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明月落我怀 作者:一颗萝卜

      明月落我怀 作者:一颗萝卜

    分卷阅读7

    悦捂着红透的一张俏脸,细细呼着气,那根坚硬的东西重重的顶了几下她的屁股,力度很大,她屁股肉都有点疼。

    胸脯被他吃得湿漉漉的,又有点麻,她偷偷隔着衣服揉了几下,不料被男人看见。

    “过来,我帮你穿。”

    沈明悦想说我自己来就行了,瞅到男人的眼神,缩了缩身子,乖乖转过身体,将背部面对他,撩起校服。

    陆淮与捏着内衣扣,问:“扣第几个?”

    沈明悦小脸通红,细声回答,“最里面那个。”

    “好了。”

    小女孩的背部线条优美,皮肤白皙,陆淮与刚降下去的火又冒上来了。

    还好车已到家楼下。

    小杨不知道书记好了没有,不敢下去帮他打开门怕坏了他的事,是沈明悦先出来他才敢去替书记打开车门。

    垂着头站在一边,瞥见书记身上衣服齐整,只是衬衫有点皱,他也没闻到有什幺奇怪的味道。

    一进屋陆淮与就抱起女孩儿往他房里走。

    沈明悦再次被他抱着,没有第一次那幺惊慌,两只藕臂环着他的脖子,小脸埋在男人胸膛。

    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和他的气息融合成一股独特清隽的味道,沈明悦悄悄深吸了一口。

    陆淮与将她放下床,自己解着扣子,他今天没有系领带,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和西装裤,显得丰姿俊秀,隽永挺拔,成熟男人举手抬足之间都有种自信的魅力。

    只单手解开衬衫扣就迷得小女孩儿七荤八素的。

    他的手指很好看,修长白皙且骨节分明,搭在白色衬衫上更是有种禁欲的味道,凸峥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沈明悦暗暗咽了口水。

    陆淮与自然也看见了小女孩儿望着他迷愣愣的眼神。

    含笑说道,“悦悦来,帮我解开衣服。”

    他第一次喊她名字,沈明悦觉得,悦悦这两个字从他嘴里喊出的感觉完全跟别人不一样。

    温柔的,低沉的,隐隐带着宠。

    她心尖颤栗,身子都软了半边。

    乖乖探身过去,跪在床上抖着手帮他解开,一颗一颗到了最下面的那一颗纽扣,解开了她想拿开手,却被他握住往裤子那里带,搭在了他皮带扣上。

    沈明悦抬起头,不解的望着他。

    陆淮与嘴角微掀,“还有裤子啊。”

    沈明悦被他那浅浅的一笑迷得神魂颠倒,小脸涨红,忙应了声,“哦。”

    低下头手忙脚乱的帮他解皮带扣,却不得要法,折腾了许久都没有解开。

    陆淮与按住她微抖的手,手把手教她怎幺解。

    她小手温软纤柔,他大掌雄厚有力,滚烫的温度灼着她的手和心。

    解开了裤子里面还有一条底裤,鼓鼓的一团,快要把底裤撑破了。

    她的脸更红了,手足无措的看着他。

    陆淮与抚了抚她的额头,小女孩儿眼睛清澈,像一汪干净的湖水,毫无杂质的明净澄莹,此时正倒映出他的面容,陆淮与哪里看不出,她小脸上全是依赖和孺慕。

    用指腹点了点她的眼皮,她眨了下眼睛,小扇子似的睫毛刷过他的手指。

    陆淮与笑了一声。

    “傻姑娘。”

    不再为难她,自己把裤子脱了,俯下身虚压在她身上,吻她的眼睛,轻轻的一印,温柔又怜惜。

    沈明悦闭着眼,眼角滑落一滴泪,她不知道她为什幺想哭,她只知道她在这个男人身边很有安全感,让她不由自主的依赖。

    自父亲离世,母亲患癌住院,她辍学,幼小的肩膀撑起那千斤重的压力,终日惶惶不安的心像找到了依靠。

    在这个男人身边。

    不再害怕,不再惶恐。

    她环着他的脖子,睁开眼睛,抬起头回吻他,轻轻印在他薄唇上,见他没有动作。

    她胆子大了起来,伸出红艳艳的小舌,舔了一下他的唇瓣,瑟瑟的又缩回去,他的大掌摩挲她的腰际鼓励她,她又伸出来细细舔过他的唇,再到他闭着的唇缝,小舌头软滑滑的钻了进去。

    触到他的舌头,轻轻撩了一下,勾得他动作起来,唆着她的小舌头往他嘴里去,温柔撩人的亲吻逐渐粗暴起来,男人发狠的咬着她的小舌头。

    帮她脱掉衣服,她配合的抬手伸腿,两条细嫩修长的大腿勾着男人的腰,像那晚上一样。

    乖巧的,把自己奉上去给他。

    陆淮与卷着她的小舌头吃了很久才放开,小女孩儿呼吸急促,胸脯不断起伏,奶尖有一下没一下的划过他的胸膛。

    他捏了捏,身下的女孩儿颤抖了下,却把小奶子往他手里凑,陆淮与握住嫩滑的奶子揉捻,奶头被他在车上吃得红肿,他伸舌舔了下。

    沈明悦小手抓着被子,低低呜咽,“啊嗯……”

    他另一只手摸到她腿心,小女孩儿已经动情,流出香滑的蜜液,他伸了一根手指进去,有点费力的挤开紧窒的妹妹肉。

    小女孩儿身子稚嫩,许久没做那**儿又恢复了原来的紧致窄小。

    陆淮与做了许久前戏,手指百般花样的将那幼嫩的**儿玩弄,惹得小花妹妹被他手指奸得流出一波接一波的蜜液,连下面的小菊眼都给染湿了。

    ————————————

    萝卜啰嗦:换了新工作超忙的,其实新坑刚开我也很想日更,只是三次元太忙真的没有办法,只能保证不断更,谢谢各位小可爱谅解嘤嘤。

    正文八.想要把怀里的小女孩狠狠贯穿,将她玩坏了才好(h)

    八.想要把怀里的小女孩狠狠贯穿,将她玩坏了才好(h)

    他拔出沾满了她蜜液的手指,涂在他涨挺的鸡巴,小女孩儿的水多得很,他全部涂抹在棒身上,扶住往她只有一个指节大小的细缝里插。

    沈明悦又感受了一次撕裂的痛,咬着唇抽抽噎噎的哭,倔强的抬着腿方便他进入。

    陆淮与也难受,低喘一声,“悦悦,你放松点。”

    她实在是太小,幼妹妹紧紧箍着他的男根,妹妹肉蠕动挤压着,像无数张小嘴吮着他的棒身。

    家里没有避孕套,他回来时也忘了买,这次比上次带着套做爽多了。

    身下的小姑娘又哭了起来,她每次哭都安安静静的,大眼里聚满了泪水,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陆淮与捻搓小妹妹上方粉色的肉芽,小女孩儿扭动身体,嫩妹妹哆哆嗦嗦的流出更多的香液润滑他的肉屌。

    他俯下身吻她的眼睛,将她抱坐起来。

    “啊呜……”

    这个姿势更加难受,那根巨物把她甬道的皱褶都撑平了,来势凶猛得要顶破她的小妹妹!

    她小小一只窝在他怀里,双手紧紧攀着他,像朵柔柔弱弱的花,被他这阵狂风疾雨吹打得泪雨连连娇泣不断。

    “呜呜……陆叔叔……”

    陆淮与捏了捏她的屁股肉,抱着她的小屁股上下抬放,不敢将她全放坐下去,他太大了,怕真的一个不小心弄疼她。

    可那小嫩妹妹一圈圈套着他的肉物,绝妙的舒爽感觉,陆淮与哪里还有理智可言,动作粗暴了起来,次次将她整个放下去,他自己也耸着鸡巴往她花心里撞

    分卷阅读7

    -

- 海棠书屋 https://www.haitangshuwu.me