂着嘴拿起书就慌慌忙忙的跑了,再吻下去叔叔就要拿那根东西入她了,刚才她都能感受到它在她掌心下抖动涨大。

    后来沈明悦有试过一个星期不回去,陆淮与虽然理解,但这么久没见着女孩儿了也有点想。

    老男人亲自过来学校接她回去,打电话跟她说,"悦悦,爸爸在你学校门口。〃

    沈明悦脸颊绯红,“叔叔,什么呀。”

    这老男人恶趣味至极,在床上也要她喊爸爸,她乖乖的喊他越弄越起劲,把她肏透软了才停歇。

    陆淮与最近留意到新闻报道高三学生因为临近高考,压力过大弓i起焦虑抑有随。

    他家里的哥哥姐姐也有几个孩子,但都比沈明悦大,就连最小的侄子小远也上大学

    分卷阅读29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